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龍源晶,還有,你們看石筍柱前,還散落著一卷捲軸,好像是與那『風雷變化龍』的功法捲軸極其類似。」

最先發聲的是那成鐵龍,他的目力很好,直接就注意到了那根約莫幾丈寬的石筍柱上面所鑲嵌著的龍源晶,還有在其下面隨意扔著的且沾染著許些灰塵的一卷功法捲軸。恐怕那就是那創天決功法捲軸的一部分吧?!鸞峰心想,一份創天決的功法捲軸已然就那般厲害,要是真的集齊了四卷功法捲軸,是不是就可以獨霸龍星北域了呢!?當然

最先發聲的是那成鐵龍,他的目力很好,直接就注意到了那根約莫幾丈寬的石筍柱上面所鑲嵌著的龍源晶,還有在其下面隨意扔著的且沾染著許些灰塵的一卷功法捲軸。

恐怕那就是那創天決功法捲軸的一部分吧?!

鸞峰心想,一份創天決的功法捲軸已然就那般厲害,要是真的集齊了四卷功法捲軸,是不是就可以獨霸龍星北域了呢!?

當然,獨霸龍星北域並不是目的,只要能在龍星上面自由行走,不受到欺辱就是最好不過的了。這是鸞峰暫時的願望。

見到龍源晶出現,站在鸞峰身邊的夏瑛也是雙目爍亮,暗忖道,看來我沒有在今早就殺掉這鸞峰的做法是極對的,要是我能夠得到那塊晶石還有下面那捲功法捲軸,嘿嘿……也定然是不錯的。到時候,再來對付這鸞峰,還不跟玩一樣嗎?!

夏瑛眼目之中,含著灼熱的目光,成霸天對其的一舉一動、一眉一目,也都看在眼裡。

而在成霸天和夏瑛雙眼無意間對上之時,夏瑛卻是再度恢復到了那嬌弱的神態,趕忙撲到鸞峰的懷裡,嬌聲道,「鳥山,下面的深淵好深啊,我有點怕怕。」

卧槽,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撒嬌吧!

鸞峰看到夏瑛害怕,也是親昵地撫摸著她的秀髮,笑著道,「不用怕,過了這深淵,對面就是那『龍源晶』,還有『創天決』的功法捲軸。我們取得這兩件東西,就可以離開了。


但是,可惜這裡僅僅只有一卷而已,另外兩卷,也不知道到何處去覓尋。」

而成霸天卻是從夏瑛看鸞峰的眼目之中,瞧出了狡黠,心想,這鸞峰到底找了一個什麼樣的女子啊,虧我還信任他的為人,看來他十有**也是和這女子一般是心懷鬼胎之輩,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能吸收到那龍源之氣。(註:龍星之上,對於遠親方面,不大看重,看得更多的是地位和修為高低。當然,直系親屬除外。)

成霸天的父親也就是成吉山,曾經告訴過成霸天,對他說,「這龍源之氣是巨龍所留,是將來擁有大能者才能夠取得之物。我雖然是僥倖取得龍源之氣,但卻是對那龍源之氣運用不到,要是將來你發現或者找到了那能夠自如吸收這龍源之氣的人,定然要好生善待,並全力協助其取得那其餘的龍源之氣。」

對於父親成吉山的告誡,成霸天銘記於心,自然是不敢忘懷。

可是看著鸞峰懷中的夏瑛,成霸天卻是又多出了許多危機之感。

難道是我想多了嗎?

成霸天覺得腦袋之中有點混沌,又想,算了既然已是決定相信鸞峰這小子了,就應該相信他到底。

「鸞峰,我父親成吉山曾經說過,這龍源晶是極為珍貴之物,是有上古魔獸守護的,你一定要小心謹慎,雖然龍源晶近在咫尺,但是也不能掉以輕心。」

說罷,又回頭看向成鐵龍,道,「鐵龍,你和夏姑娘留在這裡接應,要是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出手,而如果我們二人雙雙遭遇不測,你們也不要妄自逗留,直接離去就好了。

這裡面危機重重,弄不好我們二人就會葬身於此。」

說著,成霸天又看了鸞峰一眼,兩人相視點頭。

「龍源晶有魔獸守護,這也不奇怪。但那魔獸卻是在暗處,而我們是在明處。想要將它引出來,我們就不得不通過面前的這座石橋。」

成霸天向四周看了看,而唯一能夠通過這深淵的也就是那橫陳在他們面前的這座長長的石橋了。

「好,既然決定了,前輩我們就開始吧!」鸞峰也是從懷中拿出羽陽摺扇。

「嗯。」成霸天點了點頭。

之後,兩個人小心行進,鸞峰在前,成霸天在後,慢慢向那石橋靠攏。

而成鐵龍與夏瑛也是看得出神,但是,不時間,夏瑛嘴角之上卻是露出森冷的笑意,暗忖道,你們就忙吧,等得到了那晶石,還有捲軸,老子就搶過來。嘿嘿……鸞峰,當年的血債,今日也叫你一併償還!

「夏姑娘你沒事吧!」

成鐵龍事先也是被其父親成霸天告知要提防夏瑛這個所謂的侄女,但是,他探測出夏瑛不過是龍師級別的御龍師后,倒也覺得父親疑神疑鬼,心想,一個小女子,不足掛齒。

可是剛剛夏瑛那有些令其感到森寒的笑意,卻是讓成鐵龍不由得對眼前這個女人側目幾分,心想,最毒婦人心,還是不要招了這女人為好。

鸞峰和成霸天的神態都極為鄭重,他們一前一後,緩步向前移動著。

而初到那深淵石橋之上的時候,鸞峰也是下意識地向深淵之下做著張望,可這一張望不要緊,不由得倒吸了一股涼氣。

鸞峰心想,這要是掉下去定然會沒命的。

那深淵一片漆黑,如墨色一般的霧靄在下邊盤旋著,深的望不見底。

就是連那石壁之上都是片片漆黑,而另鸞峰尤為驚奇的是,他居然在近處的石壁上面看到了一道道的爪痕。

那爪痕像是動物的利爪所為,在坑坑窪窪的石壁上留下了足足有手臂之粗的長痕。

「那是?」

鸞峰示意成霸天,並抬手將自己的所見指給成霸天看。

成霸天看過之後,也是心下一沉,不由的眉目一挑,沉聲道,「萬事要小心,這下邊,恐怕有隻厲害的魔獸。一會兒,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先不要上,我還有些手段,到時候,就算真的有隻壯碩的魔獸,我們也是可以抵禦一、二的。」

「成前輩,我想我們還是要並肩作戰的,我鸞峰也不是怯懦之人,怎能讓你一個人以身犯險呢?!」鸞峰看著成霸天鄭重地說道。

「你有這份心思就成,但是,我既然說了,就是自有手段。」

說到這裡,成霸天也是對著那漆黑如墨的深淵冷冷看了一眼,冷笑道,「就怕那東西不出來。」

鸞峰見成霸天森然的表情,心想,這成前輩也絕非是魯莽之人,看來也定然是有所施展,我待會兒也應該小心為好,要不然,拖了後腿,那可就不好了。

兩人慢慢地踏上那石橋。

整座石橋全部用石頭壘成,極為平整,橋體之上還勾畫著龍紋圖案。


而那龍形圖案的四周,卻是有著四隻張牙舞爪的巨獸,都凶相畢露,看上去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醜陋兇殘。 望著橋體之上四隻巨獸的圖案,鸞峰和成霸天都有些愣神。

一隻巨獸羊身虎頭,毛似鋼針,腋下兩眼,頭大嘴大,很是駭人。即便是刻在平整的石橋之上,也是難掩貪婪之相。

在其下面寫著兩個字「饕餮」。

旁邊還有三隻巨獸。

一隻巨獸虎身長尾,毛髮綿長,豬嘴長牙,側身咆哮狀,面露猙獰。名曰,「檮杌」。看其面相,頓覺頑劣。

一隻巨獸長毛如狗,四肢欣長,有腹無五臟,尾巴如鞭,呲牙咧嘴傻笑。名曰,「混沌。」面相敦和,通善人性。

最後一隻如虎似牛,背脊生雙翅,毛髮如同刺蝟,雙目微合,給人狡詐之感。名曰,「窮奇。」

「這上面的巨獸為何都這般恐怖?」

鸞峰不由得向成霸天發問,而成霸天則是虎目渾圓,凝望著石橋上面的那些圖案。他沒有回答鸞峰的話語,卻是在鸞峰詫異之中,從懷中掏出來一方石印。

而那石印上面竟是一隻眼目微合的魔獸。

「這是?」鸞峰不由驚訝地問道。

「這是『窮奇』。」

成霸天一邊看著石橋上面的那窮奇的圖案,一邊將那方石印拿在手中。

手掌緊抓著那窮奇的石印,指尖微白,可見成霸天用力之大。

看了鸞峰一眼之後,成霸天解釋道,「這方石印是從左柱山所得,也是我父親成吉山所遺之物。」

說到這裡,成霸天長出一口濁氣,道,「一會兒,一定要小心,恐怕在這深淵下方還存在著一隻巨獸。」

「還有一隻魔獸嗎?」鸞峰吃驚不已。

「不是一隻,恐怕可能還有三隻。根據這石橋上面的圖案可以斷定,除了左柱山上面的一隻,恐怕在這右柱山裡面也有一隻,而且我估摸著大概還有兩座山峰從天而降,但卻是不在這雙城鎮。

而是在另外的什麼地方,按照我父親的推斷來說,恐怕那兩座山峰之中會各有一卷『創天決』的功法捲軸,和數量不等的龍源晶,大概還有另外的兩隻魔獸。當然也保不好,三隻上古魔獸同時出現在這裡。」

「除了這裡,還有兩隻魔獸嗎?」

鸞峰也是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那四幅鐫刻在石橋上的猙獰圖案,心想,這可如何是好啊?!

「你也不用著急,我的父親成吉山已是降服了一隻,也就是這『窮奇』。聽我父親所言,當時這窮奇極為狡猾,要不是他找到其弱點,恐怕他也難以取勝。

不過,還好他平安無事,並將這窮奇收了。」

成霸天解釋道,「一會兒,要是真的忽然間冒出來一隻上古巨獸,我們的應對措施也只能是暫避鋒芒,直到找到那魔獸的破綻,或許我們還有利用窮奇獸將其收了的可能。但要是兩隻亦或是三隻同時出現,恐怕就有點難辦了。」

說到這裡,成霸天回頭,沖著站在很遠處的成鐵龍點了點頭。


成鐵龍會意,對著旁邊的夏瑛說道,「夏小姐,一會兒,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你和我就不要在這裡呆了,直接出去,要不然,唯恐會命隕於此。」

「什麼,命隕於此?!」夏瑛很是吃驚,眼珠一轉,忙問道,「那鸞峰和成前輩怎麼辦?」

「沒有辦法,這裡的危險不是我們能夠提前預料得到的,也只能是聽天由命了。」成鐵龍臉色沉著地說道。

夏瑛抬眼瞧了瞧那在石橋上的鸞峰,卻是看到鸞峰笑著對自己這邊點了點頭。

夏瑛臉色故意顯出憂傷的神色。

但是,儘管她面色躊躇不安,但心裏面卻是在嘀咕著,最好你鸞峰四肢殘廢,到時候,我坐收漁翁之利,再將你徹底的除掉,以解我心頭之恨。

鸞峰和成霸天站立不多時,簡單的商量后,就決定再度前行。

他們慢慢地移動著步子,生怕發出聲音。

「嗷嗷……」

但是,就在他們行進到石橋中間的時候,卻是聽到下方的深淵之中竟然有可怖的嘶吼之聲。

那聲音若虎嘯、似猿啼,十分的激憤。

「不好,是那東西,要出來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四隻魔獸中的哪一隻魔獸?是混沌、檮杌還是饕餮?」

鸞峰和成霸天大驚之下,步伐都不由得加快很多,但是那石橋卻是極長,三步並作兩步,兩人急沖而去。

可是就在距離那石橋的盡頭,也就是距離那石筍柱的能有七八十米遠的地方,一道碩大無比的身影卻是猛然間從那深淵之中竄了出來。

它的爪子足有手臂之粗,身上的毛髮形如鋼針一般,因身體沿著深淵壁不斷地向上攀援,毛髮撞擊,發出「噼啪」「噼啪」的聲響。

「媽的,它來了……那東西來了。」

成霸天大罵幾聲,臉上儘是焦急之色。

兩人身形不斷加速,想以最快的速度向那石筍柱靠攏,但是,那黑色的身影已經從石橋的旁邊度身躥了上來,就這樣與鸞峰還有成霸天兩人,橫空而對。

鸞峰看得很清楚,因為他已是達到了龍王級別御龍師的地步,目力也是極強。

那魔獸身材龐大,長毛漆黑如針,羊身虎頭,腦袋碩大,嘴巴之中還流淌著粘稠的液體。

而最令鸞峰覺得噁心的是,那巨獸的兩隻眼睛居然長在腋下之處,同時向外翻著,暗色的眼球不住地轉動著。

「那,那……那是饕餮獸。」


成霸天也是很是惶急,開口肅然道,「快走,這東西極其貪吃。我們要是晚了一步,恐怕會成為它的嘴下之食。」

「嗯。」

鸞峰也是腹丹急速運轉,很快就覆蓋全身,之後,極盡所能地向前沖跑。

「嗷嗷…….」

那饕餮發出巨浪般的音波,近在咫尺的鸞峰和成霸天也是耳膜「嗡嗡」作響。

饕餮雙眼睛外翻之下,巨大的嘴巴張開,竟然在鸞峰和成霸天猝不及防的狀況下從其嘴巴之中噴射出綠色的液體來。

「嘶」

鸞峰倒吸了一口涼氣,身形慌忙地躥出幾米遠的距離,但是,他剛出去,那墨綠色的液體就已然激射而來。還好鸞峰躲閃的及時,那綠色的液體正好激射到那石橋上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