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爾,那傢伙居然一把雙膝跪下了,道,「唐大師,只要你肯伸手救了柳府兩位祖宗。從此後,柳府甘願認你為主。跟他們一樣稱你為少主。」

「父親,你這……」柳兼霞可是急了,自己要當唐春妻子而不是婢女。「什麼都別說了,沒有老祖宗就沒有了柳府。而且,唐大師法力通天。連趙窮羅列他們脫凡境高手都願意認主。更何況於一個柳府。兼霞,我宣布,從此後我們倆斷絕父女關係。你好好嫁給唐春吧,爹不能拖累你了。」柳域主好像大徹大悟了。「唐哥,你真敢收柳府為

「父親,你這……」柳兼霞可是急了,自己要當唐春妻子而不是婢女。

「什麼都別說了,沒有老祖宗就沒有了柳府。

而且,唐大師法力通天。連趙窮羅列他們脫凡境高手都願意認主。

更何況於一個柳府。兼霞,我宣布,從此後我們倆斷絕父女關係。

你好好嫁給唐春吧,爹不能拖累你了。」柳域主好像大徹大悟了。

「唐哥,你真敢收柳府為奴?」柳兼霞牙齒咬得咯咯響,盯著唐春一幅要吃人架勢。這個,尼瑪,典型的河東獅吼的前兆。唐老大不由得有些鬱悶。這女人,怎麼最後都會成為河東獅?平時蠻溫柔的人嘛。

不過,唐春決定逗逗她再說。於是冷哼道:「他們自願的。而且,能成為我唐春的奴僕那是你們柳府的榮幸。柳奇他們為何攻擊我時被滅,那是因為他們身手太低我看不上眼。」

柳府一夥全眼巴巴看著唐春,就怕這位神人發怒會牽連大家。不過,柳兼霞貌似得到了唐春認可的夫人,他們也不敢得罪這位未來的唐夫人。

「絕對不行,叫我父親拜你為主,那你把我置於何種地位了?」柳兼霞問道。

「你願意獲得什麼地位?」唐春問道。

「好好好,唐春,乾脆我也拜你為主。唐大少主,從此後,我柳兼霞是你最忠心的奴才,婢女。」柳兼霞咬牙哼道。


「哈哈哈,好好好,過來,我的最忠心的婢女。」唐春玩味兒似的一笑指著柳兼霞。她還真過來了,不過,下一刻傳來了唐老大痛苦的慘叫聲。(未完待續。。) 因為,腳板上連給未來夫人來了幾咸腳蹄子。柳兼霞可是昴足了半道境實力踩的,下腳絕沒留情。

幸好老子硬朗啊,不然,這腳板估計就得爛了。

幾點綠液過去,柳家兩位老祖宗包括柳域主都得到了唐春恩惠。至於別的柳府族人唐老大也顧不過來了。畢竟,神蓮之液也是有限的。用掉一滴就少了一滴。

柳域主的腿倒是奇迹般的半天後就長好了,不過,柳道德跟柳壽全身皮肉都給花包天捏爛了,就是有神蓮之液也無法恢復了。

唐春也無奈了,只好把骨頭撿起用了神通之術融合成了兩具完整的骨架。


「兩位暫時只能以骨架之身出現了,等六塑凝生丹煉成后再想辦法給你們倆位長肉了。」唐春聳了聳肩膀。

「多謝,有勞了。」柳家兩位祖宗居然朝著唐春深深躬身。看架勢根本就不敢把唐春看成柳府女婿,而是少主味兒。

「花包天雖說只剩下大半個頭顱逃走了,不過,此人功境太高。

精神力層次達到地仙境。仙力層次也有半仙境。此類強者恢復身體的速度很快。

估計不久就會恢復過來。幾十年過後估計還會捲土重來。

所以,你們還得強加自身修為。增強實力才是王道。」唐春告戒道。

「明白!」所有柳府族人全都躬身,貌似唐春成了柳府家主。

「唉,柳府經過這次重大打擊一下子將跌落三星勢力圈了。後邊。估計還有許多的後遺症。作為雷魚島域域主之家。如此實力是不可能能控制雷魚的。」回到木樓,黑輪嘆了口氣。

「雷魚島域有幾家達到三星級的勢力?」唐春問道。

「華家當道的『洪天社』

李家主持的『太一宗』

玉家是一個龐大的家族。

加上一個柳家就是四大三星級勢力。

因為,這四家最強高手都達到了脫凡境第一重的『鐵級境』。

而這四大三星級勢力表面一團和氣。實際上誰也不服誰,對於柳家這個域主還是萬年前掙下來的。

而紙是包不住火的,今天發生的事終究會傳到另外三大勢力當中。

到時,恐怕對於柳家就是一場災難。唐老弟,不管你承認不承認,你現在已經是柳家女婿了。

柳家有難你不可能能作到旁觀的。」黑輪笑道。

「呵呵,有少主這座大山撐著的。另外三家應該有所忌憚吧?」羅列笑道。

「沒亮出來之前三家未必知道唐春,因為。唐老弟也有慎重交待不準外傳。

估計唐老弟也是為了撼岳寶藏之事了。一旦事了。就是唐春亮出來之時。

三家必要考慮這一點的了。」黑輪說道,感嘆著,「想不到萬年大家柳家最後還要靠唐老弟撐著,這不曉得是幸運還是悲哀。」

「老哥可是太抬舉了我。兄弟我可是沒這能量的。」唐春笑了笑。

「你能量還小嗎?放眼整個雷魚。你會怕誰?」黑輪笑道。

撼岳塔爭奪前還有半個月時間。唐春進入大帝神廟苦修。

在充沛的仙力之下,唐春又吸收完了一個金鼎中的能量。

而且,唐春重新融煉了完了一水寒以及山寶。

發現一水寒完全可以跟仙器相媲美。而且。以唐春現在仙力轉化完畢的能量。不是仙器的話唐春還看不上眼了。

不過,目前能稱得上是仙器的估計就一水寒,織天針、八念神陽鼎,山寶除外。

雖說山寶威力大,但是,唐春把山寶當成師傅的象徵,沒到絕命的時候是不會動用山寶的。

因為,唐春怕傷害到師傅。冥冥中唐春總有一點念想,那就是師尊在山寶中還有一絲沉迷過去的魂魄在。只要自己修得神通之術,他年後必會讓師尊蘇醒並且復活。

別的時候唐春專註於撼地一腳的修鍊,發現威力也越來越大了。而且,當唐春把撼地一腳踏入重水湖中后詭異的事發生了。

整個重水湖好像都沸騰了,而且,重水茵子居然瘋狂的湧入了撼地一腳當中。

那一腳下去居然提不起來了,而重水茵子猶如微塵樣的小蛇一樣在改造著那一腳。

大帝神廟時間一年過去,某一天,唐春那龐大的法相身體往上一衝。終於,石破天驚般的巨響聲傳來。唐春提起了腿騰到了空中。

發現撼地一腳居然沉重如山嶽,往下一踩,驚天動地嚇人得很。

整個諸天島上都發出塌陷前的可怕咔嚓聲來。唐春趕緊收回了這一腳。

現在一腳過去能否踏破萬妖空域的界壁?唐春在心裡尋思著。

萬妖空域的界壁絕對堅實,就是仙人境也難踏破。而撼天一腳能踏破,肯定跟武王有關係。

唐春感覺,這萬妖空域好像跟自己的聯繫越來越緊密了。

這貨轉爾一想,突然有了個大膽而冒險的想法。如果它年自己需要,是不是可以依靠此腳隨意的進入萬妖空域試煉。

自己完全可以把這處擁有真仙強者的廣大地域當成磨礪自家的後園子。


這個想法如果能成功的話那還真是提高功力的不二法門。


而且,萬妖空域中有自己需要的。比如,仙石,高階妖獸這些煉器材料,藥材等等。

並且,千鬼船現在經過磨合后。在十幾個脫凡界陰靈相助下完全可以戰勝一位真正的鐵級脫凡境強者。

而唐春也驚喜的發現,仙力層次居然突破到了脫凡境第二個層次『銅級』。

跟納家那位納林一個檔次。當然,以唐春超階位的實力。納蘭鴻天這位銀級脫凡境強者唐春完全有把握滅殺。就是碰上金級境的也有一戰之能了。

唐老大滿懷信心出了小花果福地。

「少主,你終於出來了。可是急壞了夫人了。」羅列一見唐春冒頭趕緊說道。

「難道雷魚有三星勢力出頭『逼宮』了嗎?」唐春問道。

「沒錯,撼岳爭奪賽即將拉開帷幕。可是雷魚的華家、李家、玉家三家所掌握的大勢力聯手向柳府發難了。說是柳府當這域主之位也有不少年月了。這域主之位也得用競爭的方式獲取。不能說江山就給一個家族永遠佔了。」羅列說道。

「唐哥,你終於出來了。」柳兼霞滿臉欣喜的過來了。

「他們是什麼意思?」唐春**的問道。

「說是在撼岳之後要成立一個由四家聯盟的委員會,而域主要由四家聯手選出來。

當然,其選拔的手段就是憑實力說話。而且,那天的事雖說我們作得保密,但紙也不能包住火。

好像他們三家有猜測到了什麼。而且,三家勢力的大人物頻頻到柳家作客。

要求求見老祖宗。家父只能以祖宗閉關修鍊來搪塞。

而三家勢在多次沒見到老祖宗后就開始造謠。說是柳府老祖宗已經死了或重傷了什麼的。

如果不出來就是太囂張,看不起另外三家三星級勢力什麼的。可是這事兒現狀如此。老祖宗絕不能冒頭的。

不然。給他們一探察到真實情況的話估計三家會馬上發難的。他們才不會管撼岳不撼岳。

而且,華家的那位華空天發了話。

說是柳家祖宗三個月內再不露面就要怎麼樣了什麼意思。這簡直就是在想逼了。」柳兼霞一臉憤怒。

「沒錯,而且,華天空等人揚言。三個月內不管柳家祖宗出不出來都得重新確立域主一位。

這三家大勢力還聯合了島域內十幾家的二星半宗派同時發難。

而且。在暗地裡已經開始動手對柳家發難了。柳家剛遭到重大打擊。

根本就無法照顧到下邊的地盤或勢力了。一打就敗。而且。最近死傷了幾千強者。

三家勢力也聞出味兒來了。認為猜測有可能屬實了。

因為,柳家不敢有所表現。講的話又是模稜兩可的。沒辦法啊,沒有底氣怎麼辦?」龔龍媚說道。

「柳域主也來過幾趟了。他的意思能否請唐老弟先露面。當然,功境方面得拖到撼岳爭奪完畢再露。」黑輪說道。

「露面,怎麼個露法?」唐春問道。

「你又想忽悠我。」柳兼霞哀怨的眼神看著唐春。

「忽悠,我忽悠你什麼了?」唐春有些莫名其妙。

「呵呵,唐老弟。露面就是確定你跟柳家的關係。」黑輪乾笑了一聲。

「唐弟弟,當一個姑娘家也不容易。兼霞妹子可是雷魚之花。

你這樣一直拖著也不是個事兒。到時三家真向柳家發難的話你也不可能袖手旁觀的。

不如先確立關係,爾後等撼岳完畢后再看。誰敢發難你再發威,不震駭死他們你別收手。

我就討厭這些平時頭不敢冒頭,一見別人落難就落井下石的傢伙。

當初柳家帶著強者合擊花包天時他們哪去了。那個時候怎麼不說讓他們來當這個域主。」亞青紅看了黑輪一眼,道,「輪哥,這事我看你出面。弟弟跟兼霞妹子的事你來當個現成的大媒人怎麼樣?」

「唐老弟,這個……」黑輪看著唐春可不敢就此定奪下來。可是老婆之命又不能違背了,只能看唐春眼神行事了。

「你呀你,還啰哩叭嗦的,弟弟會不同意嗎?」亞青紅一指戳在了黑輪鼻子上。

老傢伙那臉騰地就紅了,尷尬得很。看得羅列等人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難受。(未完待續。。) 「唐春,你不要我的話就直說。」柳兼霞終於河東獅吼了,道,「這樣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你叫我怎麼作人?」

「真是麻煩,這事就拜託黑輪老哥跟亞姐了。」唐老大被逼無奈啊。

當初自己在藥師學會那道霸道話出來了,還能挽回嗎?而且,對於柳兼霞這雷魚之花,唐老大說不動心那是放屁。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