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也沒想到在自己眼皮地下,大明大亮的把酒拿走,關鍵自己還放出了靈魂威壓,難不倒說他是鳳毛麟角中的一個……

酒鬼一想,冷汗出現在額頭上,武靈級別的靈魂威壓下毫無妨礙,就算是武王也應該有所反應吧,為什麼?酒鬼想到這裡,嘴角抽搐一下,醉后的表情驟然全無。「你我都是魔焰城的名人。」諷刺的是,只是兩個極端。羅天在心裡說完,在外邊轉了一圈,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取下斗笠, 藍拳大將 ……傭兵酒吧,酒鬼沉靜了一下,貿然

酒鬼一想,冷汗出現在額頭上,武靈級別的靈魂威壓下毫無妨礙,就算是武王也應該有所反應吧,為什麼?酒鬼想到這裡,嘴角抽搐一下,醉后的表情驟然全無。

「你我都是魔焰城的名人。」諷刺的是,只是兩個極端。

羅天在心裡說完,在外邊轉了一圈,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取下斗笠, 藍拳大將 ……

傭兵酒吧,酒鬼沉靜了一下,貿然說道:「不對啊?如果自己冒犯了那種人,自己不應該不收到懲罰?」難道說,是錯覺嗎?」

酒鬼狠狠的甩甩頭,清醒了一下自己被酒精麻木的大腦,閃身出了傭兵酒吧,卻發現那個斗笠人已經不再,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

「你說什麼?」

吳家後院的大廳,那一臉陰冷的吳瓊還躺在床上,超支實用屬性之力的他,除了腿被羅天打斷了,更重要的是靈魂力戰力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要是沒有一顆魂丹輔助恢復,靈魂之力至少要恢復一年,這一年,對他來講,那絕對是一個磨難。

銀狼拍拍吳瓊的肩膀,露出慈祥的目光,微笑的道:「你放心,殺一個廢柴羅天簡單,可那樣會觸及到其他貴族的反彈,你是貴族,你應該明白,我們要做的是讓他們臣服,控制羅家,取得整個魔焰城的控制權。」

蓬勃的野心在房間展開,無盡的貪婪侵蝕著雙眼。

「今天酒鬼搗亂了我的好事,這筆賬我記下了,我已經安排人去」惠爾特商會「求古月大師幫你煉製魂丹,你恢復身體要緊。

我明天就去西南,請動我師傅出山,只要我師平桐出山,什麼狗屁了煉術士酒鬼,都的靠邊站。」

聽了銀狼的話,吳瓊雙眼放光,銀狼的師門,那可是個大傢伙,如果能請動銀狼身後的靠山。羅家,註定要被滅殺。羅家好像除了羅娟,還水靈靈的夢露。吳瓊想到這裡,嘴角露出快意的笑臉:「血債一定要血還,雙腿的利息,等著用羅天的命償還,利息就是羅家的女人。」

「我們拿什麼能打動你的師門?」要知道讓一個靈師出手,那代價……。」吳瓊問起銀狼要的物品,靈師幫助的代價可不是一般的高。

「代價是高了點,但是你並不缺少。」銀狼說完,雙眼散發伶俐的精光看著吳瓊。貪婪被掩蓋在眼眸之間。

「我不缺,那是什麼?請銀狼長老明說,只要我有的,一定會捨得。」吳瓊說完,一臉絕然,那報復之心已經蒙蔽了他理智的雙眼。

看著吳瓊的表情,銀狼嘆息一聲說道:「請一個靈師,那最少也得一把靈器。雖然師門之中大家可以相互幫助。可,要是沒有打手禮,那也請不動師傅。」

聽了這話,吳瓊露出難為的表情,家傳寶劍,那也是他父親重金求購自己做自我保護用,現在拿去送人,心有不舍。


可想想水靈靈的夢露和文雅的羅娟,緊咬牙關,代價是大了點,如能換羅嵐手中的劍,收服羅家,貌似自己還賺了…。。

吳瓊想到了羅嵐手中的寒霜靈器,嘴角露出微笑,收復了羅家,寶劍換靈劍,貌似自己並不吃虧,到時候可謂一箭三雕,羅天的命加上羅娟和夢露的容顏都是自己的后,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斷。

「劍你拿去吧!」

吳瓊手中的劍交給銀狼,銀狼露出奸計得逞的微笑,寶劍是吳家出,但是羅嵐必須躺在我的胯下,那瘋女人的滋味,一定不錯吧!

銀狼露出貪婪的目光,那眼中的佔有慾無限的增長,不論什麼時候,男人總會把女人看出征服的對象,女人總是把男人看作依靠的對象。

看著銀狼眼中的冰冷,吳瓊以為他在為自己的傷而憎恨羅家,眼中充滿感激之情,嘴角蠕動一下,「羅天廢材,你和羅家等著我的報復吧。」

「羅天師弟,你怎來了。」


貝勒大師武器店,一個略顯精壯的男子手中拿著一個鐵鎚,**著上身的臂膀站在火爐旁,看著羅天進來,停止了敲打,一臉驚訝的上前和羅天說話。

羅天知道眼前的男子叫奧庫,是貝勒大師的愛徒,也是他學習中的大師兄,奧庫說話的表情沒有囂張,沒有不屑,沒有鄙視。憨厚的語言,真誠的問候,對這樣的人,羅天還是把他納入朋友。

「奧庫,師傅他在不在?」羅天說完,上來拍拍奧庫的肩膀,把手中的酒罈給了奧庫,目光掃視庭院。

「在,在後邊,大師聽說你被吳家那小子打傷了,還打算去看看那?沒想到你今天就來了。」奧庫一邊說,一邊接過酒罈,帶著羅天進了**院。

「師傅,羅天師弟來了。」

憨厚響亮的聲音響徹後院,聽著外邊自己愛徒的狂放的叫喊,正在撿石頭的貝勒停止自己手中的活,唉嘆一聲說道:「羅天來了啊,聽說你被吳家小子打了,小奧庫說晚上要我帶著他一起去看看你那?沒想到,你竟然可以走動了。」

聽落貝勒的話,羅天感謝的看了奧庫一眼,奧庫撓撓腦袋,表現的很不好意思,張開那大嘴,「嘿嘿…」的憨笑兩聲,把羅天帶來的酒遞給貝勒。

「麥丫香,酒老頭的最愛。」

貝勒很是享受羅天帶來的酒,撬開封泥,一臉自得,這酒十個金幣一壇,。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老鐵匠貝勒聞著酒味,一臉享受。

「你今天來,有事?」看著一臉躊躇了羅天,貝勒喝了一口酒,回味一下酒香,低沉的嗓音發出連串的咳嗽聲。

「師傅有病。」看著咳咳嗽連串的貝勒,羅天關心的問道。

貝勒拜拜自己的手,讓羅天坐下,「不是什麼病,你也知道,天天在火爐旁,肺腑上火,休息休息就好了。」

「職業病。」

摸摸自己的鼻尖,羅天給了一個這個大陸上的新定義,估計是心火過旺,肝臟長年受炭火的薰烤造成。這病好治,一級丹藥清火丹,是最好的治療丹藥,可惜自己還不能煉,沒有武士級別,煉丹,火的生不起來,實力啊!

「買這麼好的酒,不會是來謝師的吧!」貝勒拿了一塊石頭,甩在一邊,嘆息一聲,都是廢石,可惜了這次收購的次品太多了。

羅劍撿起甩掉石頭,放在眼前一看,嘴長了一個大圓,金剛石,腳一體,嘴更圓了,隕鐵。這些寶貝,怎說是廢石那?

「師傅,這石頭還有嗎?」 看著那隨手甩掉的精鋼,羅天小嘴張老張,小心翼翼的問道,「還有嗎?」

「你要這個做什麼?這些都是廢石,我這是沒有了,到是小奧庫喜歡堅硬的東西,收集了一些。」貝勒說完,又咳嗽了兩聲,一臉萎靡,在喝上幾口酒,給羅天以一種他要睡覺的感覺。

「師傅,我想找你親自幫我煉製一把鐵劍。」羅天說出自己的想法,並把自己提前繪製好的圖案交給貝勒。

「薄劍。」


貝勒雙眼露出精光,一臉疑惑的看著羅天,你不是放棄習武打算好好頓在文殊閣了嗎?算起來,你都半年沒去文殊閣讀書了。

「薄劍用來防身,過後就是學堂。」羅天找了一個看似合理的理由。

「好吧!一個月後來拿。」羅天留了十個金幣,轉身離開了后廳房。

前院,揮汗如雨的奧庫,看著羅天出來,嘿嘿一笑,「羅天師弟,你要離開嗎?」

羅天點點頭說道「奧庫,聽師傅說你收集了不少堅硬石頭,能給我看看嗎?」

「當然,羅天師弟這邊來。」奧庫帶著羅天來到偏僻的一角,一臉驚喜的看著奧庫的收藏,雖然是雜亂無章,可那都是貨真價實的精鋼。羅天一臉驚愕,罕見的好東西被甩掉,這可是煉製靈器的好材料,當然羅天沒有說,也不能說…。

看著滿庭院的精剛石,羅天汗顏。那黑呼呼的,羅天靠近一看,驚訝,「隕鐵。」拿起隕鐵那一個有兩個石頭大的隕鐵,感覺有百斤之多。

在找了一圈,羅天眉頭緊鎖,隕鐵就這一塊嗎?當讓羅天失望的時候,誰知道奧庫從床下撈出一個盒子出來,這盒子很是破爛,幾個木板湊合一起后加個蓋子在上面,關鍵木板上面還有幾塊蟲眼。拿出盒子,奧庫不好意思的朝著羅天憨笑道:「盒子是破了點,但是這塊石頭很堅硬,你看看這些可是你需要得那種。」

盒子拿出,卻異常沉重,這重量要不是羅天靜脈疏通一些都有些搬不動,這盒子少說也有百十斤,難道說是一盒子隕鐵。

破舊的盒子打開,露出烏黑色的凌光。

看到棱光流轉,激動的羅天緊緊懷抱在胸前:「這不是隕鐵,這是仙石,雖然仙石品級中次級仙石,這大一塊,十分罕見,十分稀少。」羅田狠狠捶了一下奧庫的胸膛,說道:「奧庫,這個可以賣給我嗎?」

執拗的奧庫嘿嘿一笑,直接就把石頭推給了羅天,相比報酬,他更注重的是友誼,和朋友之間的那份信任。羅天沒有和客氣,恩情有時候只要記在心中,及時報答,危難時出手,這才是兄弟。

「隕鐵做體,仙石做魂。」

看著自己要抓緊修鍊,只要修鍊到武師,就可以去煉製仙劍,一旦有了仙劍,以後就可以飛行在這天地之間。

抱著仙石,羅天眼朝上,鼻朝天,嘴成圓,仔細看圓圓的嘴型,說出的那個字,不是天,是仙……

寶貝一般,抱在懷中,讓沉悶的心情在今天煥發微笑的容顏,進了庭院,停了笑,傻了眼,悠悠庭院,羅嵐站在太極圖案之間,一臉驚恐,任憑她怎麼走,都不能移出那圓盤,說不出的驚訝和驚恐,更有說不出無奈和疑惑……

「不會穿幫露餡了吧,要是被發現自己的秘密?」

想到此處,一頭汗然,昨天修鍊,被「浮黎宮」甩出宮外,怎忘記關閉陣眼,還好不是什麼殺陣,要不然,自己可就「釀成人命殘案。」

匆忙之間,放下手中沉重的仙石,卸掉後背的背著的隕鐵,手中一個卵頭握在手中,輕輕一彈,卵石化成一條精準的弧線,落在陣眼之中,大陣隨機關閉了運轉,隨著「聚靈陣」眼的關閉,靈氣也慢慢飄散。

羅天微笑的看著羅嵐,雙眼那精靈的眼神被痴獃掩蓋,小臉從微笑變成迷茫,輕抬薄唇,疑惑的問道:「姑姑,這是你布置的陣法嗎?怎把自己關進去了?」

羅嵐走出圖案,臉上充滿驚嘆,「不是你布置的圖案嗎?和我有什麼關係?」羅嵐說完,白了羅天一眼后,卻沒有在追問究竟。

「我?」羅天露出無辜的疑惑,「姑姑難道忘記了,俺可是「空靈之體」。

不是俺不想,而是俺沒那個能力,一臉無辜的羅天聳聳肩,用憨傻的雙眼看著羅嵐,露出天真無邪的笑,但那笑中卻帶著一絲不被察覺的自信。

怎把「空靈之體」忘記了。羅嵐搖搖頭,苦笑一下,看來是自己想多了,一個空靈之體的少年,怎可能布置逆天的陣法,陣法,貌似只有靈師才能研製出來,可為什麼站在裡面能感受到靈氣充裕。這圖案,至少能聚集外邊的三倍靈氣。

依照羅嵐的經驗,要是能在圖案面修鍊,一個在圖案外邊修鍊,裡面的人提升速度可是外邊的三倍,想到這個數字,心頭一顫,這陣法太逆天了。

驚訝的羅嵐看了一眼憨傻的羅天。她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迷密,自己有,羅天也有。只是大家都放在心裡罷了。

「空靈之體可以改變了嗎?」

羅嵐問完,美目流光,手緊緊握成拳頭,放在她那聳立得雙峰上,心臟也在毫無顧忌的狂放,碰……碰……,聲響羅天都能聽到,緊張跳動比見了一個三級火焰豹有波浪。

「也許能吧?誰知道那?」

羅天沒有如實回答,不是他信不過羅嵐,而是他體內還有一個秘密太過龐大。大的他自己都沒有辦法確定是真還是假……

看著那痴獃眼神中略帶自信的表情,羅嵐眼中充滿淚花,不禁感嘆,上天有眼啊,創始神,你終於睡醒了嗎?「哥哥,你在「天國」看到了嗎?遙遠的南方,嫂子,你還在寒冰中等待希望嗎?」

南方,海浪洶湧澎湃,浪花打在岩石上,浪費每一次擊打岩石都會粉身碎骨,可每一次失敗后,都會重新衝擊岩石,那不知疲倦的擊打,好像在訴說它的無畏?

繚繞的海島,有一片山谷,山谷之中,搭建了不少茅屋,茅屋下邊,一個蒼老的老夫人端坐在木椅上,遙望著北方,那滿頭銀髮,增加了她容顏的滄桑。北方,是希望,十五年不出寒洞的女兒,也許只有北方的娃能喚醒吧。哀嘆一聲,「他,貌似也該成年了吧!」

看著寒洞,老人淚流臉龐,那裡面的人兒,生活的好凄涼,老人嘆息一聲,「縱使她不見我這個母親,總該見見自己的孩子吧。」

「影飛,你去一趟北方,和那裡的人說一下,把你們的少主迎接過來。冰寒,這是喚醒她的希望。我不想在等了…」

老者說完,看著島嶼的上空,「雲不散,雷不出。」為了報仇,我冰家死了一百零八條影子的命。為了隱忍,我們冰家整整忍住荒島十五年,閉門不出。冰寒,你怎不能理解為娘的苦衷。冰家為你做的還不夠嗎?」

「冰寒封體,娘心好疼。」

「娘親,要是遇到流雲宗的人……」中年男子影飛那凌厲的眼睛恭敬的看著眼前的老人,等待她的問道,那恭敬的姿態不含一絲虛假和做作。

「老糊塗了,你帶著影閃一起,少主必須安全回來,聽說他是空靈之體,戰力不能自保。雲遮雷,雷擊穿。」老夫人平淡語氣中帶著不可違抗的霸氣,不用質疑,作為冰家老祖宗,殺伐果斷榮隨她前半生。

眼前這個樣貌不揚的老者,如果走出荒島,跺跺腳,也是能讓金陵帝國晃三晃,搖三搖的強者。影王,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殺手,在荒島隱居十五載,孤獨容半了她十五年。

「十五年,只為暖一顆冰封的心。」

「謹遵母親大人之命,我一定保證少主安全回到家中。」短暫的一瞬,荒島的上空,一道雷電之力破開荒島的雲霧,那空中的雷電破開烏雲,直擊蒼天,那充滿霸氣的雷電之力,讓荒島上勞作的人們仰望蒼天,影閃,影飛出島了。

羅嵐收回思緒,看著羅天眼中透露的自信,已經讓羅嵐感覺到自己這個侄子和廢材無關,他相信,就算失去了自己的照顧,他也能獨立的活著。

「這件事,姑姑會為你保密,必要的時候,姑姑會出來承擔,你只管潛心修鍊就是了。如能改變,姑姑會幫你掌控羅天,自信同樣在羅嵐的臉上出現。」

羅天感激的看了羅嵐一眼,嘴上不說,心裡卻明白,羅嵐已經感覺到了什麼?

「好好修鍊,有時間去下文殊閣,你畢竟是哪裡的學員。武能修身,文能修心。」羅嵐說完,慈愛的看了羅天一眼,拍拍那瘦弱的肩,轉身離開的庭院。

生活過的很平淡,不知道是羅嵐的交代還是其他人太忙,一個月,羅家的人在也沒有打擾過羅天,當然,這中間小女奴妮妮是定時來送飯,擦澡加打掃。至於其他人在也沒有出現,就連鬼精的夢露也很久沒有過來搗亂。

夜晚,羅天把靈氣存入丹田,再次被吸入到「黎浮宮。」現在的羅天經過一個月的洗禮,阻礙他靜脈暢通的「岩石」已被血液的浪潮磨碎流出體外。

在黎浮宮修鍊,可謂是進了一個加速空間,可,唯一讓羅天無奈的就是時間,不管是清晨進還是夜晚進,只要已過十二個時辰,羅天就會強制甩了出來,一個月下來,小女奴都習慣了看自己少爺從空而下,一身污濁的趴在地上。

雖然現在少爺一身帶有污濁,可,相比從前,身上污垢少了很多,身上也白嫩很多,有時間,小女奴妮妮甚至懷疑自己的主人是不是換了個人。 這樣的生活在安靜祥和中度過了一個月,一個月的時間,經過鴻蒙之氣洗禮后的羅天,經脈已經從先前的涓涓細流變成長江般的浩瀚。

身心的強健,讓偏瘦的身高也長高了半個山尖,嬰兒般的肌膚,白嫩無暇,這樣的膚色讓羅天有點發癲。

算算進度,在有一個月的苦修,羅天相信達到武者巔峰的門檻不難。踏入武士,自己就可以擁有一項技能,那就是「凝聚戰力。」


「努力就會有收穫,付出就會有回報。」

羅天一天天修鍊,成果也一天天展現。當清晨的陽光照射在高出庭院牆頭的樹葉上,羅天又被無情的被甩了出來,人子行狀的圖案再次出現在綠地上。

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骨骼傳來爆炸的響聲,肌肉也發出暢快的**聲,緊握拳頭,羅天狠狠砸在青石上面,那狂暴的力量把青石分開。武士貌似就在一張紙的那邊,觸手可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