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依舊得瑟的劉浩,李夢晨接着開口:“我說劉浩,你一個本科學歷,爲什麼咱們老李主任這麼看重你呢?”

劉浩想了想,開口道:“可能是我長得比較帥的緣故吧!”聽到劉浩的話後,孫曉潔瞬間笑了,而李夢晨則是一臉的無語:“說正經的OK?我可是聽說了,若是本科的醫生,在咱們醫院可是吃不開的,而且還沒有任何的地位,但我怎麼看咱們老李主任卻是這麼的看重你,而且什麼手術都讓你來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吧?”劉浩聽了,再次

劉浩想了想,開口道:“可能是我長得比較帥的緣故吧!”

聽到劉浩的話後,孫曉潔瞬間笑了,而李夢晨則是一臉的無語:“說正經的OK?我可是聽說了,若是本科的醫生,在咱們醫院可是吃不開的,而且還沒有任何的地位,但我怎麼看咱們老李主任卻是這麼的看重你,而且什麼手術都讓你來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劉浩聽了,再次說道:“不是說了嗎?我長得是真的很帥!這便是李主任看重我的主要原因!”

聽了劉浩的話後,孫曉潔再次笑出了聲,而李夢晨也是被劉浩的不要臉的幽默給徹底的擊敗了。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學院的大門兒,這時,孫曉潔開口道:“那個,學長,你是知道的,咱們學院出入都要出入證,你和老師也只能走到這裏了。”

聽到孫曉潔的話,劉浩與李夢晨也是笑着點頭,李夢晨則是開口:“嗯,去吧,我也劉浩也要回去了。” 看着遠去的孫曉潔,劉浩一臉的感慨:“時間過的真快,一晃已經過去兩年了!”

看着一臉尷尬的劉浩,李夢晨也是白了劉浩一眼,然後開口道:“這有什麼可感慨的呢?我也離開學校三年了呢?也沒有你這麼多的感慨。”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也是好奇了:“對了,夢晨,你這不說,我還不知道你讀的那所學校呢?”

李夢晨聽了劉浩的話後,再次白了他一眼,“什麼叫我不說,是你一直都沒有問過我,好不?”

劉浩聞言笑着:“那我現在不是問你了嗎?”

李夢晨也笑着:“嘿嘿,你問了我也是不會說的。”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也是一臉的無語,然後開口說了一句:“夢晨,你知道嗎?你是隻聞人說,而是沒有親眼所見啊。”

聽的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是一頭霧水:“什麼意思?,劉浩,我聽不懂你的話。”

只見,劉浩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口道:“在我剛來咱們醫院的時候,所經歷的情形和你說的是一樣的。我的確是學院的優秀畢業生,但本科的學歷在咱們醫院只是墊底的存在,不僅是醫生,就是連護士都是不會正眼看你一眼的,而我在肝膽外科所呆的兩年除了幫人值班會被人提起一句外,在其餘的時刻就是空氣,到最後,我就想到了乾脆辭職回家了。”

聽到劉浩的話,看到劉浩那一臉憂鬱的眼神,李夢晨也收起了玩笑的神情,然後笑着說了一句:“你這不是沒有辭職嗎?”

劉浩開口:“那天我其實已經做好了辭職的準備了,可也就是在那天,李主任直接就將我調到了咱們的急診科室。”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安慰道:“現在不是一切都好了嗎?還有主任這麼器重你,你知道嗎?劉浩,在你來之前,我可是從沒看到過老李這麼器重一個醫生呢?雖然你是一名本科生,但從我跟着你上了一個星期的手術,我發現,你比咱們的主任還厲害呢。”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忙擺手:“你這也擡舉我了,這讓我的信心瞬間爆棚!對了,夢晨,想不想去學院立面看看?”最後,劉浩指着前面的醫科學院。

李夢晨點頭:“想倒是想,可曉潔剛纔不是說了嗎?沒有出入證是進不去的。”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直接開口:“咱可是在學院上了四年的學了,豈能是一張小小的出入證就被難住的人!”

聽到劉浩的話,李夢晨也是一臉驚訝:“怎麼?你有辦法?難道是刷你那張帥臉?”

劉浩聞言,擺了下手:“學院是有個後門的,走,我帶你去看看。”

接着,劉浩便帶着李夢晨開始圍繞着學院的外圍走了起來,也就是走了大概不到十分鐘的樣子,劉浩便在一處鐵柵欄旁邊停了下來,而李夢晨也是看了一眼四周:“我說,劉浩,這裏並沒有你所說的後門啊,你沒有騙我吧?”

劉浩對着李夢晨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然後左右看了一眼,發現沒有學校的保衛巡視,然後便伸手將鐵柵欄的正中間的一處鐵片給拿了出來。

就這樣一個只容一人進出的空間便出現了。


接着,劉浩指着這個空出來的鐵柵欄對還是一臉驚訝的李夢晨道:“看見沒?這就是後門兒!”說我,劉浩就率先走了進去,隨後對着李夢晨道:“來,夢晨,進來!”

待李夢晨走進去後,劉浩就將那鐵柵欄恢復了原狀,而一旁的李夢晨看着劉浩的動作,驚訝的道:“劉浩,真沒看出,你手的力氣這麼的大,竟然將這鐵柵欄給生生的掰斷了啊。”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也是笑了起來:“我哪裏有那麼大的力氣,而是這鐵柵欄的鏈接的鐵皮早就是斷開的,只不過這鐵皮沒有掉下來,所以學院的保衛也就沒有發現而已。”

聽到劉浩的解釋後,李夢晨便明白了,然後開口問劉浩:“可是,劉浩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劉浩安裝好以後,便拍了一下手上的灰塵道:“這個其實每屆學院的學生都是知道的。學院裏有個規定,那就是學院的學生所點的外賣不讓進,而且連學院門口去取都不可以,後來,沒有辦法,學院的學生便來的這裏隱蔽的場所來取了,時間長了這裏就成了一個學院的後門兒了。”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是笑了起來。

就這樣,劉浩與李夢晨邊散步邊爲李夢晨介紹着學院的一些特殊的景色。

醫科學院的綠化是很有名的。

欣賞着學院的綠化環境,李夢晨心裏也是特別的舒暢。

當劉浩帶着李夢晨來到了學院的一處湖水,李夢晨瞬間就被湖水的景色給迷住了。

看着眼前這湖水的景色,劉浩也是感慨:“夢晨,你知道嗎?在上學時,我是隻有白天才這裏的,晚上我是說什麼都不會來的。”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是一臉的疑惑,“爲什麼呢?你沒看到晚上這裏的景色多美啊,白天肯是沒有現在的景色好看的。”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一臉的尷尬:“晚上美我是知道的,可晚上來,這裏除了情侶還是情侶,像我這種單身狗來這裏,純屬是找虐玩來了。”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隨後就哈哈笑了起來。

劉浩看着這裏的景色繼續道:“現在還好,是暑期期間,不然的話,這裏早就沒有地方了。”

李夢晨點了下頭,看到了一個十分好的座椅,便拉着劉浩坐了下來,然後開口問劉浩:“劉浩,我這一路上都在考慮一個問題,想問問你。”

劉浩聞言點頭:“什麼問題?問吧。”

李夢晨點了下頭,開口問道:“你方纔已經說了,你在肝膽外科是一個空氣的存在,可爲什麼到了急診科以後就像彷彿變了一個人呢?這手術簡直就是一天一臺的節奏啊。給我的感覺,好像就是沒有什麼手術可是難住你的。”

看着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還有她那隨風飄動的長髮,撩的劉浩內心是一陣盪漾,在聽到李夢晨的話後,劉浩突然有種將自己身上的祕密全都告訴她的衝動。

但劉浩還是有理智的,那就是即使自己真心真意的告訴了李夢晨,李夢晨也是不會相信的,反而還會讓李夢晨認爲自己是一個不真心、大腦有病的人,那樣可就真的得不償失了,也不是劉浩希望的。

聽到李夢晨的話後,劉浩一臉認真的道:“我現在的一切,說真的都是李主任給的,這一點我要好好的感謝李主任的提攜之恩。雖然我不是什麼千里馬,但李主任確實我的伯樂,他對我有着知遇之恩。若不是李主任爲我安排了這麼多的手術,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會這些手術。”

劉浩說的是真心話,即便是他有了超級神醫系統,但在肝膽外科都是無法接觸到手術的,也是無法發揮出自己的能力的。

雖然劉浩說的很認真,但李夢晨卻對劉浩的回答不滿意,“可是你說,你在肝膽外科都沒有接觸過手術的,可是你爲什麼還會做這麼多的手術呢?通過這一個星期來陪你上手術,我可是看的出,你根本就不是一個新人的樣子啊。”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笑了笑:“這,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這麼多的手術的,可能就是如李主任所說,我的學以致用的能力很強,能將醫學書上的知識很快就能運用到實際的操作上。”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是一臉的驚訝:“這,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難道你這麼厲害嗎?”

劉浩哈哈笑了起來:“厲不厲害,你不是已經親眼所見了嗎?”

李夢晨笑着將腦袋靠在了座椅上開始欣賞起湖邊的夜景,而劉浩則是欣賞起眼前的李夢晨,湖邊的景色再美豈能美過眼前的這個她呢?

看着她,劉浩的腦海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然後開口問道:“對了,夢晨你對自己的未來有什麼打算嗎?”

聽到劉浩的這麼一句話,李夢晨也是微微一愣,隨後擡手撩了一下自己的長髮,然後笑道:“嗯,我不告訴你, 對了,你說說你,你對未來有什麼打算?”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直接開口:“你都不告訴我,我纔不告訴你呢。”

聽到劉浩的話,李夢晨睜着自己的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看着劉浩,一臉不悅的道:“你說你一個大男生,老是與一個女孩子計較個什麼勁兒啊,快點說啊。”

聽到李夢晨這個奇葩的理由,劉浩也是無語了,想了想開口道:“我對未來計劃的很簡單,那就是好好上班,然後努力賺錢。”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笑道:“哈哈,你知道嗎?我還以爲你會說出什麼身爲一個醫生,我要救死扶傷爲己任呢。”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笑着搖了下頭,然後開口:“身爲一個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本職。這個是不用考慮的。但賺錢卻是我的夢想!”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夢想很好,但錢真的是那麼重要嗎?” 對於李夢晨的自言自語,劉浩聽得很清楚,但劉浩沒有看到李夢晨自言自語時的額表情,劉浩還以爲是在問自己呢,所以劉浩就直接開口說了一句:“賺錢很重要的,沒有錢,怎麼娶老婆呢?就算是有女孩子願意嫁給你,可你不努力賺錢怎麼養活她呢?難道讓人家一個姑娘跟着你受罪嗎?”

本來神情有些低落的李夢晨被劉浩這麼直白的一句話給逗樂了:“我說,劉浩啊,你能不能別這麼逗呢?”

劉浩卻是很認真的道:“我沒有說笑,我是很認真的,好不?結婚最起碼要有房吧?沒錢怎麼買房呢?對吧?”

聽得劉浩的話,李夢晨也是一臉的無語,接着,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隨後開口道:“劉浩,你打算以後要娶個什麼樣的女孩子呢?你知道嗎?我可是有着很多漂亮的閨蜜的,說說你的標準,說不定我這裏就有合適的呢?”

聽得李夢晨的話,劉浩的臉瞬間就紅了起來,本來和李夢晨這麼近距離,劉浩就已經很緊張了,但李夢晨又說起了這麼敏感的話題,這讓劉浩有種針扎的感覺。


而李夢晨見劉浩半天不說話,李夢晨便笑着再次催了起來:“喂,劉浩你倒是說啊。”

本來劉浩的心臟已經跳的非常快了,在經李夢晨這麼一催,劉浩瞬間就開口說了一句:“就你這這樣的女孩子!”

對於劉浩的回答,李夢晨內心也是非常滿意的,但接下來,她不知道該什麼什麼了。

一時間,尷尬的氣氛瞬間籠罩了二人。

劉浩也意識到了此刻尷尬的氣氛,爲了緩解此刻尷尬的氣氛,劉浩再次開口說了一句:“那個,別的女孩子,也,也是可以的。”

但劉浩和李夢晨二人都知道,接下來的話在怎麼說,在怎麼解釋都是沒有用的了,因爲倆人之間的那個無形的屏障已經被劉浩給捅破了。

但李夢晨的性格是不能讓二人的尷尬情景在這麼持續下去的,只見李夢晨擡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長髮,然後笑道:“我可是先提前說 ,劉浩,我這樣的女孩子可是不好找的,不過爲了你,我會盡量幫你尋覓的,一旦有了合適的立馬就給你介紹,若是沒有的話,可就別怪我哦,哈哈哈。”

聽得李夢晨的話,劉浩也是笑道:“好的,好的。哈哈。”

在找了一個臺階下了後,李夢晨掏出了生日那天,媽媽送給她的那塊純金的懷錶,看了一眼時間:“劉浩,現在都十一點了,我要趕緊回去了。”

劉浩也立馬起身:“好的,走。”

在回去的路上,倆人的話比來的時候少了很多,說白了還是有點尷尬的,到最後還是李夢晨率先開口:“劉浩,你看過漫威的電影嗎?”

劉浩開口:“看過的不多,不過我倒是喜歡這類的電影。”

李夢晨開口:“我正好有好多這種電影的鏈接,你拿出手機,加我微信,我發鏈接給你。”

聽到可以加李夢晨的微信,劉浩立馬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機,雖然認識李夢晨快倆月了,但劉浩一直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沒有想到,今晚卻意外的加上了。

“對了,夢晨,咱們明天在哪裏碰面去電影院呢?”劉浩開口。

“電影院離咱們醫院不遠,就在醫院門口吧。”

劉浩開口道:“好的,明天散了電影,要一起吃飯的,你要想好吃什麼哦。”

聽到劉浩的話,李夢晨哼了一聲:“這個不用你操心,我肯定會想好的。”

走出了學院,看了一眼冷清的四周,劉浩開口道:“夢晨走,我送你回家,你住哪裏呢?”

聽到劉浩的話,李夢晨搖頭:“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的。”

聽到李夢晨的話,劉浩愣了:“你那會不是誰,讓我送你回家嗎?爲什麼現在又不用了呢?”

李夢晨開口:“那會兒不是有曉潔嗎?我是打算你我一起將曉潔送到學院後就各自回家的。”

劉浩看了一眼冷清的四周,而且現在已經是深夜了,所以他肯定是不放心讓李夢晨一人回家的,所以,這次劉浩一臉堅定的開口道:“不管了,現在已經是深夜了,而且這裏又沒有行人。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就是跟定你了,直到你安全回家爲止。”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是被劉浩這種認真的樣子感動了,但嘴上卻是笑了:“怎麼?難道你是真的喜歡我嗎?剛纔你說要找與我一樣的女孩子,我還以爲你是開玩笑的呢。”

經過一個來月的瞭解,李夢晨知道劉浩那靦腆的性格,所以,李夢晨知道劉浩就是心裏喜歡她,劉浩也是沒有勇氣說出來的,果然,劉浩在聽到李夢晨的話後,臉再次紅了起來:“我們不僅是同事,還是朋友,而且你更是一個女孩子,身爲男生的我,不管是出於哪種關係,我也是應該送你回家的。”

李夢晨看着臉紅的劉浩,笑着道:“我纔不管那些呢,我只希望讓喜歡我的人送我,所以你要送我的話,必須要承認喜歡我。”現在的李夢晨內心也是緊張的很,尷尬的很,但爲了讓劉浩大膽的說出那句話來,李夢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看着劉浩那木頭的樣子,李夢晨一臉悠閒的樣子,“快點了,劉浩,時間不早了。”

這時,夜晚的涼風拂過,讓有些木頭的劉浩瞬間清醒了過來,隨後,劉浩看着李夢晨,笑道:“我說,夢晨,你這麼着急,讓我說出來,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啊,但你不好意思說出來,所以才逼着讓我給你表白呢?”

突然轉變的劉浩,讓李夢晨瞬間有些慌了:“才,纔不是呢,我,我也就是隨便說一下罷了。”

劉浩立馬控制住了局勢:“哦?那你這樣說,還讓不讓我送了呢?若不同意的話,那肯定就是你心裏有鬼了。”說完,便笑着看李夢晨。

李夢晨畢竟是一個女孩子,雖然有些時候有些大大咧咧的,但面對這樣的情況,還是瞬間害羞了,“真是的,一點都不好玩兒,走了,走了。”

劉浩也是不想過多知道別人隱私的人,尤其是李夢晨這樣的女孩子,但今天真的是很特殊,夜深人靜的,在者,李夢晨這樣漂亮的一個女孩子走在無人的街道上,着實的是太危險了。

隨着一路上的行走,終於二人在一處高檔的小區下停了下來。

劉浩看着李夢晨道:“我說,夢晨啊,你說你家離醫院近呢?這哪裏近了,和我住的差不多的距離好不好?”

聽到劉浩的話後,李夢晨也是開口了:“這才了多大會兒,就累成這樣了?你比我這個女孩子的體質強不了多少啊,這可不行,你可要加緊鍛鍊身體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