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小師弟,你會後悔的,」蘇魔冷冷看向林浩,手勢再次一變,「夢魘大陣,地獄火出來吧,」

黑霧翻滾,直接籠罩林浩,滾滾岩漿,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恐怖的火焰使得周圍的生命樹枝葉也立刻焦糊,化為飛灰,周圍無數生靈見到如此恐怖的威勢,連忙遠遠躲了開去,他們自知修為不足,也樂得魔煞的人出力,想得漁翁之利,就連晚來一步的李氏家族和達奚氏族的人看到如此場面,也是驚懼中眼神閃爍選擇了暫時退避

黑霧翻滾,直接籠罩林浩,滾滾岩漿,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恐怖的火焰使得周圍的生命樹枝葉也立刻焦糊,化為飛灰,

周圍無數生靈見到如此恐怖的威勢,連忙遠遠躲了開去,他們自知修為不足,也樂得魔煞的人出力,想得漁翁之利,就連晚來一步的李氏家族和達奚氏族的人看到如此場面,也是驚懼中眼神閃爍選擇了暫時退避,他們就如同隱藏在黑暗裡的毒蛇,隨時都會擇人而噬,

面對漫天火焰,林浩臉色第一次有了凝重,但他卻詭異的直接衝天而起,直奔岩漿而去,

「這小子瘋了嗎,」有人詫異驚呼,

「可惡,失去一騎夢魘獸,夢魘大陣不能圓滿,你完全能夠躲開,難道非得尋死不成,」蘇靈兒臉色焦急,氣的連連跺腳,

然而,就在林浩的身體碰觸到岩漿的瞬間,他的身體如同泡沫般湮滅,眾人驚呼,萬萬沒有想到林浩如此輕易被殺,

可就在眾人認為林浩已經身死道消的時候,有眼尖之人驚駭的發現林浩的身影,居然出現在了夢魘大陣中央,站在一頭夢魘獸身上,

沒有任何言語,在眾多夢魘獸還沒有反應過來,措不及防之下,林浩手持石劍,身劍合一,化作一道劍光,穿梭在夢魘獸之間,如同流光般蜿蜒,釋放出剎那芳華的美麗,

傾盆而下的岩漿,未等接觸到古樹,便消散於天地,

而那八頭夢魘獸,神色露出驚恐,頭顱與身體緩緩分離,漆黑的鮮血噴薄湧出,從高空中墜落,竟然被林浩一同斬殺,

林浩身下的夢魘獸發出一聲嘶鳴,林浩會意,藤蔓從身後射出,卷著夢魘獸的屍身收入了儲物戒內,這可是極為強大的血肉寶葯,不能浪費了,

「砰」的一聲,林浩重重的落在樹洞前面,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但他身下卻多了一頭夢魘獸,昭示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是林青陽,該死的,他竟把那頭夢魘獸的靈魂火焰交給了你,」蘇魔反應過來,破口大罵,

「這倒是你錯了,」林浩搖頭,揚聲道,「我的本事豈是你能揣度的,林青陽入魔已深,豈會便宜了我,這頭夢魘獸感受到我身上的王霸之氣,自動臣服的,」

「林浩算你狠,」蘇魔見林浩將所有事情攬到自己身上,臉色通紅,顯然已經憤怒到極點,他面色陰沉的看到欲要破空而去的生命樹,臉上忽然露出殘忍的笑容,「林浩,本來我不想用這招的,是你逼我的,」

林浩看到蘇魔的表情,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當他想到之前林青陽所說的話時,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沒有任何猶豫,他縱身一躍,殺向蘇魔,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現在殺我,晚了,」蘇魔身後竄出血色羽翼,用力煽動之下,躲開林浩的攻擊,於此同時,他手指尖血紅絲縈繞,三道血影迅速凝形,

「停手,」林浩目眥盡裂,咬牙之下,身體遁速猛增,來到蘇魔面前,手中石劍驀然橫斬,

蘇魔冷笑,抬起手臂,牽引三道血影,以血影迎向林浩的攻擊,

林浩雙目急速收縮,生生停下攻勢,強烈的反噬之力,使他噴出一口鮮血,他雙目血紅,不顧身體的傷勢,如同野獸般低吼:「蘇……魔……你……找……死,,」

「呵呵,我是找死,你來殺我啊,」蘇魔猖狂大笑,擺弄手中三道血影,目光冷冽道,「自殺吧,如果你死了,我會解除血咒的,嘿嘿……小師弟,我突然發現重情的你,好可憐……」

「蘇……魔……」

「蘇魔,,,」林浩咆哮低吼,死死握住手中石劍,因為太過用力指尖完全進入掌中血肉,卻毫無所覺, 看到林浩那血紅的雙眸,扭曲的面容,感受到那股不斷從林浩身體中湧出的兇殺戾氣,蘇魔眉頭緊緊蹙起,心底竟出現一抹心寒和悚然,他摸了摸手心,不覺中居然已然濕透,

內心的恐怖急速放大,蘇魔冷哼一聲,強行將那抹不安壓下,他神色猙獰中慌張道:「還不動手,你想他們死嗎,」

「蘇魔,你、會、死、的,」林浩雙目完全赤紅,如血一般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冷,盯著蘇魔,一字一頓的說道,此時他的面目肌肉完全扭曲,猙獰無比,

「你……」

蘇魔與林浩的雙眸對視,承受不住那股驚天戾氣,不禁後退半步,卻立刻止住身形,惱羞大怒,他探出手中,對著三道虛影,虛空一握,隱隱中,痛苦的呼叫穿過無盡空間遠遠傳來,使得林浩渾身一顫,露出果決,

「停手吧,,」

林浩緩緩抬頭,望天,這一刻他的雙手儘管顫抖,卻依然緊緊握住了石劍,

「浩子,不要,」躲在樹洞裡面的兔子,看到如此一幕,不由連連驚呼,

但林浩毅然翻轉手中的石劍,對著自己的胸口,狠狠刺去,噗的一聲巨響,石劍直至沒柄,鮮血順著劍刃汩汩流出,滴落在地,使得林浩的腳下頓時出現一灘殷紅的鮮血,

巨大的虛弱感襲來,林浩眼皮突然變的好沉,好沉,他看了看蘇魔手中的血影,艱難的轉身歉意的看了一眼盤膝而過的長須老人,然後身體後仰,從高空中墜落,

「喋喋喋,受此一劍不死也重傷,在這秘境你必死無疑,」看到墜落的林浩,蘇魔嘴角蕩漾起笑容,「林浩你個傻子,你以為你死了,我就會放過他們嗎,我討厭你那殺人的眼神,縱然你死了,我也讓你在地獄中悔恨,哈哈哈,這個天地是老子的,你憑什麼奪走屬於我的光彩,我才是這天地間最強的天才,,」

蘇魔猖狂大笑,他手掌微動,一股毀滅之力,從掌心中爆發而出,欲要將三道血影毀滅,


本來墜落的林浩,目眥盡裂,他發出低沉的嘶吼,彷彿九幽地獄里惡魔的咆哮,他掙扎著起身,想要衝上去,可是巨大的虛弱感,使他踉蹌間跌倒在樹榦上,

在落地的瞬間,林浩掙紮起身,發出一道撕心裂肺般的狂吼:「不,不啊……父親,,,」

無盡的黑暗,向林浩籠罩,絕望的咆哮,凄厲的吼聲,驚天動地,

就在林浩發出這一道嘶吼的瞬間,坐在車輦內的絕色女子,渾身一震,腦海轟然炸開,如此相似的一幕,在腦海中急速閃過,封印的那一魂的記憶,轟然解封……

與此同時,盤坐在樹洞內的長須老者猛地睜開了雙眸,他雖然在施展秘法,但先前的一幕幕都有所感應,當下眸子漸冷,掃過五指並握的蘇魔,而後伸出一指,

那一指彷彿直接割裂天地,瞬息來到蘇魔面前,直指他的眉心,

「不,該死的,不,不要殺我,,」蘇魔感受到那手指中蘊含的恐怖力量,他驚慌大叫,失去這道化身雖然對他本體影響不大,但這道化身進入秘境,帶著太多的機緣造化,他希望藉助秘境中的機緣,使自己的化身,真正的蛻變成靈,

靈身,縱然踏入仙境的仙人也是無比渴望的存在,若是如此被滅,他心有不甘,

可面對蘇魔的哀求嘶吼,那一根蒼老的手指卻沒有任何停頓,直接按在他的眉心,恐怖的力量頃刻間爆發,使得蘇魔整個身體傳出轟轟巨響,無數裂縫出現,沒有鮮血流出,但通過其身體的裂縫可以看到無數樹枝在瘋狂生長,佔據他的身體,滅殺其生機,吞噬其魂,

蘇魔慘叫怒吼,他看向下面的林浩,雙目露出怨毒:「林……浩,縱然我化身被滅,但我本體依舊可以引動血魂詛咒,滅你至親,林浩,你會……后……」

蘇魔的聲音越來越淡,生機急速消失,身體向著大地墜落而去,

然而,盤坐在樹洞中的長須老者,深邃的雙目望向蘇魔,再次點出一指,這一指落下,無數藤蔓竟從蘇魔體內爆出,將其束縛著,緩緩升空,來到老人面前,

「小傢伙到是心狠,屢屢脅迫於人,區區血魂詛咒,破去何難,」老人喃喃自語,他袖袍猛地一揮,一股難以形容的龐大氣息,瞬間籠罩蘇魔周身,使得他的身體周圍的空間隱隱扭曲,

「血咒之線,出來,」長須老者低喝一聲,空間再次翻滾,三條猩紅的血線,從蘇魔身體延伸進入虛無,似乎連接著另一片空間中的生命,

「斷緣法,」

老者並指成刀,虛空一斬,那三條血線應聲而斷,隨著血線的斷裂,昊陽城林家府邸的慘叫戛然而止,

此時僅有一絲意識的蘇魔,嘴角露出苦澀,感覺到深深的無力,

而躺在樹榦上的林浩,卻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放鬆下來的他,立刻感到無盡的黑暗籠罩而來,想要昏昏睡去,

就在此瞬間,他忽然感受到數股絕強的殺意,使他皮膚一緊,林浩不著聲色的從儲物戒內取出一枚綠色丹藥,吞服而下,

「命格之線,給老夫出來,」

突然,虛空中再次傳來了長須老者的冷喝,隨其冷喝聲響起,一股蒼涼中帶著無盡歲月的氣息瀰漫八方,籠罩在蘇魔周身,生生從他身體中逼出一條漆黑如魔的絲線,蜿蜒沒入虛空,

就在這縷絲線出現的剎那,遠在魔煞深處閉關的蘇魔本體,猛地睜開雙目,一股生死危機驀然降臨,沒有任何猶豫,他雙手連連揮動,無數件法寶飛出體外,完全展開化作層層防禦,

「斷……命,」

老者雙目一寒,冷然開口,隨其開口一縷璀璨的火焰,飄到蘇魔身前的命格之線之上,

「不,饒了我,不要殺我,不啊,,,」蘇魔凄厲哀嚎,透出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然而那火焰的速度卻猛然激增,落在黑色絲線上,黑色的絲線遇到光刃發出哧啦的聲響,如同被火焰點燃般,驀然燃燒,順著黑線向著蘇魔本體急速蔓延,幾乎是瞬間便破開虛空,來到蘇魔的本體上空,蔓延而下,

對於蘇魔布置的無數防禦,那縷火焰彷彿沒有任何的影響,直接洞穿,直奔蘇魔本體而來,

蘇魔大驚失色,臉色煞白中匍匐在地,哀嚎呼喊:「魔主,魔主大人,救我,救我啊,」

在其嘶吼中,黑線燃燒到其眉心,使其呼喊越發慘烈,就在火焰距離蘇魔眉心僅僅數寸的時候,火焰面前出現了一張大網,隱隱間似露出一張冷傲的面孔,

火焰碰到那張網的瞬間,化作點點光芒消散,

「九天魔主……是你要打老夫的注意嗎,老夫記下了,」長須老者收回目光,喃喃自語,

轉瞬,他看向躺在樹榦上的林浩,傳音道:「小友老夫秘術已然完成,這就要離開了,可要老夫先幫你療傷,」

林浩臉色蒼白,卻搖了搖頭,傳音道:「不用,我吞服了師尊的丹藥,早已恢復,還要多謝前輩出手解決在下的麻煩,」

「小事而已,來日方長,你修習生命樹的寶術,在洞天中孕養,總有一天可以孕育出真靈,我們還有相見之日,如今天地要亂了,小友保重,」長須老者微笑著向林浩擺手,下一刻整個生命樹迅速變淡,彷彿漸漸滲入虛空中一般,轉眼消失不見,

如此詭異的一幕出現,眾人反應不及,雙腳踩空,向空中跌落,

林浩雙目閃爍,喚來夢魘獸托著自己向下方緩緩落去,同時鬼機靈的兔子,也從樹洞中竄出,飛速落到夢魘獸的背上,抓緊林浩的衣衫,

人群中的生靈看到林浩的模樣,頓時湧出數股殺意,漸漸逼了過來,另外那華麗的車輦竟也急速駛來,車輦內的女子透過窗帘,看向林浩的目光,充滿了柔和和追憶,甚至可以看到一抹嫣紅出現在那女子的臉龐,使得她絕色的面容中,多了一絲嫵媚,這絲嫵媚渾然天成,絲毫沒有做作之感,

砰,砰,砰……

接連不斷的落地聲響起,此時原來生命樹所在位置成了巨大的平原,泥土凹陷凸起連綿不絕,道道溝壑蔓延天際,

林浩趴在夢魘獸身上,氣息有些萎靡,但他的神經卻是一直在繃緊,他要看看到底是誰要對他出手,

不遠處落地的蘇靈兒,深深的看了林浩一眼,帶領剩下的黑衣人,轉身離去,

而其餘生靈,有的選擇離去,而大部分卻是留了下來,想要撈一筆好處,之前林浩從樹洞中走出,定是攜帶了精靈族的寶物,

以林浩展現出的本事,眾人以前自然不敢打他的注意,但是如今林浩重傷垂死,立刻從猛虎變成了肥羊,自然惹人眼紅,

「先停一下,」本來對著林浩駛來的車輦,隨著這道清脆的聲音響起,驀然一停,老者古怪的看向車輦內的女子,沒有發問,

如今透過簾幕可以看到車輦內的女子,此時嘴角洋溢著笑容,因為在之前的匆匆一撇中,她看到了林浩嘴角露出的一絲狡黠,彷彿想到什麼,似乎極為開心,咯咯直笑道:「有人要倒霉了,」

守護在車輦四周的強者,聞言都是一愣,自從神女歸來,他們還從未見過神女這般高興, 林浩看到所有生靈只是圍在一起,並未真的動手,他暗自鬱悶,隨之計上心頭,只見他眨巴下眼睛,悶哼一聲,竟從夢魘獸身上滾落在地,

「他不會真的油盡燈枯了吧,」

「還是小心點為妙,這小子發起狠來,可比上古凶獸還要恐怖啊,再看看,」

眾人的心臟猛然收緊,一雙雙眼睛中頓時浮現出貪婪的綠芒議論紛紛,但依舊無人率先動手,因為他們都明白最先動手的將面對林浩瘋狂的反擊,

「他兔奶奶的,浩子,他們怎麼不上鉤啊,」兔子在夢魘獸身上亂竄,著急的小聲嘀咕,突然它眼珠子一轉,驚喜道,「看我的,」

兔子話未落,已然落在林浩的頭頂上,扯起脖子嗷嗷大叫道:「浩子,你受傷了,快把生命樹老頭給你的聖葯交給兔爺,兔爺我幫你保管,」

「聖葯,」林浩一愣,隨即暗地裡拍手叫絕,

「聖葯,居然是聖葯啊,」周圍的生靈聞言卻立刻爆出陣陣驚呼,

「上,一株聖葯,足以讓我等冒險,而且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有人激動大喊,

「殺了他,為我族除去禍患,奪取聖葯,」就在眾多生靈暴動欲要動手的時候,突然從人群中竄出一群修士,殺意凜然,率先動手,

林浩抬頭望去,頓時瞭然,竟是李氏家族還有達奚氏族的人,為首的赫然是李家的李屠龍,還有的達奚氏族的一名天才青年,想不到他們隱忍到現在才動手,到是難為他們了,

「林浩,納命來吧,」李屠龍為了擊殺林浩,苦練數年,忍受了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如今他雖然晉陞涅槃七重天,但看到林浩的手段后,自認不敵,

然而他此時卻信心滿滿,對身旁的達奚氏青年喊道,「達奚雄道友,開始吧,擊殺此獠,」

「好,這林浩是我達奚氏的恥辱,一定要剷除,布八荒火龍陣,」達奚雄臉色陰沉,對身後的族人爆喝,


疾馳中,李家跟達奚氏族的族人,手掐道訣,周身有神秘符文環繞,竟漸漸融為一體,幻化成一頭八荒火龍,這八荒火龍通體赤紅足有數百丈長短,它周身燃燒著熊熊烈火,鱗甲猙獰,咆哮著沖向林浩,

「想不到你們為了殺我,共練一門寶術,」林浩雙目閃爍著寒光,「老子今日心情不好,既然你們找死,就成全你們吧,」

「強弩之末,還呈口舌之利,受死,」八荒火龍傳出無數修士的冷笑,直接抬起巨大的龍掌拍向林浩,

「沒了牙的老虎就是貓,一起出手,」四周跟林浩有仇的生靈也趁機攻擊林浩,想置他於死地,瘋狂攻擊,

林浩從地上站起來,身後轟的一聲炸開,無數藤蔓擋住了其餘生靈的攻勢,而他自己則一手持劍,一手握拳,身體被濃濃的劍芒包裹,沖向了八荒火龍,

慘烈的大戰立刻爆發,八荒火龍憤怒咆哮,而林浩動手狠辣無比,強勢的令人可怖,絲毫沒有受傷的樣子,反而像是吞了大補丸,不斷攻殺八荒火龍,最終吞吐著百丈劍芒的石劍,直接洞穿火龍的眉心,使其大陣轟然碎裂,露出了驚呼四竄的倆族修士,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