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憫是一種極度脆弱的東西,當那些血淋淋的事實在眼前發生,在你身上發生的時候你纔會覺得痛苦和憐憫但是一旦不是這樣的話那麼冷漠的人們自認着“人不爲己天誅地滅”的亙古大道也就不會去在意這些不相干的人的死活了。

而現在唐風就是這樣一個自私而有冷漠的人。因爲他對那數百名同胞兄弟講義氣和感情的同時必定會傷害另一批人,所有他選擇了無情地上海另一批人,這是一件十分無奈的事情。但是唐風卻不會去逃避或者給自己找一個藉口來說自己仁慈,爲國爲民。殺人就是殺人,沒有什麼理由。世上沒有殺人到底是對還是錯這個論題,有的只是有些

而現在唐風就是這樣一個自私而有冷漠的人。


因爲他對那數百名同胞兄弟講義氣和感情的同時必定會傷害另一批人,所有他選擇了無情地上海另一批人,這是一件十分無奈的事情。

但是唐風卻不會去逃避或者給自己找一個藉口來說自己仁慈,爲國爲民。

殺人就是殺人,沒有什麼理由。

世上沒有殺人到底是對還是錯這個論題,有的只是有些人該不該殺,有些人殺了值不值得。

爲什麼殺?

假如殺人是爲了救活自己的親人那爲什麼不殺呢?

一切的仁慈需要代價,沒有強大的實力只能被殺,人爲刀俎,我爲魚肉,不得不死,不得不被殺。

當唐風經歷過了這些後就明白了的確,殺人有時候是一種必然的手段,一種必然的結果。

“開門!!開門!!”羣衆還在呼喝着。

這時候**大樓的門開了,照道理來說應該會有一堆人衝進去但是在場的衆人卻沒有人衝進去因爲在**的大門中涌出了上百名荷槍實彈的警察,他們身穿着飛虎隊一般的衣服。

一個西裝筆挺,小眼睛,大餅臉的男人從中走了出來,戴着一個耳機喊道:“諸位請安靜,我是公安局長金成東,希望大家安靜點,我有話要說。”

“砰砰砰砰砰!!!!!!”一陣震耳欲聾的槍響響了起來。

羣衆們聽到槍響被嚇的一跳,他們真沒想到過**居然敢開槍,正所謂法不責衆,所以他們在槍響的那一刻後就立時安靜了下來,一時之間,落針可聞。

公安局長那有些肥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得的笑容:“你們知不知道現在自己在幹什麼?市民們,你們是良好的大韓民國的公民,你們怎麼可以做出現在這種違法違紀的行爲呢?難道你們都不把大韓民國的警察和法律放在眼裏嗎?”

衆人沉默了一會可是過了不到幾秒鐘就有個聲音響了起來,說得是韓語:“局長大人,恐怕是您不把我們和法律放在眼裏吧。”

“如今的您眼中還有我們市民的安全嗎?我們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哪裏來的公民一說,在街上,我們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被那些黑社會分子所殺,而這個時候你們又在哪裏那呢?”

“法律?我們可沒有違反法律,倒是你們違反了法律,法律規定警察的職責就是抓賊、懲奸除惡,**的職能是維持國家的運轉和國內的穩定而你們又做到了多少呢?”

“哦?看來這位先生對我們**有很大的意見,那就請進來和我們詳細談談吧。”局長笑眯眯地說道。

“好,進來就進來。”那人也不做思考立馬就進入了警察局。

“快放人,你們想幹什麼? 難道想殺人滅口嗎?”羣衆有人喊了起來。

“對,快放人呢,不要殺人滅口。!”

“放人!放人!放人!”

局長的臉色發青,拿着耳機喊道:“胡說八道,我們是警察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我們請哪位先生進去只是協助調查,我以我警察局長的名義保證剛剛進去的那位先生絕對不會出事。”

局長話音剛落,突然上空轟的一聲發生了一起爆炸,然後一個人衝破了玻璃窗戶從上面掉了下來。

然後,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血肉橫飛,大腸、器官散落一地,血肉模糊。

“天哪!”局長臉色慘白,他剛說完會保證別人的生命安全下一刻別人的屍體就出現在衆人的面前,這簡直就是在打臉。

“他們殺人滅口!!”

“今天他死了,那明天就該輪到我們,**沒有人性,草菅人命,”那些羣衆又開始衝擊着**大樓。

他們瘋狂而又激憤,就好像一匹匹餓極了的野狼一般充滿着瘋狂。

他們的眼睛已經全部變成了狼一般的綠色,充滿着愁雲慘霧,有人開槍了可是卻阻擋不了已經失去理智的羣衆,他們瘋狂地衝了上來。

“一羣蠢貨,別開槍,你們難道想死了嗎?”局長看到有人竟敢要開槍這完全就是找死,假如他開槍了那麼他這個局長不僅是當到頭了到時候等事情平息後那些羣衆們還會放過他嗎?


人畢竟是羣居動物,他怎麼說也得生活在人羣之中,但是隻要他大範圍地殺人,不管處於什麼目的,他都別想再在韓國生活了,因爲沒人會去搭理一個殺人的瘋子。

他會成爲衆矢之的。

他會在走路的時候被殺,會在上廁所的時候被殺,會在做ai的時候被殺,任何的時間,任何的地點,他都有可能被殺,終日生活在提醒掉膽之中。

“快撤進去!快!快!快!”局長大人手舞足蹈,瘋狂地喊了起來,要是別人不認識的人的話還真不知道一個位高權重的人居然會這麼驚慌失措。

的確,害怕和恐懼是會令任何人都失去冷靜和風度的。

這時候那些警察在槍桿子的幫助下才順利退了回去,他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暗自發誓再也不出去了,發誓等這次的事件平息後再也不當警察了。

唐風和仇聖十分滿意的在高處欣賞着不遠處那美妙的一幕。

“老仇,那進去的傢伙難道是我們的人?”唐風問道。

“當然不是,你看我老仇是那種鐵石心腸心狠手辣的人嗎?”仇聖道。

“是的,你老仇很仁慈。”唐風道。

“其實,那傢伙是被我們的人幹掉的。”仇聖道。

“這麼說來警察局裏有我們的人?”唐風道。

“當然有,而且還不少,不過他們相互之間都不認識,都是單線聯繫。”仇聖道。

“哈哈,老仇你真是好心機,竟然玩得這麼絕。”唐風哈哈大笑了起來,他覺得仇聖簡直就是一個玩陰謀詭計的天才,不過他很喜歡這種人因爲這種人往往都不是他的敵人。

“過獎了,現在我有預感,十小時之內**會派人來和我們談判,不,應該說是妥協。”仇聖道。

“當然,這只是時間的問題,你可別忘了我們可是抓了許多高層的家屬,他們如果老婆孩子不想沒命的話就得向我們妥協。”唐風道。

“阿風,問你一個問題,假如他們不向你妥協認輸的話那你會不會殺了那些人。”不知道爲什麼仇聖突然道。

“我想我不會,但是沒到那一刻連我自己都不確定自己到底會不會。”唐風嘆了口氣道。

“我相信你不會,因爲你不是李東海和劉長風,你是唐風,你是王亞樵的後人,你是國術的傳承者,你不會的,你永遠都不會那麼做的。”

仇聖剛說完唐風就禁不住嘆了口氣,不爲什麼只是因爲不舒心而嘆氣。

事實上,他說的是真話,假如有一天讓他選擇到底殺不殺的時候他真的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他肯定不會把他們全殺了,他只能儘量少殺罷了。

因爲他已經生活在殺人的江湖裏,假如你不殺人那就被別人殺。

殺人者,人亦殺之。

當你拿起了那把殺人的刀,那你永遠都別想把它放下因爲這把刀已經和你完全粘合在了一起。

是鮮血讓命運緊緊相連。

刀和人,死亡和生存。

這時候一個熟悉之極的聲音響了起來:“唐風我也相信你肯定不會,因爲你是唐風,不是殺人狂。”

唐風轉過頭去看到了一個俏生生的美女站立在門口正淚眼朦朧、深情款款地看着他。


“飄雪!是你!你回來了。”唐風看到林飄雪的出現心中一片的欣喜假如不是有其他人在場的話他恐怕會衝過去抱住她。

“除了我你看看還有誰來了?”林飄雪身後走出了一個穿着紅色裙子的美人,這個美人身材窈窕火辣,婀娜多姿,眼睛裏面的深情讓唐風忍不住想疼惜她。

“美英,你們怎麼都回來了?”她們不是被**的人抓走了嗎?現在怎麼又回來了呢? 第二十六章【暴走、瘋狂】

“是那十三個英雄救了我們,只可惜他們死了。”林飄雪嘆了口氣說道,語氣中充滿着蕭索、可惜和傷心。

的確,世界上最令人傷心的事情就莫過於英雄的死去。

“風哥。”美英直接一把抱住了唐風的身體,輕聲抽泣了起來。

“好了,不哭不哭!一切的痛苦已經過去,好好睡一覺,明天就會好的,乖。”唐風也緊緊抱住了眼前的女人,他知道自己的這輩子都無法放開這個女人,因爲這個女人的命運因爲他改變,所以他必須讓眼前這個女人的命運變得好一些,不然的話他肯定會遺憾終生。

這時候林飄雪給了正在擁抱中的唐風一個眼色,的確這時候是該有人來提醒一下唐風了。

而唐風似乎也是有默契一般知道了林飄雪的用意,在沉溺了一會後唐風就立馬撥開了美英道:“美英,好了,你先去休息吧,我還有事情要做,乖,等我做完事就來陪你。”

美英水汪汪的大眼睛裏面流露出了一絲傷感然後依依不捨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唐風揮了揮手立馬有幾個手下來帶着美英去房間裏休息。

“派人好好保護好美英小姐,假如有什麼差錯的話你們就不用回來了。”唐風吩咐道。

那幾人點了點重重答應了,接着唐風又揮了揮手,示意其他人也下去,這下子房間裏面就只剩下林飄雪和唐風兩個人了。

“唐風,好了,現在我們可以談點事情了。”林飄雪坐了下來,一臉嚴肅地說道,似乎是有什麼要緊的重要事情要說。

唐風看到林飄雪的樣子自己也坐了下來然後兩人四目相對,本該是一臉嚴肅的氣氛瞬間變得更加凝重。

“好了,現在可以說了吧,飄雪。”唐風道。

“唐風,你知道我一直在等的人是誰嗎?”

“你說的是你搬的救兵?”

“嗯,其實我搬的救兵是我的叔叔,王叔叔,他叫王中平。”林飄雪道。

“王中平?這個名字好熟。”唐風真心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但是卻是一時之間卻根本想不起來,思緒了一會唐風還是沒想起來,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

“嗯?難道你沒聽說過王中平這個名字?”林飄雪有些不可思議地道。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好像趙飛和我說過他,他是不是洪幫的幫主?”唐風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

“的確,王叔叔他就是洪幫的幫主。”林飄雪道。

“原來你之前之所以那麼自信是因爲他。”唐風恍然大悟。

“不,我之前的自信不是因爲王叔叔,而是因爲我自己,因爲我相信在韓國美人敢動我。”林飄雪道。

“爲什麼?”唐風有些疑惑了。

“因爲我不僅僅是一個破落的林家的女人我還是洪幫在韓國分舵的舵主。”林飄雪道。

“舵主?那你難道不怕王中平不幫你嗎?”唐風道。

“王叔叔他不會這樣做的。”林飄雪道。


“你就這麼自信?”唐風笑道。

“是的,因爲我們林家和王家已經世交了數百年了,在數十年前林家來到了韓國才漸漸疏遠了起來。”林飄雪道。

唐風哦了一聲。

“其實我們林家和王家的祖先是斧頭幫的人,和雲家、朱家是一樣的。”林飄雪語出驚人,唐風被驚住了,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些邏輯,想想過去的種種還是有那麼點跡象可以表明這個事情。

“什麼!!你們也是當年的斧頭幫四衛?想不到居然這麼的巧,那你們幾家在80年前豈不是就是一家人?”

“可以這麼說,我們是一家人,但是如今的我們卻不失一家人了,物換星移,面目全非,人世悲哀,感情早已經不像先祖那般深厚互相猜忌又怎麼可能是一家人呢?”林飄雪嘆了口氣說道。

“不,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你們必定會重新變成一家人的,到時候你們就是會比現在更加興奮。”唐風突然問道:“那現在嗯?王家有沒有派人來韓國?要知道假如我們要和**和七星幫開戰的必須有強大的火力支援,急需人手,所以希望你能不能送點夠點的吧。。”

“好了,飄雪,接下來你還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嘛?”

“有。”

“什麼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