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看著李連山,緩緩搖頭,道:「不用。」

李連山急道:「什麼不用?為什麼不用?今晚這件事鬧這麼大,都是因我而起。你三個朋友受重傷,都是因為我的緣故,你難道就不生氣嗎?」「生氣。」葉青如實回道。李連山道:「既然生氣,那我現在站在這裡,讓你隨便撒氣。你想打就打,感覺打不過癮的話,拿刀砍我也行,我絕對不會還手的!」「我不會打你的。」葉青道。「為

李連山急道:「什麼不用?為什麼不用?今晚這件事鬧這麼大,都是因我而起。你三個朋友受重傷,都是因為我的緣故,你難道就不生氣嗎?」

「生氣。」葉青如實回道。

李連山道:「既然生氣,那我現在站在這裡,讓你隨便撒氣。你想打就打,感覺打不過癮的話,拿刀砍我也行,我絕對不會還手的!」

「我不會打你的。」葉青道。

「為什麼啊?」李連山看著葉青,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嫌打我臟你的手?沒錯,我李連山是個混子,但我他媽絕對不會逃避責任的!」

葉青看著李連山,道:「你能把這話說出來,說明你還有擔當,還是一個男子漢。而且,今晚你也參與救人了,霍萍萍也是你救出來的。你這個人,心裡還是存有善念的。」

李連山怔怔看著葉青,半晌之後方才一拍掌,道:「男子漢!對,我他媽還是個男子漢!不行,既然我是個男子漢,我就更應該為自己的錯誤承擔責任了。你不打我,我心裡過不去啊!」

葉青沉默了一會,輕聲道:「我是不會打我的朋友的!」

「啊?」李連山盯著葉青看了好一會,突然驚喜道:「你……你……你真的願意把我當成朋友?」

李連山這輩子都沒有想過,被另一個人視為朋友,竟然是這麼榮幸的一件事。因為,他真的已經開始佩服葉青,佩服葉青的身手,佩服葉青的義氣,佩服葉青的原則。而這種佩服,便是榮幸的根源!

葉青淡笑,輕聲道:「如果你心裡真的有愧疚,那你幫我個小忙吧。」

李連山興奮地道:「什麼忙?你儘管說,在這深川市,我能做到的,絕不含糊!」

葉青沉吟了一下,道:「黑熊是我的隊友,他剛剛退伍,才到深川市,沒有工作。霍萍萍前兩天跟公司鬧翻了,她的工作恐怕也保不住了。那個,你能不能幫他們兩個先安排份工作?」

「我當是什麼事呢,這種事,太簡單了!」李連山一拍手,道:「我看黑熊很有些本事啊,讓他來我這裡看場子,一個月收入絕對不低於兩萬。至於霍萍萍呢,她挺能說的,要不讓她來大富豪干一段時間,等她熟悉了,我可以把她升為大富豪的經理。」

葉青輕聲道:「我不想讓他們做這些事。」

李連山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葉青的意思。他沉默了好一會,道:「葉兄弟,在你看來,夜場什麼的好像充滿罪惡。但是,存在即是道理,深川市夜場越開越多,說明這個行業還是很有前景的。當然,裡面那些涉黑的東西是難免的。不過,我可以保證,不會讓黑熊和霍萍萍插手這些事情,怎麼樣?」

葉青點了點頭,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對了,我聽說你的朋友為了救萍萍受傷了,怎麼樣?」

李連山道:「還行,挨了一槍,估計得躺一段時間了。不過還打到重要地方,不會影響以後。」

葉青:「替我給他說聲謝謝。」

「有你這句話,他肯定激動死。」李連山看了葉青一眼,笑道:「刀疤這傢伙最崇拜能打的人了,他已經把你當成他的新偶像了,在他心裡跟李小龍一個地位。」

葉青也笑了笑,刀疤陽雖然也有點囂張,但卻比楊威丁少彥之類的紈絝好得多。因為,楊威丁少彥之流,心裡根本沒有善惡之分,做事毫不顧忌,甚至把殺人都不當回事,真的是非常恐怖。

晚上葉青留在病房照顧,幾女最後還是回去休息了,畢竟她們明天還要上班。

霍萍萍擔心幾女會遭受什麼危險,便提議讓葉青回去保護她們。趙成雙直接否定了她的話,今晚深川市發生這麼大的事,誰敢在這個時候做這種出格的事情啊,那簡直是自己往槍口上送。所以,這段時間幾女絕對都是安全的,誰要敢碰她們一下,那就是在火上澆油,自尋死路。

有趙成雙這話,幾女也放心了不少。葉青留在這裡,其實也不用他照顧什麼,李連山專門花錢請了兩個高護在這裡守著。

倒是王老八這個漢奸販子,也興沖沖地想要跟著幾女回家睡覺,結果被幾女集體拋棄。回到醫院想蹭個床位,但已沒床位,最後只能鬱悶地半夜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睡了一覺的葉青大清早趕去公司。他已經有幾天沒來上班了,拿著慕青榮的工資,他覺得還是應該過來看看。

公司里一切如常,除了王宣陰陽怪氣地質問葉青為什麼沒有來上班之外,再沒有別的事情。慕青榮也不在辦公室,說是大清早就出去辦事了,也不知道做什麼去了。

葉青在公司坐了一會,見沒有什麼事,便又回了醫院。上午,趙建軍又過來看望了趙成雙,順便跟葉青了解了一下昨晚的具體情況。

當聽到葉青說這個爆炸案跟北華小區以及陳老五叔侄倆死亡的爆炸案有關時,趙建軍不由緊緊皺起眉頭。北華小區的事情,他也從趙成雙這裡了解了一些情況,知道這應該是人為事故。北華小區爆炸案,和陳老五叔侄倆被炸死的事情,他還能夠接受,十有**是那個老婦的家人來複仇了。但是,昨晚北環那一連串爆炸案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那些人都是老婦的仇人?

趙建軍問道:「如果再見到那個放炸彈的人,你能認出他嗎?」


「能。」葉青肯定地回道。

「這就好!」趙建軍點頭,看著葉青,道:「這件事,省廳有人下了命令,你暫時還牽扯不上關係。但是,現場有不少目擊證人說你打死人,輿-論總是不好的。省里雖然有了這個命令,但總也得給公眾一個說法。我想,這件事你恐怕還無法擺脫。」

葉青也沒有準備全部擺脫,他看著趙建軍,道:「打死人的事情,我承認。該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

「你小子倒是挺豁達的!」趙建軍看了葉青一眼,道:「不過,這件事也不用你承擔。爆炸案發生之後,那些屍體都被燒沒了,誰知道那些人是被你打死的,還是被炸彈炸死被火燒死的。所以,你最多就是一個打架鬥毆的責任,還牽扯不到殺人。現在最關鍵的是找到那個放炸彈的人,這個案子,總得有人出來承擔責任,這才能給公眾一個交代!」

「那需要我做什麼嗎?」葉青問道。

趙建軍道:「如果你能把那個放炸彈的人找出來,對你自然是非常有利了。如果找不到,也不用擔心。」

葉青點頭,道:「我也正在找他呢。」

「能找到是最好。」趙建軍點了點頭,剛準備離開,突然想起一事,轉頭奇道:「對了,你跟省廳劉廳長是什麼關係?」

「什麼劉廳長?」葉青詫異,他都沒聽過這個人啊。

「就是省警察廳廳長劉昌平啊。」趙建軍看著葉青,道:「是他親自打電話讓周廷軍放了你的,你不認識他?」

葉青搖頭,他是真的不認識這個人。

「這是怎麼回事?你不認識他,他怎麼會大半夜打這個電話呢?」趙建軍滿頭霧水,他是大清早才得知是劉昌平親自給周廷軍打的電話。若非是劉昌平,換了第二個人,也沒有這種影響力了。

可是,劉昌平不認識葉青的話,他幹嘛要打這個電話呢?

葉青比趙建軍還迷惑,他都不知道趙建軍到底在說什麼。劉昌平給周廷軍打電話?劉昌平是誰?周廷軍又是誰呢?

回到病房,病房裡多了一人,正是李連山,正跟趙成雙聊天呢。

見到葉青進來,李連山立馬站起身,道:「我還在想你跑哪了呢,吃飯沒,一會咱倆出去吃點?」

「在這吃就行。」葉青走到病房坐下,李連山拿了不少營養品過來。

這傢伙,葉青把他當朋友之後,他立馬不把自己當外人,把趙成雙黑熊和霍萍萍都當成自己的朋友了,還來探望呢。

「行,那就在這兒吃,一會我讓他們做點送過來。」李連山也很乾脆,坐下接道:「我還在跟成雙聊你的事呢,葉兄弟,你以前到底當的是什麼兵種啊,怎麼那麼能打?」

黑熊驕傲地道:「隊長是俺們特種部隊全軍格鬥第一名!」

「是嗎?」李連山立刻瞪眼,道:「我的天,特種兵本來就能打,你還能全軍第一,難怪這麼厲害啊。改天教我兩手,我也出去顯擺顯擺。」

「怎麼的?你還是個武術愛好者呢?」霍萍萍撇嘴道:「整天打打殺殺,有什麼好的啊。也沒見你學點好的,凈學這些東西了。」

李連山道:「話不能這麼說嘛,男人嘛,本來就是侵略性的動物,誰不希望自己也是個強者啊!」

(推薦朋友的書《部落種田美男多》,直接搜索書名就能找到。)

… 趙成雙看著李連山凸起的肚子,道:「你要是能把你這肚子練下去,都不用學了,光肚子都能顯擺了。」

李連山大為尷尬,吸了一口氣,把肚子吸回去,道:「沒辦法,後來應酬多了,這肚子就一天天大起來了。哎,你們以後可別學我啊,這肚子一旦起來,想下去可太難了啊!」

眾人鬨笑,便在閑談的時候,病房裡又進來兩人,一個老太太,推著一個輪椅進來。輪椅上,坐著一個包紮得跟個木乃伊一般的小男孩,小男孩一條胳膊還沒了,看上去極其凄涼。


這小男孩,正是上次在廣場上給葉青擦鞋的那個小男孩,這個老太太正是他奶奶。

見到進來這麼兩人,李連山愣了一下。葉青則匆忙站起身迎上去,道:「周大娘,您怎麼來了?小毛這傷還沒好呢,怎麼能推出來呢?」

「哎,剛才聽醫生說,你們為了小毛的事,也受了很重的傷。我這心裡過意不去,就推著小毛過來給你們道個謝啊。」

周大娘說著,蹣跚著彎腰跪下,泣聲道:「你們都是好人啊……」

葉青如遭電擊,匆忙伸手把周大娘扶起來,急道:「周大娘,您千萬別這麼說。我們都是晚輩,您這一跪,我們可會折壽啊!」

「大娘也沒有什麼能謝你們的,只能做這些了。」周大娘老淚縱橫,看著可憐的孫兒,道:「小毛,你不是要給叔叔說謝謝嗎?」

「叔叔,謝謝你了。」小毛看著葉青,童真的眼裡沒有絲毫虛偽。

看著小毛手臂的模樣,葉青心裡也是一陣悲戚。他伸手摸了摸小毛的臉,道:「小毛,以後要好好讀書,孝敬奶奶,知道嗎?」

「小毛不讀書!」小毛搖頭,道:「讀書要花好多錢,我不讀書。等病好了,我就再出去幹活,掙錢給奶奶花。就是我只剩一隻手了,以後幹活肯定很慢了,不能掙很多錢給奶奶買衣服了。」

說到後面,小毛的眼睛都紅了。這個孩子,他沒有因為自己失去一條手臂而有絲毫的悲觀,而在為不能掙錢給奶奶買衣服傷心。那稚嫩的話語,雖然說得很簡單,卻深深地刺痛了屋內每一個人的心。看著小毛那空蕩蕩的右臂,屋裡唯一的女孩子霍萍萍忍不住抽噎出聲。

「小毛,你要上學,你一定要上學!」趙成雙探著頭看過來,道:「不管你上學要花多少錢,我給你出。你只有好好學習,以後有出息了,才能給奶奶掙更多的錢花!」

「真的嗎?」小毛一激動,不過瞬間卻又低下頭,低聲道:「他們說上學要上很久,我……我怕奶奶等不到我有出息……」

周大娘忍不住啜泣,撫著小毛的腦袋,泣聲道:「傻孩子,奶奶什麼都不要,只要你能有出息,奶奶怎麼樣都可以!」

「他媽的!」便在這氣氛下,李連山突然破口一聲大罵,直接站起身,把眾人都弄得一愣。

李連山沒理會任何人,看著小毛道:「我李連山這輩子沒做過什麼善事,沒捐過一分錢,現在想想我這輩子過的還真他媽混蛋啊。好小子,你感動我了。這樣吧,我也沒孩子,你願不願意當我乾兒子,以後你吃的住的花的用的,我全包了!」

屋內眾人看著李連山,趙成雙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開口。算起來,李連山才是這屋內最大的土豪。他要真心想幫小毛的話,小毛以後的日子肯定會過的很好啊。

周大娘愣住了,好一會方才搖了搖小毛,道:「回答叔叔,你……你願意啊。」

說著,周大娘又轉向李連山,顫聲道:「好心人啊,謝謝你了,謝謝你了……」

小毛盯著李連山看了一會,輕聲道:「那奶奶呢?你……你管不管她?」

李連山這才知道小毛因何遲疑沒回答,心裡不由更是一軟。他大笑一聲,道:「你放心吧,以後你奶奶就是我的乾媽,我一定會把你們照顧好的!」

小毛這才轉為歡喜,道:「謝謝叔叔。」

「這個時候就不要叫叔叔了,叫乾爹。」趙成雙提示道。

周大娘也忙道:「對對對,叫乾爹,叫乾爹。」

「乾爹。」小毛清脆地叫了一聲。

李連山心情舒暢,過去撫了撫小毛的腦袋,道:「以後你就是我兒子,記住,乾爹叫李連山!」

說著,李連山轉向門口,道:「你們幾個,進來。」

外面立刻走進來四個漢子,李連山一指小毛,道:「從今天開始,他就是我兒子,也是你們的小少爺,明白不?」

四個漢子稍微遲疑,但很快又反應過來,齊齊朝小毛點頭,道:「小少爺!」

小毛怯生生地看了看四個漢子,想了好一會,低聲道:「四個叔叔,你們好,我叫小毛。」

四個漢子也被小毛這稚嫩的語言打動,其中一人看向李連山,道:「大哥,小少爺很懂事啊。」

「那當然了!」李連山一臉得意,又指著旁邊的周大娘,道:「這個是我乾娘,我爹媽死得早,這輩子沒盡過什麼孝心。你們給我聽好了,她就是我親媽,明白不!」

「是,大哥!」四人點頭,齊齊朝周大娘彎腰,道:「大娘。」

「哎呀,不要這樣,不要這麼客氣……」周大娘受寵若驚,以前她賣鞋墊子,何曾有人正眼看過她。現在,這幾個穿的西裝革履的人在她面前如此恭敬,她一時間都適應不過來呢。

「媽,您才別客氣呢。以後他們都跟您兒子一樣,有什麼事儘管吩咐他們就是了。」李連山扶著周大娘坐下,對四個小弟道:「好了,你們先出去幫小少爺和我媽買點新衣服。」

四人轉身出去,周大娘還在嘟囔:「不用破費,我這麼大年紀了,穿什麼新衣服,省點錢給小毛上學吧……」

趙成雙在旁邊笑道:「大娘,您放心吧。李老闆的錢,別說買衣服上學了,就算是買個學校讓小毛一個人進去上也沒有一點問題啊!」

「啊?」周大娘驚愕地抬起頭,半晌之後方才顫聲道:「那……那得有多少錢啊?」

李連山大笑,扶著周大娘,道:「不管多少錢,肯定不會讓您缺著!」

周大娘感動至極,忍不住抹起了眼淚。小毛坐在她旁邊,伸出小手抓住周大娘的手,道:「奶奶,別哭了。我有了個乾爹,咱們應該高興嘛!」


「對對對,高興,應該高興!」周大娘轉泣為喜,抱著小毛,道:「小毛,長大了一定要好好報答乾爹,知道嗎?」

小毛點頭,道:「嗯,我一定會的!」

「這孩子。」李連山也是一陣感動,看著小毛空蕩蕩的手臂,又忍不住長長嘆了口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