肖恩聞言面色古怪,卡蘭多更是一口酒笑噴了出來,無辜的雷諾被挨了個正著,卻令得卡蘭多見了后更為誇張地咳嗽了起來。

「啊哈哈,布倫特...我跟你說,那老頭肯定有怪癖,我聽說在某些大勢力中,總有些人愛好獨特,喜歡像你這樣眉清目秀又酷又拽的小青年...哎呀,你打我幹嘛...你打我也無法掩蓋這個事實,你無法讓我這樣正直老實的人屈服在武力之下,你更無法阻止我說實話。」步天本就心裡惴惴不安,此刻聽到卡蘭多在這裡大說風涼話

「啊哈哈,布倫特…我跟你說,那老頭肯定有怪癖,我聽說在某些大勢力中,總有些人愛好獨特,喜歡像你這樣眉清目秀又酷又拽的小青年…哎呀,你打我幹嘛…你打我也無法掩蓋這個事實,你無法讓我這樣正直老實的人屈服在武力之下,你更無法阻止我說實話。」

步天本就心裡惴惴不安,此刻聽到卡蘭多在這裡大說風涼話,頓時忍無可忍,彈指就是一記板栗賜給了他,誰知這小子還不安分,竟然還裝作一副大義凌然,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表情扮起了正人君子。

這一次,連雷諾也無法坐視不理了,本就被一口酒噴得個正著有點火氣,也不需步天招呼,提起衣袖就是一頓的老拳伺候,打得整個馬車搖搖晃晃,期間還傳出卡蘭多欲仙欲死的嚎叫聲。

這嚎叫聲甚是嘹亮,還帶著一股子抑揚頓挫的意味,彷彿是爽到了巔峰后的宣洩,沿途一些路人頓時目露驚詫之色,紛紛駐足側目,實在難以想象,這光天化日之下,誰家孩子這麼豪放呢。

肖恩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以他萬事不驚的定力,此刻也被卡蘭多這賤氣四射賤得一塌糊塗的表現驚呆了,一張臉都綠了,腦門兒青筋暴起,森白瞳孔一陣收縮擴放,有種幾欲暴走的衝動。

步天見勢不妙,急忙上前扯起了打得不亦樂乎的雷諾,又狠踹了卡蘭多兩腳,示意這賤狗快點爬起來。

卡蘭多也感受到了車廂內陡然下降的溫度,一骨碌爬了起來,小心翼翼地瞅了肖恩兩眼,那說不出來的猥瑣模樣配上其俊美的面容,令步天心底實在是又好氣又好笑。

他甚至有種錯覺,現在所認識的卡蘭多,與之前認識的卡蘭多,根本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就如同一個肉軀之內,生存了兩個靈魂一般。

之前那個卡蘭多,為報仇而生,滿心仇恨,用微笑偽裝;現在這個卡蘭多,為自己而活,拋下包袱,活出真性情。

經過他這麼一鬧,步天本有些沉重的心情也得到了一些緩解,漸漸放鬆下來。

「算了,我現在好歹也是聖光學院的預備學員,身份特殊,想來那怪老頭即使有什麼不純潔的念頭,我若是誓死不從,他也不敢逼得太緊,我這次就慷慨就義,明天就去拜訪他。」

步天臉上微笑,極為風騷的說著不著調的話,肖恩和雷諾聽了直翻白眼,卡蘭多則配合著發出邪惡笑聲,他這一番話若是被蘭格尊者聽到,指不定會氣得鬍子亂顫,老年心肌梗配合著高血壓驟發,直接面見上帝去了。

…………

返回到城堡,步天還未來得及下馬車,突然便感覺精神一陣波動,一愣之後頓時面色大喜,隨即在肖恩幾人疑惑的目光下急急地跳下馬車,口中更是驚喜的喊著:「洛克…伊萬。」

此時在城堡的鐵欄大門口處,幾名精銳衛兵的陪同下站著兩人,這兩人同樣是面帶喜色,聽到步天遠遠傳來的呼喊,一齊邁開腳步向著步天迎去,異口同聲喊著「主人」二字。

建立了主僕契約,更有僕從系統獨有的契約之力相鏈接,步天不過剛剛返回城堡附近就能夠感受到洛克和伊萬的氣息,頓時心中意外的同時,更感驚喜無限。

洛克和伊萬,是最早跟隨他的人,儘管伊萬幾乎只和步天相處不到半天的時間,在感情深厚的程度上來說,於步天心中的地位不及洛克,但因僕從系統這一關聯,他們二人之間的主僕關係極為牢靠,可以說,伊萬與洛克二人,都算是步天的心腹,是少數的能夠讓他予以信任之人。

此刻在這遙遙帝都,突見分隔許久的兩名僕從,步天心中驚喜可想而知,他的朋友畢竟不多,能夠託付後背之人更是少之又少,因此對於這兩名僕從是格外的看重,比之如今相處甚歡的卡蘭多更要在意。

「你們兩個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艾美呢?」

步天兩三步走上前去,一個熊抱將洛克與伊萬抱在一起,隨著他如今實力的提升,力量值堪稱恐怖,就是這麼簡單的一抱,幾乎將兩人抱得喘不過氣來,伊萬這個骷髏架子更是骨骼咯吱作響,心中頓生駭然。

洛克苦笑,趁著步天收回手臂,連忙掙脫懷抱,摸著隱隱生痛的雙臂道:「主人的實力越來越強了,我這小身板可承受不住你這熱情的擁抱,艾美被我留在了旅店裡,待會兒我就去把她接過來面見主人。」

「也好,上次多虧了她的提醒我才能逃過一劫,此次見面,我也不能虧待了她。」


步天微笑點了點頭,細細打量著洛克和伊萬,似在看他們的實力是否有所進展,至於艾美,他也並沒有忘記,對他有恩之人,他都一一銘記在心,當日與洛克分別之時,也曾聽其提到過,會去找艾美和伊萬匯合。

「我最最親愛尊敬的主人,您的光輝無處不在,小的之所以出生就是為您服務,為您征戰天下,為您泡盡天下所有的美眉,為您…」

骷髏架子伊萬正吐沫星子亂濺得說得起勁兒,步天直接一腳過去將他踹得十幾米遠。

「你個蛋,好久不敲打敲打你,骨頭架子又開始發癢了,還為我泡盡天下的美眉?就你這滲人的樣兒不是存心埋汰人嗎。」

步天初始還頗為享受伊萬的諂媚,可聽到後面卻突覺這傢伙越說越離譜,頓時沒了好脾氣。

洛克微笑的看著這一幕,心裡有種久違的溫馨感,就是這種簡單的打打鬧鬧,就是此刻看著步天發飆惱火的模樣,他便感覺難言的親切,有種說不出來的溫暖。

伊萬從地上爬起屁顛屁顛跑回來的時候,肖恩幾人也都一一下了馬車,向著這邊走來。

「你們先去把艾美接到這邊來吧,我會吩咐幾名衛兵跟著你們一起,到時直接來城堡找我,這次資格挑戰賽,聖光學院的學員資格我已拿到,七日後,你們便跟隨我一起前往迪西亞王國,去往聖光學院,到了那時我也有足夠的能力調動資源,幫助你們提升實力。」

步天說完,抬手將幾名衛兵喚來,略作囑咐了一番。洛克與伊萬面露喜色,互相看了一眼,愈發堅定要抱緊步天這個金大腿的想法。

在路途中,他們就曾聽到城內許多人都在議論巔峰對決的內容,更是聽到了自己的主人已成功躋身十強的消息。

這個消息來得太突然,二人感到無法置信的同時,更多的則是一種強烈的自豪與榮耀。此刻在步天這裡得到了證實,這種實至名歸的榮耀與自豪更加強烈,並且在聽聞步天說要為他們提升實力之後,兩人是徹底的興奮了,這簡直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事情。

「主人您放心,小的生來就是為服從主人的所有命令而生,主人的吩咐,小的一定…」

見伊萬又要開始長篇大論起來,洛克連忙拉著伊萬向步天拜別,又向著走近的肖恩幾人撫胸施禮,旋即帶著幾名衛兵快步離去。

「布倫特,這兩人都是艾德拉家族安排給你的僕從嗎?」見步天目送著洛克幾人離去,卡蘭多疑惑開口問道。


「不,他們都是與我建立了契約的,是最早跟隨我的人,算是心腹吧。」步天回頭一笑,他可不稀罕艾德拉家族安排他什麼僕從。

「先回城堡吧,我還有些事情要告訴你們兩個。」肖恩目光掠過卡蘭多,對著步天以及雷諾道,旋即便自顧自的走在前頭。

三人相視一眼,卡蘭多聳了聳肩,淺笑中示意步天與雷諾自行前去就行了,他便不再跟隨在後頭了。

「看來…日後若在聖光學院內混得不錯,我還是得幫襯一下卡蘭多的,儘管他現在看起來似是對資格挑戰賽的失敗渾不在意,但心底真正的黯然,卻是不會少的……」

望著卡蘭多陽光般燦爛微笑的臉龐,步天內心低嘆,默默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隨後與同樣若有所思的雷諾一起轉身離開。 城堡中,肖恩的房間內,步天與雷諾二人坐在沙發上,在他們的面前,肖恩緩緩從懷中掏出一捲圖紙,擺在身前桌上鋪平。

步天與雷諾相視一眼,頗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還是默不作聲的視線落在桌上的圖紙之上。

這圖紙上所繪是一副粗略的地圖,彎彎曲曲的線條如蜈蚣布滿,更有許多小紅點密布其中,還添雜著許多的文字介紹。

「你們現在已算是聖光學院的預備學員,在成為正式學員之前,你們還需通過這條聖光之路。」肖恩挑起眉頭,凝視步天二人,語氣低沉。

「聖光之路?」步天感到疑惑,看向雷諾,發覺他也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肖恩也清楚二人必定沒聽說過,開口解釋了起來:「聖光之路,可以說是在你們進入學院之前的一次小試煉,即使無法通過也沒關係,只是在進入學院后獲得的好處也對應著很少罷了。

聖光之路的開啟,將是一場盛宴,匯聚各個國家地域挑選出來的天才俊傑於一地,讓所有人展開競爭,優勝劣汰,最終的王者,將會直接被學院破格選定為銀星學員,享受無上榮耀與無數資源。」

「直接選定為銀星學員?」步天被嚇了一跳,心臟砰砰亂跳,一時都有些口乾舌燥。

雷諾同樣眼中爆發出灼熱的光芒,無限的嚮往。

這怎能不讓人心動,即使強如肖恩此刻也不過是銀星學員罷了,可現在就有這麼一個機會、一個捷徑,直接就成為銀星學員,簡直讓人快要瘋掉了。

肖恩搖頭輕笑,他早便猜到步天二人的反應,忍不住開始潑冷水道:「好處是不錯,但你們也要面對一個現實,若王者之稱是那麼容易得到的,所謂的聖光之路豈不是一個笑話。即使是你們克魯克公國上屆最出色的賓,也沒有拿到王者之稱,只位列在三候之一,選定成為銅星學員,獎勵一個儲物手鐲。」

「賓都沒有獲得王者稱號?那上一屆的聖光之路,獲得了王者之稱的人是誰?」

步天有些驚訝,賓現在都已成為了金星學員,可在上一屆的聖光之路中他也不過是三候之一罷了,那被稱為王者的學員成就該是有多大,不會是比賓還要早就成為了金星學員之一了吧。

肖恩神秘的笑了笑,搖頭道:「上一屆聖光之路,沒有人獲得王者之稱,不僅僅是上一屆,歷來十幾屆的聖光之路,無人獲得過王者之稱。」

「這怎麼可能?」步天眉頭一皺,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若從沒有人獲得王者之稱,那聖光學院將這所謂的王者之位擺出來,豈不是嘩眾取丑,毫無任何意義。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你知道想成為王者有多難嗎?王者,意味著所有新人學員公認的最強者,所有人都對此毫無疑義,根本提不起與之相抗衡的勇氣。

從數十個國家地區挑選出的頂尖天才,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想讓所有人都心服口服,承認你為王,不敢與你作對,這樣的事情,本就萬難辦到,況且…」肖恩目光一閃,耷拉著眉頭,低笑道:「況且…事情也並非僅僅如此,具體的,到時你們就會知曉了。」

步天正聽得入神,卻被肖恩最後吊了個胃口,不禁翻了翻白眼,心裡像小貓拿爪子撓痒痒似得難受,極想知道更深層次的隱秘。

「現在距離聖光之路的開始還有半個月的時間,這其中的時間足夠讓你們兩個做好充足準備了,屆時你們也會知曉關於聖光之路的詳細介紹,我現在也就不一一細說了。」肖恩淡淡微笑,視線又看向步天,話鋒一轉道:「先前我曾說過,巔峰對決事後, 無限道武者路 ,你決定什麼時候動身。」

肖恩這話一出,雷諾愣了一下,望了望步天,隨後似是猜測到了什麼,眼神一閃默然不語。

步天沒想到肖恩在此刻提起這事,沉吟片刻后低聲道:「待我明日去拜訪了蘭格尊者后,我們就動身吧,不過在此之前,我卻是還要做些準備,讓那沃倫老兒投鼠忌器。」

「嗯。」肖恩嘴角微笑,輕點了點頭,一時也沒有別的話要再說。

步天與雷諾相視一眼,隨後起身向肖恩拜別,二人一同出了房間。

「需要我幫忙嗎?」出了房門,雷諾突然道,他的話語很突兀,步天愣了一下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謝謝,不過不用,我已有了很好的對策。」對於雷諾的好意,步天心領,但這次艾德拉家族之行,步天相信在他的萬全準備下,不會發生什麼變故。

冥王也是臨時工 ,也沒有多說,轉身離去。

目送雷諾離開,步天並沒有返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在迴廊處招來一個衛兵,在其耳旁吩咐了幾句,然後又將一封書信遞給了對方。

衛兵接到命令,諾然應是,拿著書信小跑著離去。

「沃倫老兒…不知小爺這雙炮將軍,你可有對策救局…」步天陰陰一笑,眼中閃過一絲厲色,轉身回房。

沒過多久,洛克與伊萬帶著艾美,在兩名衛兵的領路下進入了城堡,來到了步天的房間門口。

開了門,三人進得房中,艾美依舊低著腦袋,顯得極其的不自信。

她的相貌也不知是為何,變化如此之大,當初洛克與其見面時,甚至都很難認出來,若非之後憑著一絲熟悉感追尋上去,恐怕兩人至今都沒有相認。

「都坐,你們也算是我的心腹,現在我能夠有所發跡,自是不會虧待了你們。」

步天微笑招呼三人坐下,伊萬誠惶誠恐點頭哈腰,反而先為洛克和艾美拉開椅子,擦拭乾凈后嚷嚷著老大、大嫂,待二人坐下后,方才傻笑著自個兒坐下,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彷彿座椅上有釘子一般,還半邊屁股懸著空。

見狀步天失笑搖頭,覺得這伊萬還真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儘管實力不怎樣,可就憑其一手盡討人歡喜的本事,在這強者為王的法蘭大陸也能四處混得開。

艾美自始至終耷拉著腦袋,唯有在伊萬叫其一聲大嫂時嬌軀輕顫了一下,脖頸處一片緋紅,嬌羞無比。

步天視線落在艾美身上,內心感嘆,抬手就要去取桌上酒壺,伊萬連忙探出手去為步天斟上一杯酒,又謙卑的笑著為洛克、艾美斟滿酒,這察言觀色的本事,也著實難得。

「艾美…這杯酒,我先敬你,上次援手之恩,我一直銘記在心,不論你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有過多少不幸,我布倫特今日在此承諾,日後會向對待洛克一樣,誠心待你,把你當做心腹對待。你如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現在但說無妨,只要我能夠辦到,一定會助你達成心愿。」

「主人…」

步天一番話說完,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洛克雙眼有暖流涌動,激動地也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感謝的話,他沒有說,洛克知曉,他這一生,都會追隨在一人身後不離不棄,生死與共,這就足夠。

艾美抬起了頭,她的臉上此時同樣有兩行清淚流下,在她這張看起來醜陋的臉龐上流淌,流淌的是苦澀,是感動,是從未有過的美麗。

「謝謝…謝謝。」艾美的聲音帶著哽咽,一個勁的說著感謝,卻說不出其餘的話來。

「主人,關於艾美的事情,還是我來告訴你吧。」洛克拍了拍艾美的肩膀,旋即轉頭對著步天道。

步天點了點頭,看著艾美醜陋的容貌,心裡卻再沒了最初時的那種嫌惡之感。

這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必定有著一段悲慘不幸的遭遇,若她並不是洛克的舊識相好,步天或許還不會去管旁人閑事,但既然她與洛克牽扯上了關係,步天自問無法做到袖手旁觀。

「我與艾美認識時,她還是一個活潑美麗的女孩,在一次執行任務中……」

洛克目光帶著一絲追憶,話語平緩的將一段在步天看來頗為狗血的故事娓娓道出,說到最後,一旁的艾美彷彿又一次經歷了由幸福天堂跌落到無情地獄的遭遇,哭成了淚人。


事情的原委,在步天來看,就是一段梁山伯與祝英台式的悲情史。


七八年前,洛克在一次執行任務中重傷垂死陷入了昏迷當中,被艾美的車隊路過後救下,本來以洛克盜賊的身份那是不為人所容的,守護車隊的護衛也曾極力勸阻,但在心地善良的艾美執意要求下,洛克幸運的撿回了一條命。

洛克蘇醒之後,也知曉了艾美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將此恩記在心底,在車隊護衛虎視眈眈的冷漠視線中識趣的選擇離開。

兩個完全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一個是冷漠遊走於生死邊緣的盜賊,一個是雷鳴商會三閣老的私生女,原本從此不會再有交集,可世上之事就是如此奇妙,兩個完全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人,最終卻走到了一起,於是,悲劇也就發生了。 故事還要從一個風高月黑的夜晚講起……

在那天夜裡,艾美無意中知曉,原來自她出生時就死去的母親,竟然就是被她的父親親手所殺。

而原因竟然就是因為她的母親身份卑賤,是一個風塵女子,三閣老狄克拉為了維護自己的顏面,為了所謂的好名聲,在自己的女兒出生的那一天,在其妻正抱著孩子幸福沉睡當中,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妻子。

這一切,對於當時的艾美來說,是何等的殘酷,她沒有去找到自己的父親當面質問,證據確鑿,所有的解釋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再一聯想到父親對待自己一貫的冷漠甚至無情,艾美心如刀絞。

她選擇了離家出走,可便在她離開家的第一天,狄克拉便察覺到了此事,派出人馬要將她擒回來。

以艾美區區低階1級的實力,根本就無法逃出太遠,但似乎冥冥中有老天安排,在外遊盪刺探情報的洛克意外遇見了艾美,在他的幫助掩護下,艾美避開了來自家族的追捕。

落難的少女,悲慘的遭遇,艾美幾乎是心靈最脆弱的時候,洛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一頭闖進了少女的心扉。

於是後面自然乾柴勾動了烈火,沸油上加了一盆菜,令步天極度無語的狗血戀愛情節就此展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