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痛恨那刺客,但更難受的,它找不到那刺客的蹤跡,一切都是白給。

“哼,何許找到他動手,他定然是華夏派來的,我們儘早出兵,滅了華夏,這一個小小刺客,沒了華夏撐腰,還能翻起什麼浪花。”苦蓮冷聲開口,磕開的眼中,殺意凝聚的像是兩道光線。“我要那刺客死,我要滅了華夏,我要報仇,生吞一億華夏人!”泡在大罐裏的賓鷹王,最是憤怒的開口。它傷勢太重了,哪怕此刻泡在裏面,依舊沒

“哼,何許找到他動手,他定然是華夏派來的,我們儘早出兵,滅了華夏,這一個小小刺客,沒了華夏撐腰,還能翻起什麼浪花。”苦蓮冷聲開口,磕開的眼中,殺意凝聚的像是兩道光線。

“我要那刺客死,我要滅了華夏,我要報仇,生吞一億華夏人!”

泡在大罐裏的賓鷹王,最是憤怒的開口。

它傷勢太重了,哪怕此刻泡在裏面,依舊沒有辦法恢復傷勢,和平彈的腐蝕,還是侵蝕它的肉體,一方面汁液修復,一方面和平彈破壞,它欲死欲活。

“這一次,我的損失太大,哪怕僅僅是進入了一瞬間,我也看到,遠處的太陽神樹消失了,果實,全部都沒了。”苦蓮開口。

他憤怒,悔恨。

果實事關重要,是他付出了大代價,才二次結果的,原本是他最爲重要的計劃一部分,現在卻是沒有了。

他匆匆一瞥中看到,祕境中的太陽神樹,是整個都消失了啊!

古象王悶聲開口,它渾身也是煞氣升騰,道:“天下的大祕境何其多,就將華夏的祕境,我來打下一座,交給苦蓮老弟作爲老家!”

網絡上,現在的消息還是挺沸騰的,雖然沒有新的消息的傳出來,但光是現在有的這些驚世猛料,就足夠他們津津樂道很久了。

尤其是華夏網友,紛紛都在猜測,這究竟是哪位狠人,居然完了這麼大的一處,那可是印國,三尊最強戰力,說炸就炸!

太興奮了,讓無數華夏人感到熱血沸騰,這該死的印國原本還想要攻入華夏,現在呢,他們自己的老家,都要沒了。

“哈哈,這太痛快了,這絕對是我華夏的新一代大狠人,要知道上一位,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那可是第一天才,秦……”

網絡上有人挑起了這個話題,結果氣氛一時間沉默下來,許多人都開始懷念了,之前華夏,還有一位狠人的。

現在關於秦陽還活着的消息,只是封鎖在一個小範圍內,沒人會自動傳播,不然不利於秦陽在印國行動。

這也就讓無數華夏人,認爲秦陽真的死去了。

“要是那位活着,是不是也該這樣了,也許還要更狠一些。” 先壞後愛:前妻不回頭


無數人心情悲重,那人,崛起的太快,但也隕落的太匆忙。

而此刻,苦蓮等人也確實炸了,老家沒了,更是堅定了他們攻下華夏的決心。

三日後,苦蓮的傷勢恢復,率先在網絡上發佈了消息,要和華夏不死不休!

隨後,他開始發出了徵集令,邀請整個亞洲了金丹強者,匯聚華夏,一同將華夏攻打下來,平分寶物。

當然,沒有人在這個時候,還敢相信他就是了。

“苦蓮老頭,老臉不要了?之前你邀請所有金丹去你們印國共探太陽神殿祕經,結果呢,一個都沒回來,想要故技重施?”

“你在想屁吃,不就是想讓其他國家的金丹,給你們打頭陣,當炮灰嗎?你當所有人都是傻子麼?”

有人開始應徵言辭的征討苦蓮,而苦蓮,也是在這之後,沒有再發聲了。

但同時間,有消息傳出來,印國在整頓隊伍,許多的金丹獸王,都開始匯聚,組成了第一支獸王軍隊,顯然,他們是要動真格的了。

印國的許多僧侶也開始匯聚,顯然,屬於苦蓮的僧侶勢力,並不是都待在一個地方,而是廣佈整個印國。

他們匯聚,組成了第二支僧侶軍隊。

這時候,已經趕來了印國的青蛙王,卻是也放話了,它帶來的人,將會成爲第三支部隊,加入到征討華夏的行列。

這次行動,它也要分一杯羹。


而除此之外,亞洲各國,還有許多人沒有忍住,都開始行動了,他們匯聚在印國,在焦黑平原附近匯聚,準備跟隨印國發動進攻。

青蛙王也直接發出了宣告,不久之後,華夏的五嶽祕境,一定會有屬於它的一座。

又是三日之後,古象王的傷勢也恢復了,它也在網絡上放話,聲稱這次華夏必會滅亡,它將會率領大軍,直接霸佔華夏。

之後,有人看到,印國的三支隊伍,開始前進了。

苦蓮率領了一支精銳的僧侶小隊,直接趕往了焦黑平原,要在那裏,和華夏一方對峙。

而賓鷹王,有人看到,他被苦蓮舉着大罐,泡在裏面,去了華夏邊境。

古象王,率領了一支精銳的獸族小隊,其中就有邪鴉王等人,也前往了華夏邊境。

青蛙王也帶着一支精銳小隊,率先前往了。

他們三人,都是要作爲主力的,要先一步前往戰場,好爲身後的大軍,做好開戰的準備。

三支大軍,獸王軍,僧侶軍,青蛙王軍,則是在後方趕來。

同時間,古象王在網絡上發佈了一道帖子,招收上萬的伐髓境界野獸,前往華夏邊境,時機一到,將會有巨大的機緣給予。

看到這條消息的人,都是心中一動,這是什麼意思?

這場戰鬥,其實金丹纔是主力,要上萬的伐髓過去做什麼?

不過,相應的野獸很多,印國的伐髓不少,此刻都是密密麻麻的前往,要追隨古象王。

秦陽看到了這條消息,心中有些明悟,恐怕這就是那魂珠的威力了,這上萬的伐髓,到時候可能會變爲上萬的金丹,將會成爲攻入華夏的主力。

“大軍壓境,看起來這苦蓮,是要直接開戰了,我得繼續做些什麼。”秦陽自語。

如今,四位劈山境界,苦蓮,古象王,賓鷹王,青蛙王,已經去了華夏邊境,但他們還有大軍,尚且在前進。

秦陽新的想法,就是去針對一下這些軍隊。 印國現在有三支金丹軍隊,正在分批前往華夏邊境,分別是,古象王手下的金丹獸王軍,苦蓮手下的僧侶軍,青蛙王帶來的軍隊。

除此之外,還有相應古象王的號召,自動聚集起來的伐髓野獸,它們沒有什麼編制,就是三三兩兩,鬧哄哄的前進。

秦陽要針對的就是三支主要軍,至於伐髓的野獸,他沒時間去清理,也清理不完,這個境界的野獸,實在太多了。

幾天後。

有烏雲匯聚,在印國這片地方,天氣還是有些多變的,前段時間的烏雲,沒能降雨,但現在卻是忽然要降雨了。

天氣陰沉沉的,彷彿有強大的氣壓上方壓制下來,讓人身上有些不舒服。

這種時候,就算是秦陽,感知也是略微有些受到侵擾。

不久之後,雨水下來,細密,像是牛毛,很白,很乾淨,落在各種地方,在碧綠的葉片上,輕輕濺躍。

秦陽穿了長袍,他很有先見之明,早起在往儲物戒指內塞生活用品的時候,就有放水的長袍。

棕灰色的,帶着帽兜,遮蓋住了整個人。

他帶了面具,赤紅色的,有獠牙在上面,宛如從烈獄中歸來的復仇者。

刷刷!

雨水細密,但有像是牛毛,更像是銀針,從空中不斷落下來,在秦陽的防水長袍上,直接形成了一層水珠的外衣。

他步伐不是很快,但速度且不慢,一步就是幾十米,在林間穿行,地上的淤泥無法造成困擾,輕易的就能踏過而不陷下去。

秦陽在接近一個地方,這麼多天來,他都在做着一樣的事情,尋找前往華夏邊境的野獸,然後斬殺,今天找到的這個,是大魚。

秦陽一路而來,順手解決了不少小嘍囉,伐髓的野獸雖然他不會主動伏擊,但遇到了也就解決。

他順便也對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估計,就目前而言,對付金丹圓滿的獸王,他使用板磚,沒有問題,就算是肉身打,也能一對一問題不大。

只要不陷入金丹圓滿的圍攻,秦陽自感,現在的實力,足夠立足了。

大雨中,秦陽接近了前方的地帶。

雨水也下足了,開始漸漸平息,成了淅淅瀝瀝的小雨,林間都是小溪般的水流,留向地勢低窪的地區。

秦陽臨近於目的地,開始注意影藏,不斷接近,前方果真是有一個駐地的,在這林間的路邊。

有一位偉人說過,森林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秦陽前方,就有一條路,是專門走出來的,目的就是爲了方便前往華夏邊境的大軍經過,在這裏,還有一座新修建的基地,是路上的補給站。

這補給站,還算是不錯的,是爲了給路過的大軍,補充食物等資源。

此地,現在以一頭大鳥爲主,金丹獸王,它化作了人形,是個禿頭的中年人,大肚腩像是十個月的懷胎量。

它此刻躺在駐地內,從窗戶口看着外面的路,等待軍隊從這裏路過。

身邊,還有一些吃食,水果,酒水,可謂是好不快活,這樣的生活,怎麼說來,都算得上是一種享受。

“我聽說,這次古象王大發雷霆,召集無數金丹前往華夏邊境,都是因爲一個無影無蹤的刺客。”大鳥王開口了,吃着新烤好的烤肉,很是愜意的開口。

不遠處,還有人生着火,是幾頭伐髓的野獸,雖然實力不強,但也有機緣,得以化形。

“您說的不錯,小的從網絡上看過消息,那刺客膽大包天,不但殺了三位金丹獸王,最後更是直接偷了苦蓮大人的老家。”化形的野獸開口,語氣中都是謙卑。

“這人一定是個瘋子,區區人類,怎麼能夠了解古象王和苦蓮大人,都多麼強大的底蘊,終究是胳膊擰大腿罷了。”大鳥王開口,語氣中滿是不屑。

接下來,他們談話,提起了這次出征華夏的事情,前方三支軍隊,被他們津津樂道。

“這次的事情,其實都怪那此刻,他很快就會後悔,招惹了苦蓮大人,他的國家都將會被滅掉。” 重生之都市邪仙 ,還帶着點興奮。

華夏,地大物博,等以後打下來了,它說不定還可以過去分一杯羹。

不過,一提起這件事,它還是有些怒意的,它堂堂的金丹獸王,居然被派來看守這路上的一個小小補給站。

這不就是大材小用麼。

“等待着,等古象王和苦蓮大人打下華夏藏省,咱們也就過去,跟隨大軍進入華夏腹地,說不定有再進一步的機緣。”

大鳥王開口了,很是眼紅,一直蝸居在這裏,讓它很是不爽。

“您說的對,這地方屁都沒有,我們也就該去大軍裏,跟隨大軍,成就一番大事。”有伐髓的野獸也開口。

駐守這這裏的野獸,沒有一頭是甘心的,尤其是這些伐髓的野獸,它們都渴望着前往前線,得到古象王說的,那巨大的機緣。

“也不知道那刺客是什麼東西,居然挑起了這樣的事,他現在恐怕得好好後悔了。”大鳥王道。

“您說的對,他也會死的,古象王和苦蓮大人打下華夏,他就無處可歸,要麼去送死,要麼就流落異鄉。”伐髓的野獸開口。

它們討論的很熱烈,在這沒有人的荒郊野林,面前的路上又沒有人軍隊路過,它們也只能自己找些事情,粗淺的談論了。

“嘿嘿,我倒是期待那刺客的身份了,是個狠人,不過更是個蠢貨,這一切要我說,都是他搞出來的。”有野獸開口。

洪荒逍遙天尊 ,實際上臉色有些陰沉了,從林中緩緩走出來,在這條新開闊的路對面。

這些傢伙探路的還真是猖狂,一切的罪過,反倒是他的錯誤了,苦蓮等人侵入華夏之心早有,他的一切動作,不過是讓對方惱怒。

他走出來,踏過路面,接近這座巨大的補給站。

嘶!

有倒吸涼氣的聲音,是那些伐髓的野獸,被秦陽現在的樣子給嚇的不輕,赤面獠牙,一聲灰衣,像個索命人似的。 “什麼人在裝神弄鬼!”鳥王從椅子上站下來,它身形有些肥大了,這是長期養尊處優的後果。

不過它的眼神依舊銳利,緊緊的盯着秦陽。


“你是什麼人,來做什麼?”伐髓的野獸也各自戒備好。

秦陽不搭理他們,繼續走近,讓這些野獸壓力倍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