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一直聽着唐景勝說話,沉思了一下,“小寒他現在四處都是敵人,我想東海應該不會再平靜了。”

“嘿嘿,這臭小子到哪都招仇恨。”唐景勝喝了一口酒,笑道。“你打算怎麼做!”林川看着唐景勝說道。唐景勝笑了笑,“怎麼做?哈哈,林書記,你這是明知故問,你怎麼想,我也就怎麼想,還能怎麼做,哈哈!”“哈哈,英雄所見略同,來,喝酒,看看我們今天誰先趴下!”林川大笑道。 內院待了一個月的時間,在清靈丹

“嘿嘿,這臭小子到哪都招仇恨。”唐景勝喝了一口酒,笑道。

“你打算怎麼做!”林川看着唐景勝說道。

唐景勝笑了笑,“怎麼做?哈哈,林書記,你這是明知故問,你怎麼想,我也就怎麼想,還能怎麼做,哈哈!”

“哈哈,英雄所見略同,來,喝酒,看看我們今天誰先趴下!”林川大笑道。 內院待了一個月的時間,在清靈丹藥的輔助下,緣峰赤、雲戴戴和清瑩三人順利的吸收了各自房間內聚靈陣里的靈氣,而劍天和唐嫣則被各自的師傅帶去閉關,似乎要傳授獨門技藝。靈冰襲則在修鍊之餘去了幾次藏書閣,似乎也找到了什麼適合他自己的秘籍,更加刻苦的躲在房間內的聚靈陣里修鍊。

至於清靈整日則泡在了藏書閣之中,翻讀各種關於十萬大山,關於各等級魔獸,各種植物的資料。第一次出去歷練,清靈必然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好讓自己和同伴們可以順利的應付一切危機,取得歷練的成效。

這期間,風玄來找過清靈幾次,不過每次都看到她專心看書的樣子,就沒有過於打擾,而是好心的從藏書閣之中眾多的書架上取出幾本書,放在清靈身邊。而湊巧的是,每次清靈看到那些書時都會發現,自己需要的正是這些。每次先要向風玄道謝時,風玄早已經離開了藏書閣之中。

一個月的時間,仙道學院內院之中的學員們各自忙碌度過,在第三十一天約定好的日子,八人同時停下了身邊的一切事情,來到內院豪宅之中的大廳集合。

最早到來的是清靈,她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第二個到來的是風玄,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他大多都不在內院,不知道去了哪裡。身為仙道學院內院的學員,他似乎非常自由,有時候連小鬍子院長都不知道風玄去了哪裡。

第三個到達大廳中的是唐嫣和劍天,兩人一個月時間不見,似乎在各自師傅那裡得到了不少好處,此時並排一左一右從樓上走下來,眼神光亮,自信滿滿。

之後走下來的人是清瑩和雲戴戴,前者是清靈的親姐姐,依舊的溫婉,下樓之後就站在清靈的身邊,像是守護者一般寸步不離。後者乃外貌幼小的少女,看似沒多少戰力,實則實力不弱,和劍天之間似乎還有些糾葛,她站在清靈身邊的那一刻,不遠處一向性格冷酷的劍天臉上瞬時露出一絲溫柔,投映到雲戴戴的身上。

接著,緣峰赤從樓上走了下來,滿面歡喜,激動非常。最後出現在大廳內的人是靈冰襲,一個月的時間不見,八人之中要數他的變化最大,原本就冷的讓人退避三舍的氣勢,此時更加明顯,這樣極致凌烈的感覺,如果不是身邊的同伴們至少也是出竅期的修為,恐怕待在他身邊都要被那種凌烈的氣勢壓制的喘不過氣來。

靈冰襲這樣的變化讓清靈眉頭緊蹙,他風水屬性暗藏火屬性體質的事情清靈是清楚的,可是想要達到院長金大大所說的水火併濟,他必須要讓自己的力量冷熱相互協調才可以,可現在極致的冰冷,根本就是完全一邊倒存在,想要讓他體內的火屬性和水屬性相互融合,水火併濟就更加的難上加難了。

被清靈認真的審視,靈冰襲也察覺到她的擔心,直徑走到清靈的身邊,看著眼前的人安慰的輕聲說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這樣的保證讓清靈寬了心,細心的他也觀察到,經常沉默寡言的靈冰襲這次說起話來卻不是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了,語氣里竟然帶著幾分暖意,似乎這一個月里,他的變化不止是外在氣勢上的轉變。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清靈在同伴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大家都神色認真的看著她堅定的點頭。

「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

「………………」

雲戴戴、緣峰赤、清瑩和唐嫣同時回答,風玄也跟著怪叫著喊了一聲。可就是這一聲不似男人的粗狂,又不似女人嬌弱,聽起來還很是好聽的聲音,把前一刻的嚴肅氣息給完全沖淡……

清靈警告的白了風玄一眼,得到的是風玄挑著眉,回過來的一記媚眼。無奈之下,清靈直接無視了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其他同伴的身上,繼續說下去,「我們要出發的地方是……十萬大山的邊緣地區,那邊的魔獸雖然實力不高,可是卻成群出現,所以大家不能輕敵,一定要相互配合好才行。」

「我聽妹妹的。」清靈的話剛說完,清瑩就在一旁微笑著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我也聽大姐的!」雲戴戴和清靈分別兩個月之久,沒有清靈這個大姐的籠罩,她在外院過的也不是那麼稱心如意,現在相聚,她當然是為清靈馬首是瞻,有了雲戴戴的表態,劍天當然也是順從的點頭。

……………………… 葉寒終於擋不住林夕瑤的撒嬌攻勢,被迫去辦了出院手續,林夕瑤滿臉笑容的摟着葉寒的手臂,上午的事情早已忘的一乾二淨,現在蠻腦子都是想着要去買房子的事情。

心語的車早已停在醫院門口,但這次心語換了一臺勞斯萊斯幻影。

葉寒在給林夕瑤辦出院手續之前就通知了心語,叫她來接,但萬萬沒想到心語居然不知道從哪又搞來了一臺車,還是很牛的勞斯萊斯幻影。


“心語姐姐。”林夕瑤放開林夕瑤的手,跑到心語身前,伸手抱住心語的腰。

葉寒笑道:“心語啊,你從哪搞來了這麼一臺車。”葉寒拍了拍車蓋,讚歎道。

心語的勞斯萊斯幻影是那麼的讓人矚目,路過的人都忍不住看兩眼。

心語:“……”

葉寒聳了聳肩,早就猜到心語是這個表情,習慣了。

林夕瑤和葉寒坐到車後,心語啓動汽車,緩緩的離開醫院,葉寒看了看手機,幽靈的辦事能力真的不是蓋的,給他打完電話後的十分鐘,東海大學周邊的別墅區的資料就發到了葉寒的手機上,葉寒看了一會,對着心語說道:“去西湖別墅銷售中心!”

心語點了點頭,整個東海的分佈圖她的記在了腦海中,只要給她地址,她就能準確的去到那個地方。

葉寒整個人靠在座椅上,手搭在林夕瑤的肩膀上,林夕瑤很識相的把頭靠到葉寒的肩膀上。



心語從後視鏡上看到溫馨的兩人,笑了笑,繼續專心開車。

“滴滴滴滴滴!”在心語的車後,一輛瑪拉莎蒂在勞斯萊斯幻影后面不停的按着喇叭,葉寒皺了皺眉,這貨居然敢打擾我和林夕瑤的甜蜜時間,不可原諒。

這時,瑪拉莎蒂開到勞斯萊斯幻影的旁邊,車裏的男子對着心語豎了箇中指。

這很明顯的是在挑釁,葉寒不屑的笑了笑,對着心語說道:“那貨在挑釁,秀他一臉吧!”

聽到葉寒的命令,心語對着瑪拉莎蒂的司機豎起大拇指,然後往下,在瑪拉莎蒂裏的男子不爽的表情中,心語一踩油門!

瑪拉莎蒂的司機也是很不服,跟着猛踩油門,追上心語的勞斯萊斯幻影。

勞斯萊斯幻影雖然比瑪拉莎蒂名貴,但車速根本就不是瑪拉莎蒂的對手,但憑藉心語高超的車技,瑪拉莎蒂一直被擋在後面,一整條馬路,彷彿沒有了其他車輛,就剩下兩輛車在追逐着,無論瑪拉莎蒂往左還是往右,心語總是能很快的擋在瑪拉莎蒂的前面,男子很不爽的同時,也是很無奈,自己幹嘛無緣無故去挑釁呢,結果被人家秀了一臉!

葉寒揉了揉眼睛,手一甩,瑪拉莎蒂的方向盤突然往左急轉,然後,撞到了路邊的護欄上。

林夕瑤往後看去,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有個二貨不會開車,撞到護欄上去了,別理他。”葉寒笑道。

心語也是疑惑的往後面看了看,不知道爲啥這車會突然拐彎。

一輛三百多萬的瑪拉莎蒂就這樣報廢了,經過的人都看了看正在冒煙的名貴跑車,卻沒有一人上前去救人,也沒人報警,有的只是錄像或者拍照。

半個小時後,勞斯萊斯幻影緩緩的停在了西湖別墅區的銷售中心門前,西湖別墅區是東海最新建成的富人區,這裏還沒開始正式發佈,但已經開始銷售了,而且很熱門,這裏不僅風景優美,距離市中心也不遠,價格也很中道,不熱門纔怪呢。

銷售人員一看到門口停了輛勞斯萊斯幻影,頓時滿眼星星,雖然這兩天賣出去的別墅有不少,但從來沒見過這麼名貴的一輛車,幾名銷售人員屏住呼吸,紛紛走到車旁,等待着葉寒三人的降臨!

葉寒一看車外,我靠,啥時候圍了這麼多人,還個個都穿着職業裝呢!

心語走下車,替葉寒打開車門。

葉寒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娃真會做,這才能體現出我的身份嘛,嘿嘿!

在五名銷售人員發亮的眼睛下,葉寒瀟灑的走下車,然後把林夕瑤抱了出來。

“先生您好,我是銷售人員李然,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一名銷售人員連忙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葉寒。

葉寒撇了撇這女人,身材和臉蛋還行,不過跟自己身旁這兩位絕世美女比起來,還是弱爆了。

“麻煩你給我們介紹下這裏的別墅,我們想買一棟!”不等葉寒說話,林夕瑤搶先說道。

“好的!”李然對着葉寒三人做了個請的手勢。

其他銷售人員沒搶到葉寒這個大款,都苦着臉,但抱着永不放棄的精神,她們都跟在葉寒的身後。

“請看這個。”李然帶着葉寒三人走進銷售中心,走到一個樓盤的模型前,“這是我們別墅區的分佈圖,最小的三棟已經賣出去了,現在剩下一些比較大型的。”李然很專業的說道。

林夕瑤左看看又看看,然後指了指最邊的一棟別墅說道:“哥哥,我喜歡這一棟,風景肯定很好!”

“小姐您真有眼光,這一棟是我們西湖別墅裏最好的一棟,它坐落在我們別墅區的最西邊,靠近大海,地理優勢是最好的,還能看日落呢!”李然滔滔不絕的說道。

葉寒點了點頭。

李然乘熱打鐵的說道:“別墅的價格是兩千七百萬,您現在購買,我們還包裝修,您想要什麼樣的裝飾,我們公司都承包了。”

“哥哥哥哥,我要這一棟!”林夕瑤搖晃着葉寒的手臂說道。

“那好,就這一棟吧。”葉寒點了點頭,只要林夕瑤喜歡,多貴都買了。

心語也是很滿意,女孩子都是很喜歡看美麗的風景的,心語也不例外,雖然表面上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但多少還是有一些女孩子的想法的,葉寒來之前跟她說了,這棟別墅她也有份,以後她也要搬進來,心語很開心,有這主人真是太好了,真體貼手下。

“哪裏付款?”葉寒拿出自己的瑞士白金卡說道。

“請往這裏走。”李然不敢相信居然五分鐘不到,就搞定了整個小區最貴的一棟別墅,兩千七百萬,按分成自己都有上百萬了,自己居然五分鐘就賺了上百萬,李然感覺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葉寒三人跟着李然去辦手續,其他銷售人員則一臉羨慕的看着李然,恨自己幹嘛不快點出手! 「我聽你的。」緣峰赤自知自己沒有什麼領導才能,他的才能就是賺錢,更因為按照關係來區分,清靈也算得上他的人,或許是他算得上清靈的人,因此對於清靈的支持也是理所應當。

唐嫣大大咧咧,雙手掐腰,不僅不顯潑辣,反倒是另類的誘惑,一扭曼妙的身姿,豁達的說道,「我當然是跟清靈啦~~~」

清靈的目光移動到靈冰襲的身上,後者正視清靈輕點下顎,意思很明顯,表示支持。對於靈冰襲的表態清靈毫不意外,這次出去歷練的一行八人之中的其他七人,要數和清靈最貼心的人,反倒是這個整日沉默寡言的靈冰襲。

他不善於語言的表達,但總會在清靈身邊默默的相助,一個眼神,一個細微動作,一件小事情,漸漸的積累,清靈完全明白靈冰襲的心意,也會一點一滴的珍惜。

兩人目光相對,真情流露之時,風玄的聲音很不適宜的插入了兩人的神情之間,「我也會支持小清靈的,小清靈放心好了,遇到了危險我會保護你的~~~」

清靈扭頭過去,風玄一件緩步的走到她和靈冰襲的中間,一身紅衣妖嬈,眼眸高挑,對著清靈彷彿要施展出自己全身的魅力去勾引一般。

可惜清靈深知,這朵血玫瑰不能採摘,不然今後想要面對的事情,她承受不起。妖皇之子,妖皇唯一的兒子,僅是這個條件就讓她退步三舍。要是被妖皇知道自己的兒子看上了一個人類修真者,自己的小命恐怕也是岌岌可危。

對於風玄的搔首擺姿清靈無視,向前兩步繞過風玄,直接站在靈冰襲的身邊,面帶羞澀的主動牽起了靈冰襲的手,手指相觸間,彷彿一股電流通徹了清靈的心間,靈冰襲也是如此,被清靈的牽手舉動影響的眼眸之中笑意叢生。


風玄看在眼裡,心中挫敗感升起,他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的魅力可是能夠迷倒萬千少女的啊~~可惜清靈是個特例,她似乎對自己一點都不感冒,反倒是喜歡靈冰襲那個冰塊。

對於清靈的特殊喜好,他無奈,但是也只能爭取讓清靈愛上自己,自己的魅力沒有女人可以抵擋,出於對自己的自信,風玄的臉上再次帶起了誘人的淡笑。

八人意見一致,準備啟程,前往十萬大山的邊境地區,最快的方法就是從內院豪宅三樓的那第四道空間門進入,可惜空間門所降落的地點是十萬大山的中部地區,想要直接到達邊境地區還是需要院長金大大、毒仙人兩人的聯手在清靈幾人進入空間門之後把他們八人瞬間轉移地方的。

內院八名學院同時出動,這就相當八人同時請求,因此院長金大大和毒仙人也沒有推辭,甚至為了更加保險的起見,連酒劍仙和他的妻子鶴仙子都一起來幫忙了。

四位大成期的修真者同時出手,那絕對是萬無一失。三樓第四道空間門開啟,八人為了不在四位大成期修真者聯手的餘波中分散,因此手拉著手連續進門。

在風玄的特殊意見之下,他除了清靈的手之外,不願任何人碰到他,清靈為了大局著想,只好一左一右的拉住了靈冰襲和風玄的手,而緣峰赤醋意橫生的站在清靈身後拉住了她的衣角。

緊接著雲戴戴拉住緣峰赤的手臂,劍天拉住雲戴戴的手,唐嫣和清瑩兩人攜手,清瑩又拉上了自己妹妹清靈的衣角。八人相互拉扯的陣型,忽然就從一字長蛇陣,轉變成了抱團陣。好在他們進入了空間門之後才轉變成這樣的『陣型』不然這樣一團圍一起的趨勢,連進門都進不去。

進入空間門,視野頓時開朗,八人瞬間就進入了修真界的另一個地方,十萬大山的上空。忽然身邊一陣強風升起,把八人向著東方吹去,瞬息千里,待幾人在空中穩住了身形時,他們已經從十萬大山的中部區域轉移到了邊境區域了。

空中站穩了一瞬間,『啊——』的一聲集體的尖叫,下一刻八人同時從空中墜落下來,因為他們沒有達到渡劫期,還不能身體不靠外物的騰空飛行,一時間沒有馭起飛劍,同時掉了下去。

清靈雙手都被靈冰襲和風玄一左一右的拉住,一時間也騰不開手取出飛劍在空中站得住腳。

『疾——』一道驅動符咒的喝聲響起,八人同時感覺到腳下一軟,穩穩的站在了空中。

……………………… 付完錢後,李然帶着葉寒三人走進別墅裏,別墅很大,足足有三層,加上一間閣樓,足足有十五間房,庭院中間還有一個游泳池,這麼大的一間別墅,看上去都住的舒服,這兩千多萬,值了。

“各位對這別墅還滿意嗎?”李然問道。


三人點了點頭。

葉寒看了看裝修,公司已經裝修的很不錯了,到時候自己再加一些萌萌噠的裝飾品上去,這房子就完美了。

“夕瑤,你想怎麼裝飾?”葉寒看着林夕瑤說道。

“我不知道啊!”林夕瑤搖着頭,對這些她可是一點都不懂。

李然早有準備,拿出一張畫冊遞給林夕瑤,說道:“我們公司可以幫各位免費裝修,這是裝飾的圖片,你們喜歡哪一種?”

林夕瑤翻了翻,挑了一個說道:“哥哥,我喜歡藍色的裝飾!”

葉寒也是很喜歡藍色,在國外,他無論是車,還是房子,甚至是牀單,都是藍色的,葉寒對藍色情有獨鍾。

聽到林夕瑤說要選一個藍色的裝修方案,連忙不停的點着頭。

心語是知道葉寒的愛好的,看到葉寒這個樣子,捂着嘴在一旁偷笑。

“那好,我們公司會免費幫您裝修好的,等會我會通知人來進行裝修,明天就能入住了。”李然微笑着說道。

葉寒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看着林夕瑤,“那我們今晚住哪?我可不要回宿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