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這可是近年來難得的勝利。」米高男爵得意洋洋的挺起胸膛,甚至已經想象到自己今後在翡翠行省橫行霸道的愉快場景了,「知道嗎?加上翡翠行省,希爾頓首相已經掌握了三分之二的地方勢力,這意味著我們距離奪取帝國又近了一步。」

「恭喜,不過你確定皇帝陛下沒有公主什麼的?」林太平很無語的摸摸下巴,突然覺得自己在大反派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我個人建議,你們最好關注一下皇帝陛下的子女,又或許他有什麼私生女流落在民間,這種劇情真的很常見。」「呃,關注那個幹什麼?」米高男爵顯然不怎麼明白,不過也就愕然了幾秒鐘,他立刻就抓住林太平的

「恭喜,不過你確定皇帝陛下沒有公主什麼的?」林太平很無語的摸摸下巴,突然覺得自己在大反派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我個人建議,你們最好關注一下皇帝陛下的子女,又或許他有什麼私生女流落在民間,這種劇情真的很常見。」

「呃,關注那個幹什麼?」米高男爵顯然不怎麼明白,不過也就愕然了幾秒鐘,他立刻就抓住林太平的手臂,滿臉笑容道,「林,還有件事,希爾頓首相告知我的叔叔,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最近能夠邀請您去帝都見面,順便談談我們和德瑪西亞邪惡聯盟正式合作的事。」

「去帝都?」還沒等林太平來得及回答,旁邊那些喝得醉醺醺的黑暗生物們,就立刻眼冒紅光的跳起來,血鐮更是和剛認識的百足勾肩搭背,滿口酒氣的獰笑道,「好主意,我真喜歡這個主意,林,還等什麼,我們這就出發去帝都,聽說那裡有很多富得流油的凱子,還有很多美麗害羞的貴族小姐……」

很好,聽到這麼邪惡的獰笑聲,米高男爵突然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開始懷疑向來英明的希爾頓首相這次是不是犯了個大錯誤,諸神在上,也許我應該向首相大人建議,不要放那麼多黑暗生物進入帝都,否則的話,考慮到這些邪惡傢伙的破壞力,說不定富饒繁榮的帝都會在幾個月內,就會被破壞得無法想象了。

倒是林太平若無其事的喝了口牛奶,笑眯眯道:「沒問題,其實我最近也想去帝都一趟,因為那裡有……不過,在那之前,我想在翡翠行省先待幾個月,順便做完那件我一直很想做的事。」

這當然沒問題,米高男爵自然是連連點頭,事實上翡翠行省最近還不怎麼穩定,怎麼也要花上幾個月時間,才能逐漸消除戰亂遺留下來的影響,不過話又說回來,林剛才所說要做一件很想做的事,又到底是指什麼?

「那個嘛,和電影有關。」林太平很愉快的摸摸下巴,抬頭望著繁星燦爛的夜空,過了很久很久以後,就在這星光璀璨的夜色下,他突然轉頭看著米高男爵,露出了充滿惡趣味的笑容——

「米高,還記得我以前和你說過,要把翡翠行省變成康坦斯世界的好萊塢嗎?那麼,你知道對於好萊塢來說,最讓人期待的是什麼嗎?」(未完待續。。) 十月的翡翠行省,內亂帶來的餘波正在漸漸消散,重新奪取了統治權的灰山總督和米高男爵,並沒有展開大規模的鐵血清洗,而是以相對溫柔的手段,安撫了行省內惶惶不安的貴族們,並且藉機將所有人都綁上自己的戰車。【頂【點【小【說,

不久以後,在經過一番宮廷內的爭鬥之後,那位老皇帝陛下親自發布詔書,宣布了黑斯廷提督的叛國罪,這也從間接角度默認了灰山總督對翡翠行省的統治權,更意味著以希爾頓首相為首的造反派,在篡國奪位的邪惡道路上又邁進了一大步。

很快的, 家庭異世生存錄 ,歌照唱,舞照跳,大大小小的宴會依舊進行,而各大電影公司推出的新電影也開始放映,並且很快就取代了黑斯廷提督的叛亂,成為行省中最火熱的話題。

到了十月中旬,為了證明行省的繁榮更勝過往日,米高男爵突然在一次宴會上宣布,他將和尊敬的林太平先生一起,舉行冷石帝國第一次奧斯卡頒獎典禮,藉此表彰過去一年中為電影事業作出偉大貢獻的人們。

奧斯卡?什麼叫做奧斯卡?聽到這個消息,別說是那些普通的平民了,就算是那些剛剛建立了電影公司的貴族和豪商們也都滿頭霧水,不過管那麼多呢,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位林先生似乎又搞出了什麼新東西,而且聽起來很有趣的樣子。


所以到了十月三十號那天傍晚,雖然還沒有完全入夜,秋葉島那座豪華空中電影院的大門前,早已經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至少上萬名遊客從翡翠行省各地趕來,只為了目睹這難得一見的盛況。

晚上六點,豪華的紅地毯徐徐展開,從秋葉島影視城大門處一直鋪到空中電影院門前。在圍觀人群的驚喜歡呼聲中,各大電影公司的老闆、導演、明星,紛紛乘坐豪華毛馬車到來,並且滿臉微笑的踏上紅地毯,向著前來捧場的粉絲們揮手致意表示感謝。

毫無疑問,在這些最近得到熱捧的大人物中,以德庫拉伯爵和麗璐為首的惡魔演員們,無疑是所有人最關注的焦點,幾個狂熱粉絲甚至衝破了防護欄,衝上來抱住德庫拉伯爵緊緊不放。然後一口氣獻上十幾個熱吻,最後熱淚盈眶半昏迷的被強行拖走。

「知道嗎?我最近每天要簽幾百個名,手腕都快斷了。」德庫拉伯爵擦著滿臉唇印,一邊苦惱抱怨著每天日程排得滿滿,一邊得意洋洋的走進空中電影院。

此時此刻的電影院中,早已經是燈火輝煌人滿為患,各大電影公司的老闆和演員們悉數到場,趁著頒獎典禮正式開始前,互相寒暄交談討論著電影的發展趨勢以及自己明年的拍片計劃。當然也少不了謙虛幾句,紛紛表示今年的最佳影片一定是對方的……


當然了,林太平無疑是最受歡迎的人,許多貴族商人圍在他身旁。滿臉笑容的獻上讚美之詞,只為了獲得一個能夠大賣的新劇本,當然了,如果能夠在新電影上映時獲得更多的院線。 時光不曾遺忘過 ……

這種熱鬧但又混亂的情景,持續了整整半個小時,到了晚上七點的時候。隨著泰坦尼克號主題曲悠揚響起,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這也正式宣布冷石帝國第一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的開始。

精彩的開場歌舞表演之後,林太平身著黑色晚禮服登上舞台,並且用幾個關於電影的小段子,贏得了全場的大笑和鼓掌聲,稍微停頓片刻,等到全場的掌聲漸漸落下時,他笑眯眯的再度開口道:「好了,尊敬的先生們,美麗的女士們,讓我們言歸正傳,今天晚上將要頒發的第一個獎項是——最佳電影原創劇本獎!」

伴隨著他的話,悠揚的音樂聲再度響起,臨時擔任頒獎嘉賓的克麗絲汀和安吉麗娜,身著鮮紅色的晚禮裙,美麗優雅的走上舞台,兩人的美貌姿容,頓時讓下面各大電影公司的老闆眼前一亮,忍不住開始考慮要如何說服這兩位美人兒御姐參演電影了。

倒是這個時候,克麗絲汀和安吉麗娜在幾句簡單交談后,很順利的將話題轉到入圍名單上,幾乎在同時,大銀幕上開始播放這次入圍電影的精彩片段:「先生們,女士們,獲得這次最佳電影原創音樂獎入圍名單的有——惡魔電影有限公司的《泰坦尼克號》,光芒電影公司的《與狼共舞》,環球電影公司的《亂世佳人》,南特電影公司的《甜心先生》……」

好,雖然已經提早得知自己公司拍攝的電影入圍,然而在看到大銀幕上的精彩片段時,那些電影公司的老闆還是忍不住精神大振,至於那些買到票進場的忠實觀眾們,更是紛紛起立鼓掌歡呼叫好,只等著最終結果的宣布了。

倒是沒有讓他們等太久,克麗絲汀和安吉麗娜相視一笑,輕輕開啟了手中的獲獎名單信封,在看到獲獎名單上的那個電影名稱時,她們兩人同時露出愉快笑容,然後攜手宣佈道:「獲得第一屆奧斯卡最佳電影原創劇本獎的是……《泰坦尼克號》,來自惡魔電影有限公司!」

該死的!就知道會是這樣!

聽到這個結果,即使已經有所預料,但那些原本還抱著最後一絲期待的電影公司老闆們頓時忍不住暗自腹誹,然而腹誹歸腹誹,他們還是勉強保持著風度站起身來,滿臉笑容的向林太平表示祝賀。

「謝謝,謝謝諸位了,我只是運氣夠好而已。」林太平同樣笑眯眯的表示感謝,在周圍那些充滿羨慕和怨念的目光中,他悠然自得的登上舞台,先和克麗絲汀來了個貼面吻,然後從安吉麗娜手中接過那個抄襲版的小金人。

這一刻,舞台下的掌聲更加熱烈了,林太平舉起手中的小金人揚了揚,然後充滿惡趣味的輕咳幾聲,一本正經道:「先生們。女士們,很榮幸我獲得了奧斯卡的第一個獎項,首先我要感謝我的朋友……唔,不對,首先我要感謝國家,然後是感謝我的朋友們,當然還要感謝所有觀眾的支持,我愛你們,這個獎項屬於大家,謝謝!」

就這樣。一番簡短的獲獎感言后,他很輕鬆的跳下舞台回到座位上,接受黑暗生物們的集體祝賀,不過有些奇怪的是,平時早就衝上來表忠心的血鐮,這時候卻滿臉緊張的坐在位置上動都不動,兩隻爪子都在無法控制的微微顫抖著。

萬龍神主 你在緊張什麼?」林太平很驚訝的看著它,倒是旁邊的德庫拉男爵得意洋洋的整理著衣領道,「親愛的林。你顯然不明白血鐮的焦慮心情,要知道它正期待著能獲得最佳男配角……真是可憐啊,我就一點都不緊張,事實上我覺得最佳男主角那個獎項。簡直就是為我精心打造的。」

你大爺的!血鐮本來就很緊張了,再看到德庫拉伯爵那種趾高氣昂的表情,忍不住想拔出鐮刀在那張英俊面容上連砍幾刀,不過它也不得不承認。今年的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兩個獎項,早就註定是德庫拉和麗璐的囊中之物,如果真的被頒發給別人。估計現場觀眾都要集體大呼黑幕了。

這麼說著話,舞台上的頒獎典禮還在進行,又是幾個不起眼的音樂大獎服裝大獎之後,身材魁梧的圖魯終於和嬌小輕盈的夜歌一起登場,後者輕輕揚了揚手中的獲獎名單信封,嫵媚微笑道:「好了,先生們,女士們,我想大家已經狠期待了,接下來我們要頒發的獎項是,電影最佳男配角獎……」

來了!終於來了!原本還在和德庫拉憤怒對視的血鐮,突然就精神大振的伸長脖子,兩隻眼睛里都在閃耀紅光,看它那種殺氣騰騰的樣子,好像恨不得現在就揮舞鐮刀,先把周圍那些競爭對手全部砍翻,然後毫無懸念的上去領取獎項。

到了這個時候,林太平倒是覺得沒什麼好看了,趁著所有人都被頒獎典禮吸引,他很悠閑的從側門穿了出去,倚在空中電影院的樹藤欄杆上,微微揚起頭望著遠方天空中的一輪圓月,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

是的,在這個惡趣味的頒獎典禮之後,翡翠行省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而接下來自己要做的,或許就是接受那位希爾頓首相的邀請,前往冷石帝國的帝都冷石城……當然,所謂的謀國篡位只是順手幫忙而已,真正值得注意的,是那些仍然隱藏在幕後的血紋祭司,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和那位老皇帝有著密切關聯。

「老闆,你在想什麼?」輕柔的聲音突然從後方傳來,不知什麼時候,克麗絲汀也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會場,正帶著幾分關心表情遠遠看著他。

「沒什麼,我只是出來看看風景而已。」林太平笑眯眯的轉過頭去,看著許久不見的美人兒御姐,「當然了,順便也思考一下,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去冷石城……」

「冷石城?」克麗絲汀微微愕然,但很快就明白了這個詞所代表的含義,稍稍沉默片刻,她突然緩步走上前來,輕輕挽住林太平的手臂,平靜如常道,「老闆,你不用給自己太多壓力,我覺得你已經做得夠好了……而且,無論怎麼樣,你要相信,我一直都會站在你的身旁,哪怕你已經很久沒有發薪水給我了。」

「薪水?什麼薪水?」林太平滿臉無辜的眨眨眼睛,卻又毫不掩飾的凝視著克麗絲汀,直到看得對方不由得滿臉紅暈,有些羞澀的微微低下頭去。

朦朧的月色下,往日里英姿颯爽的美人兒御姐,突然多了幾分楚楚可憐的柔美,美麗面容上微微泛起粉紅色彩,明媚的眼眸中蕩漾著柔情波紋,而那有些緊張不安輕輕咬著的櫻唇,卻似乎帶著無法抵擋的誘惑力,彷彿在無聲無息的召喚著什麼……

「克麗絲汀……」林太平有些呼吸急促的輕輕呼喚著,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主動握住了克麗絲汀的溫暖縴手。

「嗯……」克麗絲汀忍不住顫抖著,輕輕應了一聲,緩緩揚起天鵝般的玉頸。

曖昧的氣氛中,兩個人近在咫尺的凝視著,都能察覺到對方眼中的溫柔感情,不知不覺中,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主動,兩個人的面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甚至都能感覺到對方的輕柔呼吸,彷彿這一刻就要……

該死的!然而,就在幾秒鐘后,從會場中傳來的憤怒咆哮聲,突然打破了這羅曼蒂克的寧靜,克麗絲汀就像是一隻受到驚訝的小兔子,滿臉紅暈的驚慌後退,林太平很無語的轉過頭去,聽著血鐮的憤怒咆哮聲仍然從會場中傳來,第一次覺得自己那麼痛恨一個傢伙——

「不!這不公平!我的表演比那些混蛋好,我的票房成績也比那些混蛋好,為什麼最佳男配角會頒發給……黑幕!黑幕啊黑幕,潛規則啊潛規則!我就知道的,我就知道我昨晚沒有看錯,那個該死的混蛋,沒錯,我說的就是你,就是你這個偷偷從女評委房間出來的傢伙!」

————————————————————————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魔門正宗》,仙俠文,老作者有質量保障,書號3456328,大家有興趣的可以去看一看。(未完待續。。) 充滿激情的冷石帝國第一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在這個美麗的夜晚終於劃上了圓滿句號,觀眾們欣賞了一場精彩絕倫的頒獎晚會,各大電影公司瓜分了十幾個榮譽獎項,惡魔電影公司更是成為最大獲利者,一口氣搶走了近半榮譽,尤其是德庫拉伯爵和麗璐,更是毋庸置疑的登上最高殿堂,成為冷石帝國第一屆奧斯卡的影帝和影后。+◆頂+◆點+◆小+◆說,

好,總的來說,大家都很滿意,甚至還有心情在頒獎典禮結束后搞了個慶祝宴會,唯一很不滿的就只有血鐮了,這傢伙不僅和最佳男配角擦身而過,而且還在宴會進行的時候,被林太平惡狠狠的痛扁了一頓,理由是……呃,沒理由!

當然了,雖然奧斯卡頒獎典禮已經宣告結束,但它帶來的餘波影響仍然在擴散,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里,翡翠行省的人們仍然在津津樂道的談論著這次奧斯卡,比如麗璐小姐那天晚上的美麗晚禮服,比如德庫拉伯爵和幾位女明星的風流韻事,再比如血鐮口口聲聲所說的黑幕和潛規則……

然而,並沒有人知道,當他們還在孜孜不倦談論這些事情的時候,一支大型車隊已經在十一月初的凌晨時分,悄無聲息的從南特港出發,行駛在迷霧籠罩的林間道路上,朝著數千裡外的帝都冷石城進發。

毫無疑問,車隊的主人是受到希爾頓首相邀請的林太平和黑暗生物,考慮到翡翠行省是自己的後方基地,為了確保這裡的電影產業不會被摧毀,林太平不得不留下部分黑暗生物守護這裡,其中就包括了大部分惡魔和獸人們。

當然了,他也不會愚蠢到隻身上路,和他一起前往帝都的隨行人員中,自然有剛剛到來的移動魔晶炮克麗絲汀、死要錢的美人魚御姐安吉麗娜、牛頭人族長大吃貨圖魯、牛頭人第一美少女莉亞。以及一直想要推倒他生孩子的夜歌……

事實上,在分別的這段時間裡,克麗絲汀他們經過艱苦修鍊和幾次探索奇遇,如今都已經擁有了接近白銀中階的實力,基本可以確保旅程的安全,這當然是件好事,用林太平的話來說就是——「那什麼,我可不想在半路上莫名其妙的就被人幹掉了!」

事實上,也正是因為擔心會發生這種事,所以灰山總督還特意派遣一支精銳軍隊隨行。不僅如此,希爾頓首相還派來了六位特使,這六位使者全都擁有白銀中階的實力,其中一位大劍師更是已經晉陞到黃金初階,由此也可見希爾頓首相真正擁有的實力。

在這種情況下,車隊的行程自然有了安全保障,林太平也終於可以在漫長旅途中悠然自得的乘坐著豪華馬車喝著茶,順便和同行的米高男爵胡扯幾句,並且深入了解冷石帝國的真正情況。

「林。你要明白,和翡翠行省相比,帝都冷石城才是整個帝國的最強大核心所在。」談到這次的目的地,即使是米高男爵也不由得滿臉嚮往。摸著胸口感慨道,「知道嗎?那裡有最繁華的商業、最漂亮的美人、最精彩的娛樂、最豐富的……」

「說重點!」林太平忍不住翻翻白眼,直接打斷他的話。

「好!重點是,帝都的勢力很強。非常強,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強。」米高男爵被打斷了興緻,當然是滿臉怨念。卻又輕輕嘆了口氣道,「該怎麼說呢,舉個例子好了,在我們翡翠行省,黑斯廷和曼陀羅這種傢伙,已經可以說是超強存在,可是在帝都,如果你沒有黃金等階的實力,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強者。」

「是嗎?就像我們車外的那位?」林太平若有所思的轉過頭去,看著馬車外那位隨行的黃金初階大劍師,希爾頓首先似乎很器重自己,竟然派遣了這樣一位強者來保護車隊,然而從他可以輕易派出一位黃金初階強者的情況來看,這位首相大人顯然有著更強大的底牌。

「沒錯,林,千萬不要小看首相大人。」談到希爾頓首相,米高男爵居然難得的嚴肅起來,一本正經道,「在過去的十年裡,首相大人一直替代老朽的皇帝陛下,兢兢業業的管理整個帝國,無數貴族和強者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征服,心甘情願的為他服務。」

「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他還要拉攏我幹什麼?」林太平都懶得聽這種奉承之詞,事實上希爾頓首相如果真的那麼強,那麼早就已經幹掉那位老皇帝奪取帝國了。

「那是因為,還有些不識時務的傢伙,仍然為那位老皇帝賣命。」米高男爵有些尷尬的輕咳幾聲,「你得明白,帝都的勢力是很複雜的,除了首相大人的陣營和保皇黨之外,還有幾十位大貴族,他們掌握著強大的軍事力量,卻一直保持著中立的態度,所以……」

「所以,這些大貴族的選擇,將會決定帝國到底屬於誰了?」林太平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突然笑眯眯道,「唔,讓我來猜猜看,希爾頓首相是不是一直想拉攏這些大貴族,但是至今都沒有成功過?」

很顯然他猜對了,米高男爵忍不住嘆了口氣,滿臉苦惱道:「誰說不是呢?首相大人在過去幾年裡,一直想要拉攏這些大貴族,可是那些傢伙始終油鹽不進,保持中立冷眼旁觀,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好像也沒有太大野心,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發展自己的家族上。」

懂了,林太平很愉快的喝著茶,想了想卻又放下杯子,很認真的問道:「那麼,米高,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要問你——唔,請你如實的告訴我,你是否知道曼陀羅的來歷?」

「這個,我真的不太清楚。」米糕男爵很迷惑地搖搖頭,不過稍微緩了口氣,他卻又再度微微皺眉道,「但是,我聽叔叔說,像曼陀羅這種神秘強大的傢伙,很可能是來自宮廷內部,屬於那位老皇帝的私人精銳部隊。」

「是嗎?果然和那位皇帝陛下有關嗎?」林太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倒也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情況其實已經很明顯了,那些血紋祭司就是在藉助老皇帝的權力,在暗中經營發展著自己的勢力,然而那些傢伙到底想幹什麼,難道就像麗璐從曼陀羅那裡聽到的秘密,他們打算製造……

毫無徵兆,馬車突然在此刻來了個急剎,林太平不由自主的向前沖,整杯茶都潑到了米高男爵的臉上,不過後者此時也顧不得指責,幾乎是下意識的從車窗里探出頭去,高聲尖叫起來:「克蒙德大師,發生了什麼,發生了什麼事?」


「男爵大人,您不用擔心,只是有一點可疑的跡象而已。」被稱為克蒙德大劍師的黃金大劍師從容不迫,揮手示意車隊停止前進,並且面無表情的凝視著前方——

就在車隊必經的林間道路上,幾棵攔腰折斷的百年大樹擋住了去路,考慮到昨夜曾經有一場暴風雨,這幾棵大樹很可能是被狂風吹斷的,然而如果從陰謀論的角度來說,世界上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

有問題!林太平和米高男爵彼此對視一眼,守護在車隊附近的黑暗生物們立刻湧上前來,圖魯帶著牛頭人們用身軀擋住馬車,安吉麗娜和克里斯丁同時做好了攻擊準備,至於夜歌更是直接帶著暗精靈們融入陰影中,偵查著周圍的異常情況。

不過,似乎也並不需要他們親自動手,因為克蒙德大劍師已經冷笑一聲,示意五百名精銳士兵做好警戒準備,緊接著他拔出腰間長劍,步伐穩定的向前邁出,緩緩靠近那擋住去路的幾棵百年古樹。

陷阱還是偶然?擁有著強大實力的克蒙德大劍師,顯然擁有強者該有的沉穩和自信,腳步踩在林間落葉上,發出沙沙沙的清脆聲響,他泰然自若的走向百年古樹,不知何時,烈日般的金色光芒已經憑空浮現,將他方圓數十米全都籠罩在內。

這一刻,林太平和黑暗生物們都屏住了呼吸,那些隨行的精銳士兵們更是舉起盾牌,隨時準備迎接可能到來的襲擊,而就在這樣的詭異氣氛中,克蒙德大劍師依舊不緊不慢的前行,直到很平靜的伸出手,探向近在咫尺的百年古樹:「那麼……滾出來!」

怒吼聲未落,金色狂潮般的劍光驟然爆發,如同雷霆轟鳴般猛然斬落,但出乎預料的是,劍光並不是斬向擋路的百年古樹,而是在空氣中頓了一頓,突然毫無徵兆的轉向,擊中右邊那看似毫無危險跡象的灌木。

剎那間,鮮血四濺飛射,一個完全隱藏在陰影中的灰衣刺客,頓時被劍刃刺中心臟,緊接著可怕的劍光驟然爆炸,將他的身軀直接攪成碎片,然而古怪的是,在死亡即將來臨的那一瞬間,他的臉上竟然沒有任何痛苦表情,反倒露出了如釋重負般的解脫笑容……

什麼?克蒙德大劍師微微愕然,一瞬之間,危險的感覺如同毒蛇一般咬住他的心臟,讓他幾乎是下意識的猛然轉頭,厲聲喝道:「不……」(未完待續。。) 克蒙德大劍師的判斷很準確,但唯一的問題是,來得太晚了!

就在這剎那間,車隊停靠的堅硬地面突然微微顫抖,還沒有等眾人從驚愕中回過神來,數百柄血色細劍已經從地下呼嘯刺出,完全將注意力放在周圍的精銳士兵們,幾乎在瞬間就變成最大受害者,血色細劍深深刺入他們的兩腿之間,恐怖的血色鬥氣驟然爆發,將他們的身體徹底撕裂。※%頂※%點※%小※%說,

刺客!有刺客!米高男爵的尖叫聲,即使隔著兩三里路也能清晰聽見,周圍士兵們的反應倒是很快,在最初的幾十人當場斃命后,立刻毫不猶豫的四散開來,林太平更是直接抓住米高男爵,從馬車上一躍而下,並且在黑暗生物們的保護下急速後退。

幾乎在同時,大量的灰衣刺客從地下陰冷躍出,天知道這些傢伙是如何在堅硬地面下呼吸存活的,然而此時此刻,突然發動襲擊的他們已經揮舞著血色細劍,硬生生的撞進人群中,並且肆無忌憚的收割著生命。

事實上,這些灰衣刺客的實力並不算強,最多也就是青銅巔峰水準,然而令人驚駭的是,他們的皮膚泛著灰白的金屬色澤,竟然堅硬到普通長劍都無法刺入,幾個精銳士兵奮力舉起長槍,硬生生將長槍刺入一個灰衣刺客的身軀,然而後者竟然毫無痛苦表情,反倒是睜開死魚般的白色眼珠子,表情僵硬的扯開嘴角,反手將幾個精銳士兵刺穿。

這些傢伙是殭屍嗎?林太平在黑暗生物們的保護下急速後退,卻也察覺到這種詭異跡象,克麗絲汀扛著魔晶艦炮轟鳴開火,將幾個衝過來的灰衣刺客轟成碎片,夜歌突然從陰影中詭異出現,並且微微皺眉道:「親愛的,那些傢伙還有微弱呼吸。他們應該不是……」


是什麼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就在此時此刻,那些灰衣刺客已經發現獵殺目標,並且面目僵硬的猛衝上來,完全無視周圍黑暗生物的威脅,他們任由各種攻擊落在身軀上,卻仍然視死如歸的洶湧前沖,幾個灰衣刺客甚至頂著安吉麗娜的巨大火球,如同燃燒焦炭似的衝過火海,緊接著嘶吼著揮舞血色細劍。惡狠狠的向林太平撞去。

毫無疑問,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強者,而是那種擺明要同歸於盡的混蛋!

即使林太平身邊有數百隻黑暗生物保護,但在這種視死如歸的衝擊下,原本嚴密的防禦網也被硬生生破開一條縫隙,幾個灰衣刺客藉助著同伴的犧牲掩護,硬生生的突破到達林太平面前,任憑周圍的黑暗生物如何猛攻,他們依舊面目僵硬的向前突進再突進。然後猛然拉開身上的灰色衣袍……

該死的!這一刻,在看清這幾個灰衣刺客身體上捆綁的東西時,所有的黑暗生物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是的,那是密密麻麻的魔法捲軸。多到足以讓密集恐懼症的患者渾身發麻,在傍晚的昏黃陽光下,這些魔法捲軸閃耀著可怕光芒,只需要短短一瞬。它們就會轟然爆炸,把方圓幾十米內的所有生物都轟成碎片。

阻止他們!安吉麗娜和克麗絲汀怒喝一聲,試圖搶先擊殺這幾個人體炸彈。然而周圍的灰衣刺客卻猛撲上來,強行擋住黑暗生物們的去路,林太平被人群硬生生隔開,看著面前近在咫尺的幾個人體炸彈,突然滿臉古怪的摸摸下巴:「風水流輪轉,往年都是我用魔法捲軸轟別人,現在終於輪到……」

「給我滾開!」但就在剎那間,雷霆般的怒吼聲驟然從後方響起,空氣波紋急速震蕩,以至於周圍幾棵大樹都轟然折斷。

如同太古魔神降臨,克蒙德大劍師怒吼一聲從天而降,重重砸在人群的密集處,從他身軀上爆發出的金色光芒,如同洶湧澎湃的狂潮巨浪,將周圍的黑暗生物和灰衣刺客全都掀翻在地,就連那幾個人體炸彈也失去平衡倒飛出去。

下一刻,這洶湧澎湃的金色光芒再度呼嘯騰空而起,竟然在高達數十米的高空中,化為一隻三頭六翼的巨大怪鳥,這隻怪鳥在空中微微一頓,緊接著發出震耳欲聾的驚雷轟響,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俯衝下來,就如同一道急速穿越的金色雷霆。

劍靈!這是劍靈!黃金初階大劍師才能擁有的劍靈!

一瞬之間,整片密林都籠罩在金光中,沒有人能看清這隻怪鳥的一舉一動,但在閃電般遊走的金光中,那些瘋狂刺殺的灰衣刺客全都砰然倒地,他們的半金屬身軀好像突然變得很脆弱,往往被金色光輕輕觸碰到,就會很詭異的四分五裂。

諸神在上,這就是黃金等階強者的實力嗎?

黑暗生物們看得極為震撼,長舒一口氣的同時,又突然覺得去帝都搶銀行的計劃可以稍微改一改了,而就在他們的感慨中,幾乎所有的灰衣刺客都已經在短短几分鐘內,被克蒙德大劍士的劍靈徹底消滅了。


「收拾戰場,不要放過任何一個遺漏的刺客!」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克蒙德大劍師平靜的收起長劍,向那些早已呆若木雞的士兵們吩咐道。

聽到他的命令,那些士兵終於如夢方醒似的,連忙開始打掃戰場檢查情況,克蒙德大劍師在使用了劍靈之後,顯然也消耗了不少元氣,以至於滿臉蒼白,但他仍然盡忠職守,緊緊抓起一個還未死透的灰衣刺客,面無表情道:「說出來,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我會考慮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就像是沒有任何痛覺,被緊緊卡住喉嚨的灰衣刺客並不掙扎,只是脆弱的喉結咯咯作響,似乎想要發出什麼聲音卻又說不出來,然而僅僅幾秒鐘后,這個詭異的傢伙卻突然睜大眼睛,原本灰白色的眼睛更是一片空洞,泛著死魚一般的白色光芒。

轟!一瞬之間,這個灰衣刺客的身軀突然直接炸裂,血肉四散飛濺中,一個漆黑生物從他胸腔中躍出,如同利箭似的呼嘯射來,直接射向近在咫尺的克蒙德大劍師。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