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興安趾高氣揚地站在張漠面前,傲慢無比地說道:“你自己識相點,趕緊將首席弟子的位置讓出來給我大哥,否則別怪我們兄弟不講師兄弟的情誼!”

張漠的臉色鐵青無比,低吼道:“憑什麼!”雖然張漠如今在武館裏的聲威大跌,不過他的首席弟子之位也無人染指。這個位置不單單代表着榮譽,更重要的是每個月都有分配下來的丹藥,還有萬尚志更多時間的指點教導,待遇比普通親傳弟子強出不少。曹家兩兄弟顯然是盯上了這個位置,經過一段時間的忍耐之後,終於忍不住撕下了面

張漠的臉色鐵青無比,低吼道:“憑什麼!”

雖然張漠如今在武館裏的聲威大跌,不過他的首席弟子之位也無人染指。

這個位置不單單代表着榮譽,更重要的是每個月都有分配下來的丹藥,還有萬尚志更多時間的指點教導,待遇比普通親傳弟子強出不少。

曹家兩兄弟顯然是盯上了這個位置,經過一段時間的忍耐之後,終於忍不住撕下了面具,赤/裸裸地對張漠當衆逼迫!

現在無關裏面,已經有好幾位弟子見風使舵跟上了曹家兩兄弟,張漠身邊也就剩下了兩位親厚的同門,相比之下顯得勢單力薄。

而更多的同門冷眼旁觀,反正首席弟子跟他們也沒有什麼關係,張漠原先也武館裏並不很得人心,甚至不乏有暗自幸災樂禍的。

曹家兩兄弟估計是瞭解張漠的底細,所以纔敢如此肆無忌憚!

聶鋒對張漠沒有任何好感,對曹家兄弟同樣反感,當然不會出面干涉,所以他不動聲色地站在廊檐下面。

在場的弟子們都關注着張漠和曹興安的對峙,誰都沒有發現聶鋒的到來。

“憑什麼?”

曹興安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笑得前俯後仰,神情十分的誇張:“就你這樣的,被人一次次打得丟盡了武館的臉面,還好意思霸佔首席之位?”

他譏諷道:“我要是你,早就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不得不承認在拉仇恨方面,曹興安那是真正的絕頂高手,三言兩語說得張漠眼睛裏都快噴出火來,額頭上青筋凸起,拳頭緊握捏得骨節嘎巴響。

曹興安怡然不懼,甚至不屑:“怎麼?還想跟我動手?”

站在他後面的曹興海咳嗽了一聲,淡淡地說道:“張漠,你的對手是我…”

相比曹興安的囂張跋扈,曹興海總是表現出一副清高的模樣,大概是所謂的世家大族子弟的風範,永遠都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

張漠嘴脣翕動了兩下,想要說點什麼但沒有說出來,明明憤怒到了極點,卻是被死死壓制住,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過了片刻,他鬆開了拳頭,陰沉沉地說道:“你想要首席之位,那就拿去吧!”

什麼?

周圍那些弟子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誰也沒有想到張漠居然如此輕易地屈服了,連跟曹興海一戰的勇氣都沒有,拱手讓出了首席弟子之位。

曹興海笑笑,一副早知如此的神情。

曹興安得意地怪叫道:“算你識相,以後我大哥就是萬安首席弟子了!”

雖說首席之位是萬尚志定的,但張漠主動認輸,他也不可能再保留這個位置。

以如今曹家人在武館裏的聲勢,曹興海可以說穩穩地坐上了首席之位。

對此,張漠後退一步忍着屈辱和憤怒,低下了頭顱。

他倒是不想低頭,無奈勢不如人、實力也不如人,真要是跟曹興海對拼,那隻會遭到更大的羞辱,而且在武館裏也將無法立足。

“大師兄!”“恭喜大師兄榮登首席!”

幾名已經投靠曹家兄弟的弟子趁機吹捧,“大師兄”“大師兄”地叫個不停。

小演武場裏的氣氛隨之變得烏煙瘴氣起來。

聶鋒是實在看不下去了,邁步走下臺階,朝着祕閣所在的石樓走去。

這下子大家都發現了他,各人的表情各不相同。

曹興安卻是眼睛一亮,突然踏步橫移,頃刻間擋住了聶鋒的去路。

“聶鋒,你來得正好!”

—————- 鎮服了張漠,曹興安顯然是信心爆棚,加上他本身的性格就是囂張跋扈,擋在聶鋒的前面興奮得雙眼放光,連額頭上的疙瘩都充血透紅。

至於他眼眸裏透出的光芒,完全是赤/裸裸地不懷好意!

在場的弟子們全都噤若寒蟬,眼下武館裏面是萬氏當家,她的孃家人把持了權柄,連萬尚志都閉門修煉了,聶鋒這個首席門徒之位看來也是不保。

曹家兄弟實在太蠻橫霸道了!

雖然肚中腹誹,可誰也不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敢怒而不敢言。

張漠冷笑着退到一邊,現在換成是他看好戲了!

聶鋒卻不想跟人演戲,當下沉聲說道:“怎麼? 黑道總裁的迷糊逃妻 ?也行,只要你打敗我,我的首席也讓給你!”

話音剛落,聶鋒驀地向前邁出半步,威壓氣勢陡然透體而出,瞬間將曹興安籠罩在內,根本不給對方任何反應躲閃的時間。

在曹興安的眼裏,原本看起來人畜無害的聶鋒突然間化身爲一頭斑斕猛虎,正亮出爪牙擇人慾噬,一股無形的可怖氣息迎面襲來,讓他瞬間如置身九幽,神魂意志完全被壓制,連呼吸都爲之凝滯!

星勢威壓!

站在曹興安身後的曹興海雖然沒有直面聶鋒,也清清楚楚感覺到了來自後者的氣勢壓迫,不由心中大震,脫口低吼道:“住手…”

可惜他的喝止慢了一點點,在聶鋒的星勢威壓之下,曹興安的心理防線頃刻間土崩瓦解,心神被無邊恐懼所支配,雙膝一軟情不自禁地跪在了地上。

“不,我不是想要你的首席…”

結果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聶鋒就收回了星勢威壓,微笑道:“原來不是要我的首席啊,那曹師弟你跪在地上幹什麼?我們同門有事好商量,不需要行大禮。”

“噗哧!”

幾名弟子忍俊不住笑出聲來,又趕緊忍住,憋得是臉色通紅。

沒有了聶鋒的氣勢壓迫,曹興安瞬間醒過神來,忙不迭地從地上爬起,原本白皙的臉龐漲成了紫紅色,羞惱氣憤得渾身顫抖,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你…你…聶鋒!”

曹興安自小就是家中寵兒,過慣了養尊處優的日子,也習慣了予取予奪的生活,還從來沒有遭遇過如此巨大的羞辱。

其實他作爲初級黑鐵武士,原本就算抵擋不過聶鋒的星勢威壓,也不該表現得如此不堪,完全是因爲他的武道意志太過薄弱,就像是溫室裏面培養出來的花朵,經不起狂風驟雨的摧殘。

現在曹興安的臉皮整個被聶鋒剝下來踩在了地上,他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雙眼赤紅握着拳頭就要跟聶鋒拼命。

“夠了!”

曹興海一把將曹興安拉住,阻止了弟弟的魯莽衝動。

聶鋒居然掌握了星勢威壓,實在讓曹興海感到震驚,他發現自己嚴重低估了前者的實力,頓時謹慎了起來。

他陰沉沉地看了聶鋒一眼,低聲說道:“我們走,有事回去再說!”

曹興安不甘心也不服氣,但他顯然不是自己哥哥的對手,被強拉着離開了小演武場,留下了一衆面面相覷的武館弟子。

聶鋒多少有點意外,想着今天少不得要跟曹家兄弟做過一場,沒想到曹興海居然忍得住,倒是有點小覷了對方的城府。

正是這樣,事情反而麻煩了,兩人肯定要回去向萬氏告狀,少不得諸多詆譭的言辭,讓他在武館裏很難再繼續安心修煉下去。

聶鋒想着,眼眸越發的幽深,透着絲絲冷意。

曹興安本意應該不是想要他的首席門徒之位,無非是想要拿他立威,或者覬覦他習武的祕閣,總之都不是什麼好事。


既然事到臨頭,聶鋒已是避無可避,但與其被動等事上門,還不如主動出擊!

他略一思索,心中有了定計,立刻朝內院走去。

而此時此刻,曹家兩兄弟已經來到了萬氏所在的廂房裏,後者正在小廳裏品茶,萬雲芳和管家曹翰都在。

“姑姑!”

見到萬氏,曹興安的眼淚刷刷掉了下來,哭訴道:“您要爲我作主啊!”

重生之肥妻翻身 ,連忙放下茶杯問道:“出什麼事情了?”

她膝下無子,女兒又長期跟隨父親定居南遠城,所以將曹興安當成了半個兒子來寵溺,關係之親密遠遠超過普通的侄子。

見到曹興安涕淚直流,萬氏只覺心肝都疼:“是誰欺負你了?快告訴姑姑!”

“是聶鋒!”

曹興安也是告慣了狀,立刻添油加醋地將剛纔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其中自然少不了顛倒黑白的言辭,將聶鋒描述成那種囂張跋扈、仗勢欺人之輩,而他卻是無辜的受害者。

萬氏可不是昏聵之輩,相反十分的精明,她也瞭解自己侄子的性格,知道曹興安的話不能全部當真,事情也沒有那麼簡單。

但她又是十分護短的性子,聽到曹興安被聶鋒迫得跪在地上,不由勃然大怒。

師兄弟有矛盾衝突沒什麼,讓曹興安如此丟人,那不是在打她的臉?

她的目光看向曹興海,意在徵詢事情真假。

曹興海沉着臉點了點頭。

無敵拳王 ,但她沒有立刻出聲,而是在聽曹興安哭訴完之後說道:“這件事我會跟你姑父說的,必然要還你一個公道,我們曹家人不是誰都能欺負的!”

說到最後一句,她的語氣變得非常嚴厲。

萬安武館雖然姓萬,它同樣是曹家的,作爲武館的弟子,就算曹興安無理在先,也應該受着忍着,這纔是上下尊卑之道!

曹興安頓時大喜:“謝謝姑姑主持公道!”

萬氏白了他一眼,溫言說道:“你自己也要汲取教訓,平常多花點心思苦功在武道上,自然不會被人給輕易欺辱了。”

曹興安低眉順眼地回答道:“小侄知道了…”

他的心裏十分興奮,既然萬氏出面,那肯定能將聶鋒整得生不如死,到時候還不是任他拿捏,什麼仇都能報了!


站在一旁的萬雲芳欲言又止,終究是沒有開口說話。

—————- “見過館主大人…”

曹興安顛倒黑白向萬氏哭訴的時候,聶鋒正在後院內室拜見萬尚志。

自從萬氏入住武館之後,這位館主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內院靜室裏修煉,深居簡出讓弟子們平常想要見上一面都很難,彷彿完全放棄了對武館的管理。

這還是十天來,聶鋒第一次面見萬尚志。

萬尚志的精神看起來還很不錯,穿着一套淡灰色的棉衣長袍,少了幾分頂級白銀武士的威勢,多了幾分儒雅和淡然。



見到聶鋒,他微微一笑,說道:“不用多禮了,有什麼事情嗎?”

聶鋒雖然不是萬尚志的親傳弟子,但對於這位門徒他無比的滿意,所以花費了不少代價加以培養,而聶鋒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然而此刻聶鋒的回答,卻是讓他的心驀地一沉!

只聽聶鋒說道:“館主大人,弟子準備離開武館。”

聶鋒的聲音並不響亮,但是落在萬尚志的耳朵裏卻如同雷霆震響,讓他瞬間變了臉色:“你說什麼?”

瞬息之間,一股無形的威壓氣勢籠罩內室,怒意深沉!

萬尚志是將聶鋒當成了萬安武館的武道種子,意圖將聶鋒當作奇兵來衝擊星臺試武會的十強之位,否則他又何必對無親無故的聶鋒如此苦心孤詣?

現在聶鋒居然說要離開武館,萬尚志的第一個感覺是被背叛了,心裏的憤怒可想而知,如果不是理智尚在,恐怕一巴掌就拍了過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