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心中一緊,無影步迅速邁開的同時,就地翻滾出去,才堪堪躲過了這致命的一踏。

“嗷吼!”被葉天躲過去一下,軒轅巨獸十分憤怒,它一手捶打着胸膛,另一隻手臂則是轟然砸了下來。這遮天蔽日的手掌還沒有落下,葉天便感覺到了無窮無盡的威壓,降臨在自己身上。事實上,這頭軒轅巨獸的實力定然超過了真武境的範疇,是葉天根本不可能抵擋的,哪怕是隨意一道掌風,也能輕易將葉天殺死。軒轅巨獸之所以沒有

“嗷吼!”

被葉天躲過去一下,軒轅巨獸十分憤怒,它一手捶打着胸膛,另一隻手臂則是轟然砸了下來。

這遮天蔽日的手掌還沒有落下,葉天便感覺到了無窮無盡的威壓,降臨在自己身上。事實上,這頭軒轅巨獸的實力定然超過了真武境的範疇,是葉天根本不可能抵擋的,哪怕是隨意一道掌風,也能輕易將葉天殺死。

軒轅巨獸之所以沒有那麼輕易殺死葉天,就是因爲對葉天的恨,達到了極點——葉天殺了它的孩兒,他要將葉天粉身碎骨,才能解心頭之恨!

“如此恐怖的攻擊,哪怕我用出最強的手段,怕是也無法抵擋吧……不過,我決不能放棄,就算是多拖上一會兒,也能給鳳凰多增添一線生機!”

葉天咬咬牙,取出了自己唯一一把黃階上品的寶刀。

刀滅無極!

黃階上品寶刀,對應着真武境高階的力量,也就是真武境七重到九重,這個層次,雖然和軒轅巨獸還有距離,但也有點接近了!葉天用出了全身力氣,揮動着手中的戰刀,這是他面對軒轅巨獸時,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金色的刀芒,在葉天揮出戰刀的一刻,便揮灑出來,與此同時他手中的戰刀,則是在迅速瓦解,變成滿天的金屬粉末。

恐怖的刀氣逆勢而上,迎向了軒轅巨獸的手掌。

轟……

如同泰山壓頂一般,軒轅巨獸的手掌,將葉天連同着刀滅無極發出的刀氣,一同壓在了下面。

地面震顫不已,陷落下去一個大坑,而此時的葉天,也被按在了這大坑之中。煙塵瀰漫,周圍樹木倒伏一片,狼藉而凌亂。

吼!吼……

軒轅巨獸仰天長嘯,似乎在告慰自己死去的孩兒,讓它安息,自己已經殺了兇獸,爲它報仇了。

再看那地面上的大坑,深有數米,呈現出一個巨大的手掌形狀,下方滿是焦黑。而在這手掌行的大坑中,還有一個人形的小坑,葉天此時就處在這個坑裏,沒有了絲毫聲息。

此時的葉天,身體殘破不堪,渾身上下全是鮮血,而且全身的骨頭全都斷了,動都不能動。不過,他還有意識存在,這源於他強大的龍武魂,帶給他強悍的體魄,以及恐怖的靈魂力量!

而體內的另一個武魂——生命之草武魂,此時則是在瘋狂的運轉,努力支持着葉天體內的生機,並讓這一絲生機,不斷的壯大着。

“生命之草,不愧是不死草啊……這已經是它第幾次救了我的命了?”

葉天心中無比慶幸,也很感激自己的母親何小婉,畢竟生命之草武魂,是何小婉遺傳給他的。

“不過僅有生命之草武魂,已經不足以讓我從現在的傷勢中恢復,我這次傷的實在是太嚴重了。若要恢復過來,恐怕至少也得十天半個月,到時候估計我早就悶死在這裏了。”

此刻的葉天,被深深地拍進了地下,周圍全都是堅硬的泥土和岩石,而他的身體傷勢太嚴重,甚至連手指頭動一下都很困難。短時間呆在這裏,他還能依靠體內殘存的元力生存,但若是時間久了,他恐怕會被活活憋死。 葉天渾身是傷,氣若游絲,而周圍的岩石與泥土,又不斷傳來壓力,讓他喘不上氣來的同時,承受着極大的疼痛。

這時,福斯的聲音傳入腦海:“現在這種情況,你只有拼一下,藉助外來的力量來進行恢復了。現在你身上,沒有高品階的療傷丹藥,那就只能用天然寶物了。”

“天然寶物?貌似我身上,連天然寶物也沒有吧。”葉天苦笑一聲。

“你忘了麼,你之前殺了那個幼年軒轅獸後,得到了一枚獸晶,那獸晶之中蘊含着純淨而暴烈的力量,你將其服下,應該能夠藉助其中的力量恢復。不過由於沒進行處理,恐怕你要承受一些負面作用了。”

“負面作用?會是什麼樣的負面作用?”

“一方面是你要承受其暴烈的力量,對你的肉體進行摧殘。不過現在的你,身體已經殘破成這樣了,所謂破罐破摔,再怎麼摧殘也就那麼回事。最主要的,還是另一方面,那就是獸晶之中所蘊含的兇獸意志,會對你的靈魂造成影響。”

“兇獸意志?”

“沒錯,你也看到了,兇獸軒轅十分殘暴,這正是源於它們的兇獸本性,也就是兇獸意志。這獸晶之中,除了蘊含能量外,還蘊藏着它們的本性意志,我之前說需要對其進行處理,也是想要去除這些本性意志,從而免除對你靈魂方面的影響,但現在,卻是來不及了。”

“那如果受到影響,我的性情豈不是會變得像軒轅獸一樣,兇殘無比,嗜血成性?”

“也許吧。不過你原本的意志,也依舊會存在,而且待會兒你服下獸晶的時候,我會用靈魂力量爲你護法,儘可能讓你的意志佔據主導,從而壓制軒轅的兇性。待到你藉助獸晶的力量恢復了身體,再說解決兇獸意志的事情吧。”

“這樣也好,不過此時那個成年軒轅獸似乎還在上面,我如果現在服用獸晶,恐怕會驚動它,讓它繼續對我動手。到時候我就算恢復了身體,也還會再次死在它手下。不如我等上一會兒,等它離開了,再服用獸晶。”

福斯卻嘆息一聲,道:“別異想天開了,在看到你的屍體、從你身上取回獸晶和獸丹之前,它是不會離開的。此時它是以爲已經殺死了你,所以不急着把你挖出去,用不了多久,它就會將你弄出去,取走它孩兒的獸丹與獸晶,然後將你轟成渣。”

“竟然是這樣麼?那麼說來,我已經沒有選擇了。”葉天的表情極爲凝重,現在的他雖然還沒有死,但顯然已經陷入了一個死局,似乎無論如何,都面臨着死路一條。不過他沒有喪氣,而是狠狠咬了咬牙。

“好,那事不宜遲,現在我就服下獸晶!”

葉天也不囉嗦,既然服下獸晶是唯一的辦法,那他就沒什麼好猶豫的。


在福斯的操控下,幼獸軒轅的獸晶,從玄神寶盒中飛了出來,來到葉天嘴邊。

這枚獸晶,還不到雞蛋大小,但其中蘊含的能量,卻是恐怖的。畢竟憑着這枚獸晶,便可以讓那軒轅幼獸,成長爲恐怖的軒轅巨獸!其實力,也將從真武境中期,直接躍入超越真武境的層次!

而現在的葉天,要在不採取任何措施的情況下,直接將這獸晶吞下去,所要經受的衝擊之恐怖,是難以想象的。

葉天毫不猶豫,努力的張開嘴,讓獸晶順喉而下。

剛剛吞下獸晶,葉天就感覺到身體內部,彷彿燃燒起了一團火焰,熾烈無比!同時他的身體,彷彿要爆掉了一般,一股恐怖的能量在身體內左衝右突,就像是想要掙脫牢籠的野獸!

“龍武魂,啓!”

葉天立刻開啓了龍武魂。龍武魂能夠增強葉天的體質,增強他身體的承受力,同時,龍乃是萬獸之王,憑藉着龍武魂的威壓,也能夠一定程度上降低獸晶內的兇性。

隨着龍武魂的開啓,葉天明顯感覺到,體內暴躁的能量平息了一些,一股如同清流一般的能量,開始順着他的四肢百脈,迅速流轉擴散。這股能量所到之處,將經脈拓寬,將斷損的脈絡、肌肉以及骨骼,迅速的修復。尤其是這股能量在流經了生命之草武魂之後,再度流淌出來,已經變成了碧綠的顏色,具有着勃勃的生機,以及強大的恢復力。

葉天的身體,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

“似乎效果不錯,龍武魂對軒轅獸晶的鎮壓作用出奇的好,竟然直接抹去了其中的兇性,將其變成了平和的能量。”福斯的聲音有些意外,也有些驚喜。

葉天聽了,也感到寬慰,這也算是目前唯一的好消息了。

不過福斯接着說道:“我剛剛爲了減小獸晶對你身體的衝擊,所以控制着獸晶,只讓其釋放出了百分之一的能量,現在,我要逐步放開限制,讓更多的能量釋放出來了,不知道龍武魂的壓制作用,還有沒有那麼強的效果。”


說着,葉天只覺得一股更爲濃烈的能量,在自己體內揮散開來,頓時,原本恢復了一些的身體,又遭到了嚴重的破壞!

與此同時,當這些能量流經生命之草武魂之後,就再度化成綠色的能量,開始恢復葉天的身體。

在身體遭受摧殘的同時,葉天也感受到在血液之中,有種奇特的東西,正在逐漸積累。這些東西融入自己的血脈,暫時感覺不到什麼影響,但葉天知道,這可能就是獸晶中蘊含的兇獸意志,具有着極大的兇性與野性!

葉天按部就班的恢復,雖然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也算順利。

就在這時,福斯卻疾聲呼道:“遭了,上面的軒轅巨獸感應到了你和獸晶的氣息,要再次發狂了!”

話音未落,葉天便感受到周圍的大地猛然一顫,同時一股巨大的壓迫力,從四面八方向自己傳來。周圍的泥土和岩石,猛烈的擠壓着他的身體,要將他擠成肉醬!

不過單純的壓迫力,還不足以讓葉天殞命,他痛苦的忍受着,同時大呼道:“福斯,快釋放出獸晶全部的力量,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

“可是那樣的話,你的身體可能會承受不了,靈魂力量也很可能崩潰!”

“顧不了那麼多了!拼一下還有機會活,不然就只能死!”

隨着葉天的聲音,福斯也豁出去了,停止了對獸晶的控制,頓時,那獸晶中剩餘的海量能量,迅速的擴散開來,全部融入葉天的身體!

“啊……”

恐怖的能量衝擊,讓葉天身體快要炸掉,也讓他痛苦的嘶吼起來。


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手掌已經探入到地下,如同鏟子一般,連着岩石和泥土,將葉天從地下挖了出來!

“吼吼!”

葉天被軒轅巨獸抓在手裏,舉到了半空中。此時的他,體內承受着恐怖力量的沖刷,靈魂上遭受着兇獸意志的衝擊,面前還面對着一頭兇悍的軒轅巨獸!

軒轅巨獸手掌攤開,葉天那殘破的身體,就躺在他手掌心,就像是一隻可憐的螞蟻。軒轅鼻息中的氣流,都能讓葉天身軀搖晃,搖搖欲墜。

面對這樣一個恐怖的存在,葉天實在是太過弱小了,似乎根本沒有抵抗的餘地。更何況現在的他,本就是瀕臨死亡,面臨着多方面的考驗。

根本不用軒轅巨獸出手,葉天體內瘋狂的能量,就要將他的身體撕扯爛了,還有那猛烈的兇獸意志,也讓葉天的精神近乎崩潰。

“呃啊……我不想死,只有最後一搏!龍武魂,給我開,開,開!”

葉天仰天大吼,將龍武魂開啓到極致。

只有龍武魂,能夠增強他的體質,讓他不至於被狂猛的力量撕碎;也只有龍武魂,能夠鎮壓體內的兇獸意志,讓他保持一分清明的神智。

在葉天的全力催動下,龍武魂開啓到了極致,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葉天只覺得自己身體之中,彷彿是有一條神龍,想要掙脫出來,而在他皮膚的表面,也開始浮現出一道道血色的紋路,乍一看去雜亂無章,仔細看的話,便會發現這些紋路,竟然是龍鱗的形狀!

“吼!”

葉天張口一呼,想要將體內亂糟糟的能量呼喊出來,可他這一聲呼喊,竟然不是人聲,而是如同龍吟一般,響徹天地!

伴隨着這一聲嘶吼,一股龐大的威勢,從葉天身上散發開來。

這威勢,睥睨天下,俯瞰衆生,彷彿天地之間的至尊存在,什麼都不放在眼裏。此刻的葉天,只覺一股豪氣由內而生,彷彿這天下之大,無處不可去得,無事不可辦到,無人可以爲敵!

“吼!”

葉天極爲亢奮,再次嘶吼了一聲。

而在葉天這連續兩聲嘶吼下,原本正要殺死他的巨獸軒轅,頓時愣住了,甚至在渾身顫抖!

撲通一聲,兇獸軒轅跪伏在地,做出膜拜的動作,而它口中,則是低聲嗚咽着,彷彿是一條乖乖的小狗一般,大氣都不敢喘。

看到這一幕,葉天愣住了,隨即驚喜不已:“難道是我的龍武魂,釋放出了真龍之威,將這軒轅巨獸震懾住了?若真如此,我今日不但能夠保命,甚至能夠收服一個強大的打手!有這軒轅巨獸作爲護身打手的話,我真可以橫行天下了!” 想到這裏,葉天忍住疼痛站起身來,看着身前跪伏着的巨大凶獸,喝道:“兇獸軒轅,從今往後你便臣服於我,聽從我的命令!”

“吼……”

兇獸軒轅嘶吼一聲,擡起頭來看向葉天,目光中帶着畏懼。它有些顫顫巍巍的俯下身子,似乎就要屈服。然而在這時,它猛然又兇性大發,齜牙咧嘴露出兇悍的表情,一掌要想葉天拍下!

呼呼的風聲,颳得葉天睜不開眼,如同刀鋒一般切割着他的身體。哪怕是巨獸軒轅的隨手一拍,也足以將葉天拍成粉碎!

“遭了,難道我的龍武魂不足以將其徹底壓制,它還是有殺我之心?”

葉天暗道一聲不好,趕緊繼續用全力激發龍武魂。

武魂之力在體內翻滾,恐怖的龍威透過葉天的身體,發散出來,全都涌向面前的軒轅巨獸。

在這無邊的龍威之下,軒轅巨獸總算沒有繼續拍下那一掌,卻也沒有跪下。

“嗷……”

軒轅巨獸不甘心的哀嚎了一聲,而後踉踉蹌蹌的轉過身去,迅速逃跑了。在葉天的龍威之下,它沒有下手的能力,而面對葉天這個殺了它幼崽的傢伙,它也不甘心跪伏下去。

伴隨着一陣地動山搖,軒轅巨獸一路拔樹催山,迅速消失在了葉天視野之中。直到軒轅巨獸的背影再也看不見了,葉天才鬆了一口氣,身體如同透支一般,直接坐倒在地上。

他渾身上下都是溼的,而且呈現出血紅色!這是汗水,而且是夾雜着血液的汗水!

此時的葉天,連動彈的力氣都沒有了,倒在地上如同一灘爛泥。他渾身上下依舊佈滿了傷口,不過每一個傷口都在蠕動着,不斷有新的血肉,自這些傷口中產生,迅速將這些傷口彌合。

原本他的身體,就已經受到了重創,瀕臨死亡了,不過軒轅幼獸的獸晶能量,加上生命之草武魂的作用,幫助葉天從這致命的傷勢種恢復了過來。緊接着,他又遭到了獸晶能量的摧殘,身體再度被破壞的殘破不堪,不過有生命之草武魂的保護,這種身體方面的傷勢不算什麼。

真正致命的,是獸晶之中蘊含的兇獸意志,在狠狠地侵蝕着葉天的靈魂和意志!

此時葉天體內,依舊殘留着這些兇獸意志,橫衝直撞,企圖取代葉天自身的意志,控制他的軀體。


葉天只覺得腦海之中,彷彿有一頭野獸,正在瘋狂的衝撞!

不過,他的龍武魂所釋放出的龍威,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牢籠,堅固無比,禁錮着那股兇獸的兇性。而且每當那股兇性,與龍武魂的能量發生碰撞時,都會劇烈的顫抖,而後迅速的退縮回去,彷彿是十分畏懼龍武魂的力量!

隨着時間的推移,葉天體內的兇性越來越平靜,漸漸折服了下來,葉天的身體,也已經恢復了大半。

“呼,這一次是危機,總算是度過去了,不過我體內還殘存着大量的獸晶能量,我必須趕快將其煉化,否則是極大的浪費不說,還會影響我的身體。”

葉天深舒一口氣,艱難地坐起身來,開始運轉功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