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大夫,還是先下山吧。”林勇又站了出來,緩解一下凝固的氣氛。

“對,對。下山再說。”林洛訕訕一笑。“走吧,爺爺。”溫蘭也勸道。溫大夫冷哼一聲,也不再說什麼。其實林洛心裏是有些不舒服的,要不是自己救了溫蘭。溫蘭早就一命嗚呼了。可這溫大夫卻還想要怪自己。溫蘭怪自己,他還能夠理解,畢竟都那樣子曖昧了。但溫大夫這態度就有些過激迂腐了,難道自己除了吸蛇毒還有其他辦法?

“對,對。下山再說。”林洛訕訕一笑。

“走吧,爺爺。”溫蘭也勸道。

溫大夫冷哼一聲,也不再說什麼。

其實林洛心裏是有些不舒服的,要不是自己救了溫蘭。

溫蘭早就一命嗚呼了。

可這溫大夫卻還想要怪自己。

溫蘭怪自己,他還能夠理解,畢竟都那樣子曖昧了。

但溫大夫這態度就有些過激迂腐了,難道自己除了吸蛇毒還有其他辦法?

礙於溫蘭的原因,林洛也不好反駁。只是心裏卻愈加不爽。

很快四人便下了山。

“小洛,和我去診所一趟吧。辛苦你了,我給你抓些御風寒的藥。”溫大夫看着林洛說道。

“不用了,我身體倍兒棒。”林洛笑了笑,想要回絕。

“林洛,你還是去吧。反正也閒着沒事。”溫蘭也看向林洛,幫勸道。

林洛不解,自己這一去還不得被老頭子折磨啊?難道溫蘭看不出來?

亦或是她還想借此折磨折磨自己出口氣?

“去吧,崽寶。男子漢做事敢作敢當。”

林洛猶豫之際,林勇又站了出來,竟然是站在溫大夫那邊。

這讓林洛無比疑惑。

挨不過三人輪番說道,林洛只得選擇與溫大夫一同前往診所。

一路上,林洛忐忑無比。


不管如何他對於溫大夫都是有着一絲敬意和懼意的。

畢竟是從小幫自己打屁股針的人。

村裏面哪個孩子都要在溫大夫手裏哭個幾十上百回。

剛下過大雨,診所現在也沒有人來。

林洛跟着溫蘭進了屋,溫大夫走在後面。

哐當!

一進門,溫大夫二話不說,直接把關上,還內架了一把鎖。

“溫大夫,這……這什麼意思啊?”

林洛有些慌了,老溫不會想殺人滅口吧?


我也就是幫你孫女吸吸蛇毒而已啊。再不過也就是幫她取取暖,不至於這樣吧?

“你對小蘭做了什麼?”溫大夫反問道。

“救她啊,吸蛇毒。”

“沒了?”

“沒……沒了。”

林洛心虛,頓了一下,暗呼一聲糟糕。

“你覺得小蘭怎麼樣?”溫大夫再問道。

林洛一愣,這又是什麼意思?

是想讓我誇誇你孫女嗎?

不怕,我詞多。

“小蘭她很美,心地善良,像是折翼的天使落入凡間。她很清純,像是光明的聖女。她很……”

“打住,你別給我整廢話。”

見林洛滔滔不絕,溫大夫臉色黑的不行。

我是讓你來拍馬屁的嗎?

“我說的都是實話,這就是小蘭在我心中的形象。”

林洛臉皮厚,使勁的誇着。還思緒着如何應對接下來溫大夫的拷問。

“那讓你娶她,你願不願意?”

“???”

林洛驚呆了,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溫爺爺,你說什麼呢?”溫蘭也是一臉懵,羞紅了臉,嬌嗔一句。

“他看了你的身子,就要娶你。何況你們都有了肌膚之親。” 透視醫聖 ,一板一眼的說道。

語氣沉重,帶着一股毋庸置疑的的意味。

“這……這太唐突了。我和小蘭並不是……”林洛尷尬的想要解釋。

儘管溫蘭很漂亮,身材也很苗條。無限接近於自己的理想型。

但是兩個人在一起總是要有感情基礎的。

結婚是關乎一輩子的事情,怎麼能夠如此潦草?

“怎麼,你看不上我家小蘭?”溫大夫一拍桌子,就要發怒。

“當然不是了,只是這太潦草了。您應該關心一下小蘭的感受。”林洛弱弱的解釋道。

“這是老祖宗定下的規矩。”

溫大夫卻只看了一眼溫蘭,並不問她感受。

迂腐!封建!

林洛着實被氣到了,現在這個社會竟然還有人遵守這種封建的規矩。

這都什麼年代了。

桃花村再落後,也知道現在是婚戀自由的社會。

不是當初那個指腹爲婚的時代了。

如今社會,別說看光身子了。便是兩人夜夜春宵,說不定也明天分手了。

甚至兩個人結婚生子,離婚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溫大夫說的老祖宗規矩實在是荒謬至極。

他早就聽父母說,溫大夫是偏遠民族的人,有很多死板的規矩。


什麼過姑娘家門檻便要娶她啊,姑娘家的絲巾不能接……類似的離譜風俗,林洛聽過很多。

現在看來,最死板的一條讓自己給撞見了。

“溫爺爺,我不願意。”溫蘭紅了眼眶,滿臉委屈。

儘管她對林洛也還看的順眼,林洛也救過她的命。

但也接受不了這麼荒唐的事情。

“你不願意也得願意。”

溫大夫怒喝一聲,這種事情上面,他做不得半點讓步。

“你個臭老頭,迂腐至極。你孫女的終身大事還比不過你那死了幾萬年的老祖宗的狗屁規矩?”

林洛終於受不了了,也不管老少尊卑,開口便罵了起來。

我的冷豔總裁契約妻 。 溫大夫在桃花村是比之村長還要德高望重的人物。


今日林洛竟然敢指着鼻子罵他?

這讓溫大夫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林洛,你幹什麼?不准你罵溫爺爺。”溫蘭卻先開口,呵斥道。

“迂腐至極,封建迷信,該罵!”林洛怒聲道。

溫大夫也氣的發抖,竟是掏出一把剪刀來,指着林洛道:“我告訴你,林洛。今日你要是不答應,那我就剪了你的命根子。以示小蘭的清白。”

林洛氣急而笑,往前兩步,走到溫大夫的身前。

同時,他揚起脖子。擡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又低下視線,注視着溫大夫,“有本事你就把我殺了。這裏是桃花村,不是你那狗屁祖宗的家族領地。”

“你那套封建規矩,收着點。”

“在這裏,它不頂用。”

林洛字字誅心,溫大夫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他握着剪刀的手顫顫巍巍,神情猶豫,時不時偏頭看向溫蘭。

似乎想要得到一絲肯定。

溫蘭淚眼汪汪,抿着紅脣,不斷的搖頭。

像是哀求,又似反抗。

“溫大夫,今日這事你我不說,又有誰知道?”

“再說我和溫蘭之間也沒發生實質關係,有什麼不清白的。”


“還有,您真的放心將小蘭嫁給我這樣的臭小子?”

林洛循循善誘,勸導着溫大夫放棄這種迂腐的想法。

“可是村裏人都看見了。”溫大夫猶豫道。

林洛的話讓他心思有些動搖,溫蘭可是將來要繼承他衣鉢的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