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被江城趕出趙莊,這讓他覺得很沒面子,所以他一整天的心思都沒放在白縣內的武魂神石身上,反而把視線盯向了虎哥。

他一直期盼著虎哥累了困了,然後進入趙莊休息,只要虎哥進入趙莊,就一定會與江城發生衝突,馬天來等的就是衝突的發生,他想看看趙莊是怎麼在虎哥腳下被夷為平地的。兩輛路虎停在了小廣場附近,江城納涼的地方。此刻,成田依舊在為江城揉肩捏腳,在看到兩輛路虎車駛入的時候,成田終於學聰明了,他只是用眼睛微微掃了掃那

他一直期盼著虎哥累了困了,然後進入趙莊休息,只要虎哥進入趙莊,就一定會與江城發生衝突,馬天來等的就是衝突的發生,他想看看趙莊是怎麼在虎哥腳下被夷為平地的。

兩輛路虎停在了小廣場附近,江城納涼的地方。

此刻,成田依舊在為江城揉肩捏腳,在看到兩輛路虎車駛入的時候,成田終於學聰明了,他只是用眼睛微微掃了掃那兩輛車,之後便又低著頭捏江城的肩。

整個村子彷彿一個被遺棄的廢墟,裡面看不見人煙。

唯獨能看到的兩個活人,一個低著頭專心的捏腳,一個聽到發動機的轟鳴聲,卻安然的在搖椅上睡覺。

要知道,來的人可是虎哥,是白縣周邊所有營地之中最頂尖的勢力,就算那些千人的聚集地,見到虎哥的人,那也得畢恭畢敬的。

可令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們進入趙莊的時候,卻被趙莊的人徹底無視了,甚至在聽到發動機的轟鳴聲的時候,兩人連抬頭看都懶得看一眼,這是對他們極度的藐視。

遇到這樣的情形,虎哥自己都有些無語,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讓自己感到好玩的事情了,這白縣的所有人都怕他,怕的要死,這讓虎哥覺得自己的人生變得沒有了意義。

被一幫人簇擁著的虎哥從車上下來,他戴著墨鏡,默然地注視著廣場內的兩個人。

虎哥旁邊的瘦猴擼著袖子,一副上前拚命的樣子,這兩人無視虎哥,這讓瘦猴十分不爽,就在這時,虎哥忽然看了他一樣,兩人彷彿心意相通,瘦猴一下就穩當了下來。

這是兩人之間的暗語,虎哥的意思是告訴瘦猴,這裡的事情最好和平解決。

「嘿!兩位天都亮了,別睡了。」一晚上沒怎麼睡好,此刻的江城真的有些累了,他迷迷糊糊正做著無邊的夢,卻發現彷彿有人在叫他。

身處末世,江城早就養成了警覺的性格,只要稍有些風吹草動,江城會在第一時間醒過來。


「誰?」

撲棱一下彈起身來,江城猛地睜開眼睛,隨即看到了眼前的一群不速之客。

「我是虎營王虎的手下瘦猴,我們虎哥今晚想在這裡留宿一宿,不知道主人意下如何?」說這種客套話,一直讓瘦猴覺得十分彆扭,他還是喜歡說那種張嘴就罵人的粗話。

「請便!」

村子里的人幾乎都走光了,只剩下江城、成田和幾個亡命徒,睡覺的地方倒是多得是。

「我們喜歡清靜,所以虎哥的意思是你們搬出趙莊,讓我們的人在裡面住。」瘦猴一臉譏誚地看著躺在躺椅上面的江城,之前江城一直無視他們,這讓瘦猴十分不爽,現在他終於有了報復的機會。

「虎哥?」

成田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渾身居然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在白縣混的,誰不知道虎哥的名頭?這虎哥曾經就是白縣數一數二的社會大哥,覺醒之後更強,儼然成了白縣境內的裁決者,是成田一直仰望的存在。

… 當成田知道進入趙莊的人是虎哥后,便給自己判了死刑。這虎哥可不是白龍可以比擬的,那可是白縣第一梟雄啊!一瞬間,成田差點臨時倒戈,投靠虎哥。

沒什麼比命更重要的,就在成田猶豫不決的時候,瘦猴卻下達了最後通牒。


「真給你們臉了是嗎?想活命趕緊給我滾蛋,客客氣氣的不行,非得讓我跟你們來硬的。」瘦猴見卧在躺椅內的青年還沒有動靜,一時間心頭怒火燒起。

成田聽說自己還可以滾,此刻如蒙大赦,滾最起碼可以保住性命,這也許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就在他一顆心就要放下的時候,身前江城說出的話,卻嚇得他三魂升天。

「這裡是我家,該滾的是你們。」

尼瑪!不是吧?這江小爺真不是個省油的燈,居然連虎哥的面子都敢逆,這簡直就是為了面子不要命了。

「你說啥?」瘦猴再一次打量起來這個縮在躺椅裡面的男人,彷彿才認識他一樣,其他人在這一剎那都看向了江城。

「哥,他不是在說你,他是在說我呢,我們這就滾,這就滾。」成田急忙拉起江城的手,慌慌張張想要離開。

「罵完了我還想走?你當老子是透明的嗎?給我死。」瘦猴在這一刻動了,那速度比真正的猴子還要快。

瘦猴的兩手迅速獸化成尖利的爪子,那爪子上的指甲足足有半尺長,鋒利無比,宛如十把匕首。

瘦猴身體居然化作幻影,之後他的影子在江城身邊徘徊,醞釀著自己的致命一擊。

咔嚓!

瘦猴感覺自己已經把江城晃暈了,於是在繞到江城背後的時候,利爪猛地抓向江城的后脖頸。

「給我死!」

本以為必中的一擊,居然被江城的匕首擋住了,那匕首不光擋住了瘦猴的凌厲一擊,還順勢向下劃過。

瘦猴那獸化的手掌被江城划斷了,斷口處鮮血泉涌。瘦猴另一隻手握著受傷的手,呲牙咧嘴,一臉震驚地看著江城。

「不可能!這不可能!」

瘦猴是一個先天覺醒者,地位高高在上,他一臉的痛苦神色,此刻,根本無法接受自己敗給了眼前的這個人。

「艹!欺我兄弟者,殺無赦,弟兄們,給我干他。」見瘦猴被人家剁了手,虎哥立馬不幹了,在白縣這個地界,還沒有誰敢欺負他的人。


「乾死他,給我乾死他。」

「干他,干他。」

一幫人把江城包圍在中間,嚴陣以待,虎哥也是個老江湖,在出手前,他看了看江城的神色,發現根本無法在江城身上找到一絲恐懼的味道。

難道這是個絕世強者?虎哥隱約覺得有些不妥,不過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虎哥也沒有了思考的機會。

「要打嗎?你們想好了?」

江城從躺椅上起來,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傲視著周圍的人,彷彿高高在上的神。

「咱們這批人都是覺醒者,還怕了他一個不成?給我干。」

殺殺殺!

兩撥人馬頓時混戰在一起,江城匕首上面黑色火焰閃耀,每一道寒光劃過,都會有一個覺醒者被砍斷頭顱。


鮮血四處噴涌,血流成河,到處都是人類的到慘叫聲,江城身形跳躍,左右騰挪,在人群中一步殺一人,仿若殺神降臨。

江城身有蚜蟲母皇戰甲,外加上本身實力強悍,這些人在他面前根本就如土雞瓦狗一般。

「我現在還沒有一門真正的武技傍身,看來我需要找一門強悍的武技修鍊修鍊了。」江城如今與人戰鬥,全靠在末世十年磨練出來的戰鬥技巧,他如今唯一拿得出手的基礎武技也就是螺旋勁了。

而印在他腦子中的高級武技,現在根本用不上。

只用了半分鐘的時間,廣場內的三十幾個覺醒者便被江城殺的一個不剩,那把匕首最後插、入虎哥的脖頸后,江城飛速拔出刀子,任由虎哥鮮血泉涌。

「你,你怎麼可能這麼強?」虎哥捂著脖頸,因為氣管被割斷了,整個臉都憋成了血紅色,他此佝僂著身軀,一臉震驚地看著江城,完全不相信眼前的事情。

地面上橫七豎八地躺著三十幾個覺醒者的屍體,這裡有幾個先天覺醒者,還有無數後天覺醒者,此刻全部躺在地上死掉了。


看著自己兄弟一地的屍體,虎哥知道他惹了不該惹的人,眼睛漸漸模糊,虎哥絕望地笑了笑,最後終於倒在地上死去。

這個白縣第一梟雄和他的兄弟們,終究都隕落了。

江城微微嘆了口氣,這是他在末世降臨后,殺的覺醒者最多的一次。

來到蹲在地上,腦袋埋在褲腰裡的成田身邊,江城輕輕拍了拍成田的肩膀。

「不要殺我!別殺我啊!我家裡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小兒,饒命啊!我和江小哥一點都不熟。」

「是我!」

看著成田如此貪生怕死,江城也只能無奈一笑,人哪有不怕死的?怕死仍繼續戰鬥的才叫真勇士。

「啊!你還沒死?你是人是鬼?」成田雙手捂著臉,之後手指間微微開了一道縫隙,偷偷觀看戰況。

小廣場內,屍體幾乎堆積成了一個小山,鮮血四處噴洒,成田在裡面來回尋找,看到了那個自稱虎哥的人,此刻虎哥躺在血泊中,臉色煞白,鮮血順著脖頸流滿前胸,脖頸上鮮血幾乎都流幹了。

「虎哥死了?虎哥被你殺死了?」成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虎哥是什麼人?那可是白縣第一梟雄,手下五六個先天舉行著,後天覺醒者更是達到了四五十個。

如此強悍的人,就像一座大山,壓得成田永遠喘不過氣來,可如今,虎哥的人馬居然被江城一個人挑翻了,這得是什麼實力?

成田不敢去想,光是想一想就覺著無比的恐怖,這還是人嗎?一個人居然可以滅殺一個萬人聚集地的武裝力量。

趙莊外,躲在陰暗處偷看裡面情形的白龍和馬天來心裡一陣陣后怕,他們到現在,終於知道了江城的實力。

后怕之餘,他們都十分慶幸,慶幸自己並沒有被江城殺死。

「天來,我準備去海城了,這裡危機重重,而且城內寶物被奪走後,這裡必定不會像以前一樣安寧。」

「嗯!咱們還是趕快走吧!以免和這個殺神撞上,咱們可能一次好運,但第二次也許就沒有這種好運了。」

兩人急急忙忙回到自己的營地,收拾好行裝,帶著自己的手下,灰溜溜逃走了

… 江城本不想殺這麼多人的,可是最近因為不能歸家,他心情不是很好,恰巧接二連三有人找他麻煩,終於,在虎哥這波人到來的時候,點燃了江城心中的怒火。

廣場內死的所有人都是覺醒者,江城吩咐成田將所有覺醒者的武魂都挖出來,並帶在身邊。

戰鬥了這麼長時間,江城也有些累了,他倒在躺椅上,想做一個短暫的休息。

「所有武魂都挖出來?武魂還可以挖的?」成田咽了咽吐沫,這可是三十幾個武魂啊!是一筆無法形容的財富。

三十幾顆武魂神石,有自然系的水、火、木、金;有動物系的金絲猴、黑虎、烏鴉等等,種類之多,讓人目不暇接。

將這三十幾顆武魂神石收入背包中,成田此刻的心情根本無法想象,天那!我這是跟了什麼樣的存在?

自打趙莊一戰過後,再也沒有人敢進來挑釁江城,在趙莊外面安營紮寨的投機者們,此刻看江城的眼神都帶有深深的敬畏。

江城偶爾會登上山崗觀看白縣之內的情形,如今的白縣,裡面白雲翻滾,宛如仙境,乳色的白霧變得更加厚重,已經找不到那座降落的古墳的具體位置。

對於白縣內的情形,江城也不是很清楚,他只是在與朋友聊天的時候才知道,得到白縣內龍牙的人,是個後天覺醒者,卻因為得到了龍牙這等神兵,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子,成長為華夏前二十的強者,江城甚至連那個手拿龍牙的強者都沒見過。

只是,從白縣之內傳來的怪獸咆哮聲,讓人們在知道裡面的怪物們可能在爭奪寶貝。

「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居然引來了這種超級怪獸。」趙莊外,幾乎所有人都在議論裡面的情形。

不時有幾個膽大者進入白縣內探險,結果再也沒有回來過,由此,等待機緣的人變得更加謹慎,不敢輕易進入白縣內涉險。

這兩天,沒人知道白縣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就連江城也不敢輕易進去。在這段時間裡,跟著江城的成田也獲得了江城賜予的武魂。

這是一顆自然系的火武魂,屬於比較好控制的一種武魂。

當江城教導成田將武魂神石覺醒后,成田心裡樂開了花,他做夢都想得到一顆武魂神石,沒想到就因為給江城按摩了幾天,自己便獲得了火武魂,他知道自己是遇到貴人了。

成田以前在工地上就是擰鋼筋出身的,手勁不是一般的大,用這樣的大手給江城按摩,讓江城感覺十分舒服,可以安心地睡著。

時光流逝,這兩天白縣內的變化也越來越大,那本來帶有絲絲祥瑞氣息的白雲,現在居然開始泛紅。

無盡的血絲穿插在白雲之中,讓整個白縣都散發出一股詭異的氣息,而裡面時不時傳來的怪獸嘶鳴聲,讓江城曉得,裡面的戰鬥正處於白熱化狀態,這個時候進去,必然是死路一條。

這天下午,趙莊依舊十分安靜,裡面除了江城和成田,就只剩下張志豆手下的兩個亡命徒。

從房間內出來,江城懶洋洋地伸了個腰,之後目光如炬,向趙莊外的人群掃去,被掃中的人全部低下頭,不敢和江城對視。

江城的實力,他們在那天幾乎都見識過,一個人就可以挑翻一個萬人聚集地的武裝力量,這得是什麼實力?白縣第一強者?不,稱呼其為白縣第一強者都彷彿貶低了他。

所以,現在趙莊內雖然只住了四個人,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輕視趙莊,更不敢進入趙莊,這一切都因為江城。

看了一下趙莊周圍的情況,確定沒有什麼潛在危險,江城再一次來到趙莊外的山崗上,他站在山崗的最高處,眺望白縣裡面的情況。

「高手哥來了,高手哥來山崗了。」

「如果不惹他,他不會殺咱們吧?」

江城對於他們來說,一直是個十分神秘的存在,強大而隱秘。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