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兒的,這要是這兩個美女都同時跟自己住在那湖中的別墅該是有多好啊!

嘆了口氣,許昌碩關好房間的門,林嘉蔭還沒有醒,看來一定是累到了,想到之前如此瘋狂的一幕,許昌碩不由得又是一陣的燥熱不已。算了,還是去衝一個涼水澡吧!這邊許昌碩剛剛走到衛生間門口,就聽到一聲“啊”的尖叫。“羅雲浩,你個王八蛋!我一定會殺了你的!唔唔唔......”許昌碩一個箭步就竄到了牀邊,來到林嘉

嘆了口氣,許昌碩關好房間的門,林嘉蔭還沒有醒,看來一定是累到了,想到之前如此瘋狂的一幕,許昌碩不由得又是一陣的燥熱不已。

算了,還是去衝一個涼水澡吧!

這邊許昌碩剛剛走到衛生間門口,就聽到一聲“啊”的尖叫。

“羅雲浩,你個王八蛋!我一定會殺了你的!唔唔唔……”

許昌碩一個箭步就竄到了牀邊,來到林嘉蔭的身邊,說道:“嘉蔭,不要怕,是我!是我,我是許昌碩啊!”

“許..許昌碩?”林嘉蔭擡起一雙無神的眼睛,在定睛看清楚了那個男人真的是許昌碩了之後,哭的就更加的傷心了。

“許昌碩,你怎麼纔來呀!你知道不知道我..我被羅雲浩那個混蛋給那啥了,不,不,你不要碰我,我髒!我髒!”

林嘉蔭本來在看到許昌碩的時候心裏還暖暖的,可是,感覺到下體傳來的疼痛的她,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那什麼了嗎?

面對許昌碩這樣一個完美無暇的人,她又有什麼資格去擁抱他呢?

本來自己還想要和他有進一步發展的,可是,現在,所有的一切都被羅雲浩那個混蛋給毀了。

“嘉蔭,嘉蔭,不是這樣的,你冷靜一下聽我說,好不好?”許昌碩雙手按住林嘉蔭的肩膀,試圖讓她冷靜下來。

“我不聽,我不聽,你趕緊走,我不要你看到我這麼狼狽的一面,我不要!求你了,就給我留一些最後的尊嚴吧!”

林嘉蔭接受不了,情緒還是那麼的激動。

許昌碩沒有辦法,直接擡手就點了林嘉蔭的一處穴道,林嘉蔭也是立刻就冷靜了下來,身子一軟,便是就倒入了許昌碩的懷抱之中。

“嘉蔭,你聽我說,你是失去了清白不假,不過那不是羅雲浩那個王八蛋造成的!”許昌碩說道。

林嘉蔭聞言,猛地就瞪大了雙眼,看向了許昌碩,不是羅雲浩那個王八蛋,那會是誰?

“是我,那個人是我!”

說完,許昌碩趕緊解釋道:“我趕到的時候,那個羅雲浩已經給你餵了藥了,如果我不盡快那什麼的話,只怕你的性命就堪憂了,你知道的,這種**除了用最原始的辦法解決,便是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一口氣說完之後,許昌碩便是就一臉緊張地看着林嘉蔭,雖然說他是好心,可是他畢竟也算是趁人之危了,所以他是真的害怕林嘉蔭會怪他。

還好,還好,在看到林嘉蔭的臉色由一開始的激動慢慢變爲了平靜再變爲疑惑的時候,許昌碩便是再一次開口 了。

“你現在想要說話了嗎?如果是你就眨一下眼睛,不過你要保證你自己不要那麼激動好嗎?”許昌碩說道。

林嘉蔭快速地眨了幾下眼睛,許昌碩才爲她解開了穴道,默默地等待林嘉蔭對他的批判和指責。

可是,意料之中的指責和批判沒有出現,等來的反而是美女入懷。

林嘉蔭緊緊地環抱住了許昌碩,大顆大顆的眼淚也是撲簌撲簌地掉個不停,不一會兒就打溼了許昌碩的肩膀。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都過去了!”許昌碩擡起手輕輕地拍打了林嘉蔭的後背。

話說她這個樣子是不是就代表她不怪自己把她給那什麼了吧?

不過這樣的話,許昌碩是不敢問出口的,也就只是在心裏頭想想罷了。

“還好是你!”林嘉蔭那帶着哭聲的聲調從耳邊響起。 “什麼???”

許昌碩兼職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什麼叫還好是自己?

這個丫頭該不會是受不了刺激,糊塗了吧!


“我說還好是你,還好是你!”林嘉蔭重複道。

還好不是羅雲浩那個王八蛋,不過有了這樣一個結局,她倒是應該感謝一下羅雲浩那個王八蛋,要不然的話,她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夠成爲許昌碩的女人呢!

“嘉蔭,你不怪我嗎?”許昌碩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幸福來得也是有些太突然了吧。

這個丫頭在發現自己毀了她的清白之後,不但是沒有怪他,怎麼還是一副非常慶幸的樣子呢,這一會兒這個丫頭該不會是還要感謝自己吧。

如果說被林嘉蔭知道許昌碩此時的想法,不知道會不會揍他。

這廝也是太不要臉了吧,趁人之危佔了人家便宜不說,竟然還想要人家感謝他!


丫丫個呸的,就連許昌碩意識到自己竟然有這樣一個想法之後,都覺得自己已經是不要臉到一定程度了。

“碩哥哥,我怎麼會怪你呢,你能這麼快就找到我,還救了我,更加沒有讓羅雲浩那個王八蛋玷污了我,我感謝你都還要來不及呢,又怎麼可能會怪你呢?”

林嘉蔭收回了自己的眼淚,一臉感激地看着許昌碩,從此以後,她就是許昌碩的女人了,真好!


不會吧,竟然真的說出了感激自己的話?

許昌碩卻是突然就有了一種心虛的感覺。

不管怎麼說,那都是自己趁人之危不是嗎?

“那羅雲浩爲什麼會綁架你?”雖然是抱着林嘉蔭, 農家小命婦 ,自然也是沒有閒着的。

林嘉蔭渾身上下不由得顫慄了起來,不過,她還是輕咬住嘴脣,不讓自己出聲的。

道天之上

於是,林嘉蔭便是對許昌碩沒有了半分的隱瞞,將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交代給了許昌碩聽。

……


聽完之後,許昌碩頭上的青筋幾乎都是要跳出來了,這個忘恩負義、恩將仇報的東西,看來這人是留不得了。

對於自己的恩人都能夠下這樣的手,那他豈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夠做的出來。

現在是迫於自己的壓力,所以纔會心甘情願地說要給四姐當牛做馬的,可是自己馬上就要走了,誰知道自己走之後,這個王八蛋會不會反水?

總之,人品不好的人,絕對不可以留在四姐的身邊。

“碩哥哥,你怎麼了?”

感受到許昌碩情緒的波動,林嘉蔭立刻就一臉緊張地問道,生怕是自己剛纔哪句話惹了許昌碩生氣了。

要知道她現在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除了許昌碩!


所以,許昌碩就是她的全部!

“沒事兒,就是在想一會兒要怎麼處理羅雲浩這個王八蛋!”

一提到羅雲浩,林嘉蔭的神色也是凝重了起來,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要親手殺了他。

“明天我把他交給你,任由你處置,好不好?”

就像是猜中了林嘉蔭的心思一樣,許昌碩開口了。

“啊?碩哥哥,你說的是真的嗎?”林嘉蔭沒有想到許昌碩竟然會這麼的懂自己,就這個樣子將自己的仇人交到了自己的手中。

“當然..”

剛剛想要再說些什麼的許昌碩卻是在看到自己面前的美景的時候,突然就閉上了嘴。

林嘉蔭順着許昌碩的目光看了過去,立刻就滿臉嬌羞地尖叫了一聲,扯過被子擋住了自己。

原來,剛纔許昌碩說要把羅雲浩交給自己處理的時候,林嘉蔭因爲太過於激動以至於被子劃落了下來自己都沒有注意到。

所以,就出現了許昌碩所認爲的美景。

“傻瓜,你這全身上下,我哪裏沒有看到過,竟然還害羞!”許昌碩擡起手颳了一下林嘉蔭的鼻子。

不知道怎麼的,這小丫頭害羞的模樣,竟然讓許昌碩不由得想起了剛纔瘋狂的模樣。

話說他還真的是很難將這兩個人當成是一個人呢?

平時的時候,溫柔的就像是一隻小白兔,這運動起來的時候,就似乎是變成了一隻餓狼一樣!

不過,那個時候,她是被下了藥,真的是不知道在清醒的時候,這個丫頭又是怎麼樣的呢?

是像平時一樣溫柔還是像之前一樣大膽呢?

許昌碩壞壞地想着想着,臉上就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碩哥哥,你在想什麼,爲什麼笑的讓我有些害怕呢?”林嘉蔭有些怯怯地說道。

“沒什麼,過來!”許昌碩說着就對着林嘉蔭張開了雙臂。

林嘉蔭雖然害羞, 錯過甜蜜:總裁的一世愛妻

被子再一次滑落,許昌碩再也控制不住了,在林嘉蔭還沒有來到自己懷抱之中的時候,就直接撲了過去。

“啊..碩哥哥,你要幹什麼?”

“你說呢?”

…….

之前的一幕再一次在這間房間內重演,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的許昌碩和林嘉蔭的意識都是清醒的。

許昌碩沒有了那種想要爲她解除藥力的壓力,而林嘉蔭也沒有了藥物的驅使,可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狀態之下,兩個人竟然比起之前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摟着渾身香汗淋漓的林嘉蔭,許昌碩不由得在她的額頭留下了幾個細細的吻,看這丫頭全身癱軟的樣子,看來自己剛纔自己真的是把她折騰的夠嗆了。

“碩哥哥,謝謝你!”林嘉蔭又恢復了小白兔的樣子。

許昌碩聞言不由得摟緊了她,就好像是要把她給揉進身體裏面一樣,要不是顧及到這個丫頭的身體,他是真的不想要就這麼放過她的。

“好好的睡一覺!”許昌碩輕聲說道。

“嗯!”

林嘉蔭乖巧地回答完之後,竟然就直接進入到了夢鄉。

哪怕是之前她已經睡了很久了,可是無奈她實在是太缺覺了。

之前被羅雲浩綁來,她可是一直都沒有閉上過眼睛的,再加上這又被許昌碩折騰了兩次,體力早就已經透支了,不困纔怪。

許昌碩聽到林嘉蔭那均勻的呼吸聲之後,就悄悄地穿好衣服下了牀,打算去找自己的四姐—-凌甜甜。 “咚咚咚”

話說現在都已經是要天亮了,許昌碩纔不認爲凌甜甜會在這個時間睡覺呢,而且,這裏是羅雲浩的地盤,誰知道這裏安不安全呀!

所以在許昌碩分析下來,凌甜甜了不得也就是在房間裏面休息一下罷了,是絕對不可能睡覺的。

“你這個臭小子,就不怕我在睡覺嗎?竟然在這個時候過來敲門!”

白了一眼許昌碩,才一打開門,凌甜甜便是在送了一個大白眼給許昌碩之後,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訓。

“呵呵..姐,我這不是猜到了你沒有睡,所以纔過來麼?”許昌碩訕訕地說道。

還好這一次凌甜甜沒有捏自己的臉,不然的話,他還真的就以爲凌甜甜是有這樣一種癖好的呢!

“哼!你個臭小子摟着女朋友舒服夠了,就來這裏刺激我這個單身的姐姐,是不是?”

許昌碩纔剛剛一想完,自己的臉上就傳來一陣痛感。

原來自己終究還是逃不過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