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了,全都沒有問題,但疑點就在這裏,每個人都乾乾淨淨的。”

“接觸到資料的人排查了嗎?”顧寒辰吩咐。韓浩摸摸鼻子,“這個還沒有,我去查查。”“今天送資料的那個祕書着重查。”“行,我知道了。”祕書辦,韓浩坐在主座上,關祕書立在一側,“韓總,您這是?”“把今天經手資料的那兩個祕書叫進來。”關祕書額頭溢着冷汗,一下子聯想到公司機密泄露的事情,他連忙出去,“小藍,

“接觸到資料的人排查了嗎?”顧寒辰吩咐。

韓浩摸摸鼻子,“這個還沒有,我去查查。”

“今天送資料的那個祕書着重查。”

“行,我知道了。”

祕書辦,

韓浩坐在主座上,關祕書立在一側,“韓總,您這是?”

“把今天經手資料的那兩個祕書叫進來。”

關祕書額頭溢着冷汗,一下子聯想到公司機密泄露的事情,他連忙出去,“小藍,小美,你們進來一趟。”

兩人進屋後,小美祕書惶恐不安,“關祕書,發生什麼事了?”

“公司資料泄露的事情,你們知道嗎?”韓浩發話。

“什麼?公司資料泄露?”小美祕書吃驚道,下意識看向藍祕書。

藍祕書臉一沉,“你什麼意思,看我幹什麼?”

韓浩觀察他們兩人表情,“核心技術泄露給公司帶來重大損失,這件事涉及到刑事犯罪,如果自首,公司很酌情追究,但如果抵死不承認,後果會非常嚴重。”

小美祕書慌張,“韓總,這件事跟我沒關係,我沒有泄露公司機密。”

韓浩深眸瞥了眼小美祕書,繼續道,“美祕書,公司資料是你送到會議室的嗎?”

小美搖頭否認,手指指着藍祕書,“我下午肚子疼拉肚子,剛好看見藍祕書,將資料委託給她,她幫忙送的。”

“藍祕書,是這樣嗎?”


藍祕書點頭,“是的,身爲同事,幫忙是分內之事。”

“你看資料了嗎?”

外星大佬敲可愛[娛樂圈] ,“我翻看了幾眼,看看有沒有缺失資料,並沒有做其他的事情。”

她沒有撒謊,就算調監控,也不會看出來什麼,所以藍祕書說的十分有底氣。

“是嗎?”韓浩淡淡道,一貫上揚的桃花眼此時滲着冷肅。

藍祕書鎮定自若,她沒有撒謊,說的都是事實,就算查又能怎樣,誰也不會看出來。

藍祕書低着頭,不語,到時身邊的小梅祕書,慌張害怕起來,她生怕韓總不信,拼了命的解釋,“韓總,這件事真的跟我沒關係,我什麼都沒有做,公司機密不是我泄露的。”

韓浩站起來,高大的身子極其有壓迫感,“這件事公司自會調查,泄密者,我希望能親自自首。”

臨走前,韓浩特意看了眼藍祕書。

藍祕書低着頭,感受韓總的視線,背脊發涼。她強自鎮定,韓總看她一眼也並不代表什麼,可能是虛張聲勢。她做的很隱祕,絕不會被查出來。

韓浩離開後,關祕書陰沉着臉,開始訓話,“公司資料泄密,我希望是出自你們兩人中的一個。”

“小美,你現在出去吧,藍祕書,你留下。”

“祕書長,您還有什麼事?”藍祕書恭敬道。

關祕書仔細打量藍祕書,“你先不用辭職了,等這件事塵埃落定,在說。”

藍祕書垂頭說是,掩住脣角上揚的弧度。

核心技術泄密,給帝迦市值帶來一定衝擊,尤其媒體上突然出現一片倒聲音,全部都是唱衰帝迦,浩勢一波比一波高。

明顯是有備而來。

蘇宅,

白菲菲肚子裏的孩子沒了,李美雅知道這個消息,狠狠扇了林小月一個耳光。

蘇星宇沉沉看着,沒有出聲,顯然也認爲這件事是林小月的錯。如果不是他和林小月在一起,菲菲就不會流產。

“星宇,你是不是也是認爲這件事是我做的?”林小月忍不住吼道,哽咽的喉嚨讓她差點說不出來話。

蘇星宇抿脣,“我很想相信你,但這件事傭人親眼所見,當時只有菲菲和小寶,沒有其他人在。”

林小月冷笑,“就不能是白菲菲自己從樓上摔下來的?”

“林小月!”蘇星宇冷冷道,盯着林小月的眼神帶着冰寒。

林小月後退兩步,仰頭大笑,“哈哈,我跟了你這麼多年,你到頭來卻不相信我。”

蘇星宇皺眉,看着像是受到天大委屈的林小月,眸底閃過一抹不忍,但想到痛失孩子的白菲菲,心瞬間堅硬起來,“你收拾東西離開蘇家吧。”

“不行。”李美雅冷聲拒絕。

蘇星宇蹙眉,“媽。”

李美雅冷笑,“她害了我的金孫子,就這麼便宜她離開?”

林小月攥緊手指,忍無可忍,“我說了,這件事和我沒關係。”

李美雅嗤笑,“傭人還會撒謊?連小寶都說是他推倒的菲菲,你還想否認!果然毒婦生下來的孩子,也是蛇蠍心腸。我們蘇家沒有這樣的子孫。”

“我不准你這麼說小寶,他那麼說是被你們嚇的。”林小月怒吼否認。

時空門之殖民建安 蘇星宇,你是不是也是這樣認爲?”

蘇星宇沉默看林小月一樣,無話。

林小月徹底失望,“好,我會帶着我兒子一起離開蘇家。”

“不可能,小寶會留在這裏。”李美雅拒絕,就算這女人生的兒子是個歹毒的,也是她兒子的血脈,她絕不允許流落在外。

林小月攥緊拳頭,“憑什麼?兒子是我的。”

“呵呵。”李美雅嘲諷的看着林小月,“你覺得你有本事帶走你兒子嗎? “你們欺人太甚。”林小月憤怒的渾身顫抖,骨節發白。


“咳咳、咳咳。” 夜闌雲歸時 ,前方傳來一陣一陣咳嗽聲。

大家視線立即被吸引過去。

“菲菲,你怎麼下來了?”蘇星宇上前一步,將白菲菲攬在懷裏,小心翼翼護着她,然後不善的盯着傭人,“不知道少奶奶身體不好,怎麼不攔着她?”

傭人嚇得戰戰兢兢,說話結結巴巴,“少、少爺,我、”

“星宇哥,不怪她,是我自己非要下來的。”

蘇星宇皺眉,想要呵斥,可看見懷裏小人兒臉色蒼白的可怕,一陣心疼,只好無奈道,“你下來這做什麼,醫生說你見不得風。”

“咳咳,咳咳……”白菲菲手捂着脣咳嗽幾下,然後慢慢道,“我聽到下面有爭吵,想出來看看。”

說完,她看向林小月,聞聲和氣道,“星宇哥,這件事不是小月的錯,是我自己命裏沒有福氣,怪不得別人。”

蘇星宇聽得心如刀割,“我不允許你這樣說,怎麼回事你的錯?你不要胡思亂想,醫生要你好好養身體。”

白菲菲又咳嗽幾聲,嬌弱悽慘的說道,“星宇哥,你不用安慰我了,我都知道了,醫生說我再也不能懷孕,咳咳咳咳……”

蘇星宇心痛,連忙安慰,“誰說的?不要相信庸醫的話,我會帶你去國外治,哪裏有更好的醫術。”


說完,將白菲菲交給傭人,“菲菲,你上去休息吧,這件事你不用管,我自會處理。”

白菲菲柳眉輕蹙,“星宇哥,不是小月的錯,你不要責怪他。”

“哼,我需要你的假惺惺,明明就是你自導自演,小寶根本就不可能會推你。”林小月恨極了白菲菲這副嬌弱的樣子,看似替她解圍,卻實際上是在火燒澆油。這招她從小用到大,自然一下子就聽出來。

白菲菲淡淡一笑,蒼白的面孔更惹人憐惜,“小月,過去是非,我不想再去追究了,是也好,不是也好,我的孩子終究沒了。”

“你……”

“夠了,林小月,你給我閉嘴!現在,離開,給我收拾離開滾!”蘇星宇眉眼陰沉,他手指着林小月,帶着駭人的憤怒。

林小月嚇得後退兩步,反應過來後眸底猩紅,她失望的看着蘇星宇,滿是憤怒和哀傷,“蘇星宇,你是不是蠢?!”

“你身邊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個好東西,她肚子裏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是個野種!”

林小月憤怒吼出自己的底牌。

說完,她就有點後悔,現在時機根本就不對,更何況蘇星宇正在憤怒頭上,說出來效果會大打折扣。

“閉嘴!”蘇星宇怒吼。

“小月,你爲什麼要這麼污衊我?我只有星宇哥一個人,肚子裏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是野種。”白菲菲委屈,臉頰掛滿淚水,似乎不理解林小月爲什麼這麼冤枉她。

林小月沒有後路可退,只能硬着頭皮上,“我沒有撒謊,你矇騙的了星宇,卻騙不了我,你肚子裏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星宇的。”

“夠了,林小月,你胡鬧也要有個限度,滾,這裏不歡迎你。”蘇星宇陰沉沉道。

林小月哈哈笑兩聲,“蘇星宇,你被別人帶綠帽子,居然還這麼維護她,她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

“小月,你爲什麼要冤枉我,我知道你喜歡星宇哥,我不和你爭也不和你搶,甚至小寶我都把他當成親兒子一樣看待,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白菲菲揪着胸口,很難過,臉上的淚水不停流淌。

林小月冷笑,“蘇星宇,我說的都是實話,不管你相不相信,白菲菲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你的。”

蘇星宇厭惡看了眼林小月,“我以爲你是個單純美好的女孩,沒想到你也這麼卑劣骯髒。”

林小月痛的不能呼吸,攥緊手指,倔強盯着蘇星宇,她承認,自己相當蘇家少奶奶,可她更愛蘇星宇,如果不是蘇星宇,她不會選擇當小三破壞別人家庭。

“我沒有,我變成這樣都是你被身邊女人給逼的,她陷害我,陷害小寶,你爲什麼就不能相信我?星宇,我們以前日子過得多美好,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林小月怒吼,質問,可得來的卻是蘇星宇一個冷眼,以及他對白菲菲的輕聲呵護與安慰。

她手指掐進肉裏,怒恨道,“蘇星宇,你會後悔的,那天和你睡覺的人是我,不是白菲菲,她不可能會懷上你的孩子!”

靠在蘇星宇懷裏的白菲菲咯噔一跳,眸底閃過慌張,隨即,她眼淚婆娑看着林小月,脣角苦澀道,“林小月,你確定要這麼對我嗎?我是哪裏做的不好,你要這樣侮辱我的尊嚴,侮辱我的人格。我的家教根本不允許我做出這種事來,你這樣做到底有何目的?我說了,過去的事我不想計較,孩子沒了,是我命不好,你爲什麼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步步逼近?”

白菲菲泣不成聲,惹得蘇星宇心疼不已。

他冷冷看向林小月,冷聲斥責,“把她攆出去,從今以後,蘇家不允許她在進來。”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蘇星宇,你會後悔的。”

林小月的聲音漸漸消失,白菲菲虛弱無力的靠在蘇星宇懷裏,“星宇哥,我、我疼、”

蘇星宇緊張,立馬忘記林小月,“菲菲,哪裏疼?”

他打橫抱起白菲菲,立即朝樓上臥室趕去。

站在一旁始終沒有說話的李美雅,深深看了眼白菲菲,眸底閃過深思。

白菲菲靠在蘇星宇懷裏,忍着疼痛解釋道,“星宇哥,那天晚上是我,我懷的是你的孩子,你會相信我對不對?”

蘇星宇擦掉她眼角的淚,“別哭,菲菲,我怎麼會懷疑你?”

他知道菲菲有多麼愛他,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更何況,那天早上他親眼看見自己懷裏摟着的女人是菲菲,這一切都是林小月的陰謀詭計,想挑撥他和菲菲的關係。哼,沒想到看似單純的女人,小心腸卻這麼歹毒,肚子裏的詭計比誰都多,他以前真是瞎了眼,被這樣的女人玩的團團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