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江仙兒如同寒冰仙子,清冷高貴,不可褻瀆。玉手輕搖,純白的寒氣從她的玉手中飛出,向著隱神殿三位護法打去。

隱神殿三位護法面對蘇雅和江仙兒兩人的攻擊,毫不示弱,拚命催動玄丹真元抵抗蘇雅兩人的攻擊。同時三人還有餘暇還擊。蘇雅和江仙兒兩人雖然只是玄液境修為,但是兩人憑藉天地奇火的恐怖威力,兩人加起來的戰力完全不弱於隱神殿的三位護法,甚至還尤有過之。「江仙兒竟然也有天地奇火!」陳風來到距離血劍山五十里的地方便

隱神殿三位護法面對蘇雅和江仙兒兩人的攻擊,毫不示弱,拚命催動玄丹真元抵抗蘇雅兩人的攻擊。

同時三人還有餘暇還擊。

蘇雅和江仙兒兩人雖然只是玄液境修為,但是兩人憑藉天地奇火的恐怖威力,兩人加起來的戰力完全不弱於隱神殿的三位護法,甚至還尤有過之。

「江仙兒竟然也有天地奇火!」

陳風來到距離血劍山五十里的地方便停了下來,找了一個小山包,躲藏了起來。

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陳風可以肯定,江仙兒所擁有的天地奇火絲毫不弱於蘇雅的乾藍冰焰,而且兩個人火焰的屬性相同,都是冰屬性的。就是不知道江仙兒的天地奇火是從哪裡得到的。

天空中風雲變幻,江仙兒幾人的交手猶如滅世一般,天搖地動。

相比於江仙兒幾個人的戰鬥,另一個戰場則顯得更加狂野了許多。

只見以凌九霄和血魔海兩人為首,十餘個玄液境武者正在瘋狂圍攻一個光頭壯漢。


一柄門板長寬的大刀在這光頭大漢手中揮舞的如同風車一般,每一刀揮下,都能夠帶起一陣狂風,吹得那十餘個玄液境武者不能近身。

凌九霄和血魔海兩人只是在周圍游斗,似乎並不敢與這光頭大漢正面硬抗。

這名光頭大漢正是江仙兒的父親江霸道,同時也是獵妖者聯盟盟主。

當日江仙兒從古澤大師那裡拿到了醫治江霸道的丹藥之後,便馬上找到江霸道。

並沒有過多久的時間,江霸道的傷勢完全好轉。

天大運氣,竟然讓他在療傷的地方找到了一樣絕世重寶,於是江霸道、和江仙兒蘇雅三人在那裡修鍊。

僅僅幾個月時間過去,江霸道便已經衝擊到了玄丹境。江仙兒和蘇雅兩人的修為也達到了玄液境頂峰。

最重要的是,蘇雅和江仙兒的天地奇火吞噬了那樣絕世寶物之後,兩個人的火焰直接提升了一個大的階位,全部晉陞成為了地級火焰。

也是因為此,江仙兒和蘇雅兩人對戰隱神殿三位護法絲毫不落下風。

「噗!」

江霸道門板大刀斬下,血魔宗的一個玄液境的太上長老直接被一劈成為兩半。門板大刀余勢不減的在地上劈開了一個數十米深的壕溝,血魔宗的那名玄液境的太上長老兩半屍體抽搐了兩下,這才滾倒在地。

「哈哈,血魔宗,也不過如此!」

江霸道哈哈大笑,再一次揮舞門板大刀向一個玄液境老者砍去。只見他全身肌肉虯結,全身的肌肉如同鋼鐵澆灌的一般,充滿了力量感。

數千斤的門板大刀在他的手中輕若無物一般。

一刀斬下,那名玄液境的老者竟然找不到絲毫躲避的機會。似乎這一刀將他四面八方都封鎖了一般,任由他往哪裡逃走,身體都會被這門板大刀劈成兩半。

「啊,老夫和你拼了!」

那名玄液境老者自知無法逃脫死亡的命運,便馬上洶湧催動丹田真元,朝著江霸道衝來,欲要和江霸道同歸於盡。

「找死!」


江霸道粗獷的臉上閃過一抹不屑,門板大刀毫不猶豫的落下。

噗嗤!

一抹血劍飆出,那玄液境的老者身體分成了兩半。

見此情形,其餘十幾個圍攻江霸道的玄液境武者震驚不已,慌忙後退,不敢與江霸道糾纏。

「哈哈,你們這群王八蛋,剛才不是圍攻老子很爽嗎?」江霸道哈哈大笑,帶血的門板大刀扛在肩膀之上,大步朝著一個血魔宗的老者追去。「王八蛋,來呀,和老子打啊!」

血魔宗的那名太上長老驚恐到了極點,面對戰神一般的江霸道,他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心裡只有拚命逃跑,同時口中驚恐叫道:「宗主快救我!」

血魔海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但並沒有出手去救這名血魔宗太上長老。

噗嗤!

江霸道門板大刀輕易的將這名血魔宗太上長老分屍成兩半。

也不知道是不是嗜好,江霸道最喜歡把人分屍成兩半,看到血腥,江霸道就特別的興奮。

連續砍殺三人,江霸道興奮到了極點,身形幾個閃動之下,便已經追上了一個玄液境武者。 醫食無憂[穿越] 。噗嗤,帶出一抹血花,那人同樣步入了之前幾個人的後塵。

凌九霄和血魔海只是緊緊尾隨江霸道,時不時給江霸道來一記不痛不癢的攻擊,似乎兩人在江霸道面前沒有半分的還手之力一般。

小半個時辰之後,十餘個圍攻江霸道的玄液境武者全部橫屍當場,沒有一個人的屍體是完整的,都是兩半屍體散落在地上,鮮血淋漓,恐怖無比。

連續斬殺十幾個玄液境的強者,江霸道這才停了下來,伸出腥紅的舌頭舔了舔唇角,門板大刀扛在肩膀之上。朗聲道:「你們兩個也不要留手了,老子以前不是你們的對手,先現在你們兩個就不是老子的對手了。想要不被老子殺死,就全力出手吧!」

「僅僅數月不見,江兄的修為便已經突破到了玄丹境,想必江兄這幾個月必定是有驚人的奇遇了。」

凌九霄背負雙手,笑眯眯的道:「江兄也算是因禍得福,獵妖者聯盟要不了多久就會重新掌握在江兄的手中了,凌某就提前恭喜一下江兄了!」

「偽君子!」

江霸道狠狠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不屑道:「你少給我來這些虛偽的廢話,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血魔劍是老子的,誰也別和老子搶!」

隨著江霸道的聲音落下,門板大刀一個橫掃千軍,颳起一陣狂風,大刀與空氣摩擦,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隱隱的,空氣都有要燃燒起來的跡象。

凌九霄眼中閃過深深的震驚,一柄鋒利的長劍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凌厲的劍氣如同鋼針一般,在凌九霄的身周環繞,穿破空氣,傳出噗噗的聲響。

這是凌天宗的傳承法寶凌天劍,其品級已經達到了地級三品,是每一代宗主使用的兵器。

「寂滅一劍!」

一道炫目劍光,猶如星光閃爍,穿越層層空間,一閃便已經來到了江霸道面前,斬在了江霸道門板大刀之上。

叮一聲清脆的精鐵交鳴之聲傳出,一陣肉眼可見的波紋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清脆的響聲如同切割機一般,將沿途的一切事物粉碎成為虛無。

石頭,木屋,甚至是屍體,一切的東西碰到這股音波,全部化為虛無,成為一片齏粉。

一抹不健康的潮紅出現在了凌九霄的臉上,凌九霄的身形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一絲驚駭之色出現在了臉上。

再看江霸道,依舊是紋絲不動,傲然站立在原地。

僅僅一招,便能夠看出來兩人的實力高低。

「怎麼可能?」

剛才是凌九霄全力出手,江霸道還並沒有出全力,兩人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的大。這讓凌九霄怎麼也不能相信,短短几個月時間江霸道的實力已然強悍如斯。

凌九霄看了看江霸道,又看了看天上江仙兒幾個人戰鬥,眼中現出一抹狠戾之色來。「江霸道必須死,江仙兒和那個蘇雅同樣也要死!還有隱神殿的三個護法,哼,要是他們在的話,我絕對無法取得血魔劍!」

「哈哈,堂堂凌天宗宗主也不過如此。」

江霸道一抖手,門板大刀便被他扛在了肩膀之上,挑釁的看著血魔海,道:「老子早就聽聞血魔宗宗主血魔海大名,只可惜老子空活百年時間沒有見過血魔海本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你的實力比之傳言中的要強悍許多。」

「正好老子的修為提升到了玄丹境,已經找不到任何對手了,我們兩人之前從未交手過,今日生死一戰如何?」

江霸道是個戰鬥狂人。不,應該說是個戰鬥瘋子才對。

因為他的戰鬥只有生死,沒有其它,不管是什麼人,和他戰上了,必須要分出個你死我活來。除非是讓他感興趣,以後可以繼續戰鬥的對手,他才不會與之決一生死。

因為一旦分出了生死,日後就找不到能和他一戰的好的對手了。

江霸道不喜歡血魔海這人,所以他就直接提出了決一死戰。

「江兄之前雖然沒有動用全力,但你的實力我已經明了。我和凌九霄的戰力相當,要真論實力的話,我不是江兄的對手,不過嘛!」

血魔海輕輕捏了一下雙手骨節,發出啪啪啪的響聲,語氣不急不緩道:「不過要是我全力出手,施展絕招的話,就不知道江兄是不是我的對手了。」

「哦,那就不知道你的絕招有多強了!」

江霸道的眼睛一亮,一股洶湧的戰意如同潮水一般,向著四面八方奔涌而去。驚起一陣狂風,吹起風沙走石,塵煙亂飛! 江霸道的戰力絕對是同階武者中佼佼者的存在,特別是他的一身怪力,配合他的門板大刀,一刀就可以劈開一座小山峰。

這一刀斬下,威勢驚人,恐怖的刀光似乎要將空間分割成為兩半一般。

「江霸道不愧為戰鬥狂魔,這一刀的威勢足可以劈死一個玄丹境強者了。」血魔海的臉面動容,身形連退數步,嘴角微翹道:「不過你想要憑藉這一刀殺掉我的話,還差的很遠。」

隨著血魔海的話聲落下,衝天的血氣從他的身上噴發出來,如同洪水一般,翻滾洶湧向四面八方。

片刻間,這些血氣變成了如同洪水一般的鮮血,瀰漫血魔海方百米空間。無窮無盡的鮮血在血魔海百米之內蕩漾開來,血魔海站立在鮮血上方,如同絕世血魔。

「百年時間來,你是第一個讓我施展出絕招的人。」 寫意未來 :「今日就讓你見識見識我血魔海真正的絕招,血龍九變!」

說話之間,血魔海方圓百米內翻滾蕩漾的鮮血開始瘋狂旋轉起來,以血魔海為中心,如同漩渦一般,所有的鮮血在血魔海的頭頂瘋狂旋轉。

幾個呼吸的時間,旋轉的鮮血便化作了一條猙獰恐怖的血龍!

血龍長達百米,張牙舞爪,威勢滔天。龐大的身軀在空中扭到,狠狠朝著江霸道咬來,其威勢,隱隱要有毀天滅世之勢。

「哈哈哈,來得好!」

面對恐怖的血龍,江霸道不驚反喜,哈哈大笑起來,手中門板大刀一個翻轉,便朝著天空中百米血龍斬去。

「屠仙第一斬!」

噗!

門板大刀完全沒入了百米血龍的身體裡面,百米血龍發出猙獰的怒吼。兩隻如同房屋大小的爪子瞬間抓下,將江霸道的身形完全包裹在了其中。


「哈哈哈,痛快!」

江霸道哈哈笑道:「屠仙第二斬!」

噗, 晚安,總裁的失心戀人 。百米血龍在天空中瘋狂的掙扎,發出雷鳴般的咆哮,震動八方。

「屠仙第三斬!」

昂!

百米血龍仰天咆哮,長達百米的血色身軀瞬間縮小了一半,減小到了五十米。能夠撕裂空間的刀光在血龍的身體裡面爆發開來,血龍的身軀在天空中翻滾扭動起來。

血龍終於支撐不住,轟隆一聲巨響,血龍掉落在了地上,地面被砸出來一個數十米的大坑。

嘩啦啦,血龍的身軀毫無徵兆的重新化為了一灘鮮血,並且如同乳燕歸巢一般,飛快湧入了血魔海的身體裡面。

噗!

血魔海一連噴出數口鮮血,身形踉蹌後退,面色蒼白到極點。

再看江霸道,雖然身上有些傷口,但是氣息依舊是強悍無邊,剛才的一戰,並沒有讓他的戰力減弱半分。

「我敗了!」血魔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得不承認,江霸道的戰力確實比他高。

血龍九變是血魔海的最強武技,他雖然不能完全將血龍九變施展出來,但是用來對付一般的玄丹境高手完全綽綽有餘。

剛才他施展血龍九變,全力出手,都不是江霸道的對手,這讓血魔海心中很是不甘心。

不過這樣也好,他可以敗退逃走,等到江霸道三人打退隱神殿三個護法之後,他再來搶奪血魔劍也不遲。

「想必那時候江霸道和江仙兒三人也是精疲力竭,損耗不小吧?」

血魔海的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詭笑。至於血魔宗,一個對他沒有多大用處的宗門,滅了就滅了,他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