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有關係啦,她們三人是大二的女生,正好跟李天虎在一個班級,因此對李天虎有一定的瞭解,所以我纔會找他們瞭解情況的啊,本來這件事情我想保密的,沒想到被你們發現了,我只要跟你們說實話咯。”夏東強將兩手一攤,一副無奈的樣子。

“這是真的嗎?” 欠你一場盛世婚禮 。“當然是真的啦,你東強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們啊,你們要是不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去跪搓衣板。”夏東強說完走到廚房,拿出一塊搓衣板,‘啪’的一聲跪了上去。“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東強哥,你快起來吧。”夏東強演的實在是完美,以至於子怡很快就相信了夏東強的話,子怡趕緊走

“這是真的嗎?” 欠你一場盛世婚禮

“當然是真的啦,你東強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們啊,你們要是不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去跪搓衣板。”夏東強說完走到廚房,拿出一塊搓衣板,‘啪’的一聲跪了上去。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東強哥,你快起來吧。”夏東強演的實在是完美,以至於子怡很快就相信了夏東強的話,子怡趕緊走上去,想把夏東強從搓衣板上拉起。

夏東強用頭點了點雪妮,示意雪妮還沒有發話,“雪妮姐,我看東強哥說的不像是假的,您就原諒了東強哥了吧。”子怡又走到雪妮身邊對雪妮說道。

雪妮看了看子怡,又看了看錶情嚴肅的夏東強,“那就相信他一次好了。”

“東強哥,雪妮姐也已經原諒你了,您就快點起來吧。”子怡趕緊走到夏東強身邊,將夏東強扶了起來。

夏東強深呼一口氣,終於矇騙過去了,要不然今天真慘了。看來哥的演技還是很成功的呀,夏東強終於輕鬆了起來。 “時間也不早了,既然咱們誤會也解除了,還是早點洗洗睡覺吧。” 留意花叢 ,欲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等等。”雪妮在夏東強身後叫道。

“還有別的事情嗎?我可跟你們說啊,現在已經是十點多了,我不喜歡這麼晚睡覺的。”脫離危險期的夏東強現在是天不怕地不怕。

“我們只是說這件事情不跟你追究了,並沒有說不給你點懲罰啊。要是這就沒事了,那我跟子怡不就白白等你兩個小時了?”雪妮攤着手說道。

“就是就是,必須要給點東強哥點記性,不然東強哥下次還會這樣滴。”子怡跟着附和道。

靠,這兩小妮子今天還真跟我槓上了啊,“行行行,今天都是我的錯,我承認,說吧,你們想要怎麼樣?只要我夏東強能夠做到,我一定會成全你們。”夏東強拍着自己的胸脯,一副老大的樣子。

“這第一件嘛,你也知道的,我跟子怡在學校足足等了你兩個多小時到現在還沒有吃飯,我們要你現在給我們做出一桌飯菜,只要我們兩人有一人不滿意,你就要重做。”雪妮邊說邊搖了搖自己的手指。

“不就是一桌飯菜嗎?沒有問題。”夏東強滿不在乎的樣子,夏東強習慣性的拿出一包香菸,抽出一根,悠閒的抽了起來。

“這第二點嘛,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是我覺得還是說出來比較好。夏東強,你不覺得在女生面前抽菸是一種非常不禮貌的行爲嗎?”雪妮盯着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輕輕地吐出一口煙,“不覺得,我覺得挺自然的,你們難道沒有看出來我抽菸的姿勢很帥嗎?”夏東強將煙叼在嘴裏,做出一個帥氣十足的姿勢。

“不覺得,反正就是很挫,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自戀啊,真受不了你了,你這樣抽菸,我跟子怡都抽你的二手菸,對身體的傷害是很大的。”雪妮有些不滿的說道。

“就是就是,東強哥抽菸真是害人又害己。”子怡跟在雪妮的後面說道。

“那你們說我該怎麼辦呢?”夏東強將香菸捻在菸灰缸中。

“按我們的意思,我們要你以後不許再抽菸。”雪妮毫不留情的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聽到這邊嘴巴立即張的老大,讓自己不抽菸,我沒有聽錯吧?“兩位姐姐,咱能不能換個條件啊,讓我不抽菸這就好比讓你們女生生理期間不用衛生巾一樣,這個誰能夠受得了啊。”夏東強抱怨道。

“東強哥,您怎麼這樣說呢,我們用那個是必需品,您抽菸是奢侈品,再說了,您抽菸還影響我們的健康的呢,這個能比嗎?”子怡反駁道。

“可是,可是。”夏東強吞吞吐吐地說道。

“可是什麼,夏東強,你戒不戒?你要是不戒的話這件事情我和子怡跟你沒完。”雪妮霸氣的說道。

我靠,這兩小妮子還讓不讓人活路了,不讓我抽菸,這讓我這個黑幫老大以後在道上怎麼混啊,到時候下面那些弟兄給我發煙的時候我來個對不起,我不抽菸,這我還是男人嗎。

夏東強糾結了,這要是答應吧,以後在那些弟兄們面前就太沒有面子了,這要是不答應吧,這兩小妮子肯定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到時候別在給捅出什麼簍子。算了算了,那就答應她們兩個好了,只是以後抽菸由正大光明變成偷偷摸摸的。

“夏東強,你到底有沒有想好啊?”雪妮微微地弓着身子問道。

“行行行,我答應你們就是,不就是不抽菸嘛,這點小事算不了什麼。”夏東強爽快的答應道。、

“那好,我們現在肚子已經餓了,夏東強,你還不趕快去給我們準備點吃的。”雪妮坐在了飯桌旁,晃着腿說道。

我上輩子真是造的什麼孽啊,竟然讓我這輩子遇到這兩個女人,真是受不了她們了,怎麼感覺我是她們的奴隸似的。不過夏東強倒是挺樂意做這樣的事情,用一句話來說就是jian唄。

“遵命,兩位美女,我現在就給你們去準備飯菜。”夏東強今天笑得特別猥瑣,莫非心裏有什麼詭計?

夏東強興奮的拿起圍裙,來到了廚房。

“雪妮姐,你有沒有發現,東強哥今天笑得好猥瑣哦,我覺得東強哥今天有點不正常。”子怡對雪妮說道。

“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不正常,這樣吧,待會你先去那邊偷偷的看看,看看夏東強到底想要做什麼。”雪妮輕輕地在子怡的耳邊說道。

夏東強來到廚房,先是燒粥,接着用從冰箱裏拿了一起魚肉蔬菜,看來夏東強今天是想露一手了。

待夏東強走進廚房之後,雪妮對子怡使了個顏色,子怡心領神會,躡手躡腳的來到廚房外面,微微探出身子,監視着夏東強的一舉一動。

夏東強一邊切着肉,嘴裏一邊唸叨着,“這兩小妮子,竟然不讓我抽菸,哼,看我今天怎麼整你們。”

剛開始夏東強表現的還很正常,規規矩矩的吵着菜。眼看着一盤盤飯菜就要被端上飯桌。夏東強擦了擦手,看着廚房裏面的飯菜,待會我把這些東西給她們,即使做得再好吃,她們不同意怎麼辦?沒事,咱有辦法,夏東強姦yin地笑着。

上次去島國執行任務去夜店的時候,夏東強給自己留了一點蒼蠅shui,這可真是個好玩意兒,你們兩個不是會挑刺嗎?今天就給你們好好挑刺好了,等你們待會把這些東西吃了之後,到時候就讓爺好好的伺候你們幾個吧。夏東強猥瑣的笑着。

子怡慢慢的睜大自己的眼睛,好你個東強哥,真夠壞的,竟然給我們吃這個,哼。還好被我發現了,不然的話我跟雪妮姐今天可就慘了。


夏東強慢慢地打開瓶蓋,將蒼蠅shui滴在飯菜中,嘿嘿嘿嘿,夏東強偷偷地笑着,心裏別提有多樂啊,這玩意藥性很強,只要吃一點下去,肯定爽死。在所有的飯菜都滴完蒼蠅shui之後,夏東強猥瑣的聞了聞,不錯不錯。待會就可以跟兩位美人一起睡覺咯。大功告成,夏東強雙手捏成拳,心裏那個樂啊。

子怡趕緊回到雪妮身邊,將剛纔的事情全部告訴了雪妮。好你個夏東強,你竟然這麼對我們,看我今天不整死你纔怪。雪妮自言自語的說道。

“子怡,我們這樣…”雪妮附在自已的耳邊輕輕地說道。

“兩位美女,讓你們久等咯。接下來你們就嚐嚐我給你們做的美味佳餚吧。”夏東強興奮的端着美味佳餚從廚房裏走了出來。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 雪妮從桌上拿起一雙筷子,在盤子上面撥了幾下,夾起一片菜葉,慢慢的往嘴邊移去。


往嘴邊送,往嘴邊送啊,快往嘴邊送,夏東強心裏一次又一次的唸叨着。隨着雪妮慢慢地移動,夏東強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可就在這一剎那,雪妮又搖了搖頭,將筷子放了回去。

唉,功虧一簣啊。

“怎麼不吃了?是我做的不好吃嗎?”夏東強焦急的問道。

“夏東強,你這菜看上去有點不對勁啊。”雪妮故作玄虛的說道。

不對勁?難道被這兩小妮子給發現了?不對啊,剛剛我在做飯的時候她們應該都不知道的啊,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哪裏不對勁了?”夏東強微微的咳嗽了下,十分鎮定的問道。

“這菜不對勁,你說好端端的青菜,怎麼炒熟了不是黃色的呢?”戴雪妮撥弄着青菜問道。

夏東強實在是無語了,這青菜要是吵黃了這還是青菜嗎,“這青菜要是吵黃了就不好吃了,你個山炮。”夏東強指着青菜說道。

眼看着到手的鴨子就要飛了,夏東強自然不想看到這個結果,不行,我得讓她們兩個吃點這個才行,“我說,你們兩個剛剛不是說自己餓了嗎?那就趕緊吃飯吧。”夏東強說完故意夾了一塊魚肉放到學你的碗裏面,“快吃吧,這個涼了就不好吃了。”

雪妮夾起魚肉,眼睛就這麼盯着,“這魚肉看上去真嫩啊,看着就讓人有食慾。”雪妮微笑着說道。

夏東強咧着嘴,太棒了,終於說好吃了,只要說好吃,這就好辦,“好吃就趕緊吃吧,早點吃了我好早點去洗碗啊。”夏東強得瑟的說道。

眼看雪妮就要把那塊魚肉放到自己的嘴裏,卻又放了下來,“夏東強,你今天晚上也沒有吃什麼東西吧?平時你的飯量最大了,要不你就跟我們一塊吃吧。”雪妮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微微的搖了搖頭,“不了,我只做了你們兩個人的量,還是你們兩個吃吧,我就不吃了。”夏東強婉拒道。

“夏東強,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啊,你平時可不是這樣的啊,難道這飯菜裏面有什麼貓膩?你不肯吃?”雪妮眼神中略顯猜疑。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夏東強使勁的搖了搖頭,“我夏東強是這樣的人嗎,雪妮,不是我說你,你這個人猜疑心太強了,都把我的好心當做驢的那個肝跟肺,你太讓我失望了。”夏東強滿臉失望的說道。


“好了好了,就當我冤枉你了,這總可以了吧?子怡,你去給你東強哥拿副碗筷,我們怎麼能夠讓你東強哥看着我們吃呢,還是一起吃吧。”雪妮對子怡說道。

子怡麻利的走到廚房,將碗筷拿了上來,“我就不用吃了吧,我晚上吃了很多,不餓的,還是你們兩個吃吧。”夏東強趕緊推脫道。

這兩小妮子今天心怎麼這麼好呢?吃飯的時候竟然想着我,這在以前是絕對不會出現的現象的。莫非是這兩小妮子知道我在飯菜裏面下了藥?夏東強猜測道。

不過夏東強仔細一想,剛剛在做飯的時候雖說沒有注意外面的情況,但這兩小妮子一定是在外面玩遊戲,所以自己下藥的事情他們是肯定不知道的。但她們爲什麼要自己跟她們一起吃飯呢?難道是相處了這麼多天了,她們對自己產生了感情?

不會吧, 當滿級大佬翻車以後 ,夏東強想了想,着太陽看來是真從西邊出來咯。

“東強哥,你每天跟子怡來回學校的很累,今天就讓子怡照顧照顧您吧,來東強哥,多吃點。”子怡邊說邊給夏東強盛了滿滿一碗飯,將飯碗放到夏東強面前。

“我看你們還是先吃吧,我怕我吃了之後你們就沒得吃了。”夏東強再一次的婉拒道。

雪妮對子怡使了一個顏色,子怡心領神會,“東強哥,我跟雪妮姐都在減肥,所以這肉啊,您就自個兒吃了吧。”子怡夾了一塊大肉放到夏東強的碗裏。

夏東強看了看自己的飯碗,又看了看兩小妮子,如果說這兩小妮子不知道自己做了手腳的話,只能說今天自己的運氣很衰了。

“夏東強,你快吃啊,如果你自己做的飯菜你都吃不下去的話那我們就更吃不下去了。”雪妮對夏東強說到。

我靠,這不是讓我騎虎難下嗎?如果我吃了的話,這裏面被我放了蒼蠅fen,這蒼蠅fen的威力上次已經是領教過了,這要是吃了自己還得了。說什麼都不能吃啊。

但話又說回來,自己要是不吃的話,雪妮跟子怡肯定會懷疑自己,這以後在她們兩個面前自己還怎麼做人。夏東強糾結了,吃了,自己倒黴,不吃自己還是倒黴,到底是倒什麼黴,選擇哪一種方式,夏東強茫然了……

“東強哥,你快吃啊。”子怡催促道。

夏東強無奈的看了子怡一眼,“我發現你們兩個幾年還真是關心我哎,既然你們這樣的話我要是不吃的話豈不是很不領情,那我就吃給你們看好了。”夏東強說完夾起碗裏的大肉,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好吃好吃。”夏東強邊說邊努力的搖了搖頭。

這邊夏東強還沒吃完,那邊雪妮又給夏東強舀了一碗魚湯,“來,喝點你自己的魚湯,這魚湯聞起來就很好吃。”雪妮將湯碗放到夏東強面前。

夏東強強顏歡笑的看着雪妮,“真是太謝謝你們了,只是今天晚上我吃的真的有點多,還是大家一起吃吧。”說到這邊,夏東強臉上微微泛紅,看來是藥勁起作用了。

不行,得趕緊找個機會撤退,不然待會就要丟大發了,夏東強強忍着身體內的慾望,“東強哥,你怎麼了?臉怎麼漲的通紅?哪裏不舒服嗎?”子怡關心的問道。

看着子怡此起彼伏的胸脯,夏東強真想上去捏上一把,但是理智告訴他他不能這麼做,“沒,沒什麼,估計是今天晚上回來的時候有點着涼吧。”夏東強捏緊了拳頭,這要是再不進去的啊恐怕待會自己真會抑制不住。

不行,我得趕緊撤退,“你們兩個先吃着,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去睡覺了。”夏東強假裝捂着肚子,跑進了自己的臥室。

“喂,東強哥…”子怡在夏東強身後喊道。夏東強頭也不回,“砰”的一聲,關上了放麼。

‘噗嗤。’雪妮跟子怡在外面咯咯咯的笑着,“雪妮姐,你這招真棒,東強哥這次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咯。”子怡佩服的說道,“好了,先別高興的太早,待會夏東強肯定還會出來,我們趕緊把澤瀉飯菜倒掉,早晨一種我們吃完的。”雪妮邊說邊從廚房拿來了垃圾袋。

子怡趕緊幫雪妮打起了下手,兩人三下五除二就將桌子上的飯菜倒的一乾二淨。

回房後的夏東強再也忍不住,趕緊打開電腦,打開蒼老師的個人專輯,對着屏幕足足打了兩炮,這纔將身上的**解除。尼瑪,這東西明明是做給她們兩個吃的,怎麼最後都是我吃的呢。太坑爹了啊。

夏東強臉上表現出一副失望的表情,但反過來仔細一想,既然我吃了她們兩個說不定也吃了呢?說不定這兩小妮子現在正在各自的房間yin蕩的跳着,想到這邊,夏東強臉上露出一副猥瑣的表情,這個真可以有。

夏東強輕輕地打開房門,卻發現雪妮跟子怡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玩遊戲。

這怎麼可能?這絕不不可能,夏東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們兩個吃了嗎?”爲了確認一下,夏東強問道。

“你看盤子不就知道了,我們要是不吃的話這桌上的盤子怎麼會有那麼幹淨啊。”雪妮回答道。

這也太不符合邏輯了吧?按理說吃了的話應該會有反應的,而且自己都已經以身試法了,怎麼這兩小妮子吃了沒事?這藥難道對她們連個沒用?夏東強猜測道?“這太不符合邏輯了。”夏東強自言自語的說道。

“怎麼不符合邏輯了?”雪妮問道。

“沒,沒什麼,我說你們兩個能夠把桌上這麼多的飯菜吃光太不符合邏輯了。”夏東強趕緊解釋道。

“夏東強,你能不能別這麼大驚小怪的啊,吃了就是吃了,怎麼還有那麼多的廢話。好了,我們兩個都困了,你把桌上收拾一下吧。”雪妮說完打着呵欠向自己的臥室走去。

“東強哥晚安。”子怡趕緊跟在夏東強的身後,兩人回房之前偷偷的笑着。

夏東強半猜半疑的看着兩人,這兩小妮子在偷笑什麼?莫非她們兩個耍什麼花招?算了,我還是不胡亂猜測了,趕緊把桌上收拾收拾把碗洗洗回去睡覺吧。夏東強站了起來,開始收拾着桌上的飯碗。

夏東強捧着一堆高高的盤子來到廚房,怎麼覺得廚房裏面有一股異味?夏東強用力的吸了吸,聞着味道半蹲了下來,當他看到桌子下面的垃圾桶時,忽然明白了一起,“我靠,搞了半天我被這兩小妮子給耍了啊。”夏東強將抹布用力的往下一砸,眼睛都要被氣綠了。 夏東強有氣無力的洗着碗筷,要不是今天這事情敗露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在做xxoo之事了,又何苦在這邊洗碗受苦呢。

唉,我滴命咋就這麼苦呢,夏東強深深的嘆了口氣,看着窗戶外的夜景。雖說這兩妮子對自己有好感(夏東強是這麼認爲的),但夏東強這人不喜歡霸王硬上弓。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夏東強喜歡順其自然。

但夏東強今天坐不住了,也不是腦子裏面哪根筋短路了,夏東強竟然想起了蒼蠅shui這個齷齪的東西,結果證明夏東強之前的想法是正確的,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算了,上不了就上不了唄,大不了再等一段時間就是了。俗話說的好,得不到的東西總是最好的,最怕的是哪一天當雪妮跟子怡躺在自己的身下時,夏東強還得不到滿足,這就難說咯。

夏東強微微的閉上眼睛,臉上漸漸的露出笑容,那刷碗的速度慢慢緩慢了下來,嘴脣微微張開,僅僅留下兩顆門牙。

阿哦。夏東強竟然又在yy了。‘啪’的一聲,震碎聲將夏東強從睡夢中驚醒。夏東強一個哆嗦,終於從睡夢中醒了過來,睜開眼睛一看,碎碗灑了一地。

夏東強打了個呵欠,拿起門邊的掃帚,將地上的髒污掃到垃圾桶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