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十多號人瞬間就被火焰所包裹,緊跟着便化爲了灰燼,而這個時候夜無悔也順便了解的軒轅措的性命。

炎宗的那些弟子看到這一幕,不由都嚥了咽口水他們無一不感到慶幸,慶幸他們是炎宗的弟子,不然的話,今日他們的結局也會像其他三宗的強者那般。“潘長老,讓您看笑話了!”解決完了面前的麻煩,夜無悔笑着看向了潘華天,對潘華天說道。現在潘華天是越來越看不懂夜無悔了,潘長老看夜無悔甚至是有一種陌生的感覺。“無悔,

炎宗的那些弟子看到這一幕,不由都嚥了咽口水他們無一不感到慶幸,慶幸他們是炎宗的弟子,不然的話,今日他們的結局也會像其他三宗的強者那般。

“潘長老,讓您看笑話了!”

解決完了面前的麻煩,夜無悔笑着看向了潘華天,對潘華天說道。

現在潘華天是越來越看不懂夜無悔了,潘長老看夜無悔甚至是有一種陌生的感覺。

“無悔,你能夠得到這幽冥宮,真是一種莫大的機緣啊!”

潘華天不由有些感慨的說道。

“我也只不過在幽冥宮之中擁有呼風喚雨的能力罷了,要是出了幽冥宮還是那樣!”

夜無悔淡笑着,在幽冥宮之中他是王者,但是經過了今天之後,天下間恐怕很少會有強者再進入到幽冥宮之內的,除非是那些絕對信任夜無悔的人。

那些即使和夜無悔交好,但是卻又不是至交,比如潘華天那樣,恐怕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也不會進幽冥宮的,畢竟這種性命被別人掌控,一瞬之間便可能隕落的感覺並不好受。

“無悔,這幽冥宮實在是讓人有些壓抑,我們還是先出去吧!”

潘華天臉上尷尬的一笑,對夜無悔說道。

“潘長老說的是,這裏的確有些血腥的味道!”

夜無悔笑了笑隨即幽冥宮的大門開了。

炎宗的弟子也不敢表現的太冒失,一個個慢慢的走了出去。

“不對!”

看到炎宗的弟子離開,夜無悔突然之間發現了什麼不對勁。

“炎宗算上潘長老你也一共才十一人,剛纔取出了十人,潘材青和你又都在這裏,多了一個人!”

夜無悔無意之間發現了這個極有可能是致命的問題。

“是公孫邪!”

聽到夜無悔這麼一說,潘華天立刻意識到不妙。

剛纔潘華天等人一直處於驚歎之中,被夜無悔的舉動所嚇倒,完全忽視了其他的問題,以至於公孫邪混在炎宗弟子之中都沒有發現。

潘華天對夜無悔說到的同時,毫不猶豫的衝出了幽冥宮之外。

“站住!”

潘華天朝着其中一人大喝道。炎宗的弟子,潘華天自然認識,其中一人雖然身穿着炎宗的衣服,但是他的容貌,潘華天卻不認識。

這人身穿着火紅色的長袍,相貌很是普通,看上去不過三四十歲的樣子。聽到了潘華天的叫喊,此人緩緩的轉過了頭來。

在他的臉上帶着一抹邪笑,跟着他的面容發生了扭曲,隨即一張長滿長鬚的臉龐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真是公孫邪。

“現在才發現,似乎已經太晚了!”

公孫邪冷笑着說道。

不得不說,公孫邪很聰明,在幽冥宮之中,知道夜無悔乃是幽冥宮的主宰,公孫邪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所以就開始思索如何隱藏自己的身份。

炎宗和夜無悔之間的關係如何,公孫邪很清楚,加上他本身所處位置比較不起眼,隨即稍微易容,換身衣服,混在了人數達到十人之衆的炎宗弟子之中,導致一開始根本就沒有人發現。

“公孫邪的實力非同小可,交給我來!”

潘華天擋在衆人的身前,面色有些難看的對衆人說道。

“爺爺,若是你一個人的話,未必是公孫邪的對手!”

潘華天對於自己爺爺的實力很清楚,雖然十分的強大,但是和公孫邪相比也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當然這一點夜無悔也是知道的,不然的話,剛纔四宗也不會如此畏懼公孫邪,討論了半天也討論不出一個對付公孫邪的辦法了。

“我知道,你們立刻前往重劍門,將重劍門的門主和長老全部救出來,這樣纔有希望對付公孫邪!”

潘華天的反應可以說是相當之快,他很清楚,現在就近除了重劍門的強者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能夠求助。

而重劍門那些聽命於公孫邪的人,根本就不會積極的抵抗,所以夜無悔潘材青等人要救出重劍門的強者根本就不困難。

只不過他們必須和時間賽跑,潘華天的實力有限,拖住公孫邪一時半會兒還行,要是拖的時間太久,那麼事情就糟糕了。

“爺爺,可是你!”

潘材青還是有些不放心潘華天依舊想要說些什麼。

“快去!”

潘華天當即吼道,在他吼道的同時,立刻朝公孫邪衝了上去,今日公孫邪必須要留在這裏,不然的話,將來危害不小。

“好吧,我們走!”

潘材青也不是優柔寡斷的人,在潘華天的強調之後,潘材青對炎宗的其他人命令道。

“青天,你留下幫潘長老!”

夜無悔轉頭看向了賴青天,對賴青天說道。

夜無悔留在這裏或許幫不上潘長老什麼忙,畢竟夜無悔的實力和公孫邪還是有一定差距的,但是賴青天就不一樣了。

賴青天的戰鬥能力不強,但是卻有着驚人的防禦能力,即使面對公孫邪,也有一定的抗擊打能力,定然能夠爲潘華天分擔不小的壓力。

而且賴青天需要做的僅僅只是拖住公孫邪而已,並不是要擊殺公孫邪。這個時候正式賴青天展示他實力的最佳時機。

“無悔,我一個人就夠了!”

潘華天似乎還不領夜無悔的情,在他眼中,這個賴青天也不過武皇的實力而已,留在這裏,不僅僅幫不上忙,還會成爲累贅,如果是別人潘華天或許不會擔心他的生死,但是賴青天是夜無悔朋友,潘華天也不會讓賴青天遇到危險。

“潘長老放心,他可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夜無悔笑了笑,在他的臉上表現出了他對賴青天充分的自信。

說實話,夜無悔對潘材青的防禦能力十分的自信,夜無悔相信,到現在爲止,賴青天都沒有施展出他最強的實力。

自從從天機山下來之後,賴青天便再也沒有受到過任何的傷,哪怕是那種擦傷都沒有,如果夜無悔自己對上賴青天的話,賴青天固然無法傷到夜無悔,但是夜無悔能不能夠傷到賴青天,夜無悔也不能夠保證。

在夜無悔說完之後,他自己是立刻跟着潘材青等人離開了,而賴青天則是留了下來,看着空中交戰的公孫邪和潘華天,賴青天的臉上不由笑了起來。


一直以來,賴青天就很少出手,就算出手,面對的對手也不過是武皇而已,這次能夠和武帝強者交手,賴青天的內心也是十分的激動。 賴青天看着遠處正在交戰之中的公孫邪和潘華天兩人,臉上的笑意更甚。不過說是笑意,不如說是興奮。

“天罡鍛體術!”

賴青天的身上泛起了金色的魂力,這金色的魂力纏繞在賴青天的身上許久之後,最終全部沒入了賴青天的體內。

“獸王變!”


跟着賴青天接連又施展出了獸王變。

在天機山的時候,賴青天就已經將獸王變徹底練成。可是練是練成了,但是賴青天能夠發揮出來的獸王變的威力卻是有限的。

這次夜無悔給賴青天安排了這麼一個對手,絕對能夠最大程度的考驗,賴青天的實力。

隨着賴青天的獸王變施展而出,賴青天的身體緩緩的膨脹,緊跟着便到了兩米的高度。隨即,賴青天便朝公孫邪衝了上去。

“天罡鍛體術?這傢伙怎麼會有我炎宗的祕術?”

潘華天看到賴青天所施展的天罡鍛體術,不由一愣。這天罡鍛體術是炎宗的祕術,潘華天作爲炎宗的長老自然是認識,雖然他沒有修煉過,但是卻見過。

在潘華天的印象當中,天罡煅體術一共四層,能夠練到第三層就已經十分不容易了,而且已經能夠將身體的強度達到一個相當高的程度。但是看賴青天的樣子,似乎天罡鍛體術不止練到了第三層。

潘華天的眼力還是相當好的,他一點也沒有說錯,賴青天的確已經將天罡煅體術練到了第四層。

說起這天罡鍛體術,和獸王變相比,天罡煅體術還算是比較簡單的,獸王變的修煉可是要難多了。

兩者之間的最大差距就是,天罡鍛體術任何人都可以修煉,只是天賦不夠的只能夠修煉到一層或者兩人,天賦高的能夠練到三層,像賴青天這樣成就的,目前這個大陸之上,估計就只有賴青天一人。

但是獸王變卻大有不同,這個大陸上,修煉獸王變的只有賴青天一人,不是因爲這獸王變很珍貴,而是修煉獸王變需要機緣,不是任何人都能夠修煉的。

當初獸王變就是賴青天從一個神祕人手中獲得,對於賴青天來說算是一種機緣,而那個神祕人的眼光也不差,看中了這獸王變極其適合賴青天。

現如今,賴青天將天罡煅體術和獸王變都已經全部練會,天罡鍛體術大成,獸王變小成,這種成就,在大陸上是絕無僅有的。

整個大陸,論防禦能力,武皇強者就不用說了,武帝強者當中估計都沒有什麼人能夠超過賴青天的,這也是爲什麼,夜無悔派賴青天幫助潘華天的原因。


潘華天看到賴青天衝上來幫忙的時候,心中還有些擔心,但是在看到賴青天施展出天罡鍛體術之後,他的眼神就不一樣的。

潘華天的眼神有些期待,他很期待賴青天將天罡煅體術練到第四層之後,肉體能夠強大到什麼樣的程度。


在賴青天衝上來的時候,潘華天機智的退到了一邊,但是並不是撒手不管,而是在一邊照看着賴青天。

潘材青就是想要看看賴青天的實力有多強,當然要是賴青天扛不住的話,潘華天還是會出手相助的。

“就憑你一個武皇層次的小子也敢來和我作對?簡直找死!”

公孫邪看到賴青天衝上來不由冷笑了一聲。

在公孫邪的眼裏,賴青天似乎是夜無悔的一個小跟班,就算是夜無悔,在幽冥宮之外,公孫邪也絲毫不放在眼裏,更不要說是這個公孫邪眼裏,夜無悔的小跟班的。

公孫邪在話音落下之後,一劍朝賴青天刺了過去,這一劍看似隨意,但是武帝強者刺出的意見,就算再怎麼普通,威力也是不小的。

賴青天的反應出奇的淡定,只看到賴青天淡定站在原地,雙臂交叉放在自己的胸前,面對公孫邪的一劍,賴青天就這麼站在原地。

“叮!”

這一劍刺在賴青天的雙臂之上,但是卻好似刺在一塊鐵板上一般。令人驚訝的是,賴青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而且在賴青天的臉上居然還帶着微微的笑意。

“什麼?”

賴青天接下公孫邪的一劍之後,居然還能夠笑得起來。這一幕震驚了公孫邪,但是潘華天卻還是顯得相對平靜。

潘華天很清楚天罡煅體術的厲害之處,若是連公孫邪如此隨意的一劍都接不下來的話,那賴青天就太遜了。

“想要殺我,就憑這些還遠遠不夠!”

賴青天本身就很有自信,接下了公孫邪這一擊之後,就變得更加有自信了。

“好,今天,看我不殺了你!”

公孫邪顯然是被激怒了。雖然剛纔他是很隨意的一劍,但是卻威力確實不小,賴青天能夠用自己的肉體扛下來,足以證明他的實力。


這個時候公孫邪揮舞着他手中的長劍,在長劍的周圍又一層黑色的劍氣包裹。

邪劍公孫邪,現在才展現出他真正的實力,只看到公孫邪又是一劍刺出,在公孫邪的身體周圍,有着黑色的霧氣殘繞,邪惡氣息從他的長劍當中釋放了出來。

“來吧!”

賴青天大吼之聲,他知道,邪劍公孫邪已經開始認真了。這隻會讓賴青天更加的興奮。

說壓力,賴青天身上並不是一點沒有,但是絕對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賴青天要做的只是拖住公孫邪一定的時間而已。

賴青天還是和之前一樣,雙臂交叉放在自己的胸前,不過這一次,在賴青天的身體周圍泛起了一道金光,賴青天好似整個人包裹在這道金光之中一般。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