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阿賽婭稍稍低下頭,顯得有些爲難。“嘿嘿~被誇獎倒是不討厭,不過我可不是寵物哦。”

聽了這話提諾亞來勁了。“那麼如果我成功擊敗你的話,就成爲我的寵物吧!”“呃……”這傢伙是認真的,她的眼神好可怕。“抱歉,我是尖塔的人。脫離組織是不可能的。”“這還真是遺憾。”與阿賽婭的談話結束後提諾亞將視線轉向了詢。——詢,我們的契約共鳴還並沒有完成。維持十分鐘就是極限吧,想要擊敗她只能賭一把了。

聽了這話提諾亞來勁了。“那麼如果我成功擊敗你的話,就成爲我的寵物吧!”

“呃……”

這傢伙是認真的,她的眼神好可怕。

“抱歉,我是尖塔的人。脫離組織是不可能的。”

“這還真是遺憾。”

與阿賽婭的談話結束後提諾亞將視線轉向了詢。

——詢,我們的契約共鳴還並沒有完成。維持十分鐘就是極限吧,想要擊敗她只能賭一把了。一口氣分個勝負吧!

詢點頭示意後兩人開始行動了。她們同時向側後方退後一步,原本背靠背的兩人並排站着。迴應她們的行爲,阿賽婭也採取了行動。數名阿賽婭從周圍靠近兩人。

就在這時強大的氣流散開了,氣流給阿賽婭造成的風壓非常驚人。雖然沒有被吹飛,但是面對如此強大的氣流阿賽婭們陷入了僵直狀態。詢和提諾亞擡起右手與對方的手握在一起,大量絲狀的粉絲魔力向周圍蔓延。氣流消失時阿賽婭從地底感覺到了強大的魔力,大片的區域都能感覺到。繼續留在這幾即便是人造人的阿賽婭也會受到威脅。

“不妙啊……”

造成了這麼大的騷動,作爲襲擊應該也夠了吧。差不多收手了。

所有阿賽婭同時掉頭全速撤離。不久周圍的空氣中充滿了粉色的魔力。魔力多數球體爲主,絲狀的魔力也不少。地底魔力的濃度更高。突然地表出現了一道裂縫,地面崩潰了。空氣中的魔力和地底的魔力形成了一連竄的爆炸,大片的森林瞬間消失。爆炸形成的火焰衝上天空,劇烈的爆炸形成了強烈的光芒。 【異世界 因菲利亞邊境 森林】

爆炸形成的火焰慢慢退去,眼前的森林已經完全變成了荒地。依然完整的地面也就就兩人周圍的那一小部分。此時她們的共鳴已經解除了。確認阿賽婭的魔力已經遠去後兩人總算鬆了口氣。

“阿賽婭走了嗎?”

“的確走了。沒想到會這麼幹脆的退卻,她的目的是什麼?”

詢稍稍低下頭稍作思索,因菲利亞的身影從他腦海閃過。

“尖塔的目的恐怕是……”

詢的話還沒說完一股令人窒息的壓抑感出現了,強大的魔力立刻引起了兩人的注意。同時周圍的一切瞬間恢復原樣,戰鬥的痕跡絲毫沒有留下。兩個人影出現在詢和提諾亞的面前,她們的視線牢牢地被走在前方的少女抓住。黑色的風衣下穿着白色的輕裝,烏黑細長的馬尾直到腿部。紫紅色的瞳孔中透露出強烈的戰意。手中握着烏黑色長劍,光從這龐大的魔力就足以判斷,這名少女是與圓桌騎士同級別的強者。

“你們做了什麼?剛纔我所感覺到那異常的魔力是什麼?”

淡淡的笑容浮現在少女的臉上,危險的氣息使詢和提諾亞感覺到強烈的寒意。少女向周圍看了看,空氣中依然殘留着少許魔力。

“使用剛纔的力量和我戰鬥!我只爲追求強者而將意念灌注於手中的劍中!我不選擇對手!只有對手選擇我!願意接受我的對決嗎?”

少女的出現使詢和提諾亞都有所動搖,詢回過神立刻拒絕了對方。

“抱歉,我們無法應戰。剛纔所使用的力量還並不成熟,無法進行長時間的戰鬥。即便能夠長時間維持,恐怕也很難做你的對手吧。”

得到詢的回覆後少女顯得非常失望。

“是嗎,面對沒有戰鬥意識的人我並不強求。我的名字叫傑斯卡,目前以因菲利亞南邊的山丘作爲據點。如果有意向我挑戰的話隨時來找我。”

少女再度將視線轉向周圍。

“你們似乎並不知道這個世界的規則,在這邊世界戰鬥時儘可能不要破壞環境。如果無法避免,請準備好恢復的手段。比如我的能力,我可以控制物體內殘留的記憶。我可以將任何物體恢復到10分鐘以前的樣子。好在戰鬥的時間似乎並不長,似乎完全回覆成原來的樣子了。那麼有緣再見吧。”

說完傑斯卡轉身離開了。直到這時詢和提諾亞才注意到傑斯卡背後的人,兩人當場愣住了。那個人和普羅菲斯長得一模一樣。毫無疑問,她正是普羅菲斯的分離人格,怨恨的那一部分。怨恨從本體脫離的同時,普羅菲斯還是去了另一部分情感。對他人的好感等情感也隨之一切帶走了。

普羅菲斯出現在詢的身旁,但是對方並沒有理會她。 風情農場建成記

詢和提諾亞同時將視線轉向了普羅菲斯。

“不叫住她沒關係嗎?”

普羅菲斯看着對方的背影顯得非常難過。

“現在還不是時候,從她身上感覺得到和我等同的魔力。這龐大的魔力意味着那些記憶的份量,現在的我可能承受不了。更何況,傑斯卡的勢力在因菲利亞周邊一帶也是非常有名的。因菲利亞南面的山峯是她所處的位置,雖然好戰卻並不會使用強硬的手段。四處向別人提出挑戰卻往往總是被拒絕,自從她來到這個世界以來經歷了數百場戰鬥沒有一次敗績。她的身影使不少強者願意追隨她。剛纔她本人也說到過自己的能力吧。對她採取消耗戰是沒用的,十分鐘內她可以將自己受到的傷害、消耗的體力甚至魔力都完全回覆到十分鐘前。我的事傑斯卡估計也知道了,即便如此她還願意將我的分離人格留在身邊……現在不便和她們起衝突。三柱已正是向因菲利亞騎士團宣戰的現在,我不能給他們增添多餘的麻煩。”

詢多少也能理解普羅菲斯此刻的心情,她恨不得現在立刻上前抱住那個纖細的背影。

“是嗎……除了怨恨的情感外,她的身上還有你其他的情感吧?”

“嗯,現在的我無法喜歡上別人。即便是曾經喜歡過的人,面對羅斯塔他們我多少有些愧疚。明明記憶還在,但是情感的部分是空白的……”

“分離人格會不會不想回到你的體內?”


“這是不可能的!”普羅菲斯忍不住放大了聲音。“抱歉,一時控制不住自己”

片刻的沉默後普羅菲斯繼續說。

“分離人格離開本體之後存在會漸漸被魔力吞噬,暴走是遲早的事。除此之外時間長了身體時不時會出現強烈的痛楚,那是魔力的反噬。她們的實體畢竟是臨時的,這種程度的牴觸是正常的。回到本體後分離人格的意識並沒有消失,兩個意識原本就是同一個意識。多數分離人格已經回到我的體內,現在的我非常清楚這一點。在購物中心樓頂的對話我還記得呢,嘿嘿嘿~那是的我說話的態度視乎非常強硬。”

“呵呵,的確……”

詢的態度認真了,他確信了一件事。

如果這些事情那個分離人格也知道的話……

此時傑斯卡和普羅菲斯的分離人格已經走出了森林。分離人格沉着臉,一聲不吭的跟在傑斯卡背後。傑斯卡停下了腳步。

“古露莉亞(gu lu li a)……那個男人就是封印着你本體的人類吧?”

古露莉亞點了點頭,片刻了沉默後她開口說出了自己的決心。“傑斯卡……我希望你向因菲利亞宣戰!請讓我擔當先鋒……”

她的反應和傑斯卡預計的差不多,現在兩人已經成爲了摯友。這一天的到來傑斯卡早已有所覺悟,即便如此面對朋友的離去她還是不原割捨。傑斯卡沉下了臉。


“作爲古露莉亞留在我的身邊真的就不行嗎?”

“……抱歉,這是不可能的。如果沒有傑斯卡在身邊的話我早就被暴走的魔力完全吞噬了,我的身體已經到達了極限……”

“不用道歉!我明白!只是有點不甘心!即便稱霸一方卻連一個朋友都留不住!不甘心,爲什麼我如此的無能……”

古露莉亞從背後抱住了傑斯卡。

“沒事的,我只是回到自己該去的地方而已。我不會忘記你的,傑斯卡大人……” 【異世界 伊菲利亞東北方城塞】

城塞內詢和提諾亞見到了負責指揮防守的薩雅。雖然聽萱提起過,但是正是會面這還是第一次。她和萱的相似度使詢非常驚訝。提諾亞也愣住了。面對兩人失禮的態度,薩雅並沒有追究。他們的心情薩雅也並不是不能理解。

“你們受到襲擊的事情我們已經察覺了。爲了你們的安全,請儘快回到結界內部。無人陪同的情況下在這邊世界隨意走動是非常危險的。”


“請不用擔心,這邊似乎比較適合修行。這次襲擊者的目的並不是我。”

“我知道,但危險的並不是襲擊者。這個世界還存在魔物以及被稱爲異端的存在。希望你們配合。”

魔物詢已經見過幾次,但異端這個詞彙詢是第一次接觸。

“異端?比魔物更加危險嗎?”

“嗯,非常危險。世界的意識會將具有威脅的存在傳送到這個世界,這件事你應該也清楚吧。魔物就是一個例子,那是靈魂完全被魔力吞噬後的樣子。變成魔物前可能是人類,也可能是其他生物。而更加危險的則是異端,異端的種類很多。常見的是生物,部分危險的道具也被列入了異端之中。如果遭遇異端的話,以你們現在的實力恐怕跑都來不及。不過異端並不是經常會出現的東西。也許數百年也不會出現一次,但是其危險性是非常糟糕的。”

“謝謝你的忠告,我會注意的。還有一件事希望你轉告羅潔莉娜他們,近期傑斯卡可能會採取行動。”

“傑斯卡!?是普羅菲斯的事情嗎?”

詢點了點頭。“請將傑斯卡的事情交給我們。”

“不行!傑斯卡的實力很強,你們就連她的部下都對付不了。”


詢並沒有讓步的意思,他心裏早有打算。

“請不用擔心,我會讓因菲利亞同行的。”

說到這裏薩雅終於明白了詢的意思。“原來如此。如果傑斯卡行動的話,就可以藉着這個機會將笨蛋公主的注意力轉向傑斯卡。這麼一來至少公主本人出戰攻擊三柱的情況就避免了。”

正如薩雅所說,這是一個不錯的方法。畢竟伊斯塔的實力是個未知數,能夠擊敗三柱絕非等閒之輩。儘可能避免因菲利亞和她決戰的局面比較好。

正事說完之後薩雅改變了態度。“詢,最近萱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勉強自己?平時都幾點鐘睡覺的?早上幾點鐘起牀?”

面對薩雅的變化詢和提諾亞不禁露出了笑容。即便站在黃金騎士團副團長的立場上,她依然是一位母親。

“放心吧,她很好。她的身邊有不少值得信賴的人。”

此時不知爲何咲的身影從詢的腦海中閃過,詢的本能告訴他,最好不要去觸碰這個問題。

“嘿嘿,說的也是。失禮了,總之你們回去吧。羅潔莉娜那邊我會派人通知他們的。”

說完薩雅轉身向城牆走去,詢和提諾亞停留了片刻後向城門走去。

就在這時城牆上出現了騷動,詢剛將視線轉向出現騷動的一方,萊雅的身影突然出現。周圍的三名騎士察覺後立刻展開了攻擊。但萊雅的行動力非常驚人,面對三名騎士的一齊攻擊她以最小限度的動作精準得避開並繞過了他們。下一瞬間萊雅出現在詢的面前,她揮下了手中的長劍。面對萊雅詢完全愣住了,他的雙瞳發出淡淡的銀白色光芒。魔眼已經發動,但是詢完全沒有感知到魔力。

萊雅的劍停在了詢的頭頂,周圍的騎士也因此不敢輕舉妄動。不久薩雅趕到了,通過着裝和特徵她認出了萊雅。

“萊雅!?終於出現了嗎?”

被稱爲最強一柱的萊雅,在這個世界不知道她名字的人恐怕沒有。但是薩雅親眼見到她還是第一次,雖說和想象的有所不同,從她身上感受到的存在感是真實的。

但此時薩雅從萊雅的身上感覺到莫名的違和感。終於萊雅有了動靜。她左手握拳擡到嘴邊,原本注視着詢的視線向左下方偏移。仔細觀察便能發現,萊雅的臉上出現了紅暈。片刻後她突然轉過身緩緩向城門走去,此時從她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戰意。正在周圍的人感到奇怪時,萊雅居然摔了一跤。面對這樣的萊雅,在場的人都僵住了。

萊雅起身後拍去身上的灰塵慢慢離開了。

薩雅似乎察覺了什麼,她注視着詢。臉上愉快的笑容令人有些在意。

“那感覺該不會……不,不會錯的。沒想到居然找到了萊雅的弱點,這務必得向羅斯塔大人彙報啊,呵呵呵。”

此時詢依然愣在原地,當提諾亞準備開口時詢突然說話了。

“居然有這樣的人存在。她剛纔沒有使用任何魔力,無論是速度、力量還是技巧都異常得優秀。什麼樣的修行能夠練就囊樣的實力?行動的速度、揮劍的力道……完全沒有絲毫多餘的消耗。如此強大的武者……她是什麼人?”

“萊雅(lai ga),三柱中被成爲懷疑是最強一柱的存在。武裝兵團的軍團長萊雅。”

回答詢的是薩雅,當詢再次將視線轉向城門時萊雅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因菲利亞邊境 森林】

萊雅回到森林和蘇菲亞匯合了。

“萊雅大人,情況怎麼樣?”

萊雅沒有立刻做出回答,她稍稍低下頭顯得非常困擾。

“那個……蘇菲亞,我可能生病了。”

“哈?生病?呃,我們不是人類哦。 一愛封喉 ?”

“但是……”

雖然感到匪夷所思,她也不認爲萊雅會說謊。“好吧,總之先吧症狀告訴我。”

“這個嘛……面對特定的人腦子變得一片空白,面頰發燙,心跳速度加快。感覺坐立不安。甚至手腳都變得非常僵硬。”

蘇菲亞露出了僵硬的笑容。“不,不是吧?這不是戀愛嗎!”

“戀愛?真的嗎?但是我並不瞭解對方?”


“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說到這裏蘇菲亞顯得非常愉快。

“總之對方是什麼人,稍微描述一下他的特徵。”

“特徵?嗯~銀白色的雙眼,黑色的頭髮。”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