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他腳下龍氣涌動,很快便形成了雲朵,直接把兩人擡了起來。

望着被擡起的自己,青年也是激動起來:“要是飛行的話,也就幾個小時!”“那你可坐好了!”說着,玉龍飛右手一揮,他腳下的龍氣,便帶着兩人晃晃悠悠的行走開來。“咯噔!咯噔!”要是讓玉龍飛自己飛行的話,他絕對可以飛的很平穩。但此刻多了一個人,因此他駕馭起來,也晃晃蕩蕩。而在他晃盪中,青年也被隧道壁磕了一下

望着被擡起的自己,青年也是激動起來:“要是飛行的話,也就幾個小時!”

“那你可坐好了!”說着,玉龍飛右手一揮,他腳下的龍氣,便帶着兩人晃晃悠悠的行走開來。

“咯噔!咯噔!”

要是讓玉龍飛自己飛行的話,他絕對可以飛的很平穩。


但此刻多了一個人,因此他駕馭起來,也晃晃蕩蕩。

而在他晃盪中,青年也被隧道壁磕了一下頭:“龍飛統領,我真的怕死,要不咱倆跑去吧!”

顯然,這一撞擊,已經讓他對玉龍飛的技術,產生了懷疑,因此,也是哀求道。


不過,玉龍飛並沒搭理他,而是帶着他晃晃悠悠朝前方行進。

“咣噹!”

“咯噔!”

不知被撞擊多少次後,玉龍飛的飛行,才真正的成熟起來。

因此,在他的操控下,速度不由快了許多。

感受到玉龍飛飛行的變化,青年纔不由讚歎道:“統領,我估計要是再被撞幾次的話,我這條命就要沒了!”

顯然,多次撞到隧道壁,也讓青年頭上長滿了疙瘩。

因此,此時的他,正可憐巴巴的望着玉龍飛。

看到他的眼神,玉龍飛嘴角不由一動。

隨即,在他腳下的龍氣,變得不安穩起來。

“咣噹!”

頓時,青年再次被碰到了頭。

而被碰到的他,心中也是怒火重燒:“統領,別玩了,再這樣下去,我怕是到不了馬克城了!”

聽到他的話,玉龍飛不由一樂,隨即愧疚的說道:“不好意思,剛纔你一誇我,我一個激動,沒想到……”

說道這,他也是深深的呼了口氣。

“別,別,別”就在他呼氣的同時,他身體對龍氣的控制忽然失去了平衡,隨即,他身體也是朝着隧道壁碰去。

望到隧道壁的青年,也是長大了嘴巴,不由提醒着玉龍飛。


見狀,玉龍飛手也是一顫:“怎麼了,不信?剛纔我真的是太激動了!”

顯然,玉龍飛是故意的,因此,他也是歉疚的看着玉龍飛。

“不,不,不,又要撞上了!”

看到隧道壁離自己越來越近,青年也是閉上了雙眼。

“咣噹!”

就在他眼睛剛剛閉上時,他身體再次撞到了隧道壁上。

頓時,他身上再次多了幾個傷疤。

而在這個傷疤後,他也是靜靜的閉上了嘴。

“怎麼了,生氣了?”

看到忽然沉默的青年,玉龍飛也是詢問道。

不過,青年並沒搭理他,而是繼續沉默着。

看到青年依舊不說話,玉龍飛也是威脅道:“再不說話的話,我可要撞上隧道壁了!”

聞聲,青年趕忙解釋道:“統領,我怕我一說話,你又激動的撞到隧道壁上!”

經過一次次的撞擊後,青年也變得聰明起來,因此,說出的話,也讓玉龍飛拿他沒辦法。

無奈之下,玉龍飛只好駕馭着身體,迅速的朝前方行去。 ~~~~這幾天的更新,雖說很不固定,但每天都三更,兄弟們記得投票!!!!~~~~~

果然,在隧道中的速度,要比在外界快好幾倍。

因此,要是不出意外的話,兩人只需四個小時,便可以到達馬克城。

想到這麼快,就可以見到雪兒,玉龍飛更是小心的駕馭起身體。

“刷刷”聽着從耳邊劃過的風聲,青年纔不由的鬆了口氣:“看來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所以,他也是安詳的閉上了眼睛。

雖說玉龍飛緊盯着前方,沒有把目光放在青年身上,但青年的一舉一動,還是在他精神力的監控下。

看到忽然閉上眼的青年,他身體也是猛的一晃。

頓時,即將進入夢鄉的青年,便被他驚醒了。

而被驚醒後,他也是不解的望向玉龍飛。

不過,玉龍飛並沒搭理他,而是故裝不知道的樣子,緊緊盯着前方。

無奈之下,青年只好呆呆的盯着前方。

“怎麼不睡覺了?”看到男子不再睡覺了,玉龍飛也是得意起來。

看到他那囂張樣,青年也是撅起了嘴:“就知道欺負我!”

隨即,也是把臉邁向了一邊。

“哈哈”

青年的樣子,甚是可憐,望見如此的他,玉龍飛不由大笑起來。

他的笑聲不大,但卻在隧道中傳的很遠。

而就在他笑聲落下的同時,一個滿身鮮血的怪物,忽然擋在了他們前方。

因此,一直在調侃着青年的玉龍飛,也是猛的減慢了速度。

“玉龍飛,別欺人太甚!”

沒有注意前方狀況的青年,忽然被減慢的速度,晃了一下身子,因此,他也是氣憤的望着玉龍飛。

“看前方!”

顯然,這時候不是耍鬧的時候,玉龍飛也是朝着前方點了點頭。

在他示意下,青年也是把目光轉向了前方:“希望你不要騙我,否則……”

前方忽然出現的怪物,也讓他慌張起來:“血……血……魔!”

這一聲,猶如晴天霹靂一般,直接刺進了玉龍飛的心中。

頓時,他猛的一轉身,帶着青年便朝後方疾馳而去。

“來了,就不要走!”

在他們疾馳而去的同時,血魔速度暴漲,眨眼間,就竄出了一千米。

本來玉龍飛與他,還有一段距離。

不過,血魔的這一個加速,也是讓玉龍飛的距離優勢,化爲了泡影。

望着忽然逼近的血魔,玉龍飛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

不愧爲連龍官都懼怕的怪物,光他那速度,便知他多麼恐怖了。

因此,玉龍飛腳下如同踩了火輪一般,速度驟增十倍。

眨眼間,在他身後的血魔,便被他甩開了千米。

望着再次離去的兩人,血魔也是得意笑道:“嘎嘎,可憐的人類,還要掙扎嗎?”

話音剛落,他身體蜷縮成一個圓球,帶着滿身血跡,在黑暗的隧道中,猶如火球一般,以閃電般速度,朝玉龍飛砸去。

“咣噹!”

疾馳中的玉龍飛,只感覺身後一涼,便是被圓球砸了下來。

而在他跟前的青年,在圓球的撞擊下,也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望着被擊落的兩人,血魔才恢復了原形。

此時,他身上的血液,正一滴滴往下流。

頓時,一股濃郁的血腥味,便讓兩人有種乾嘔的感覺。

望着兩人的樣子,血魔也是不屑的瞄了他們一眼:“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擅闖我的境地!”

雖說血魔很恐怖,但穿越隧道的人,很少遇上血魔。

不然的話,這條隧道,便沒有人敢穿越了。

所以,望見忽然出現的血魔,青年也是哀求道:“血魔大爺,行行好,饒了我們吧!”



顯然,他是個膽小的人,在這種場面面前,只好發揮他軟弱的優勢。

看到跪下求饒的青年,血魔也是揚起了頭,大笑起來:“明知道這隧道是我血魔的地盤,你還硬闖!”

說着,一股血液,也是從他沾滿血液的身體上,迸射而出,直接朝青年身上噴去。

血魔身上的血液,不知積攢了多少年。

因此,被噴出的血液中,除了有濃郁的血液味,還有一股腐臭味。

頓時,兩人跟前,便被這兩種氣味包圍了。

“咳咳”血魔的修爲明顯高的很,所以從他身上噴出的血液,也是準確的進入了青年嘴中。

而被血液灌入的青年,也是捏着脖子,往外面吐這些血液。

“血魔,饒了他吧!”雖說玉龍飛與青年,無親無故,但至少是同伴。

雖說玉龍飛對敵人冷漠無情,但對跟前的人,卻是維護的很。

因此,看到青年的樣子,他也是冷靜的望着血魔。

“噢?是嗎?”

血魔雖說很少出現在隧道中,但他在隧道中,殺的人也不少,畢竟他出現在隧道中,已經很多年了。

而在這麼多年中,他不曾看到有人,敢在自己跟前,替同伴求情,因此,看到玉龍飛忽然開口求情,他也是把目光轉向了他:“小子,我不殺你就算好的了,你還替他求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