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吧,姐,別自己騙自己了。」尼紅咯笑道。

「我什麼騙自己了?」尼蘭目光有些躲閃,趕緊道,「快飛!」「姐。你其實是愛他的。」尼紅說了一聲就往前猛飛。「呸呸呸……」「我愛他嗎,一個色棍……我好像。真有點,我愛不愛?」被迫成婚:陸太太越來越甜 這個可惡的混蛋……」防護圈又裂開了,銀面生氣了。咬牙了,三成魂魄化成一個分身從裂縫處就要鑽進去。就在這

「我什麼騙自己了?」尼蘭目光有些躲閃,趕緊道,「快飛!」

「姐。你其實是愛他的。」尼紅說了一聲就往前猛飛。

「呸呸呸……」

「我愛他嗎,一個色棍……我好像。真有點,我愛不愛?」

被迫成婚:陸太太越來越甜 這個可惡的混蛋……」

防護圈又裂開了,銀面生氣了。咬牙了,三成魂魄化成一個分身從裂縫處就要鑽進去。

就在這時候,遙遠的天邊劍意一閃,一道虛影從劍意中劃出直接就命中銀面的三成魂魄。

啊……

銀面一聲慘叫。

聖境天仙的一成魂魄之力融入劍意之中直擊就擊碎了銀面三成魂魄融成的化身。

銀面張口狂噴出一口鮮血。感覺全身心神搖動。整個魂魄隨時都有種解體的感覺。這廝害怕了。而且,一股恐懼襲入心頭。

銀面當機立斷,這傢伙二話沒說轉身一個划空遠遁而去,因為,這傢伙給海媚的聖境天仙精神力嚇怕了。

天仙魂魄我喜歡。海媚的一成魂魄化為的劍意剛進圈子就發現一道旋渦張開了巨嘴,貌似正在等著的。

海媚在遙遠的地方睜開法眼往前旁一看,頓時,氣得破罵道,「混賬東西,無恥!」

因為,遙遠的地方那個天仙般的美人海媚施展了神通之術通過魂魄劍意看到了現場的一切。這對於未經『人事』的海媚來講簡直就是太艷情太狗血太那個了……

啊,海媚心神搖動,姑娘一愣神之際。唐春的輪迴旋渦張開一口就吞噬了她的一成魂魄外帶上銀面的三成魂魄。

海媚本體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臉火得像是桃花。

「混蛋,我定必扒皮抽筋!太可惡了,居然干那事兒?這簡直是我們仙人中的敗類!敗類!心魔,果然是心魔,這魔障還挺強大……」

「昊天三劍之一的『翻江倒海』,還真不錯,又學到了一道劍術法門。」唐老大相當的滿意,看了看紅塵,道,「你功境下跌到三品了是不是?」

「沒……沒有。還是四品。你呢?」笑紅塵一臉羞澀。

「嘿嘿,三品了,而且,精神力一下子飛升到帝境天仙。外掛丹田一萬個,而且,個個形成了小空間。」唐春乾笑了一聲。現在也沒必要瞞著什麼了。兩人都那個了,而且,此女如此忠心,還瞞啥。

「不過,奇怪,銀面怎麼自個兒跑了?」唐春有些迷乎。

「嗯,怪事。」海媚說道,「而且,我吸收了你身體中的青木天火。以及還有一種不知名的火,感覺火元力更旺了一些。」

「小子,納命來!」這時,銀面的聲音從天邊傳來。

「快跑,那傢伙回來啦。」唐春趕緊抓起海媚一個瞬移到了幾百里開外,爾後虛空跨段位法門連續施展,風雷滾滾而去。

唐春變化了手段,二個月後終於見到了神秘的神牛城。不曉得銀面追來了沒有。

搶來的老公 。神牛城範圍不下萬里之遙,城中有著幾億居民。

城前千里之外立著一尊巨大的神牛。高達千丈,佔據了百里地盤。

細觀之下,唐春發現。這尊神牛應該是一隻人頭牛身的怪獸。而且,那人頭居然隱約中是一個女性的人頭。聯繫到宮中那位白氏太後跟聖牛族的淵源。唐春啞然失笑。

看來,白氏太后還是很注重出身的。

城門前守城的神牛隊頭目居然是二品真仙境。看來,神牛王朝的實力的確不凡。

唐春兵團雖說目前實力大增。外加一個元丹宗以及南天府估計還是不是神牛王朝的對手的。畢竟,他們的高手太多了。

雖說南天府以前貌似能跟神牛王朝相抗,實則是因為南天府是在本土作戰。到這神牛王朝就有些力有所不及了。

有『人貼』在身,唐春一行人順利進入城中。

城中街道相當的寬大,達到二百丈左右。一些高頭大馬以及凶獸猛禽拉車的豪華馬車在街道上穿行著。而各大神將府王府包括候爺府都在馬車上有著自家府袛的標誌。

這是在警告平民百姓別靠近。這是一個充滿皇權,貴族等級分別的王朝。

天河神將府,神牛王朝三**神將府之一。它顯赫的府袛就坐落於西城邊沿。

「你終於到皇都了。」此刻,大堂上坐著幾個人。天河神將羅天棋聽了彙報后重重把茶杯頓在了桌面上。

「神將大人,我要求神將府馬上派出高手滅殺唐春一行人。」納家老祖納紅城面色鐵青請求道。

「你認為本神將是不講信用之人嗎?」羅天棋冷哼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太心急了。」納紅城說道。

唐春一行人先到了聞名已久的人皇宮前。

佔地方圓達到千里的人皇宮蘊育在一片淡淡的薄霧當中,宮殿樓閣若隱若現。


而且,薄霧中時隱時現一道淺淺的紫光,仿若瑞祥聖光一般,人皇宮顯得更加的神秘悠遠。

唐春悄悄動用了帝境天仙神識滲入了薄霧當中,薄霧居然立即翻騰。

一道紫光打了出來,一股意念傳來道:「大膽,皇宮禁地,不許任何人窺視。」

看來,想偷窺是不可能。雖說自己神識強大,層次高。但是,人皇宮幾萬年的底蘊擺在哪裡的。估計這薄霧中就有探測神識的法陣或什麼法則。

不管多強大的神識一經滲入就會給感知到從爾驚動神牛隊發出警告。

「好強大的神識。」人皇宮中,一個正斜躺在龍椅上的中年美婦突然坐起。雙眼寒芒一閃直奔外邊而去。

「來了。」唐春心裡一動,他看到了一絲寒光過來。這廝趕緊龍眸整出幻景布置在了周遭。(未完待續。。) 「你說鶴兒,那神識出自何方?」美婦掃了一圈後有些疑惑的問起吊在空中籠子中的一隻『九眼白眉鶴』來。


「太后,那小子幻術驚人。剛才你估計給唬弄了。太后,你隨我的眼去。」九眼白眉鶴有九隻眼,九眼一轉,一道青光從第一隻眼傳入第二隻眼,最後從第九隻眼出來,最後。一道青芒插入唐春的幻境當中。

一切瞭然於胸,

「居然是這小子,以前在南天府就是他搞的鬼。失蹤了一段時間難道現在又要到都城來搞事兒了?」太后白衛紅隨著九眼的青光過去一掃,看清楚了。

不過,轉爾,白衛紅瞳孔居然抽了抽。突然喊道:「白采,你看他像誰?」

隨著喊聲,一個美得令人顫慄,頭髮高挽,額頭中央一顆豆大美人痣的中年婦人走了進來。白氏太后往前一劃,一幅場景出現。

「嗯?」白采一看,頓時身子一陣顫慄,腳跟一軟差點坐倒於地。她趕緊伸手扶住了桌角才不致於跌倒在地。

「看出來啦?」白衛紅突然一聲冷哼,表情僵硬如鐵。

「難道還真是他?不過,應該是長相相似之人。天下如此之大,有相似之人也正常。而且,他都死了一萬年了。」白采顫慄著聲音問道。

「別跟我打馬虎眼,長相相似之人。為何一萬年了都沒找到如此相似之人?」老太后一聲冷哼,轉爾一雙眼寒煞煞的盯著白采,道,「你不要還抱有幻想,當年你乾的事你想想他會饒過你嗎?

妻子倒戈才是大東王朝一夜傾覆的原因。正是因為你,大東王朝一夜傾覆。

如果他轉世來生的話。估計最恨的人就是你了。」

「別說了,他應該不是『他』,他早死了。」白采胸脯劇烈起伏,好像犯了心絞痛一般來了個西施捧月。

「那行,那好,那好!既然他不是他。這是你說的。 極度寵溺:隱婚總裁是妻奴 ,此人必殺,這任務就安排給你了。」白氏太后一聲冷笑,轉爾道,「白相云何在?」


「屬下在!」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一個高大壯碩男子大步走了進來。

「你配合公主殿下白采滅殺此人,包括跟他有關係的任何人。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漏過一人。」白氏太后臉上閃過一絲猙獰。

仔細的核實空中的影像后白相雲站在了白采面前。一個深深躬身道:「公主殿下,咱們什麼時候動身?」


「他反正在神牛城中。一時走不了。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晚上怎麼樣?」白采說道。

「如果他是高手跑得可是相當快的,就怕給溜了。」白相雲哼道。

「你不會先派人盯上嗎?白相雲,你不會說堂堂的王朝神牛隊連跟蹤的能力都沒有了吧?」白采冷哼道。

白相雲看了看白氏太后,太后微微點了點頭,白相雲大步而去。

而唐春一行人此刻卻是站在了武王府遺址前面。

歲月的滄桑斑斑駁駁的留下了許多印記在武王府那已經半塌的青磚牆壁上。牆壁上爬滿了青苔地衣等低等類植物。而昔日作為主壁的青磚成了點綴,而這些低等植物已經佔據了主導地位。

「幾萬年前的武王府輝煌一時,就是當時的大東王朝也要讓它三分。

它在王朝子民的心中猶如神靈一般的存在著。武王府隨便一個普通弟子們走出來都能跟顯赫的王公貴族們相比擬。

想不到現在它居然殘破如此。就是當年大東王朝的最後一位君主人皇唐經天對它也是愛護有加。

只不過。唐經天喜歡的東西人皇白太后卻是要剷除的東西。」趙青嘆了口氣。

「是啊,雖說人皇在世時武王府已經沒人了。成了遺址。

但是,人皇當年還派得有專人打理這裡的一切。甚至有派出親衛軍保護這裡。

這裡是皇朝子民們朝聖的地方。大東王朝一倒,這裡成了太后白氏泄恨的地方。

神牛隊精英出動,搗毀了這裡的一切。萬年過去了,這裡只剩下一堆殘破的垃圾。」昔年的橫江神將於俊感嘆著直搖頭。

幾人走了進去,真是滿目瘡夷。慘不忍睹。

「你們說,昔年盛極一時的武王府怎麼會就此沒落了?當年的武王府肯定高手如雲,是誰滅了武王府?」唐春問道。

「這是千古之秘,誰也不清楚。」趙青說道。

「有人說是天罡大陸某五星宗派的傑作,但是。我認為不可能。

昔年的武王府有好幾個聖境天仙強者,他們的核心弟子全是天仙強者。

雖說數量並不多,但實力驚人。再加上幾萬年下來的底蘊。

所以,他們的實力比天罡大陸任何五星宗派都要厲害得多。


就是三四個聯手也滅不了武王府。可是武王府也是一夜之間給滅府了。

有人說是武王府得罪了某個遠古神靈,神靈發怒,親自從神域傳了法身過來滅的。

如果真是神靈出手的話還有可能的。」於俊說道。

轉過坑坑窪窪的小路,殘破的爛壁以及倒塌得一塌糊塗的假山。

唐春審視著面前些散落於比人還高的雜草叢中的碎石們。

唐春發現,這些石頭應該是雕像。不過,後來也給人毀了。雕像頭全斷了,好多身子也碎開了。

「少主,你想得沒錯。這些雕像據說全是武王府功力蓋天的先人們的雕像。

據說那些法力通天的強者們立下雕像后全走了。而這些雕像裡面也有著強大的印記的。

光是這一批雕像就是一股恐怖的實力。據說有位三品真仙境強者跟隨某高人拜訪武王府。

那傢伙對這些雕像很不敬,結果,雕像里發出一道雷光直接就把那傢伙劈成了煙灰。

可見武王府先人們的可怕之處。不過,居然連他們都不能倖免。」趙青說道。

唐春數了數,如果把這些雕像散落於草叢中的部件全部組裝回去的話至少有十來尊之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