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師,我都聽你們的……」

呂青絲看了一眼易天師,輕輕地說道:「你看著辦吧,我們都聽你的。」「嗯。」易天師點了點頭,然後頭腦便開始轉了起來。最後在『神』的那句再不出來的話后無奈地說道:「我們還是出去吧,呆在裡面只會是死路一條,出去了,也許會死的更慘,但也有一條生路的存在……」「聽你的,那我們就出去吧!」「嗯,我們出去。」易天

呂青絲看了一眼易天師,輕輕地說道:「你看著辦吧,我們都聽你的。」

「嗯。」易天師點了點頭,然後頭腦便開始轉了起來。

最後在『神』的那句再不出來的話后無奈地說道:「我們還是出去吧,呆在裡面只會是死路一條,出去了,也許會死的更慘,但也有一條生路的存在……」

「聽你的,那我們就出去吧!」

「嗯,我們出去。」易天師說著然後開始操控戒指把他們都放了出去。

待他們終於塵埃落定之後,他們也終於見到了所謂的『神』和易家老祖易羽仙。

『神』是一身黑衣,身材雄壯,但卻看不到任何有肉的地方,神秘的不是一般。而易羽仙呢?白髮飄飄的他,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說吧,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躲在戒指裡面?」還是『神』先發了言。

到底該怎麼說呢?

易天師在想,其實從戒指裡面他就在想,要用什麼理由來敷衍過這兩個人而不被發現呢?

可讓易天師沒想到的是,易天師他自己還沒發言,一旁的易意靈就不知是苦還是笑的跑到了旁邊的易羽仙那,哭哭笑笑地說道:「老祖宗,你就是老祖宗啊!我可是你的嫡系後代啊!而且這個易天師,他可是你弟弟易皇易羽凡的嫡系後代啊!所以,你們不能殺我們啊!」

我的嫡系後代?易羽凡的嫡系後代?

易羽仙被易意靈這突然的一下子搞得有點蒙,一旁的『神』也沒想到會出現這個狀況,本來都已經決定殺人了的他,也看向了易羽仙。 我的嫡系後代?嗯,這個可以好好培養!可為什麼要和易羽凡的嫡系後代扯到一起去?哦,對了,怕是還以為我和易羽凡兩人還真和親兄弟一樣親嗎?

奪妻之仇!奪位之仇!亡國之仇!

我們有太多太多的仇要報了!咦,不對,你易羽凡不是沒有後代嗎?你雖然從我手中奪走了她,但你們最後也沒有在一起,而你又沒有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哼,不出意外的話,你們就是那時候搞上的吧!

唉,可憐我當時還對她痴心如一呢!沒想到,沒想到……好了,不想了,現在她也死了,我要做的就是報仇了!好好報一報我們兩的仇!嘿,想到好辦法了!多好的一顆棋子呀!我不殺他,我不會殺他的,我反而要好好培養他,讓他去刺殺你。我知道他殺不了你,但是你一定可以殺了他。如果在你殺了他之後,我在告訴你他的真實身份! 天才幻師:絕貌大小姐 ……


就這麼想著想著,易羽仙笑了出來,大聲地笑了出來。笑的易意靈和易天師莫名其妙,連『神』都被他笑的莫名其妙了!

看著大家異樣的表情,易羽仙勉強使自己冷靜下來,然後緩緩說道:「我是太高興了!我兄弟終於有了後代啊!當時他作為我們家族最優秀地存在,卻一直痴心於修鍊,導致最後後代都在戰亂中離散了!放心好了,羽凡的後代就是我的後代,我一定會好好培養你的,讓你成為羽凡那樣優秀的人物的!」

聽到這,易天師他們心中總算是松下一口氣,不管怎麼說,現在性命總是是保住了,至於其他的,以後在考慮吧!

此時,『神』也差不多明白了易羽仙的用途,他倆是多年故交,雖然已經好幾百年沒見面了,但這種事差不多一個眼神就能明白了。

「既然你們是老易的後代,那我也就不殺你們了。不過,你們還是得解釋清楚你們為什麼會呆在裡面,又為什麼到這兒來?」『神』問道。易羽仙已經做了好人,他就不能再做好人了,適當點當個黑臉也是很有必要的。

為什麼會呆在裡面?為什麼來的?

唉,你不問你還好,一問就是一把辛酸淚啊!當然了,這種事,易天師他們還是不會說謊的,也沒必要說謊。畢竟像『神』這樣的大人物,是沒有時間也沒有必要騙他們的。

「這個,還得從當時我們得知戰神部落要進攻我們蒼鷹部落說起……」易天師把自己從蒼鷹部落的遭遇開始說起,一直說到去偷襲戰神部落,然後戰神部落大圓滿長老的追殺,他們被逼無奈躲進了戒指當中,再最後就是這說起來就辛酸無比的戒指流浪記了。

說完了這些,『神』思考了片刻,又問道:「你應該不是『地獄』的原聲居民吧!」

「嗯,我是從外面來的。」易天師老實回答道。

『神』又問道:「我很奇怪獨孤天龍怎麼又閑情把你給收了進來?」

易天師無奈地嘆了口氣,道:「我一不小心把他最喜愛的一個兒子給殺了」

「哈哈,他都有兒子了,我當他還是打算一輩子光棍來這!哦,就算你把他兒子給殺了,他擁有操控時間的能力,他兒子應該還能復活吧,唉,這樣對他來說,也就只是多損失一點功力罷了。」『神』又說道。

「原來是這樣,掌控時間,我說呢?那三公子怎麼又突然活了過來,我還以為詐屍了呢?」這話都是易天師心裡暗暗想的,並沒有說出來。


這時,又見『神』笑道:「咦,對了,獨孤天龍這小子的師父不正是你老祖宗易羽凡的那個相好的雲裳嗎?嘿嘿,如果雲裳和易羽凡知道了你的身份,不知道又會和獨孤天龍何去何從啊!」

從『神』的這句話中,易天師聽出了很多問題。比如,雲裳竟然是獨孤天龍的師父?雲裳竟是易羽凡相好的?易天師都想知道個清楚,不過他也知道現在是不可能了。現在以他的身份只有『神』問他問題,而沒有他問『神』問題的資格,這點他還是知道的。

「哦,你說你是易羽凡的後代,總的有點證據吧!」『神』又說道。

易天師無奈地嘆了口氣道:「嗯,這個可以通過血脈檢測!」心裡卻是暗暗想道:剛才看你那麼和善大方,怎麼現在要問這麼多呢?

「那好,就讓我檢測檢測!」『神』又說道。

暈,你還真要測啊!你認為我現在敢騙你嗎?

易天師心裡抱怨了兩句,嘴上還是洋溢著微笑讓『神』去測驗。

不過,測驗之後,『神』就又震驚了!

沒錯,是震驚,而是還是很震驚的那種震驚!怎麼可能呢!不會啊,這不應該啊!這不可能啊!不應該會這樣啊!

檢測完之後,沒聽到『神』說別的,只聽見他不斷地重複著『不可能,不應該』這樣的話。這時,連易羽仙也很疑惑地走到『神』的跟前,問他怎麼呢?

又喃喃自語了好一陣子,『神』才緩緩說道:「他是有你們易家的血緣,而且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易羽凡的。可為什麼他還有我的血脈呢?這不可能,也不應該啊!」

「什麼?你的血脈?老桂,你不會和我在開玩笑吧!如果是真的話,那就好玩了!」易羽仙一旁說道。

「我也想是假的。可血緣這東西又怎麼假啊!而且,這也……唉……」『神』也迷糊了。

易羽仙笑了笑道:「別急,等我再問問。」

於是,易天師又開始了新的一輪被盤問。

「你是怎麼知道你是易羽凡的血脈的?」易羽仙問道。

「這個我是成人的時候我父親告訴我的,這也是我們家族的秘密,只有嫡系成員才有資格知道。」易天師回答道。

「嗯,還有個問題。你的祖上,有沒有姓桂的?」易羽仙又問道。

「姓桂的?桂花的桂?」易天師疑惑道。

易羽仙頷首道:「對,就是這個桂!」

易天師這才說道:「我母親就姓桂!」

聽到這,易羽仙就笑了,他已經知道了事情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了!

「那你母親來自哪呢?」『神』突然插嘴問道。

易天師思索片刻,才緩緩答道:「應該就是東海吧,我母親小時候就離開家鄉了,我記得她說過她來自東海!」

「嘿嘿,老桂,這樣應該就不會錯了!」易羽仙笑道。

「是啊,不會錯了,他不僅是易羽凡的嫡系後代,也是我的嫡系後代。唉,我……」『神』很無奈,非常的無奈。

這時易天師也很無奈,他現在已經知道了,他母親很可能就是這個『神』的後代,那麼自己也很可能也是了。這樣的話,這樣的話,你這個『神』不是應該高興嗎?怎麼還這樣!

易羽仙看了『神』一眼,突然問道:「你打算怎麼辦?」

『神』回望了易羽仙一眼,又思索了半天,才說道:「就按你剛才說的那樣辦吧。不過,這次我和你一起教他,一定要把他培育成一個優秀地人才!」

易羽仙瞬間便明白了『神』的意思,看來他應該是已經確定了。那樣的,只需要按剛才想的那樣做就行了。

『神』的意思卻是也是這樣,培育易天師,然後讓他去對付易羽凡。雖然在得知易天師還是自己的後代后,『神』也猶豫了,但又一想到,畢竟易天師的父親姓易,母親才姓桂。不管怎麼說,都是和易家親點,所以也就不再猶豫了。

「那我到底該怎麼辦啊?」望著易羽仙和『神』兩人之間的啞謎,易天師終於忍不住了。在我們面前說話,你們就沒必要打啞謎了吧,還搞得這麼機密,生怕別人知道似地,我對你們的事雖然有興趣,但我發誓,我再有興趣也會裝作沒興趣的。

易羽仙和『神』自然不知道易天師是怎麼想的,見易天師這麼問了,『神』便開口說道:「其實,你不僅是易羽凡的後代,還是我的後代,因為我就姓桂。不過,我記得我的後代早就被仇家給殺完了,所以才會有那樣的表情。不過現在也差不多能確定下來了。放心好了,以後在『地獄』,你就是神子。

在『地獄』,你是一人之下,所有人之上。哦,忘了,還有老易,你也不能再他之上。所以,你就在兩人之下,所有人之上了。而我們倆,也會好好地培養你的。你現在還是藍天境初期吧,十年之內,我們爭取讓你達到玄天境!」

『神』前面的話易天師還能接受,可最後一句:十年之內,玄天境!易天師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難道這就是人品嗎?

易天師不禁想問自己兩句,難道自己的運氣就這麼好嗎?

易天師的運氣當然不會這麼好了,不過了可以確定的是,現在肯定是沒有危險了,而且以後貌似混的可能還會很不錯的樣子。

「好了,你們先去休息一下吧,這個房間對面的那一排房子,你們自己挑,喜歡哪個就住哪個!」『神』又說道。 現在距離剛才和『神』以及易羽仙談話過去了差不多有十分鐘了,易天師他們一行六人也來到了他們所在的那排房間里。不過此時,他們並沒有一個個地去休息,他們反而是聚在了一起,在開慶功大會。

嗯,可以這麼說吧,雖然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點小疑惑。但無論是『神』,還是易羽仙都已經把各個細節做到最好了,雖然他們也有失態的地方,但都已經圓了過去,所以他們現在心裡想的也都不是很多。所以也就開啟了慶功大會,一個自然是因為眾人都成功地活了下來,還有一個,則是為了易天師這逆了天的運氣。

這運氣卻是是夠逆天的。一下子兩個老祖宗都出現了,不管自己承不承認,反正人家都成為了。自己有可能胡亂人祖宗,但人家可沒一點必要認個對他們並沒有一點作用的後代啊!

「參加神子殿下,神子殿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在當時還有皇朝的時候,一般對與皇帝稱的都是永生,永垂不朽,畢竟對於皇帝來所,萬歲實在是點太小了。而往後一推,一般的王爺親王什麼的,就變成萬歲萬歲了,雖然易意靈現在也才會這麼稱呼易天師。

「小妹,你就別這麼說了好嗎?」雖然有點惱怒,但誰都看的出來,易天師現在還是很開心的。畢竟,他現在才二十多歲,加上上輩子白活的那一百多年,見識還是很少,在這個問題上也不能看的很透徹。

「我說神子殿下啊,你就安心接受這吧,以後就算那些十大部落的族長來了,也都會想盡辦法討好你的。你的慢慢習慣此行啊!」蒼紅也笑道。

「還是習慣不了!」易天師如實說道。的確,兩輩子,他還是喜歡低調過日子,這種生活實在是習慣不了。


「習慣不了也得慢慢習慣呀,要知道以後你可就是這『地獄』的第三號人物了!」易意靈有說道,「唉,你是沒看到,自從你的兩層身份暴露了,我那祖先可是連我看都沒再看一眼了。」

的確,易意靈還是有點鬱悶。再怎麼說,她也才是正主的後代啊,結果沒想到人家正主根本就對自己沒多大興趣,易意靈也確實該鬱悶。

易意靈的話讓易天師有點觸動,他也不禁自己問了自己一句:難道自己真的該要改變了?難道自己真的要習慣了?

這時候,一直沒說話的呂青絲開口了:「你們先出去一下吧,我有事和天師單獨說一說。」

她的話是和除了易天師意外的其他人說的,而聽到這話之後其他人也意味到了什麼似地,看向了呂青絲。


第一個走出去的是蒼紅,她是這裡面除了易天師和呂青絲待得最長的人,她差不多能了解呂青絲的脾氣。雖然大多數時候她是好的,但她只要不是笑的時候說的話,一般都是言出必行的。她知道自己如果不主動出去的話,呂青絲也一定會動手的。而易天師呢?他也肯定不會阻攔的。

看著蒼紅走了出去,蒼白澗也跟著走了出去。呂青絲當日不到半個小時殺了一千多人的傳說他可不知道聽了多少遍,所以從心底里蒼白澗還是有點怕呂青絲的。

而他走的時候還拉了易意靈一把,他知道以易意靈的脾氣說不定會出什麼事呢?所以即使易意靈有點反抗,他還是強行把她拉了出去,當然了,走的時候,他嘴上還說了一句:出去我向你解釋。

不然的話,蒼白澗還真不確定自己能拉走易意靈。而在易意靈走了之後,齊飛也自然而然地走了出去,而且出去的時候還很識眼竅地關上了門。

「怎麼了,青絲?」易天師也意識到了呂青絲有點不對,所以剛才他也沒有阻攔,呂青絲想做什麼,只要她想做,易天師一般都是不會阻攔的。

「抱著我,到床上去!」沉默了又片刻,呂青絲說出了這句話。

易天師安靜地走前兩步,然後輕輕地抱住了呂青絲。然後漸漸用力,最後緊緊地把她抱了起來,走到床邊后,又換了個姿勢,把呂青絲抱在了他的懷裡。

此時,也許是身體與身體之間的刺激,一開始還很淡定的易天師也有點受不了了,手開始在呂青絲身上活動了起來。

而這時候,呂青絲也並沒有反抗。待易天師活動了一會兒,才緩緩轉過身軀,然後抬起頭主動地把紅唇湊到了易天師的嘴邊。

易天師很自然吻上了呂青絲的紅唇。

難道這是因為我當時了神子,而給我發下的福利!

易天師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什麼會出現了這種想法,但他的確今天的確很高興,太高興了,於是他也沒去想別的了。而下一刻,呂青絲的就用實際行動回答了他。

呂青絲是這樣的人嗎?

不是,怎麼可能是!呂青絲不是這樣的人!

易天師說一隻手已經透過衣服撫摸到了呂青絲的肉體,另一隻手更是得寸進尺地朝下攻城略地。而他的嘴唇也在不斷地侵蝕著呂青絲。

就在這時候呂青絲反應了!他並沒有阻攔易天師繼續北上以及南下的手,反而是用自己的嘴唇深深地咬住了易天師的嘴唇。

沒錯,是咬,而且是深深的、重重地咬住了。

如果是一開始易天師還是在享受的話,那麼下一刻易天師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嘴唇破了,出血了,這是被呂青絲給咬破了。

但兩隻手的近戰已經讓他顧不了這麼多了,痛就痛吧!自己這麼爽,痛點也值了。


怎麼還不松嘴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