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結束,勝負毫無懸鏈,而比分卻誇張的讓他驚訝。

東海大學104,帝都大學21。這比分,讓帝都大學的學生們無地自容,而球員們則被噴的體無完膚。如果不是帝都大學強制要求他們打完這場比賽,他們剛開始就想退場了,因爲太丟臉了。丟臉都丟到奶奶家了,這麼大的比分,也不知道是怎麼打出來的。“小日本,回家玩你們那三釐米長的小JJ吧,別來這裏丟人現眼了,垃圾。”

東海大學104,帝都大學21。

這比分,讓帝都大學的學生們無地自容,而球員們則被噴的體無完膚。

如果不是帝都大學強制要求他們打完這場比賽,他們剛開始就想退場了,因爲太丟臉了。

丟臉都丟到奶奶家了,這麼大的比分,也不知道是怎麼打出來的。

“小日本,回家玩你們那三釐米長的小JJ吧,別來這裏丟人現眼了,垃圾。”

一名東海大學的學生不知道從哪拿來了一個擴音器,對着帝都大學學生的方向吼道。

這擴音器不是蓋的, 萌妻不乖:大叔撩上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東海大學的學生們頓時發出鬨堂大笑。

帝都大學的學生們一秒鐘也不想再這個地方待下去了,比賽一結束,他們就紛紛退場。

當聽到這麼東海大學學生的話後,他們忍着想要回頭暴打他們一頓的衝動,狼狽的離開了籃球場。

“媽的,這比賽打的太爽了,虐小日本神馬的最好玩了。”一名球員揮舞了一下拳頭,滿臉激動。

“哼,可惜這比賽時間太短了,要不然我能玩死他們。”許東來似乎還意猶未盡,扭着脖子說道。

“得了,東來,已經夠牛逼了,你一個人就進了四十多分,還不夠啊。”另外一名球員笑道。


“特麼的,我恨不得將他們千刀萬剮。”許東來咬着牙說道。

許東來的家族和日本人有着很深的恩怨,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場籃球賽就能平復許東來心中的仇恨。

“八嘎,八嘎,這些什麼球員,我要他們滾出帝都大學。”

酒店裏,梅川直人不停的摔着東西,滿臉的憤怒。

他雖然離開了籃球場,但後來的事情他也聽說了,特別是聽到那句:小日本,回家玩你們那三釐米長的小JJ吧,別來這裏丟人現眼了,垃圾。

這句話的時候,梅川直人更加憤怒了。

身爲山口組首領的兒子,他多麼的不可一世,但就是那三釐米的小JJ,一直是他最自卑的地方。

所以他很憤怒,特別的憤怒。

於是,他就不停的摔東西,不停的摔。

“少主,我們已經查出了那個大塊頭的身份。”一名男子膽戰心驚的走到梅川直人的身旁,縮着脖子說道。

“快說,我要弄死他。”梅川直人怒吼道。

“他叫許東來,是籃球協會和武術協會的會員,據說這一次的武術比賽,他也會出場。”男子說道。

“哦?”梅川直人停止了砸東西,轉過身看着男子,冷笑道:“你是說,他會參加這次的武術比賽?”

“是的,他在名單之中。”男子點了點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梅川直人仰頭大笑,“叫你那麼拽,看這一次怎麼弄死你。”

“讓忍堂的人上場,我要他死!不對,是生不如死!”梅川直人陰狠的說道。

“嘿!”男子對着梅川直人一鞠躬,然後轉身離開。

“你覺得你這樣有意思嗎?” 朕家&病夫&很勾魂 ,冷冷的說道。

感覺到梅川紀子那冰冷的氣息,梅川直人頓時打了個冷戰,連忙往前走一步,然後再轉過身,對着梅川紀子深深的鞠躬。

“姐姐!”梅川直人身上的憤怒氣息頓時消失無蹤。

在梅川紀子身前,他就乖的跟條狗一樣。

“如果你不是我弟弟,在你剛纔發狂的時候我就可以殺了你。”梅川紀子手裏拿着一把短太刀,面無表情的說道。

“姐姐,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憤怒,你剛纔不在場,你不知道那個大塊頭有多囂張。”梅川直人一想起許東來那嘴臉,忍不住說道。

“哼,你永遠都是這個樣子,你這樣怎麼做一名合格的忍者,你怎麼接手忍堂?”梅川紀子冷哼一聲,渾身的煞氣逼向梅川直人。


梅川直人臉色頓時一白,連續往後退了幾步。

“如果因爲你,破壞了這一次我殺死死神的計劃,我會親手砍下你的頭。”梅川紀子說完,將手裏的短太刀抽出,太刀閃爍着的寒光讓梅川直人冷汗都流了出來。

“姐姐,我知道錯了,請姐姐饒命。”梅川直人連忙像條狗一樣跪在梅川紀子的身前,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哼,這次讓你出來就是一個錯誤,你給我好好反省。”梅川紀子冷冷的看着梅川直人,說道:“至於你剛纔說的,照常進行,看不起我們民族的人,都要死。”

“姐姐英明!”梅川直人對着梅川紀子磕着頭。

“滾出我的視線。”梅川紀子皺着眉,一腳踹在梅川直人的頭上。

“嘿!”梅川直人不敢有任何的怨言,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慌亂的離開了房間。

梅川紀子走到窗戶前,看着下面人來人往的街道,眼裏殺意瀰漫。

“死神,我要將當年受到的恥辱,全部還給你!” 清靈誇下海口就連龍王都為之動容!

『不管數量多少!』這短短的幾個字卻讓龍王驚訝的眯起眼睛來隱瞞自己心中的震撼。一個小小的修真者少女竟然可以做出如此承諾,她身後到底有怎樣的後台?

即使龍王不懂煉藥,可也知道丹藥煉製的困難,在整個修真界中煉藥師的數量本就屈指可數,而煉藥師煉藥的速度也是異常緩慢的,高級煉藥師不會下功夫去專程大量煉製這種低級的丹藥,即使這種丹藥的價值或許積少成多要比高級丹藥有更大的效果,但是對於高級煉藥師來說,煉製這種丹藥本身就是在lang費時間。

眼前的小丫頭清靈是不是煉藥師,龍王看不出來,但是卻知道,在她的身後絕對是有一個對她很是信任的高級煉藥師,不然的話她也不敢如此下決定。

龍王直接排除了清靈說假話的可能性,膽敢和龍王說假話,除非是不要命了。

悠閑站在半空中的龍王沉默下來,身後一道金光閃過,龍椅出現,他緩緩坐下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顆龍珠,在五指間把玩著,龍王沉吟片刻。

背負著清靈的鳳玄凰也是驚訝的目瞪口呆,清靈拿出的修靈丹他是清楚效果的,那種丹藥對人類修真者來說或許是增長真元的好東西,可對龍鳳甚至是妖這種有靈智的生靈來說,那就是儘快晉級的直通車。

人類修真者吸收一顆修靈丹要要時間的約束才能全部吸收掉藥力,那是因為人類的身體本就比妖類弱的多,如果修靈丹在妖族的手上,幾乎可以不做停滯的來多少吸收多少,所以一隻弱小的小妖,在打量修靈丹的海灌之下,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能變強,這其中所省下的時間,可是和丹藥的數量成正比。

可想而知,不管是海族還是妖族,只要擁有了海量的修靈丹,說是稱霸凡間,殺上仙界也不無可能!

如果清靈真的要和海族做出這樣一個交易,鳳玄凰已經在心中打定主意,於公於私,他妖族也要分一杯羹。

「你這話說的可是真的?」威嚴的龍威聲聲震起,龍王也忍不住確定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清靈緩緩點頭,「是真的,不過一切以交易為目的,雙方之間都是利益為前提的,當其中一方的利益不在時,交易終止,龍王陛下應該不會有意見吧?」

清靈說的很明白,一旦有一天龍王不能給予她想要的東西時,這個交易也將會結束。雖然清靈是弱勢的一方,可是關於海族大量晉級的修靈丹來源,龍王也不敢輕視。

「哈哈哈哈哈~~~」龍王豪爽的大笑,坐在金色龍椅之上氣概震天,「沒錯!你的提議確實很吸引人,但是如此交易一來,我海族豈不是吃虧吃大了?你只需要提供丹藥,而我海族如果想持續進行交易的話,就要提供各方面滿足你的東西,甚至……還有事情吧?!」

微微一笑,清靈並不驚訝,即使她沒有事先露出交易的底線,可是依舊是被龍王有所猜測,而且猜測正中!

「沒錯,龍王陛下果然英明,不過就算是海族出力幫我做一些事情,對海族來說也是沒有多少影響的不是嗎?如此一來還能換取到大量的修靈丹,這樣的交易,我並不認為海族吃虧。」

拿力氣換東西和拿東西換東西相比,還是前者最划算,所以龍王的顧慮完全可以打消,但龍王卻不是這麼想的。

「我海族從古至今從未和人類修真者有過交易,一旦你有事要海族出力,海族如此大張旗鼓的動作定會引起整個修真界中的不安,所有修真者都會以為你小丫頭的身後有著整個海族做後台,如此一來你不是大大的賺到了?」

老奸巨猾說的就是龍王,清靈都沒有想到這一點,可龍王就早已預先警示。

清靈一怔,隨即才想到這個可能性,如果交易真的達成,她……或許真的會像龍王所說,名聲大造,在整個修真者中都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那種地位可不是修為就能夠媲美的,那是權勢的威力。

清靈身下的鳳凰看不下去了,龍王的話確實有道理不錯,可是對於海族或者是妖族來說,修靈丹的誘惑要比世俗中的輿論高的高。見龍王有意為難,他也不妨出手推一陣波瀾。

「小清靈,如果龍王不想海族和你做這個交易的話,那我可以代表整個妖族和你做成這個交易!」鳳凰的話在空中淡淡響起,龍王頓時坐不住了!

………………………………………………


親們,這個月有pk票投給《小仙》的最好在3月8日投,那一天一票算三票,小仙pk票多多,會上榜哦~謝謝支持。 「你是什麼身份?能代表整個妖族?哼!」龍王不屑的嗤笑,即使鳳玄凰是鳳凰沒錯,可是他此時展現出的氣息並不是妖族皇室直系血脈應有的感覺。

身為海族的霸主,龍王也是知道妖族的情況,妖族妖皇為鳳凰,從前也是和它一起被仙界驅逐下來的,因此相互之間也有不小的了解,而妖皇只有一個兒子,妖皇之子雖然他從未見過,但也聽過傳言,實力不會如此弱。

鳳玄凰身體尚未完全康復,所顯示的實力氣息和龍王心中印象不同,才造成如此狀況。

聽言,鳳玄凰高高抬頭。

在清靈看來,彷彿這些自以為身份高貴的上位者在對別人介紹身份或者是說話之前總喜歡低看人一等一般,鳳玄凰面對海族霸主龍王,也依舊保持自己的風度,「我乃妖族殿下妖皇之子鳳玄凰!想必龍王也有聽過我的名字。」

「鳳玄凰?」龍王微不可聞的挑了挑眉,這個名字他確實有所耳聞,正是妖皇之子的名字,可是妖皇之子不應該僅僅如此實力才對……

「妖皇之子我也是略有耳聞,總不是一隻連化形都做不到的鳳凰。」龍王極為肯定自己的判斷,從如今鳳凰的氣息來看,他確實不具備化形的能力。

被小看了!

鳳玄凰面色不悅,鳳目里紅色流光閃爍,好歹他也做了幾千年的妖族皇子殿下,如今只因為身體不適就被小看,說起來真讓人不爽。

不能化形?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已經可以化形了,只不過化形之後恐怕比現在更沒有威信可言,因此即使龍王斷定他不能化形,他也萬萬不會在龍王面前證明自己有化形的力量。

「我的實力如何另當別論,身份地位卻清楚的擺正,至於我能不能代替妖族拿捏意見,這一點龍王也不必操心,總之我們妖族和清靈的交易是鐵定的了。」鳳凰回頭詢問的看著清靈,說道,「小清靈,你該不會不答應吧?我們妖族和不同其他種族,想要的便宜又不想付出代價來。」

清靈一聽,還當是鳳玄凰說這些話來刺激龍王,立即答應,「妖族願意跟我合作當然是好事,我很樂意有這樣的一個盟友。」

實際上呢?即使和妖族交易也只能在暗地裡,不然會被修真者們說是她和妖族勾結。當然,如果妖族願意對清靈拼盡全力的保護,給予她足夠的權勢力量,清靈也不怕修真者們會說閑話,因為,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阻礙都是浮雲。

不管鳳玄凰是不是真的妖皇之子,他說出這樣的擔保讓龍王警惕起來,一旦妖族擁有了打量的修靈丹,不久之後便可凌駕於海族之上,雖然妖族和海族一直以來都是相安無事,可是保不準某一方強大之後會惹出事端。

「小丫頭,你的交易我答應了,不管是出物還是出力,這個交易我們都可以長期進行下去。我想我海洋中總有你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需要靈物。」

「那就多謝龍王陛下了,龍王陛下真是英明。」

得了便宜清靈嘴上也多多奉承龍王幾句,但隨即就把話轉移到了正題上,「今日我著急趕路,身上丹藥也不多,加上之前許諾給龍蝦的丹藥一共四十顆,就當是我們交易的開始證明,這四十顆丹藥我會無常的送給龍王陛下。」

隨手就四十顆修靈丹送出去,清靈的誠意有佳,龍王頓時覺得臉面有光,取下腰間掛著的一塊翠玉玉牌,用龍力包裹著玉牌自行飛到清靈的手上。

「這塊玉佩是我海族和你交易的一件信物,待你有了丹藥需要交易的時候只要帶著玉佩來到海邊,把玉佩放在海水中輸入真元,便會有人前來和你進行交易。」

交代好交易的方式,龍王明顯還是不放心,再次補充,「如果你遇到危險,需要力量幫助的時候,這塊玉佩也可以讓你暫時擁有我海族龍族的強大力量,但是力量有限,每次使用之後,玉佩需要大量的水來做能量補充。」

「那就多謝龍王陛下了!」清靈欣喜,接過玉佩之後便小心妥當的收好。「那今日我們就此別過吧,如果不出意外,三個月後我會帶著一批丹藥先來和海族做交易。」

收了好處約好交易的時間,清靈也不想再此耽擱,當即就要走,可是龍王卻沒有要她現在就離開的意思。

「等一等!」一聲叫住準備離開的清靈,龍王從半空中的龍椅上緩緩起身,「你還沒有解釋,為什麼你身上會有我龍族子孫的跟隨!」

………………………………………… 被發現了?!

龍王的話音一出,清靈立刻有了這樣的反應。微微側頭,剛好看到趴在她肩膀上縮成一團的泉泉。

見到了龍王,泉泉似乎有種又驚又怕的感覺,默不作聲的極力隱匿著它的氣息,可最終還是被龍王發現了。

「龍王陛下,您這是……」

「我龍族子孫數量不多,一向生活在海中,可是為什麼在你的身邊會有一條如此血脈純正的金龍?」龍王說話的語氣平淡,聽不出息怒,可越是這樣,越是讓清靈摸不清他在想什麼,不知道之後該怎麼打算。

「這……」清靈低頭,看了看身下的鳳玄凰,自己身邊帶著一條金龍的事情鳳玄凰還不知道,如今被龍王一語點破,不知道鳳玄凰會不會怪自己有意隱瞞。

歉意的視線讓鳳玄凰清晰的感應到,他回頭,並沒有意外神色,「小清靈,你是以為我無能到你身邊跟著一條小龍,都察覺不到嗎?」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清靈愣了愣,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輕點愛 ?怎麼就不見他有動靜?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