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和雲洪以及餘下的那個人也沒有說什麼都在熱情的招呼著司徒青雲,讓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想起先前自己搶奪對方的妖核,心中更是羞愧。

秦銘此時已經出了妖獸森林,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已經變成一片綠色的妖獸森林,笑了一下,自己跑得太快了,一點線索都沒有留下,況且知道自己身份的方中天已經死了。在這茫茫人海之中想要找到自己,簡直和大海撈針沒有什麼區別。事後落月萼也問過秦銘幹了什麼,血翅揚天雕那聲尖銳的叫聲傳出數十里地,落月萼他們自然也是聽

秦銘此時已經出了妖獸森林,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已經變成一片綠色的妖獸森林,笑了一下,自己跑得太快了,一點線索都沒有留下,況且知道自己身份的方中天已經死了。在這茫茫人海之中想要找到自己,簡直和大海撈針沒有什麼區別。

事後落月萼也問過秦銘幹了什麼,血翅揚天雕那聲尖銳的叫聲傳出數十里地,落月萼他們自然也是聽到了。不過他們都很有默契的沒有問。

對於落月萼,秦銘也沒有說的太詳細,只說了簡單的兩個字,「報仇。「至於找誰報仇,報了沒有,秦銘沒有說,落月萼也識趣的沒有再問。

他們六個人又回到了秦月城,兩個多月前自己七個人離開的這裡,如今只回來五個,而且還沒有完成任務,讓黃明和雲洪三個人很不是滋味。

在客棧裡面黃明多喝了幾杯,就拿著當初的契約,去找僱主了。

秦銘則是在觀看著街道上面來來往往的人群。黃明在拿到百分之三十的傭金之後回到了客棧。

對於那些金幣秦銘沒有接,而是說道:「給那兩個死去的兄弟吧。「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黃明三個人這次接了一個小任務,準備明天上路。

秦銘在清晨給黃明三人送行,看著他們三個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帘中呼出一口氣。又回到了秦月城。

客棧是消息流通最為靈便的地方,秦銘這個時候正坐在客棧一層的茶館裡面喝茶。幾個手拿佩劍的修士走了進來,邊走還一邊說著話。

「聽說了么,青雲宗要去天墉城招收內門弟子了呢。「一個修士說道,

「嗯嗯,這個消息我在三天前就已經得知了。「另一個修士翻了翻眼睛,意思是說這個修士得到的消息太晚了一點。


「秦家,季家還有雲家,你說他們那個家族的子弟會被青雲宗看中呢?「他又問道,這次招人雖說是面對整個天墉城,但是那些普通孩子沒有家族底蘊,所以獲選的機會很小,所以他才敢斷言,這個弟子一定會在這三家中選出。至於天墉城的城主么,他的孩子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名聲沒有秦銘幾人的名字叫的響亮。

沒有等到這幾個人說完,秦銘就皺了皺眉頭,這個消息確實很重要,而且還事關秦家的生存。

青雲宗是皓風國四大宗派之一,在皓風國的南部名聲很大,若是能夠依附這麼強大的宗門,那家族就能夠在天墉城橫著走了。

不過這個名額若是被季家或者是雲家的人搶走的話,那自己的家族就危險了。想到這裡秦銘坐不住了,立刻回到了房間裡面。

落月萼這個時候正在品茶,看著秦銘急匆匆回到屋裡,緊接著就聽到收拾東西的聲音,她走進去,問了一句:「你打算去幹什麼?「

秦銘頭都沒有抬,還在收拾著東西,口中答道:「我有要緊事需要回家族一趟,你有什麼打算?「

無雙城的事情沒有解決,落月萼現在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回家族她可是不想回。

看到落月萼的神情,秦銘說道:「不然你和我先回家族吧,天墉城的風光還是很不錯的。」

超級修羅系統 ,點頭答應到:「好吧。」

秦銘收拾完了東西,招呼了司徒青雲一聲,三個人走到秦月城外,之後秦銘放出了血翅揚天雕。

天墉城,秦家。

偌大的客廳之中只有秦仁和家族中的幾個長老,此時秦仁正急的在屋裡面亂走,心中暗說,當初若是給秦銘給通訊工具就好了,現在發生這種事情,秦家被弄的措手不及。

「家主不就是選個門人么,難道離了秦銘我們秦家還不過了么?」一個老者說道,「不行的話讓秦松去試試。」

秦松是這個老者的孫子,他自然是想把這好事留給自己的孫子了。秦仁看著這個老者沒有說什麼話,都什麼時候了,這個傢伙竟然還這麼自私,秦松的資質連自己兒子秦滅的都不如,人家能夠看中么?


季家的季峰和雲家的雲霆實力和資質與秦滅不相上下,若是秦銘在這裡的話,秦仁心中就有底了,可惜的是秦銘偏偏在這個時候出去歷練了。讓秦仁頭疼不已。

若是實在沒有辦法,就只能夠讓自己的兒子頂上了,三個人的實力資質差別不大,三家很是公平。

而一邊的季家也在做準備,季家的家主季餘明輕抿了一口香茗放在了桌子上面,目光投降坐在下首的季中天。「你怎麼看?」

季中天這兩個月的心情很不好,因為自己的孫子竟然被人弄成了傻子,讓季中天這兩個月都不能夠認真的處理家族事情,而是在找大夫治療孫子的傷勢。可惜的是這些大夫醫治皮外傷很是在行,但是醫治靈魂上面的創傷,他們根本就不會。

這個時候家族裡面出現這種事情,季中天只有放下自己的孫子專心為家族做事,只要是季家還在,那麼自己的孫子就有足夠的優勢請來更好的大夫。

「我們應該感到慶幸,那個秦銘這個時候去外面歷練了。」季中天說道。

季家現在對秦銘的資質很是忌憚,三年前秦銘在小小十三歲的年紀就達到了許多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煉魂巔峰修為,當時季家和雲家十分震驚,若不是因為秦家對於秦銘保護的極好,季家和雲家派出的殺手沒有成功,不然的話秦銘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從百族戰場回來的秦銘竟然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修為,這讓季家和雲家放下了一直懸在自己心中的大石頭。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秦銘竟然在三年後強勢崛起,短短三年的時間就已經恢復到了煉魂二重天的修為,實在是驚才絕艷之輩,自己家族之中的天才之輩跟人家一比就什麼東西都不算了。

季餘明點了點頭,他知道季中天說的不錯,只要是秦銘不在,那自己這邊奪取名額的可能性就大了許多。到時候若是真的被青雲宗選中,什麼秦家雲家,季家都不放在眼力。

「不過呢,我們還要做兩手準備。」季中天補充了一句,「這個時候秦銘若是突然回來,我們的計劃就泡湯了。」

「你的意思是?」季餘明隱隱猜到了季中天的意思。

「我們要派出高手潛伏在進入天墉城的必經之道,若是遇到秦銘立刻格殺。以除後患。」季中天眼睛陰寒的說道,雖然自己的孫子傻了,但是他這個老頭子並沒有變傻,他感覺自己孫子之所以會變傻,一定和秦家或者是雲家有關係,在整個天墉城也就只有這兩家不懼怕季家的勢力。

季餘明皺了皺眉頭,「這個辦法可能行不通,天墉城的道路很多,我們人數一散若是堵不住秦銘那可如何是好?」

季中天笑著說道,「忌憚秦銘的可不僅僅是我們季家一個。」

「雲家。」季餘明笑了一聲,季中天說的不錯,雲家對於秦銘的忌憚絲毫不必季家弱,若是兩家聯手的話,那擊殺秦銘的機會就大了許多。

可惜的是他們沒有料到秦銘這次回來可是王者歸來,不是那個剛剛離開天墉城實力僅僅是煉魂二重天的菜鳥了。

先不說秦銘自己的實力已經煉魂八重天。只有一個司徒青雲就足夠他們這些人喝一壺,地煞之境的高手,一個家族能有幾個,據秦銘所知秦家也就只有四個。想必季家和雲家也差不多。


更何況秦銘還有地煞巔峰修為的骷髏,和一隻七階妖獸血翅揚天雕。有了這兩個幫手,再加上秦家的實力,對上季家和雲家哪一個家族秦銘都有必勝的把握。

坐著血翅揚天雕進城太過於招搖,秦銘在距離天墉城十里地外就收起了血翅揚天雕,步行往天墉城走去。

天墉城方圓十幾里的茶館中,這幾天經常坐著一波奇怪的客人,一來就丟給老闆一個金幣,緊接著就在這裡做一天,晚上好像還有人替班。讓店家有些奇怪,但是他沒有多問,知道的太多對自己沒有好處。

秦銘三個人從茶館經過,就有幾個人從懷裡面拿出了畫像,仔細的比對了一下,發現來人是秦銘無異,紛紛帶上面巾拔出手中的長劍,一個箭步沖了過去。

感覺到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殺氣,秦銘扭頭看了一眼,就看到有五六個漢子向著自己沖了過來,修為還都不錯,最低的也是煉魂二重天的修為。擺明是來對付自己的,因為秦銘剛剛離開天墉城的時候,修為就是煉魂二重天。可惜的是季家和雲家這次錯了,他們沒有想到秦銘的修鍊速度竟然會這麼恐怖,竟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煉魂八重天。 戰鬥結果毫無疑問,他們甚至都沒有來得及使用武技,就倒在了司徒青雲的長劍之下,地煞之境的高手斬殺這些煉魂二重天的修士,簡直如同砍西瓜,一點挑戰性都沒有。秦銘看著地上的屍體,就算是用腳指頭想都能夠想出來是誰動的手,他沒有想到這個季家和雲家竟然這麼看得起自己,剛剛回來就送了自己這麼大的一份大禮。自己該怎麼回禮呢?

兩個月不見,天墉城並沒有什麼變化,秦銘站在城門底下看了一眼城頭,踏步走了進去。

走了沒有一半就被季家和雲家的人發現了,秦銘自然也發現了他們。這些人拔出了長劍,不過並沒有動手,「先回去稟告家主。」若是在天墉城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殺了秦銘很有可能會爆發三族大戰,這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

秦銘來到秦家門口的時候,守門的一眼就認出了秦銘,口中熱情的招呼了一聲,「秦銘少爺,你回來了!呵呵,太好了,家主正想派人去找你呢。」

派人找我?秦銘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話。

秦銘回來的消息在天墉城中快速的流傳,首先感覺不妙的就是季家和雲家了。不過他們表面上沒有什麼動靜。

而秦家則是不同,充滿了興奮。秦銘招呼落月萼和司徒青雲坐了下來,立刻就有婢女端茶走過來。

落月萼輕抿了一口香茗,問了秦銘一句,「你不是叫王卓么?怎麼又叫秦銘了?」

「實不相瞞,當初為了在大陸上面行走方便,不得已才用的化名,秦銘才是我的真實姓名。我也是無意欺瞞,實在是不好意思。」秦銘說道,現在才解釋,好像是有些晚了,可是當時遇到得事情太多了,秦銘也沒有往這方面想。

「秦銘?原來你就是秦銘。」司徒青雲對秦銘的事迹很是清楚,沒有想到自己跟隨的人竟然就是秦銘。他實在是想不到。

秦銘乾笑了兩聲,屁股還沒有坐熱,就有一個婢女走進來,「秦銘少爺,家主請您過去。」聽到沒有說話都用敬語了,這也是秦銘實力恢復的原來,自己剛剛丟失修為那個時候,這些見風使舵的下人也不怎麼搭理自己。

秦銘應了一聲,吩咐著說道:「幫我照顧我的兩個朋友,不要怠慢了他們。」說著秦銘就走了出去,秦仁此時正在書房裡面等著自己呢。

司徒青雲在好奇的觀看著秦府的裝飾,而落月萼閑來無聊,擺弄起了小白虎。

秦銘輕敲了兩聲門,裡面傳來秦仁雄厚的聲音,「進來。」他吸了口氣走了進去。

「家主。」秦銘拱手說道。

一念傾狂 ,眼中露出震驚的神情,「你現在已經恢復煉魂八重天的秀為了?」

秦銘點了點頭,秦仁都有些不敢相信,「才不到三個月啊!」這就是差距啊,自己的兒子秦滅自從三個月前和秦銘交手之後一直在努力修鍊,前段時間剛剛突破煉魂五重天,就樂得他屁顛屁顛的,若是讓他知道秦銘現在已經有煉魂八重天的修為,他非要拿腦袋撞牆不可。

震驚之後,秦仁點了點頭,大笑了幾聲,「好,好。」笑聲過後秦仁問道,「如今城中的情況你清楚了么?」

秦銘搖了搖頭,「具體情況我還不怎麼清楚,不過我知道這次的事情很重要,不然季家和雲家也不會在我剛到天墉城的時候就給我送份大禮了。」

「哦?」秦仁眯了眯眼,「他們派人襲殺你了?」

「嗯,那些殺手的境界最低就是煉魂二重天,很明顯是沖著我來的。」秦銘絲毫沒有隱瞞的說道。

「你的實力沒有暴露也不錯,這是我們日後的底牌。」秦仁說道,「你這些天也累了,快回去歇息吧。」

「秦滅和冰月他們這些小輩去什麼地方了?」秦銘問道,自從一進門他就沒有看到這些小輩。

「秦長老帶他們這些人去天墉山脈歷練了,這兩天應該就回來了。」秦仁說道。

想起秦無極秦銘心中充滿了感覺,秦老對自己的幫助很大,讓自己明白了不少事情。

站在屋內,看著屋外的那棵樹,秦銘心中感慨萬千,思緒回到了四個月之前,那個時候自己此時正在那樹下練劍,此時卻是不用了。

看著屋內秦仁讓人送過來的靈草,秦銘翻了翻眼睛。落月萼則是開完笑著說道:「你們家族對你倒是很照顧啊,再這麼餵養下去,恐怕日後你的皮肉血液都有療傷的功效了。」

司徒青雲看著這裡面的草藥,眼睛都有些放光,這些靈藥都不錯,對提升修為或者穩定境界很有幫助。

這個秦仁的心挺細的,他是怕自己的進境太快境界不穩,所以才差人送這些丹藥過來。 修仙强少在校園

秦銘帶了一罐丹藥,在天墉城中拐到一個衚衕,罩上了黑衣斗篷,剛剛走到門口,就被人熱情的迎了進去,「先生您來了,裡面請,我們萬長老可是等了您很長時間了呢。」

萬天塵那個老小子等自己幹什麼?秦銘有些奇怪,不過步伐倒是不慢,來到當時萬天塵接待自己的那個客廳。

萬天塵聽到秦銘來到這裡的時候立刻放下手中一切工作走了過來,見到秦銘之後,笑著走了過去,「小兄弟,你可來了,你不來的這幾個月我可是十分想念。」

這個老頭可真是會說話,想我了,恐怕是想我的丹藥了吧。秦銘心中笑著說道。

秦銘說的確實不錯,秦銘所煉製的丹藥品質很高,只要是買過一次的人都來這裡再買第二次,秦銘的那些庫存兩天就已經賣沒了。而外面的人還一直在吵嚷著要。

萬天塵沒有秦銘的聯絡地址,沒有辦法下只有把丹藥這塊停了下來。

秦銘笑著說道,「我的那些靈草準備的怎麼樣了?」說著秦銘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一瓶丹藥。萬天塵小心的接過去,交給了下人。同時吩咐下人道:「把先生的靈藥拿過來。「

這次萬天塵的成果還不錯,有不少好靈草。秦銘把靈草一收,扭頭就走。

不過卻是被萬天塵攔住了,「小兄弟給留個聯繫地址吧,日後我這裡若是丹藥不足了,就到貴府去拿,所購買的靈草呢,也好給小兄弟送過去。「

秦銘笑了笑,他自然是明白萬天塵的意思,反問了萬天塵一句:「你感覺我這個人缺錢么?「

萬天塵搖了搖頭,他本來是想壟斷秦銘的丹藥,不過看樣子好像很難達成。

秦銘眼睛轉動了一下,「我和秦家的秦銘有幾分關係,每隔幾天我會把丹藥放在秦府,你到時候去取就行了。「

「好,好。「萬天塵點了點頭,高興的說道。

秦銘出門的時候是被萬天塵親自送出去的,這是多少人都沒有的殊榮,讓一邊買賣東西的人驚訝不已,不知道這個身穿黑衣斗篷的是何方神聖。 秦銘從天墉拍賣坊出來,找了個沒有人的衚衕,換下了衣服,看著空間戒指裡面靈藥心中很是高興,有了這些靈藥,自己能夠煉製出來的丹藥就更加多了。

想到這裡秦銘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跨步向著秦家走去。這個天墉拍賣坊在天墉城乃至整個皓風國的影響可是很大,雖然拍賣坊開了很長時間了,但是對於幕後的老闆眾人卻是知之甚少。不過人家的實力卻是不錯。

天墉城中不僅城主對他們敬畏三分,秦家季家雲家這三大家族對於這個拍賣坊也是十分忌憚,不敢輕易得罪。

秦銘剛剛是故意透露出自己和秦家有些關係,至於日後怎麼樣,這就要靠秦銘自己忽悠了。

任憑萬天塵想破大天也不可能想到秦銘和這個神秘的煉丹師竟然會是同一個人。秦銘雖然是一個人,但是卻是用了兩個身份和萬天塵玩,他不被秦銘耍的團團轉才怪呢。

秦銘走在天墉城的街道上面在地攤上面來回尋找著,看看能有什麼漏可撿,想起三個月前自己就在地攤上面撿到了一顆極品天地元氣凝聚而成的晶石。可惜的是秦銘修為不夠,不能夠直接吞食晶石在體內煉化,但是每天運用晶石上的元氣修鍊,就已經讓秦銘獲益匪淺了。

「秦銘。」一個陌生的聲音從自己的左邊響起。

秦銘有些奇怪的看了對方一眼,是一個身著華服的少年,相貌還算英俊,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還算不錯,少說也有煉魂五重天的修為。自己離開這裡不過三個月,怎麼又多了一個修鍊天才?秦銘有些奇怪。

「你是季家家族的人還是雲家的?」秦銘問道,恐怕在天墉城中只有季家和雲家才會有這麼有潛質的年輕人。

「在下季峰。」少年拱了拱手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