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有難,彼此瞞着,有好事,什麼都不瞞,陽頂天可就只有苦笑了。

而應春風幾個則是驚喜交集,龔嬌先就喜得跳起來:“真的,陽先生,太謝謝你了,那你看我家春風還能治嗎?”應春蕾站在邊上不吱聲,她對向萬剛很瞭解,雖然大大咧咧,但這種事說假話是不可能的,可真的一下就把腰神經治好,又讓她實在難以置信。“可以試一下。”陽頂天並沒有走近,只靈力掃了一下就知道。這下應春蕾再也忍

而應春風幾個則是驚喜交集,龔嬌先就喜得跳起來:“真的,陽先生,太謝謝你了,那你看我家春風還能治嗎?”

應春蕾站在邊上不吱聲,她對向萬剛很瞭解,雖然大大咧咧,但這種事說假話是不可能的,可真的一下就把腰神經治好,又讓她實在難以置信。

“可以試一下。”

陽頂天並沒有走近,只靈力掃了一下就知道。

這下應春蕾再也忍不住了:“你都不要看一下片子什麼的嗎?”

“不必。”

陽頂天搖頭。

向萬剛忙敲邊鼓:“我那次也是一樣,老陽差不多隻在門口看了我一眼,就說可以治,然後扯了草藥來給我敷上,十分鐘我就能站起來了。”

“十分鐘?”應春蕾這下幾乎是徹底不信了,也就是向萬剛,換了其她任何人,她就要直接發飈怒斥趕人了。


雖然沒發飈,但她的懷疑也是明擺擺的寫在臉上。

她是美人,這種帶着置疑的表情,說真的,有一種獨特的魅力。

陽頂天心中不知如何,突然生出一股子爭強好勝之心,可憐見兒的,他從小到大,在任何功課上,都沒得過百分拿過第一,對所有學霸,他都有下意識的心理陰影,然而這一刻,他突然就想要贏一把。

應春風受傷其實已經有兩三個月了,只是東城和香城隔得遠,應春風有意瞞着,所以向萬剛不知道,這會兒動了手術,傷口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還在吊水,可能是促進神經恢復的。

陽頂天伸手,捏着那個吊瓶,彷彿是在看那上面的字,看了一分鐘左右,放開,道:“這個不要吊了,沒用的,我出去扯藥,大約一個小時會回來。”

說着走了出去。

向萬剛叫:“我陪你去不?”

“不必。”陽頂天揮了揮手:“你幫應哥洗個澡吧,後腰處尤其要洗乾淨,這樣利於藥性滲透。”

“好咧。”

向萬剛應得脆快。

應春風跟向萬剛差不多,都是一米八五,體重兩百多斤,龔嬌這樣的嬌小個子,是完全弄不動他的,不過現在有向萬剛在,自然不成問題。

先撥吊瓶,應春蕾撥的,醫生專業的手法,撥了針後,會把針頭順手插進瓶子裏。

她撥了針出來,右手拿着針,左手去抓瓶子,這樣雙手纔好用力,結果手一觸瓶子,她呀的一聲叫。

龔嬌向萬剛正準備扶應春風坐起來呢,聞聲,齊轉頭看着她,龔嬌道:“怎麼了蕾蕾?”

“這個瓶子。”

應春蕾盯着掛瓶,臉上是一副活見鬼的神情。

“瓶子怎麼了?”

向萬剛恰好站在牀這一邊,伸手就來抓,手一碰到,他立刻也呀的一聲。

“怎麼了?”應春風也好奇了,兩條濃眉撞到一起,盯着瓶子,眼中光芒有若打閃,他雖癱了,這一凝晴,仍有若實質。

“這瓶子結冰了。”


向萬剛再次伸手,捏了兩下,道:“真的成冰疙瘩了。”

“怎麼可能。”龔嬌不信:“剛還在滴呢。”

“對啊。”應春風應和她的話:“剛還在滴啊,而且我並沒有冷的感覺。”

“不信你們看。”

向萬剛索性把瓶子取了下來,應春風接過去一看,頓時也訝叫出聲:“真的結冰了,這—這是怎麼回事,這天也不冷啊。”

龔嬌也拿過去,觸手就叫起來:“啊呀好冰,這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這藥有問題?”

她看向應春蕾,應春蕾搖頭:“藥沒有問題,即便是水,也不可能在這種室內結冰的,何況今天至少有二十七八度。”

“那是怎麼回事。”應春風兩道濃眉如兩隻鬥牛一樣撞到了一起。

龔嬌應春蕾全都是一臉的疑惑,應春蕾還要拿過藥瓶去看,向萬剛卻已經明白了,哈哈大笑起來:“不要看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怎麼回事?”

應春蕾姐弟還有龔嬌一齊看着他。

“是老陽搞的鬼。”向萬剛又是好笑,又是震驚。 他看着應春蕾,道:“蕾蕾,你以前不是最喜歡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嗎?梁羽生的代表作是什麼?”

“雲海玉弓緣啊。”

應春蕾疑惑:“這和梁羽生的小說有什麼關係?”

向萬剛一臉笑:“雲海玉弓緣裏,男主金世遺最厲害的功夫是什麼?”

“修陰羅剎功。”

應春蕾臉色一變:“你是說,剛纔那個陽頂天摸了瓶子一下,就把瓶子的藥凝成了冰塊?這怎麼可能?”

“我跟你說,我那老弟,還真就是個奇人,沒什麼不可能。”向萬剛笑得暢快,轉頭對應春風道:“呆會好了,明天領教領教他的拳頭,你就知道了。”

“真有這麼神?”應春風是不會懷疑向萬剛的話,雖然這傢伙有時候也不靠譜,甚至故意搞怪,但這種事情,他不會胡吹。

何況事實就在手上,手中的瓶子,冰得厲害,大半瓶子藥,完全凝結成了冰疙瘩,硬得甚至可以用來砸釘子。


所謂耳聽爲虛,眼見爲實,這手中硬梆梆的冰疙瘩,他想要不信都不行。

“真有這種功夫?”應春蕾跟一般女孩子不同,她自小喜歡武俠小說,尤其是迷梁羽生的情感武俠,但其實看的是裏面的故事,並不是武功,這會兒居然在現實中見到了武俠小說裏的功夫,也太玄奇了,讓她有一種穿越武俠世界的感覺。

她拿過掛瓶,顛來倒去的看,眼中卻始終是驚疑不定。

事實擺在眼前,陽頂天先前真就只是摸着瓶子看了一會兒,前後撐死不過一分鐘,竟然就把一瓶子藥水冰成了一個冰疙瘩。

然而,這個冰一般堅硬的事實,卻又讓她實在難以相信,這幾乎癲覆了她幾十年的苦讀啊。

龔嬌倒是不糾結這個,她是最開心的,撫着手掌道:“他真的這麼厲害,看來真的能治好春風的腰了。”

男人癱瘓,最苦的其實是女人,她這幾個月的心情,就跟吳心怡一模一樣啊,而這會兒眼見應春風有好起來的希望,她心中的那份喜悅,簡直難以形容,至於水變冰冰變水,她完全沒放在心上。

再見依然愛你 ,只要自家男人好了,她纔不在乎,就跟着自家男人去江湖中浪好了,更浪漫。

陽頂天玩了一把惡作劇,出門打個哈哈,然後打個車,往城外去。

這邊有花園,但做戲要做全套,尤其應春風同樣是刑警,加上應春蕾還是醫學博士,戲份不到,瞞不了他們。

到城外山上,找了幾味藥,然後取了一根針,扎破手指,把血灌進一味主藥裏面,這纔拿了藥回來,前前後後,花了一個多小時,再回到醫院的時候,天差不多快要黑了。

向萬剛已經有了經驗,直接準備了一個新的盆子在等着,一見到陽頂天,他就哈哈大笑:“老陽,你這一手牛,給咱哥們長臉。”

陽頂天便嘿嘿笑,應春蕾看着他臉上神情,道:“陽頂天,你到底怎麼做到的,是一種什麼功夫?”

“就是逆運經氣啊。”

眼見折服女學霸,陽頂天心中太暢快了,平生頭一次啊。

他一面說着,一面接過盆子,把藥倒出來,雙手合掌,一搓一揉,那些藥剎時成了藥泥。

應春蕾只迷武俠,自己可不練功,練也就練練美體瑜珈而已,看不出什麼名堂,應春風卻是大聲喝彩:“好功夫。”

向萬剛嘿嘿笑:“明天好了你接接他的拳勁,才知道有多重。”

龔嬌在一邊擔心:“明天才好,不能打拳吧。”


“沒事。”向萬剛大大搖頭:“就是纔好纔要運動,躺久了,氣血不流暢,對了,今晚上,你跟瘋子要好好的做幾場,把腰力徹底活開。”

“什麼呀。”龔嬌俏臉一紅:“你淨胡扯。”

“真的。”向萬剛笑:“不信你給心怡打電話,那天晚上,我跟她做了八次,就徹底好了。”

“真的假的。”應春風失笑。

龔嬌羞啐,瞟一眼陽頂天,眼光中卻又是羞中帶喜。

跟自家男人做,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就怕不能做,能做,多少次都行,只是她知道向萬剛這傢伙有時候不靠譜,有些懷疑他的話,哪有傷剛好,尤其又是腰傷,立馬就要做那種事的。

應春蕾更是一臉懷疑,以她醫生的專業眼光,向萬剛就是在鬼扯。

但向萬剛說是陽頂天說的,而陽頂天先前那一手,確確實實震到了她,加上陽頂天離開這一段時間,吳心怡又還拍了向萬剛的病歷之類的發了過來,她都看了,吳心怡也證實了,向萬剛確實癱了幾個月,是陽頂天一副草藥十分鐘治好的,接踵而來的事實,徹底的震撼了她,所以她沒有反駁。

陽頂天注意到了兩女的眼光,不過他現在也不證實,只是笑眯眯的,把藥三兩下揉成藥泥,然後讓應春風轉過來,趴在牀上,把藥給他敷上。

他一開始治病,屋中所有人都不說話了,龔嬌雙手撫掌,合在胸前,似乎是緊張,又似乎是在祈禱。

應春蕾卻是雙手抱着胳膊,這種姿勢,在心理學裏,是一種自我保護同時帶有抗拒疑惑不合作的表現。

她的心緒,確實就是這樣,以她專業的眼光,陽頂天這樣的草藥子郎中,實在是太胡鬧了。

然而向萬剛的實例, 布萊肯林場 ,又狠狠的震到了她,讓她不敢出言反對。

守衛者之星際狂飆 ,則是信心百倍,站在那裏,一臉牛皮哄哄的,腦袋都在輕輕搖晃。

敷了藥,陽頂天道:“應哥,你睡一會兒,這對藥性的滲透有好處。”

“好。”應春風答應,閉上眼晴。

向萬剛哈的一聲笑,應春風聞聲睜眼:“你笑什麼?”

“你這樣也睡得着?”向萬剛嘿嘿笑。

應春風苦着臉:“確實睡不着。”

又疑惑:“不對,你小子是老陽給治過的,這麼笑有古怪。”

他們年紀都比陽頂天大,但他也跟着叫老陽了,這是真本事掙來的臉面。 陽頂天倒是佩服,不愧是幹刑警的,丁點兒線索就能看出貓膩。

“哈哈哈,我一直就這麼笑,有什麼古怪的。”向萬剛打着哈哈,向陽頂天眨眼。

應春蕾在一邊哼了一聲:“笑得跟夜貓子一樣。”

她妙目看着陽頂天,顯然,她也看出向萬剛笑得不對。

陽頂天微微一笑,對應春風道:“你閉上眼晴,我幫你睡過去吧。”

“好。”應春風依言閉上眼晴,心中其實疑惑:“他幫我睡過去,怎麼幫?不會是給我一拳把我打暈吧。”

應春蕾和龔嬌同樣疑惑,兩雙漂亮的眼晴同時盯着陽頂天,只見陽頂天伸出手,在應春風后腦輕輕按摩了兩下,向萬剛叫一聲:“倒。”

應春風真就發出了微微的呼嚕聲,睡了過去,而且睡得很熟。

應春蕾的眼珠子陡然瞪大。

西醫要讓人睡,只能開安眠藥,中醫也有類似的藥物,但陽頂天什麼藥物也不用,只輕輕按摩了兩下,立刻就能讓人進入深度睡眠,這也太詭異了。

龔嬌反而沒有她想得多,龔嬌是記者,不是醫生,催眠不是什麼新聞,她並不瞭解這中間的難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