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獸沉聲道:「葉川,據我所知,進入天武城的路只有那一條啊。除非……」

「除非什麼?」葉川看著王獸問道,一旁的臧青梭道:「除非咱們有飛行類的靈獸,或者咱們翻過風武山脈!」「翻過風武山脈?你這是開玩笑呢吧?」這一次輪到陸紫萱開始驚訝了。風武山脈這些日子他們也是了解的非常的清楚了,風武山脈乃雖然不怎麼出名,但是卻有著異常的危險。「風武山脈?好像有些危險啊!」葉川笑著道。這

「除非什麼?」葉川看著王獸問道,一旁的臧青梭道:「除非咱們有飛行類的靈獸,或者咱們翻過風武山脈!」

「翻過風武山脈?你這是開玩笑呢吧?」這一次輪到陸紫萱開始驚訝了。

風武山脈這些日子他們也是了解的非常的清楚了,風武山脈乃雖然不怎麼出名,但是卻有著異常的危險。

「風武山脈?好像有些危險啊!」葉川笑著道。

這個時候他們練功房的門推開了,秦風笑眯眯的看來道:「這一年多都不怎麼看到你出來,沒有想到你們四個人竟然躲在裡面聊天?幸虧我今天有空過來看看,否則還不知道你們在背後說我什麼呢……」

現在的秦風倒是有些開朗,這一年多的時間,他過的倒是非常的愜意,一直有憐兒的陪伴,秦風感覺時間倒是過的挺快。

秦風雖然這樣,不過他的功法卻一點都沒有落下,他的功法和葉川的功法並不一樣,他注重的是感悟和對於元力的掌控。

現在的他實力倒是非常的不錯,地武境九重巔峰,和葉川的實力相差不遠。

真正對戰起來,還不知道到底誰弱誰強呢?

「秦風,你小子可是艷福不淺啊……」臧青梭朝著秦風擠眉弄眼的說道。

「艷福?這小子竟然有艷福?」葉川有些詫異的問道。

臧青梭哈哈一樂道:「葉川,你可知道我之前出去了一趟,看到了什麼?」

秦風有些詫異的問道:「臧青梭,你皮子是不是痒痒了?我能有什麼艷福啊?除了練劍之外,我基本上都沒有接觸過女人的。」

「哈哈哈,再裝,再裝……」臧青梭一副我手中有證據的樣子。

說完臧青梭走到了葉川的身邊,做出了一個拿起手帕給葉川擦額頭的樣子低聲道:「秦風,來,我幫你擦擦汗,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練劍,怎麼也不休息休息啊?」

「嗯?這裡面有情況啊……」葉川也是看出了其中的味道。

秦風被臧青梭這麼一弄,立馬臉色通紅道:「臧青梭,你再說一句,我可殺了你!」

臧青梭笑著道:「額,別別別,我就是隨便看了一眼,不過我覺得憐兒姑娘真的很不錯,人長的又非常的漂亮……」

「憐兒姐?」葉川的眉頭鬱悶的皺了皺道:「要是秦風這傢伙跟憐兒姐姐成了的話,那以後我豈不是得喊這小子一聲姐夫?」

秦風差點被葉川這句話給噎死,他鬱悶的說道:「葉川,連你也開我玩笑?」

葉川笑著道:「你可不要威脅我,我是不會怕你的,有就有這麼回事,沒有就沒有這麼回事,你急什麼啊?你這頗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在裡面了啊。」

葉川的話讓秦風鬱悶的很,憐兒確實每天都會過來,不過也就那麼一會,關心他一下就成了兩個人之間互相的曖昧了?

秦風解釋道:「我和憐兒姐真的沒有什麼的,雖然憐兒姐姐長的很漂亮,不過我一個小宗門出來的人怎麼能夠高攀得起呢?最主要的是,就算我對憐兒姐姐有點意思,那憐兒姐姐對我也沒有意思啊?這件事情我看還是不要提了。別到時候看到人家尷尬。」

「這麼說來,你對憐兒姑娘是有意思的了?」葉川笑著問道。

這個時候葉川也不喊憐兒姐姐了,而是喊了憐兒姑娘。

秦風鬱悶道:「這麼一個大美女,不喜歡就有了鬼了,我這個人一般都是直來直去的。你也是知道的,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過事情沒有確定之前,我看你們還是不要在憐兒姑娘面前亂嚼舌根,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啊。」

葉川點點頭道:「你們幾個也要注意,有些玩笑不要亂開,你們開開秦風的玩笑不要緊,可是憐兒姑娘的玩笑我希望你們還是自重點好。」

臧青梭和王獸都是點點頭,臧青梭笑著道:「秦師兄,你也不要這麼板著臉,也就是咱們幾個說說而已,那天我也是無意看到的,之後就走了。」

秦風點點頭道:「你們幾個再說什麼呢?什麼風武山脈不風武山脈的?一年多沒見,你們現在還真的是各個自信的很啊,竟然都敢上風武山脈了?」

「哎,上風武山脈總比直接遇到那些個天武境十重的強者要好得多吧?」臧青梭嘆了一口氣道。

「你們的意思是怕袁家或者冰霜城的那些人?」秦風問道。

葉川點點頭道:「其實他們還是明面上的,通往天武城的那條路上,你以為就很太平么?百宗盛宴,這一路上還不知道要遇到多少的危險,越是到最後,遇到的危險就是越多。」

秦風點點頭道:「是啊,不過咱們總是這麼躲著也不是那回事啊?如果要從風武山脈繞過去的話,即便是最順利的話,也得至少三個月左右的時間,距離百宗盛宴還有五個月左右的時間,你就真的這麼有把握么?」

葉川搖搖頭道:「把握?真的要從風武山脈走的話,我是一點點的把握都沒有的。」

秦風詫異道:「那你們討論是什麼意思?」

「僅僅是討論而已,真正的路線我們都還沒有規劃好呢,你現在來了更好。這一路上正好是我們五個人,既然我們五個人到了風武城還能夠真正的團聚到一起,而且實力也有了一個質的飛躍,我看咱們得制定一個計劃……」葉川沉聲道。

做任何事情之前必須要有一個合適的計劃,只要計劃做的好的話,到時候完全是可以避免很多的事情發生的。 “噗···”虛空中,神祕人猛然間噴出一大口鮮血。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那把詭異的妖刀竟然一刀就將三頭恐怖的怪物斬殺。

“哼”滅世尊者神色冷峻,妖異的長刀血光溢滿,直接將三頭怪物的身體吞噬。

“嗡嗡嗡····”三頭恐怖的怪物被消滅,黑色長劍消耗巨大,黑色的符文縮回劍內,不停的顫抖。神祕人看着滅世尊者恐怖的實力,眼中閃過畏懼。一絲不甘和羞憤浮於臉上。旋即將餘數不多的星元匯聚在手上,將黑色的長劍死死握住。

“好漢不吃眼前虧,算你狠。”神祕人看了一眼黑色空間中暴怒的滅世尊者,旋即撕裂空間,向着天星大陸的深處而逃。

星尊級的強者,壽元幾千年。他如今也只是剛剛過了百載歲月,還有大把的時間可活。滅世尊者這樣太古時期的強者,他犯不着逞一時之氣。而且星尊級的強者,就算是天星大陸毀滅,他們也能躲到自己開闢的小世界裏。

“恩,想逃,你逃得掉嗎?”斬殺了三頭怪物,這個黑色的空間也變得奔潰起來。滅世尊者的感知是多麼敏感,神祕人剛剛生出逃跑的念頭,滅世尊者立馬就察覺到了。

“這樣就想走,未免太過天真。我讓你看看何爲至強者,那是一個你永遠也接觸不了的境界。”滅世尊者神色冷厲,遙望虛空中正在逃竄的神祕人,嘴角掀起殘忍的笑容。

“給我碎”妖異的長刀瞬間揮出,一道難以察覺的刀氣直接轟碎了黑色的空間。滅世尊者一步踏出,對於已經逃到百萬裏之外的神祕人,長刀頓時開天闢地般劈出。

“滅刀”滅世尊者喉嚨裏發出低沉的聲音,旋即身體詭異般消失不見。

可怕的刀氣直接穿越空間,在萬分之一秒間便是來到了百萬裏之外。而此時還以爲逃脫的神祕人來不及震驚,只好匯聚全身的星元,手中的黑色長劍再次符文抖動,在剎那間,對着身後狂猛的劈出。

神祕人周身黑色的光芒詭異無比,一道絕強的劍氣劈出。這一劍之後,他身體再次逃竄而去。

“撲哧哧”滅世尊者的一刀可怕無比,神祕人的一劍片刻都沒抵擋,旋即便被斬碎。至於逃到萬里之外的神祕人,血芒一閃,在神祕人驚恐的目光中,狠狠的劈在他的胸前。

“轟”的炸響,方圓億萬裏的空間直接爆裂。無盡的空間亂流狂涌,可怕的能量風暴製造出一個可怕的黑洞。如同之前滅世尊者製造出來的黑洞。這個巨大的黑洞不停的吞噬着周圍的一切,誓要將大陸吞吐其中。

滅世尊者一步踏來,身體穿越無盡虛空,橫渡無數亂流。對着那能量洶涌的風暴中心,猛然一刀斬去。頓時狂暴的能量猶如春雪遇到了驕陽,很快便是消散無形。

強大的神魂釋放出靈魂力,滅世尊者搜尋着神祕人的下落。他的一刀雖然厲害,但是神祕人並不一定就身死了。

“恩,找到了。死吧!”片刻,滅世尊者那恐怖的靈魂力便是察覺到神祕人的蹤影。萬里之外虛空中一塊巨大的碎石上,神祕人奄奄一息的砸在其上。

眨眼,滅世尊者就來到了神祕人面前。看着失去抵抗力的神祕人,滅世尊者神色冷淡,沉聲說道:“你只是先走一步罷了,這個大陸,全都逃不了這個下場。”

滅世尊者深知一個星尊級強者是多麼的麻煩,若不盡早解決神祕人。一旦讓他逃脫隱匿起來,就算是他想要將他再次揪出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決定殺死神祕人,不讓他再多活一秒。

“死吧”手中的妖刀一聲輕鳴,一道刀光閃過,神祕人的身體直接被一刀兩斷。不過滅世尊者並沒有流露出任何高興之色,因爲一道金光在一剎那間竄到虛空。

“早就等着呢?”看到神祕人的神魂後,滅世尊者嘴角帶了一陣冷笑,手中的長刀瞬間劈出。恐怖的刀氣直接封鎖了空間,金光瞬間爲之一滯。而妖刀的血芒一閃即過,慘叫聲立馬響起。


金色的光團一分爲二,旋即再二分爲八······,頃刻間便化爲億萬份。

“恩,不好”看到這,滅世尊者立馬意識到不好。

神祕人的身體猶如點點星光,很快便化是消散在空氣中。看着四下散去毫無規則的光點,滅世尊者臉色鐵青。

“給我徹底死去。”滅世尊者臉色扭曲,神情猙獰無比。恐怖的氣息衝破雲霄,對着無盡的空間,他怒吼道:“時空靜止”

頓時方圓百萬裏的時空盡數凝固,那消散的點點星光卻是呈現出形態。看着那百萬光點,滅世尊者額頭上的滅字不停的跳動。目光睥睨,威嚴霸道的聲音傳出:“滅”

就是一個字,凝固的虛空不見任何動靜。但是那無數的光點卻是詭異般消失,被滅世尊者徹底的毀滅。

雖然一下子就毀滅了無數的光點,但是還是有一些光點早一步逃脫。滅世尊者慍怒,他竟然忘了星尊級強者的獨特之處。

星尊級強者已經是站在了金字塔頂上,修爲通天,自然是有他的獨特之處。

星聖級強者就算是肉身盡毀,但是強大的神魂沒有受損,就能夠奪捨生存。而星尊級的強者更是強悍,神魂近乎不滅。就算是神魂被斬碎,他們也能夠歷經百世重新匯聚。

若是神魂站碎成無數份,弱小到極點,神魂會自動轉世重生。比如之前的他自己,數萬年前被創世斬殺,逃過一絲真靈。歷經數萬年輪迴,再一次君臨天下。

不過滅世尊者很快便調整了情緒,只是逃過一絲絲真靈罷了。一個初入星尊級強者,殘存一絲絲真靈,轉世重生的機率不到十分之一。

“這個世界都要毀滅,所有生靈都要死,你轉世,到哪裏轉世?”滅世尊者放聲的大笑起來,隨即一腳踏出,轉瞬便是出現了百萬裏之外。

就在滅世尊者離去的瞬間,天星大陸卻是電閃雷鳴,天地間陡然下了一陣血雨。殘存的各族之人,看到這,神色大變。一名帝級巔峯的老者驚恐無比,不可置信的說道:“星尊隕落了”

他的話猶如十級大地震,給剩餘的百族帶起了巨大的騷動。據傳說尊級誕生,地涌金蓮,紫氣漫天。尊級隕落,電閃雷鳴,天悲而血雨落。


“尊級都隕落了,那我們算什麼?”一箇中年大漢雙眼無神,喃喃自語道。原本尊級強者誕生的喜悅瞬間消失,無盡的黑暗籠罩衆人的心田,絕望瀰漫殘存的人羣中。


“轟轟轟”聲連綿不斷,卻是異族餘下幾路大軍從另外方向襲來。看到悲情籠罩毫無抵抗之地的百族之人,這兩路大軍,兩千萬異族頓時狂撲而上。

“死吧”

“殺”

·······無盡的殺戮上演,異族大軍以絕對的實力優勢,片刻間便是屠戮了千萬大軍。看到頃刻間便是少了千萬夥伴,剩餘的人這才反應過來。隨即數以億萬的身影在方圓萬里內閃動,慘烈異常。

······

“吟吟······”震天的龍吟聲驟然響起,一道千丈的巨大龍身騰躍而起。而伴隨着這頭青龍,另外一頭青色的巨龍同樣咆哮不已,飛向天上。

兩頭青龍在天空中不停的旋轉,恐怖的氣息瞬間降臨這片空間。隨着龍吟聲的越來越響亮,兩頭千丈的巨大青龍身體快速的鼓動起來。只是幾個呼吸,便是膨脹到萬丈大小。

在無數詫異的神色中,兩頭青龍仰天怒吼。可怕的氣息不斷衝擊着周圍萬里的空間,無數異族人類瞬間被壓趴在地。衆人大駭間,兩頭青龍詭異的相撞在一起。

可怕的威勢不停衝擊着衆人的思維,難道兩頭巨龍是要同歸於盡。

在衆人不可思議的神色中,兩頭青龍竟然融合了起來。沒有驚天動地的炸響,有的只是風平浪靜。兩頭巨龍在剎那間就完成了融合,巨龍直接暴漲了三倍大小,旋即浩瀚無邊的龍威席捲開來。

“轟轟轟”神雷驟然降臨,可怕的神雷形成了恐怖的壓力。九天上恐怖的雷霆在孕育,旋即一道兩彩的神雷轟然落下。

“吟···”巨大的青龍一個擺尾,就將那可怕的神雷直接掃碎。緊接着三彩、四彩神雷,一直到九彩神雷帶着毀滅氣息落下,卻是皆被青龍擊碎。

兩方的交戰早就停止,退到了萬里之外。恐怖的星尊劫直接將萬里方圓化爲灰燼,他們在這中心地帶,那是想找死纔會如此做。

一如既往,地涌金蓮,紫氣沖天,一片祥和景象。而剛剛乾掉神祕人的滅世尊者眉頭一皺,竟然又有星尊強者誕生。

看着數萬裏外的異族大軍,青龍巨大的身體一個翻騰。帶着毀滅一切的威勢,直接一個甩身,頓時無數異族化爲血雨。餘下異族大驚間,青龍張開大嘴,一個青色的圓球帶着可怕的氣息,瞬間封鎖了萬里方圓的空間。

“轟轟轟”爆炸聲劇烈無比,無盡的能量風暴製造出恐怖的景象。無數沒來及逃脫的各族之人,瞬間被捲入其中,化爲灰燼。

而混亂的的能量慢慢散去後,衆人驚詫的發現異族大軍竟然毫髮無損。如此恐怖的攻擊下,只是餘波就造成了無數人類隕落,而首當其衝的異族竟然屁事都沒有。所有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

衆人沒有看到,天空上盤旋的青龍竟然眼中滿是無奈。他的攻擊不是不強,而是有人比他還強。

一襲紫衣的青年毫無徵兆出現在異族大軍前,無盡洶涌的能量盡數消散他的身前。異族千萬大軍,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紫衣青年金色的眸子裏閃着金光,額頭上的滅字隱隱流竄。來人正是滅世尊者,他以絕強的實力輕易就護住了千萬異族。 秦風的到來也是正正好,雖然之前被臧青梭打岔了一下,不過現在倒是有了很多的選擇。

葉川並不是一個獨裁的人,很多事情他都是必須要找秦風等人商量的。

「葉川,那你的意思是從風武山脈走?」秦風看了看葉川,他也想要知道葉川的想法。

「其實我的主張就是直接進入天武城,風武山脈?這樣我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過去,畢竟我們根本不知道怎麼樣繞過風武山脈,這樣的危險性實在是太大了。」葉川道。

秦風點點頭道:「是啊,危險性實在是太大太大了,要知道風武山脈據說最強的靈獸都是天武境巔峰級別的,那可是堪比人類武尊境強者的靈獸啊。」

決定到底在什麼地方走?實際上是關乎到他們未來的一件事情,所有人都是非常的慎重。

王獸沉聲道:「葉川、秦風,咱們現在實力雖然算得上是不錯了,不過相對於天武境十重的強者根本不夠看,咱們如果真的走大道的話,恐怕……」

葉川看了看王獸道:「袁家和冰霜城的人真的敢這麼明目張胆的動手?我恐怕不太可能,即便是他們要動手的話,恐怕也是隱蔽偷襲。」

秦風點點頭道:「是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現在必須要想辦法繞開他們走!我是這麼想的,我和葉川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如果你和臧青梭跟我們一起走的話,那勢必是增加你們的危險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