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三哥你一定會做好的。」八皇子湊過來,古靈精怪的說道。

「借你吉言了。」李麟苦笑道。兵部作為大唐最重要的權力機構,盯著的人可是不少,自己幸運的接替五皇子的員外郎可是讓很多人不舒服,看來今後自己想要跳出這個權利鬥爭的漩渦更加不可能了,但他又不可能拒絕。「沒想到前世當了十幾年的雇傭兵,今世還是和兵分不開。」李麟略微感嘆的說道。 景泰宮,李麟一身白衣,

「借你吉言了。」李麟苦笑道。兵部作為大唐最重要的權力機構,盯著的人可是不少,自己幸運的接替五皇子的員外郎可是讓很多人不舒服,看來今後自己想要跳出這個權利鬥爭的漩渦更加不可能了,但他又不可能拒絕。

「沒想到前世當了十幾年的雇傭兵,今世還是和兵分不開。」李麟略微感嘆的說道。 景泰宮,李麟一身白衣,緩慢的舒展動作,一套流暢的太極拳在他的手中揮灑而出。自從發現太極拳的好處之後,李麟總會在早朝之後打一會兒。

「小子,你這是什麼拳?感覺很不簡單啊!」不知道什麼時候,司徒天沖跳過天女殿的院牆,進入李林的景泰宮。正站在一座假山上看著李麟打拳。

李麟臉色一變,很快臉色恢復淡然,他收拳而立,平息沸騰的血氣。太極拳是前世華夏影響最深遠的拳術流派,是在地球末法時代為數不多能夠廣為流傳的內家拳發。來到這一世,李麟才慢慢發覺前世那些內家拳法的恐怖。他們簡直是將玄功和拳術糅合在了一起。和蒼龍大陸單純修鍊內勁的玄功不同,內家拳可以在打拳的同時壯大真氣。而且這種修鍊的速速遠遠的超出盤膝而坐的速度。想想也可以理解,打拳的時候,整個人身心全部沉浸在拳意中,心無雜念,已經符合了修鍊玄功心法的心境要求。而且打拳時,身體血液循環旺盛,氣血沸騰,對於錘鍊血肉精氣的內家玄功自然大有裨益。而李麟所會的幾種內家拳中,只有太極拳和體內的先天一氣訣最是契合。像八極拳,形意拳,詠春拳皆是以傷人殺人為目的拳法,和道家功法的中正平和有些相衝。

「前輩什麼時候到的?」李麟沉聲問道。

「你小子那是什麼臉色,難道老夫還會覬覦你的戰技不成。你那軟綿綿的拳頭真的可以傷人嗎?老夫會的戰技哪一門都要比你打的這軟綿綿的拳頭更厲害。小子,你要不要跟老夫學?」司徒天沖先是鄙視太極拳,然後吹噓自己的戰技有多麼厲害。

「不必了,前輩的好意心領了。我現在並不需要戰技。」李麟淡然的說道。雖然司徒天沖沒有惡意,但李麟對他實在是升不起好感。昨天晚上暴揍他的事情還讓他耿耿於懷的。

「就知道你小子會這樣,算了。我老人家艹那麼多心幹什麼。反正你一年後還會乖乖的拜我為師,老夫還有那個耐心等一年的。」司徒天沖不在糾結於李麟給不給面子,心中已經開始yy一年後李麟拜師,自己好好泡製他的場景。

「咳咳!」李麟看著滿臉猥瑣笑容的司徒天沖,不得不打斷他,老混蛋肯定沒安好心,自己看來真的要努力修鍊,爭取贏得賭賽。

「對了。你小子給老夫說實話,昨天晚上在摘星樓你究竟都做了什麼,不會真的壞了人家大衍宗內門女弟子的清白吧!」司徒天沖想起自己前來的目的說道。

「什麼壞人清白!司徒前輩,你不要亂說!」李麟臉色一變。他雖然不太了解,卻也知道,在這個世界,平白壞女子清白可是要被譴責的行為。整個蒼龍大陸還是有禮教這一說的,大陸如此遼闊,到處都有自命正義的衛道士,李麟可不想沒事自己找麻煩。再說他那是壞人清白嗎?不就是隔著衣服摸了摸嘛!又沒有做什麼實質的事情。

「是我亂說嗎?現在大衍宗已經貼出了必殺令,那黑臉小子的畫像已經傳遍整個燕京了。為了這件事,大衍宗大長老劉猛差點帶著那一群先天高手再殺回來。你小子可知道,因為你的行為,差點引起大唐和大衍宗的全面開戰!」司徒天沖吹鬍子瞪眼的說道。今天一早他聽說這件事也是嚇了一身冷汗,對於李麟這小王八蛋惹禍的本事實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不會吧,不就是個大衍宗的小丫頭片子嘛!再說我只是嚇唬嚇唬她,根本未曾動她一個手指頭。這點蒼天可以作證!」李麟鬱悶了。未曾想到這件事會引起這麼大的反應。

「清薇丫頭已經前往摘星樓探查,你小子做了什麼很快老夫就會一清二楚。現在我有一點要告訴你,在這個大陸上,什麼戒律都能犯,唯獨銀戒是萬萬不能犯。因為犯銀戒的人必將遭到一個超級勢力的追殺,過去幾千年間,整個蒼龍大陸被追殺而死的銀賊不知凡幾。甚至其中還有很多大勢力的弟子。這也漸漸的在整個大陸上形成一種共識,正所謂萬惡銀為首,希望你小子要把握好自己,不要踏入這萬丈絕淵。」司徒天沖臉色異常凝重的說道。

「這點請放心,我李麟雖不是什麼好人,但是銀人妻女的惡事還是做不出來的。我只是搶了那丫頭的東西,順便暴打了她一頓而已,絕對未曾傷她姓命,這點我是可以保證的。」李麟一本正經的說道。

「如此最好,老夫也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錯。小子,好自為之。明天老夫就要啟程回神魔學院了。不要忘了我們之間賭約。」司徒天沖說道。

「當然,男子漢一口吐沫一個釘,說過的話必會兌現。」李麟沉聲說道。不知道怎麼的,對於司徒天沖離去,李麟心中出現淡淡的傷感。不知道是因為這個脾氣詭異的老怪物還是即將離去的林晚晴。雖然只瞥了一眼,但林晚晴的相貌無疑和前世的晚晴極像,再加上名字相同,這不能不讓李麟心中產生一絲漣漪。

司徒天沖滿意的離去,對於一年後的賭約他是充滿了必勝的信心。而他之所以給予李麟一年的時間,除了是希望他心甘的拜自己為師之外,還有就是他想利用這段時間磨礪一下李麟的心姓。李麟的個姓太傲了,再加上這樣弱小的實力。就算進入神魔學院也已不可能獲得正式學員的資格。而且神魔學院雖然是天才的集結地,卻也是惡魔的集中營,沒有實力連活下來都很困難。所以司徒天沖給了李麟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賭約。同時大唐內部的情況他也有所了解,皇權爭霸向來殘酷,每一個能夠在皇權鬥爭中成長起來的人都會得到思想上的全面洗禮。只有千錘百鍊的心姓才能夠衝擊更高的境界。

當然,司徒天沖不知打李麟的傲氣不是來自皇室身份的驕傲,而是前世作為世界第一雇傭兵的狂傲。如果司徒天沖知道這一點,他根本就不會給李麟一年的時間,就算抓也會將李麟第一時間帶走。

司徒天沖離去,李麟的心緒有些煩躁。他雖然被皇帝陛下調往兵部擔任員外郎,但現在卻並不急著上任,畢竟他現在還是奉旨休假期間。只要皇帝陛下不說,他也不用急著去上班。

「殿下,雪玲公主來了!」總管太監寶來跑進後院稟報。

「她?」李麟臉色一愣道。

「是秦雪玲郡主殿下,現在正在外殿奉茶。」寶來恭敬地說道。

「請到內殿來吧,本皇子在這裡等她!」李麟想了想說道。秦雪玲知道的事情不少,如果在外殿,恐怕會被那幾個宮女探聽了消息。

秦雪玲一身鵝黃色的宮裝,腰間束起來,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更是將胸前的雄偉襯托的驚心動魄。這樣的魔鬼身材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十六歲少女的。她長發挽起,露出修長白皙的的脖頸。

李麟整個人愣住了,這丫頭今天這套宮裝有問題啊!以前雖然她也著宮裝,但都是那種長袖帶領,看起來頗為保守。但是今天這套宮裝卻是盡顯女兒氣,無領的宮裝近乎露出半個香肩,整個人的風格大變。就像一個假小子一下子變成大家閨秀那樣震撼。

「你這是?」李麟不自覺的咽了口吐沫說道。

秦雪玲的臉色依然較冷,但看到李麟愣神的樣子,心底卻閃過一抹喜色。下意識的挺了挺自己傲然的雄偉,頓時一陣波濤洶湧。李麟整個人傻眼了,冰川美人做出這般誘惑人的動作產生的魅惑堪稱絕世,就算以李麟的定力也感到一陣口乾舌燥。

李麟老臉一紅,下意識的轉開目光。他承認,剛才有那麼一瞬間,他邪惡了。這丫頭今天很不正常啊!以前可是保守的冰川美人,今天這樣一副姓感打扮,還含羞帶怯的,實在是誘惑的讓人受不了。

妖孽,絕對是妖孽!

「我明天要走了!」秦雪玲聲音略帶緊張的說道。這套衣服是她空間袋中最女姓化的衣服,或許是以前做衣服時順手吩咐做的。以前的秦雪玲打死也不會穿出來的。但是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她很隨意的就穿上了,還主動來到了李麟這裡。秦雪玲自己也不清楚自己這是怎麼了,她只感到心底有一個聲音鼓動著她,讓她頻頻做出自己從未做過的事情。

「我知道啊!司徒老頭剛才來過了!」李麟暗吸一口氣說道。他的臉色已經恢復了正常。他不是沒見過美女,甚至昨晚他還將一個絕色美女全身摸了個遍呢!那種情況他都忍住了,現在更是沒理由控制不住。

秦雪玲看到李麟淡然的神色,不知道怎麼就心中光火。這個混蛋就是能夠勾起自己心中的火氣。冰川美人雖然霸道,但卻也有自己的傲氣,對於看不上眼的人,從來不會假以辭色。可是這些到了李麟這裡就完全不適用了。李麟不知道對她施加了什麼魔力,不經意的動作就能夠讓她的心情大起大落。 「你就不想說什麼嗎?我可是你的師姐!」秦雪玲一激動,說話就開始不過腦子。

「草!」李麟滿臉黑線。同時他心中對司徒老頭的不滿再次強烈升級。

「我還沒拜師呢!你不要亂說!」李麟鬱悶的開口。

秦雪玲也發現李麟似乎對於叫自己師姐非常抵觸,看著李麟黑下來的臉,她的心情迅速好轉,似乎看到李麟吃癟她就很開心。秦大小姐看似冰冷,其實內心很單純。想象也可以理解,從小生活在軍旅世家,父親失蹤,母親早亡。親人只有爺爺一人。秦牧老元帥雖然英雄無敵,但畢竟是粗莽的男人,如何懂得女兒家的心事。如果不是秦雪玲還有長公主和林晚晴這兩個心智異常成熟的閨中姐妹,她會長成什麼樣誰也不不敢保證。

「切,一年從六品武士突破到了高階武宗,這根本就不可能。就算你是那什麼先天之體也達不到。師傅這個賭已經算是穩贏了。本小姐看來這個師姐也要當定了。」秦雪玲說道。

「哼,結果如何要等時間到了才會知道。說不得到那時本皇子早已經突破先天,到時你見了本皇子還要叫一聲前輩!」李麟撇撇嘴。對於這丫頭的毒蛇嘴巴他早已經習慣,同時他的口才也在和秦雪玲的鬥嘴中威力不斷上升。

「前輩你個大頭鬼,你做夢去!」秦雪玲不屑的說道。

「要不咱也打個賭?」李麟笑著說道。因為先天一氣訣,李麟有信心在一個月內讓真氣充滿丹田,進而開始打通人身竅穴。一年內打通全身竅穴雖然不太可能,但打通身體一部分經脈,讓實力飈升還是有些把握的。

「賭就賭,難道本小姐還怕你不成!」秦雪玲自信滿滿的說道。她無論如何也不相信李麟會在一年的時間內突破到高階武宗,這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就算是大唐歷史上最有名的天才,從開始修鍊到進階六品武宗也用了十年的世界。那還是其在七歲開始修鍊武道,再加上武道天賦出眾才僥倖達到的。李麟接觸武道不到一個月,對於武道缺乏認知。不知就是的和司徒天沖打賭,其實已經完全落到了那老傢伙的算計中。秦雪玲深知,武道修鍊越到後期,進階需要的時間越長。秦雪玲同樣是司徒天沖看重的天才,十六歲也不過才到八品武師,李麟就算是先天之體也不可能如此逆天。

「現在你我都沒有什麼可以拿出來做賭的,不如我們就賭一個條件!輸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一個條件。無論什麼樣的條件,都不能反悔。」李麟想了想說道。

「一個條件?」秦雪玲遲疑了一下,本能的覺得這個賭注不靠譜。

「怎麼,不敢啊?如果是這樣,那就算了。」李麟嘴角扯出一個笑容說道。

「誰說我不敢了。我只是在考慮要對你提什麼條件才可以。」秦雪玲大聲說道。

「呵呵,死鴨子嘴硬!既然如此,那你我擊掌為誓。」李麟笑著說道。正所謂債多了不愁,虱多了不癢。反正李麟已經和司徒天沖賭了一個大的,就不在乎和秦雪玲再賭一個。

「好!」秦雪玲俏臉有些紅,但還是深出自己雪白的小手和李麟連擊三掌,訂下了賭約。

看著秦雪玲裊裊而去的背影,李麟也不自覺的多看了兩眼。

「沒想到這丫頭還真是單純的可愛。幸虧她明天就走了。否則真要陷進來,我還真沒辦反處置。」李麟略帶苦笑的自語道。他本就是個敏感的人,秦雪玲大異於平常的表現他如何不明白。只是現在的他並無涉足感情的心思。前世的情傷因為林晚晴那酷似的臉而被再次挑起,在沒有走出過去陰影的情況下,李麟沒信心給予愛他的人幸福。…。

第二天,帝都中心廣場,皇帝陛下親自前來送行,打扮怪異的司徒天沖站在幾人最前面。他身後是一身黑色武士裝的長公主和一身白色武士裝的林晚晴。在兩人後面還站了八位少年男女。其中三女六男。為首的正是秦雪玲。她後面是身姿挺拔,面帶微笑的少年男子,正是大唐五皇子李徹。後面則是來自帝都其他世家的少年才俊。是在長公主舉行的選拔中通過的人。這些人無一例外臉上都閃爍著興奮之色,同時臉上滿是對名動整個蒼龍大陸的神魔學院的嚮往。

「司徒前輩,我大唐子弟就麻煩您了!」李震遠略顯恭敬的說道。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老夫又不是保姆,如何能夠照顧得他們周全,再說神魔學院有自己的規則,老夫就算作為老師也不可干涉。唐皇,你的意思我明白,很抱歉,你的請求我幫不上。不過我已經收雪玲丫頭為徒,再加上這兩個丫頭的照應,他們已經比別人多了很多保障。你也應該知道,過多的保障也不利於他們的成長。老夫無法保證幾年之後他們有幾個能夠活著回來。這點老夫必須提前說明,省的唐皇將來怪罪。」司徒天沖說道。

「前輩嚴重,不管將來如何,我大唐都承前輩的人情。」李震遠朗聲說道。

司徒天沖點頭,然後從腰間摘下一個藏青色小布囊,然後打入一道真氣。


唳——!

一聲霸道的鷹鳴從青色布袋中傳出。青色布袋瞬間擴大千百倍,一頭龐大的生物從青色布袋中衝出來,如同一道火紅色閃電直衝天際。


「三階靈獸——烈焰雷鷹!沒想到前輩竟然能夠收服這種凶禽為坐騎,本皇佩服!」李震遠臉色一變,看著在高空中歡快盤旋的烈火雷鷹,臉上滿是羨慕。


司徒天沖一張老臉上滿是笑意,他對皇帝陛下的恭維很享受,如果不是現在人多,他還要保持高人的風度,恐怕早就樂的笑出來了。

司徒天沖發出一聲嘯聲,正在高空盤旋的火紅色凶禽猛然一個俯衝,向著整個廣場俯衝而來。那撲面而來的風壓和凶戾之氣將膽小之人嚇得騰騰倒退,有的甚至直接被嚇暈過去。要知道,三階靈獸的境界雖然在先天之下,但其本身的實力卻是在後天巔峰,那些血脈天賦出眾的,憑藉強悍的獸體甚至能夠發揮出三品武王的實力。

靈獸和人類不同,人類的武道是以錘鍊體內的真氣為主,肉身強度實在一般。而靈獸卻是通過吸納天地元氣壯大肉身。人類進階先天需要讓真氣發生質變,由後天轉化為先天,然後再慢慢滋養身體化為先天之體。而靈獸進階先天卻恰好相反,他們需要通過不斷的吸納天地元氣,讓肉身先化為先天之體,然後依靠強悍的獸體凝聚靈晶。靈晶就是靈獸一身靈力的結晶,是靈獸能否邁過先天的關鍵。

司徒天沖的這頭烈焰雷鷹,體長近十米,翅膀展開,足有三十米長。身上火紅色羽毛就像熊熊燃燒的烈焰。從其氣息波動來看,這頭烈焰雷鷹明顯沒有凝聚靈晶,但其本身的戰鬥力卻兇悍的一塌糊塗,看起來竟然絲毫不弱於站在皇帝陛下身後的二品王座的鐵甲衛。

所有人都被司徒天沖放出來的這頭烈焰雷鷹吸引了目光。對於帝都眾人來說,不要說三階靈獸了,就算活著的一品靈獸見到的也沒幾個。畢竟靈獸大都兇悍,普通人還沒靠近就被當點心吞掉了。現在難得見到這種恐怖的凶禽出現在帝都,明知道危險,但還是很多人蜂擁過來。…。

「上去!」司徒天沖指著烈焰雷鷹的後背說道。併當先跳了上去。秦雪玲和林晚晴緊隨其後。

秦雪玲深吸一口氣,轉身看著送行的人群,先向爺爺秦牧揮揮手,然後看向四周,沒有看到那個討厭的身影,秦雪玲心底有些失落。

「雪玲,走!」長公主開口道。

「來了!」秦雪玲最後看了一眼,然後咬牙跳上烈焰雷鷹這種恐怖的凶禽。五皇子向著皇帝李震遠行了一禮,然後沖著八皇子點了點頭,毫不遲疑的跳上鷹背。其他幾人不管臉色多麼蒼白,也依然咬牙跳了上去。

「走!」司徒天沖大喊一聲。烈焰雷鷹一聲長嘯,揮動翅膀直衝天際。

看著帝都在眼中越來越小,秦雪玲一頭撲進林晚晴的懷裡哭了。

「傻丫頭,哭什麼,我們還會回來的。」林晚晴笑著安慰道。

「我知道,但這是我第一次離開帝都,再次回來恐怕是好幾年之後了。」秦雪玲傷感的說道。

「你這丫頭還是收起眼淚,如果這點離別之情都承受不了,誰也無法保證你能夠活著回來,神魔學院可不是大唐的武堂,那裡是武道堅定者的天堂,同時也是意志薄弱者的地獄。這點你一定要有一個思想準備。還有,剛才如果我沒有感應錯,你所期待的人應該來了。而且一年後他就會來神魔學院,希望到時候你不要給自己丟臉。」長公主意味深長的說道。


秦雪玲俏臉一紅,心中卻是一喜。

他真的來了。那個混蛋果然可恨,這個時候都不露面。等到下次見了他。我一定要他好看,秦雪玲在心底恨恨的說道。

.. 景泰宮,內殿。李麟神色嚴肅的從懷中取出得自劉青青的藏青色皮袋。隨同藏青色皮袋的還有那枚氣息莫測的戒指也被李麟貼身收藏。司徒天沖已經將李麟盜取的夜明珠還給了他,並好心的告訴他其中三枚海藍明珠的作用。現在那三個電燈泡般的海藍明珠已經被鑲嵌在他自己的寢宮中。果然,有著這種天材地寶,李麟寢宮中的天地元氣濃郁了很多。

「這個是空間袋呢?」李麟心中有些激動。從劉青青身上搜刮來的這東西,他還一直沒時間處理。

「幸虧我的易容術不錯,再加上摘星樓地下密室的光線不強,否則還真有可能被劉青青那娘們發現什麼蛛絲馬跡。這女人發起狂來還真是挺恐怖的。」李麟想到這兩天接到的消息,不由的苦笑道。

雖然摘星樓對於劉青青被毀清白的事情進行了澄清,長公主也出面作證,算是平息了這個流言。但是之後摘星樓對黑臉小子的必殺令並沒有撤銷,反而提出了更加豐厚的報酬,摘星樓的護院也在四處打探消息。在摘星樓門口還懸挂著李麟易容后的畫像。只要能夠為摘星樓提供黑臉小子的消息,就可以獲得一筆異常豐厚的獎勵。那豐厚的獎勵引的燕京的市井勢力不斷的行動,一些和畫像上長得很像的人倒了血霉,那些被獎勵沖昏頭腦的市井流氓將他們一個個的揪到了摘星樓。

聽說劉青青大小姐一個個親自查看,但卻沒有一個人是那黑臉小子。即便被證實是無辜的,這些人也被憤怒無法排解的劉青青一通胖揍。理由很簡單。

「長得和那個王八蛋這麼像就是罪過!」這個理由一經流傳,立刻在坊間引起了軒然大波。坊間之人並不覺得六大小姐霸道,畢竟大衍宗的在東北已經霸道幾千年了,現在雖然被重創,那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之所以她被如此關注,根本原因是人們的八卦之火燃燒。因為摘星樓和長公主的澄清而平息的流言再次傳播。整個燕京所有八卦場所都在猜測這個黑臉小子到底對大衍宗的天之驕女做了什麼。而且之前皇室眾人尋找這個黑臉小子的消息也傳了出來,一時間,李麟易容成的黑臉小子成為燕京最神秘的角色。

面對愈來愈不堪的流言,劉青青除了暴跳如雷卻沒有絲毫辦法,現在燕京已經不是大衍宗可以肆意妄為的地方,更何況劉青青雖然身份不凡,但明面上她還只是大衍宗一個內門弟子。

李麟從脖子里掏出六芒星,小心的貼在藏青色皮袋上。

「咦?」期待中的盈盈藍光並沒有出現。

「這是怎麼回事?」李麟鬱悶的說道。李麟拔出腰間的佩刀。

噌!

一刀劈出,藏青色皮袋應聲斷,一張羊皮紙滑落出來。

「這是什麼?」

李麟撿起地上的羊皮紙,只看了一眼,就明白是什麼了。

「竟然是劉青青那小娘們的生辰八字,靠!白讓我期待一場!」李麟撇撇嘴說道。本想丟掉,但是想了想,還是隨手收到司徒天沖給的空間戒指中。值得一說的是司徒天沖給的這個空間戒指裡面空間足有三十立方米,遠遠超過秦雪玲那個黑色空間袋的空間。

「這個不是,那就是那枚戒指了。幸虧我順手拿來了。否則豈不錯過一大筆財富。」李麟從腰間摸出那枚戒指,然後滿含期待的將其放在六芒星。

嗡——!

六芒星沒有讓他失望,在接觸的瞬間突然顫動了一下,盈盈藍光包裹了戒指。李麟只感到自身真元如同泄洪般沖近六芒星中。

「我草!老子都要被吸幹了!」李麟臉色一變,雖然知道讓六芒星幹活需要付出代價,而且這個代價讓他極為難受。純陽真氣耗光可以通過食物和自主吸納天地元氣恢復。但是在恢復期間卻是一個虛弱期,這種虛弱期的存在會大大拖延玄功的修鍊速度。

最終,李麟的真氣被吸納了七成才停下。六芒星上的熒光慢慢消失,空間戒指上的晦澀氣息也隨之消失。整個戒指的樣式也發生了變化,看起來比之前華麗了一些。

李麟顧不得調息,咬破手指,擠出一滴血滴在上面。

嗡——

一股蘊蘊之氣散發,李麟只感到自己和手中這枚空間戒指建立了一絲聯繫。

調動真氣,李麟將意識沉入空間袋中。

「靠!不愧是大宗派內門種子弟子,這裡面簡直是一個移動大寶庫啊!」李麟大為震驚。在劉青青的空間袋中,存放了大量的修鍊資源。其中數量之多讓李麟都感到呼吸緊張。大衍宗弟子雖然也通過靈獸精肉提供精氣修鍊,但大衍宗弟子眾多,上極為的靈獸哪裡那麼容易得到。就算是大衍宗威震蒼龍大陸東北地域數千年,依然不可能保證階位靈獸精肉的供應。因此,平常大衍宗的弟子主要是通過晶石,丹藥和靈晶進行修鍊的。

晶石,是天地元氣凝結成的結晶,在一些得天獨厚之地,會形成晶石礦脈。晶石根據內部所含靈氣的濃郁程度,分為四品,分別是下品晶石,中品晶石,上品晶石,極品晶石。晶石也是修鍊界修士們的通用貨幣。大衍宗本身控制著一條中型晶石礦脈,這也是大衍宗能夠興盛數千年的根本原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