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天威來到爸爸的病床前,半跪在地上,看著爸爸那消瘦的臉龐和打著石膏的手臂,鼻子一酸,眼淚差點就流了下來:「爸,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

姜賢義微笑著說道:「又死不了,過幾天也就差不多好了,你怎麼現在就回來了?也不提前打個電話通知一下!」這時候,王愛媛和劉佳佳她們兩個也出現在了門口。看著門口兩個天仙般的人兒,柳紅英第一個反應了過來說道:「天威,她們是?」劉佳佳上前一步說道:「叔叔阿姨您好,我們是天威的女朋友。」一旁的王愛媛也是喊道:

姜賢義微笑著說道:「又死不了,過幾天也就差不多好了,你怎麼現在就回來了?也不提前打個電話通知一下!」

這時候,王愛媛和劉佳佳她們兩個也出現在了門口。看著門口兩個天仙般的人兒,柳紅英第一個反應了過來說道:「天威,她們是?」

劉佳佳上前一步說道:「叔叔阿姨您好,我們是天威的女朋友。」一旁的王愛媛也是喊道:「叔叔阿姨好!」

柳紅英這時候自動忽略了那個「們」字,一臉喜意的來到劉佳佳身邊拉著她的手說道:「啊,你就天威經常在電話里提起的那個叫媛媛的姑娘吧,長得真是標緻,天威在電話里可是把你給誇上天了。」

劉佳佳一臉尷尬,姜天威也是一臉黑線,站了起來來到老媽身邊說道:「媽,這是佳佳,這個才是媛媛。」說著指了指王愛媛繼續說道:「而且,她們兩個都是我女朋友!」

然後又指了指後面進來的於大志說道:「這是我朋友,這次跟我來我家住段時間。」

似乎沒有從那兩個都是我女朋友這句話中醒悟過的,但是柳紅英雖然疑惑,不過也知道現在不是去糾纏到底哪個才是女朋友的事,這種事還是回去再說的好。於是連忙和於大志也打了個招呼。

這時候,姜天威沉聲問道:「媽,爸爸出了事,怎麼不去大醫院檢查一下?在這裡能檢查出什麼?」

聽到姜天威的問話,柳紅英似乎有些顧忌,看了看姜賢義,幾次想開口又沒有開口! 萬道劍尊 ,更是氣的不行,就在這時,一個黃衣女子走了過來,正是那和步雲天鬧過幾次的柳蕭蕭。

「天齊,白師兄,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啊,臉色怎麼那麼難看啊?」柳蕭蕭有些好奇道。

被柳蕭蕭這麼一問,兩人的臉色更黑了,特別是宮天齊,他本來就對柳蕭蕭有點想法,現在自己丟人丟到大庭廣眾之下了,再被自己喜歡的人知道,自然是更加的憤怒。

「蕭蕭,你來了,不過你還是別問了,我們被步雲天那個廢物坑了一把,輸掉了百多萬功德點。」白洪金滿臉無奈道。

「啊,是那個壞蛋啊,趕緊給我說說,你們是怎麼輸掉了?」柳蕭蕭居然有些興奮道,只不過一旁的宮天齊臉更加黑了。

白洪金猶豫的看了一眼宮天齊,看到他沒有出言阻止,才繼續開口道:「天齊開賭,賭那個步雲天能否在天魔塔內待夠一天,結果輸的很慘,足足有一百多萬功德點。」

柳蕭蕭若有所思的看著天魔塔,她已經基本確定,這個步雲天就是幾次調戲她的壞蛋了,她對於步雲天這個壞蛋可以說是又愛又恨,現在總算是找到人了。

「那個壞蛋應該還沒出來吧,那我們就一起在這等吧,看看他能在裡面待多久。」柳蕭蕭看著天魔塔道,她原本就是為步雲天而來,本來是想要殺步雲天的。現在卻是有些猶豫不決。

十天之後。步雲天總算是出來了。在這十天里,塔外的眾人可不好過,聚在外面的人不但沒有減少,而且還不斷的增多,特別是那些在宮天齊的手中贏了一大筆功德點的學生的渲染下,許多人都知道劍道宗的廢物少宗主正在闖天魔塔,而且還是在玩華麗的屬絲逆襲。

特別是在後面的幾天里,已經不僅僅是宮天齊一個人拿步雲天來開設賭局。還有一名高級學生開設了一個賭局,相比於宮天齊輸了十幾萬功德點,那位高級學生卻是賺了一大筆。

「出來了,那個步雲天出來了,天啊,他居然真的在裡面待了十天,真是太厲害了,想想我第一次進去的時候,待了不到半天就被塔靈給送出來了,他居然待了這麼久。以後誰還敢跟我說這步雲天是廢物,我就跟他急。」一名高級學生驚呼道。

「奶奶的。這丫簡直是個變態,不單單在裡面待了十天,還闖到了第八層,這才是第一次進去啊,居然就達到了這種地步,妖孽啊。」某高級學生酸溜溜道。

「人比人真是氣死人,不過他要是廢物的話,那我們就是連廢物都不如的渣渣了。」

「就是,今天我才知道什麼叫做變態無上限,妖孽無極限,這丫就是標準的代表,我等不及萬一啊。」

「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他就是我的偶像了。」某少年熱血沸騰道。

天魔塔的守護者看著眼前的步雲天,滿是讚賞的道:「你很不錯,這麼多年來,你是第三個了,而且看你的樣子,如果一開始交的功德點足夠的話,應該還可以繼續堅持下去吧,真是難得啊,在那高強度的廝殺下,居然可以堅持這麼久,身份玉牌拿出來,先把你的戰利品給你。」

「謝謝誇獎。」步雲天點點頭,然後掏出了身份玉牌,很快便多了一百一十萬功德點,其中十萬是本金,再加上獵殺天魔的任務所得,這次收穫的功德點超過了一百萬,這還不算扔在定海神珠裡面的幾萬枚魔元丹。

拿了戰利品之後,步雲天正準備離開,一道黃色人影卻是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大色狼,總算是讓我找到你了。」

看著眼前咬牙切齒的柳蕭蕭,步雲天不由笑著道:「喲呵,想不到幾個月不見,你居然這麼想我啊,早說么,其實我也挺想你的。」

喧雜之聲驟然死寂般停下來,四周無數道目光集中在步雲天和柳蕭蕭身上,聚集在步雲天身上的目光大都是妒忌的目光,而聚集在柳蕭蕭身上的目光則大都是充滿**的目光。

乾武修羅

柳蕭蕭就不用說了,絕對是校花級別的超級美女,一過來便吸引在場所有雄性動物的目光,再加上在場的百分之八十都是雄性動物,所以一時之間步雲天可以說是四面楚歌了。

「哼,混蛋色狼,鬼才想你,總有一天我會打敗你的。」柳蕭蕭忿忿不平道。

「蕭蕭,之前就是這傢伙招惹你吧,要不要我幫你教訓他?」白洪金眯著眼道。

「不是跟你說了嗎,不用你管,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柳蕭蕭說完便轉身離開了,反正此時也是奈何不了步雲天,而白洪金眼中卻是閃過一道陰狠的目光。

「**一個,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步雲天不屑的說了一聲,然後便轉身瀟洒的離開了,留下白洪金等人一臉鐵青的模樣,而周圍的學生卻是一個個目瞪口待。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就是不知道這隻小螞蟻能夠蹦躂多久。」白洪金突然一反之前生氣的模樣,滿臉笑意的道,好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似的。

「我說白兄,我輸了這麼大一筆,你居然還笑的出來,你還是不是人啊。」宮天齊沒好氣的道。

「好了,走吧,不就是區區一百萬功德點嗎?回頭我給你就是了。」白洪金微微笑著道。

「真的。你可別跟我開玩笑哦。」宮天齊跟上白洪金。一臉興奮的道。

「這一百萬功德點也不是白給你的。你必須幫我找人解決這個步雲天,這個沒問題了。」白洪金淡淡的道。

「沒問題,白兄你就放心好了,實在不行的話我就親自出手,我就不信玩不死他。」宮天齊陰狠的道,他對於步雲天的恨意可不比白洪金少。

步雲天回到住處之後,再次掛起了閉關修鍊的牌子,然後便進入了定海神珠當中。小影蛇卻是嗖的一聲從步雲天的手臂上竄了出來,外面雖然好,但是還是不如裡面自由啊,活潑好動的它到了外面卻是只能靜靜的待在步雲天的手臂上,現在一回到定海神珠裡面自然是開心了。

步雲天吩咐幾頭妖獸,讓它們不要打擾自己閉關之後,便直接在小島上找個峰頭,然後布下聚靈陣,便直接開始閉關了,經過十天高強度的廝殺。此時可謂是閉關的好時期。

天地無極,萬法自然。骨髓之勢,以力引之,緩緩遷流,慣性賦之,芊芊細流,終成江河……這是髓氣神決的修鍊要訣,步雲天的神識融入其中,一切都仿似水到渠成,周圍的天地靈氣不斷的向著步雲天涌了過來。

髓氣神決運轉,定海神珠極速旋轉,使得澎湃的天地靈氣和體內蘊藏的妖獸血精華不斷的被吸入骨髓,然後化成一股股濃郁的銀白色戰勁,神識融入這些能量當中之後,這些能量被步雲天分成兩股,一股向著雙臂附近涌去,另一股向著雙腿附近涌去,從四肢開始強化。

心火也是不甘落後,開始慢慢的焚燒著肉身的雜質,隨著心火的流動,步雲天整個人變得紅彤彤的,整個人就像一個煮熟的大龍蝦。

這段時間以來,步雲天每次主動修鍊都是主要修鍊四肢,四肢的強度先突破了,現在要做的就是逐步蠶食,一點一點的擴張,從四肢開始,最終蔓延全身,達到地階九級煉體修為。

此時四肢附近還在不斷的被強化著,同時雙管齊下,一縷心火也慢慢的遊走於身體各處,不斷的煅燒肉身的雜質,只見步雲天不斷的顫抖著,一股股痛入骨髓的刺痛侵襲著他,臉頰也是不斷的抽搐,但是整個人卻是給人一種堅毅的感覺。

體內的雜質在心火的煅燒下,一點點的被擠出體外,然後汽化掉,體內的細胞不斷的膨脹收縮,慢慢的變得越來越強大,越來越緊密,心火在煅燒,銀白色的戰勁在修復,兩者一追一趕,使得步雲天承受著無盡的痛苦,痛的他幾乎瘋掉,還好心中的執念使他一直堅持著,看來有時候執念也並不一定是壞事。

「該死的,又來了,心火煉體真是太痛了,不過為了早日見到月兒,就是再痛我也要忍。」步雲天咬牙切齒的道。

如果不用心火煅燒肉身的話,是不會這麼痛的,可是步雲天為了快速提高修為,卻是忍了下來,如果不是銀白色的戰勁吸收了大量的妖獸血精華,擁有無與倫比的修復能力,恐怕他這麼一搞,體內不知道要留下多少暗傷,現在吸收了大量血精華的他,卻是不慮這些。

時間在步雲天的修鍊之中慢慢的流逝,肉身也在不知不覺之中完成突破,或許是因為四肢早已突破的緣故,肉身其他地方的突破非常的容易,除了肉身強化時的疼痛感,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只是慢慢的增強,然後就達到了地階九級。

就在肉身強度再次突破的瞬間,天地靈氣一陣涌動,緊接著全部瘋狂起來,聚靈陣之內的靈氣居然一瞬間被抽空,步雲天的肉身一陣膨脹,強大的肉身居然差點就被撐爆,這一瞬間被吸進來的靈氣實在是太多,這定海神珠中的靈氣本來就是外界的十多倍,在加上上古聚靈陣之助,裡面的靈氣濃度幾乎達到了外界的幾十倍,卻被步雲天一下子全吸入到身體當中。

只見肉身不斷的脹大,眼看步雲天的肉身就要被撐爆,髓氣神決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瘋狂了起來,以平時幾十倍的運轉速度,瞬間產生一股恐怖的吸力,剛剛進入體內的靈氣瘋狂的被吸向骨髓,還好步雲天體內的細胞早已強化到能量暢通無阻,如果是靠經脈的,恐怕已經被撐爆了。

外面的天地靈氣不斷的被步雲天吸收,然後進入體內的靈氣不斷的被吸入骨髓,無數的天地靈氣被吸入了骨髓,奇怪的卻是產生的銀白色戰勁能量非常少,好像這些天地靈氣都消失在骨髓之中似的,此時的骨髓就像化身一個無底洞,不管來多少靈氣都被它吸收。

於此同時,定海神珠也瘋狂的吸收著外界的天地靈氣,小院之中猶如颳起一陣旋風,靈氣瘋狂的湧向步雲天的住處,外界濃郁的天地靈氣在這一刻居然有些供應不足,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幸好大多人也以為是小院之中有人突破而已,只是看了一眼,並沒有關注太久。(未完待續。。) 這時候,大伯卻是看不下去了,走了過來說道:「你家裡的情況你也知道,剛剛起了房子,你爸媽這些年手裡的一些積蓄花的乾乾淨淨,還欠了不少的外債。而且你說今年就會帶女朋友回家,眼看著結婚也就近在眼前了。所以,你寄回來的那十萬塊錢你爸說什麼也不肯用,說是留著給你娶媳婦的。」

也許,在王愛媛和劉佳佳她們看起來,十萬塊錢並不多。但是對於農村人來說,結婚一般也就花銷十來萬而已。當然這並沒有將房子算在其中。

聽到大伯的話,姜天威眼淚再也忍不住流了下來,跪到病床前,抓著姜賢義的手,哭的像個小孩。這麼多年,就是和陳共福習武再苦再累,姜天威也從沒有掉過一滴眼淚。

可是今天,看著躺在病床上還不到五十歲就已經白了大半頭髮的爸爸,姜天威哭的像個小孩。


王愛媛和劉佳佳也是哭成了兩個淚人兒,她們從來沒有想過,父愛,是如此沉重。

倒是姜賢義,彷彿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笑著說道:「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就是斷了一條手臂而已,在哪裡不是養,又何必去浪費那個錢。好了,別哭了,也老大不小了,別讓人家看笑話。」

姜天威擦了一把臉,抬起頭說道:「爸,我們現在就轉院。」說著便要站起來。

姜賢義一把拉住他笑了笑說道:「現在還轉什麼院,再過幾天我就能出院了都!」

這時候,大伯也看不下去了,對姜天威說道:「天威,既然你回來了,你就去幫你爸爸辦轉院手續吧,錢如果不夠我們再來想辦法!你爸這病拖不得了。」

連他也看出來了,姜賢義臉色蠟黃,根本就是傷了肺腑的表現。姜天威的爺爺是個鄉下郎中,所以大伯和他爸爸雖然不懂醫術,但是一些簡單的病理還是能夠看出來的。

只是之前姜賢義自己硬是不去大醫院檢查,大伯也沒辦法,現在姜天威回來了,自然不能再拖下去了。

聽了大伯的話,姜天威猛的站了起來,轉身便要往外面走去。

姜賢義一把沒有拉住他,不由一急,卻是劇烈咳簌起來。柳紅英連忙來到姜賢義的後面在他後背給他順氣。

看著爸爸痛苦的樣子,姜天威沒有再停留,直接去到了醫院的領導辦公室,要求派一輛救護車給姜賢義進行轉院。至於費用,姜天威眼都沒有眨一下。

本來姜天威相用自己的車,想了想,自己的車還是小了,這個時候人太多,還不如借用醫院的救護車用一下。反正這種地方,救護車一年也出不了幾次車。

很快便和醫院達成共識,醫院這邊會馬上將救護車開到這邊門口。這邊商量好了的姜天威回到病房,卻是發現爸爸依舊在病床上躺著。

王愛媛拉了拉姜天威悄悄說道:「叔叔還是不肯去大醫院檢查。」

看到姜天威進來,姜賢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王愛媛,說道:「你不用多說了,我說了不去就是不去的,反正死不了。」

看著老爸為了自己,依舊倔強的樣子,姜天威又是心疼又是愧疚,輕輕說道:「爸,走吧,醫院方面我都已經說好了,他們會派救護車送你過去,我自己開車跟在你們後面。」

看到老爸還想再說什麼,姜天威露出一個笑容說道:「爸,不就是錢么,你放心吧,你兒子現在出息了,這點錢還拿的出來了。走吧!」說著,便要去扶姜賢義下床。

誰知道,姜賢義躺在床上只是不動,在他看來,兒子說這些話不過是為了安慰他而已。上次剛剛才寄回來了十萬塊,這麼短的時間,兒子上哪去弄錢?

看著有些「孩子氣」的姜賢義,王愛媛和劉佳佳心裡都是一陣感動。劉佳佳站了出來對姜賢義說道:「叔叔,還是身體要緊,我們還是去好點的醫院吧,關於錢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看姜賢義還是不信,王愛媛說道:「天威,你不是取了錢放在車上么,就拿出來給叔叔看看,這樣叔叔就能放心了!」


這時候,姜天威也是一拍腦門,自己怎麼就忘了。自己一共取了40萬的現金放在身上,就是怕回來要用錢又嫌麻煩要出去取。

於是對著姜賢義說道:「爸,你等著。」說完一煙溜就跑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從車上將放錢的袋子提了出來。

看著跑出去的姜天威,姜天威的爸爸媽媽和大伯都是有些莫名其妙,在他們看來,姜天威取錢出來,不過也就三五千塊錢而已。

只是,當姜天威將整整四十紮嶄新的百元大鈔倒在姜賢義病床上的時候,三人都是傻眼了。

姜賢義的第一反應就是指著姜天威罵道:「你個兔崽子,你哪來的這麼多錢? 二婚少婦:邪少,輕點撩 ?你是不是要氣死我啊?」

大伯在一旁說道:「老義,這麼激動幹什麼,讓孩子好好說。」

「好,你說,你要不說出這些錢的來歷,我就是死在這裡也不用你的錢。」姜賢義還有些餘氣未消的說道。


姜天威苦笑了一下說道:「爸,你放心吧,這些錢都是乾乾淨淨的。我在SH和人合夥做了點生意,這是我們年底的分紅。」

聽了姜天威的話,姜賢義沒有說話,柳紅英這時候說道:「你自己的兒子你還不清楚么,他怎麼會去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

叫老爸不說話,姜天威說道:「好了爸,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車子已經在外面等了。」說著,又將錢給裝了起來。

這時候,一個醫院領導模樣的人走了進來,對姜賢義說道:「老義啊,你生了個好兒子啊。」


這時候,姜天威大伯連忙走了過去滿臉堆笑的說道:「原來是姜主任,這幾天多虧了姜主任的照顧了。」說著,遞了一根煙給陳主任。

那陳主任接過煙看到房間有女眷也就沒有點著,拿在手裡說道:「說什麼照顧不照顧,都是一家人。老義,現在你兒子有錢了,就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吧,免得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定海神珠之中的天地靈氣濃郁非常,而且極為平和,很是輕易的被步雲天吸入了骨髓裡面,化為了精純的銀白色戰勁,不但如此,體內潛藏的妖獸血精華也不斷的冒出來,緊接著同樣被吸入骨髓之內。

厚積薄發之下,骨骼之內的骨髓也終於慢慢的開始發生了變化,在吸收了大量的能量之後,骨髓慢慢的變得越來越濃郁,不但增多了少許,骨髓的顏色也是發生了變化,慢慢的乳白色的骨髓變得更加潔白,彷彿不含雜質,骨髓之中蘊含的能量也變的越來越驚人,逐漸開始具備了晶髓的特性。

漸漸的不但是骨髓發生了變化,被骨髓浸透的骨骼也開始發生了變化,白色的骨骼被不斷的強化,全身的骨架散發著一股熒光,給人一股晶瑩剔透的感覺,隨著骨髓的不斷強化,更加喜人的是,骨架之上的雜質不斷的被消融,整個骨架慢慢的有些透明起來,看上去就像一個發光的水晶。

當然,只是相像而已,骨骼畢竟還是骨骼,還是白色的,但是確實不像以前的白了,反而是開始向著透明的轉變了,或許真的有一天會變成水晶狀也說不定,現在只是發光的時候才像水晶而已。

時間在悄然流逝,而步雲天卻依然瘋狂的吸收著天地靈氣,以平時幾十倍的速度吸收著,這些靈氣被吸入骨髓,但是卻沒有產生銀白色的戰勁,或者說產生了,只是產生后再次被骨髓吸收了。步雲天知道。他這次是要突破了。而且是功法的重大突破。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靈氣的流動終於慢慢平靜了下來,骨髓也終於停止了那種瘋狂的吸收速度,是的,他已經在突破成功了,而且是毫無痛苦的突破,相反,現在的感覺前所未有的美好。煉體修為直接突破到了地階後期巔峰,元力修為也達到了地階四級,這就是厚積薄發的好處吧。

別看步雲天突破的好像很簡單,自從不斷的吸收用心火熔煉的妖獸血精華之後,突破起來就變的越加困難,身體的潛力高了,但身體也變成了一個無底洞,多少能量都不夠吸收,每天都不知道喝多少元氣酒,消耗的資源至少是同級修士的數十倍。堪稱恐怖至極,不過他現在的修鍊基礎強的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每一次的突破都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此次突破收穫甚大啊,骨髓再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此時產生的銀白色戰勁比以往強大了一倍都不止,全身的骨骼更是直接進化,不斷的發著熒光,就像一種發光的玉石,已經有三分像靈晶的模樣了。

此時步雲天的戰鬥力至少增強了一倍,因為他此時的抗打能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幾乎可以無視大部分的地階攻擊,什麼樣的戰鬥最爽,那就是不用防禦,可以全力進攻的戰鬥,此時的步雲天已經可以稱之為真正的地階霸主了,至於越級挑戰的什麼的,自然是不在話下。

當然,這個世界大的很,妖孽絕對不會止步雲天一個,如果碰上一些變態的話估計就兩說了,畢竟能夠越級挑戰的怪物並不僅僅是步雲天一個,如果怪物碰上怪物的話自然是棋逢敵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