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歌卻沒事人似得擺擺手,「不急,咱倆嘮嘮嗑先!」

柏寒:「???」神特么的嘮嗑!你神醫向來不多廢話,這種情況下你要跟我嘮嗑?你這是在逗我?柏寒簡直要瘋了,然而看慕歌一臉淡定的樣子等著要跟自己嘮嗑,柏寒有預感自己要是開口商量讓先治病再嘮嗑絕逼沒用,反倒還浪費時間!不得不說,這神醫的脾氣真真是討厭啊!強忍住心中的惱火,柏寒耐著性子點頭道,「一切都聽神

柏寒:「???」

神特么的嘮嗑!你神醫向來不多廢話,這種情況下你要跟我嘮嗑?你這是在逗我?


柏寒簡直要瘋了,然而看慕歌一臉淡定的樣子等著要跟自己嘮嗑,柏寒有預感自己要是開口商量讓先治病再嘮嗑絕逼沒用,反倒還浪費時間!

不得不說,這神醫的脾氣真真是討厭啊!

強忍住心中的惱火,柏寒耐著性子點頭道,「一切都聽神醫公子的!」

「這屋裡環境不好,走,去院子里說吧,順道還能晒晒太陽殺殺菌!」慕歌說著轉身便出了屋。

柏寒不懂什麼叫做殺殺菌,但他明白了,這神醫貌似是有話要對自己說,貌似還不方便對著母親和小妹?

「神醫公子有話不妨直說,在下鐵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為了趕時間,柏寒出了屋便直接開口道。

慕歌輕挑眉頭看了他一眼道,「哦?既如此,本神醫也不遮掩了!只問你兩件事!其一,蕭將軍當日帶著你們去打斷那幾府公子腿這件事,除了你們之外還有誰知道?其二,蕭將軍被害之時,到底是個什麼狀況!」

「……」柏寒聽聞神醫所問竟事關將軍,有一瞬間的沉默,片刻后開口道,「神醫公子可是為二小姐而問?抱歉,你這兩個問題,柏寒,不能說!」

對於柏寒的拒絕,慕歌並不意外,只道,「是不能說還是不敢說?」

「柏寒視公子為恩人,便奉勸公子一句,莫要為二小姐探究此事,柏寒可以肯定的告訴公子,那夜將軍的確是被一帶面具的黑衣人一掌震碎心脈,絕無半分虛言,至於其他的,與將軍並無干係!」柏寒正色道。 第257章咱能委婉點不能

「這樣啊,可我憑什麼相信你說的那些人真的跟將軍的死一點關係都沒有?」慕歌挑眉顯然不信柏寒所言。

柏寒也是耿直,聞言直接舉手發誓道,「若那些人與將軍之死有關,我柏寒寧願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這個年代的人對神明什麼的還是很敬畏的,誓言一般都不敢亂來怕遭天譴,柏寒敢如此說,便說明他的確篤定,更說明他要保密的決心。

然而慕歌卻露出一抹冷笑,「哦,如此說來,那夜在書房中的確還有其他人了,而你柏寒也確有隱瞞!事關當朝定國大將軍身死之事,你竟敢隱瞞?柏寒,你可知罪?」

剛還信誓旦旦的柏寒瞬間愕然,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自己貌似被眼前這個脾氣古怪個性扎人的神醫公子給套路了?

「神醫公子,在下已說過,那些人與將軍之死無關,你就別再……」

「呵呵,當晚凡是在房中出現的,你又怎能確定無關?是你從頭看到尾了嗎?還是說你也認定蕭將軍通敵叛國,不想與之再有牽連怕引火燒身?」慕歌打斷柏寒的話冷笑出聲。

柏寒臉色陡然嚴肅起來,甚至還帶著一絲羞惱,「你莫要胡說八道,將軍絕對不可能通敵叛國!」

「那你為何不據實以報?」慕歌步步緊逼。

柏寒一臉無奈,「此事與為將軍洗刷冤屈並無干係!」

「但跟將軍報仇雪恨有關係!」慕歌厲聲說道。

柏寒嘆了口氣,「神醫公子,你怎的就是不信在下?在下已說了無關的……」

「既然無關,你為何不敢說出來?」慕歌皺眉。

「這……」柏寒糾結了下,試探問道,「神醫公子是為二小姐而來的,這些若柏寒說出,神醫公子必然也要告知二小姐,二小姐如今雖被神醫公子治好了,然性子著實單純做事又不計後果,她如今有離王照應不被將軍牽連已是萬幸,在下怕她知道太多因此惹禍上身……」

「你若不肯說,那你母親跟小妹的病症本神醫也不會再理會!本神醫說句自大的話,她二人的問題,這天下除我之外絕無第二人可解!」慕歌威脅道。

柏寒猶豫了片刻后,眼神陡然堅定起來,「將軍待我不薄,若非將軍,我們一家人怕早就不存於世,為了將軍,柏寒絕不能讓二小姐再處於危險之中,神醫公子若不願醫治,柏寒不會怨恨,大不了往後餘生柏寒侍奉母親小姐終老便是!」

柏寒這般態度倒是讓慕歌有些意外了,「既然如此忠心,為何當日要將蕭將軍打人的事情透露出去?」

「公子不必再試探,柏寒承認當日的確是在下透露出去的,這也是在下此生最悔恨之事,在此柏寒謝過神醫公子出手救助那些高門少爺,才讓那人沒有得手!」柏寒說著便沖著慕歌跪了下來。

慕歌並沒有阻止,柏寒這一跪,她替爹爹受了!

畢竟若非自己會醫術,爹爹當初真真要因為柏寒而得罪大半朝堂重臣,縱使爹爹大權在握也抵不住那麼多朝堂重臣的聯合針對!

「你如此作態,是也不準備說出那人是誰了?」慕歌挑眉問道。

柏寒沉默兩秒點頭,「如今二小姐不適宜與任何人有衝突!」

「你倒是替她想的周全!」慕歌輕哼一聲,片刻后讓柏寒起了身又道,「若本神醫發誓,今日凡你對我所言,出你口入我耳,絕無第三人知曉,不然本神醫則五雷轟頂不得好死,你可願說與我聽?」

「願意!」

「???」

這麼爽利的嗎?剛不是寧願放棄救治母親和妹妹都不說的,自己如此一發誓立馬就同意了?

連考慮一下都不用的嗎?

敢情蕭慕歌金貴不能有事,本神醫怎樣都無所謂是吧?

慕歌明知道自己應該高興柏寒肯鬆口,更知道柏寒其實是想保護蕭慕歌身份的自己,可做為神醫的自己心裡咋就這麼不痛快呢?

你特么不把本神醫的命看在眼裡沒關係,本神醫也不在乎,可你能不能稍微委婉點?

哪怕做做樣子糾結下呢?

你這麼乾脆我很氣的好嗎?

慕歌生氣了,氣質就越發冰冷,柏寒都懵了好嗎?

剛不是要自己開口的嗎?怎麼自己答應了,反倒好像不太高興了?

「神醫公子?」柏寒試探的叫了一聲。

慕歌沒好氣的一瞪眼,「你不是願意嗎?說啊,叫本神醫作甚?」

「……」好像真的生氣了?可這是為什麼啊?柏寒表示不懂了,最後只在心裡嘀咕了一句,這位神醫當真是脾氣怪的沒邊了。

「不敢欺瞞公子,當日將軍把我們幾個小將召集起來,說以國公府夫人為首的幾家夫人們,膽大妄為的闖入將軍府打人,幾個婦人不與她們計較,然將軍府代表的乃是東聖兵權之威儀,不能任人欺辱,所以準備帶我們幾個去把那幾府的少爺教訓一頓,也是趕巧了,那日駙馬爺來營中巡視,看到將軍與我們幾個自營帳內出來一個個都火氣衝天,便私下叫了我問怎麼回事……」


「駙馬爺?可是靈素長公主駙馬?」慕歌問道。

柏寒點頭,「正是!」

「他問你就說?」慕歌斜睨過去。

「那不能夠!當時在下極力反抗的!」柏寒義正言辭道。

慕歌嗤笑一聲,「那最後還不是從了?」

柏寒正義的臉龐上閃過一絲羞紅,「駙馬說……說……」


「說給你銀子給母親小妹看病?」見柏寒說不出口,慕歌替他開了口。

柏寒羞憤的點點頭,「其實將軍說過我若需要用銀子,他有的,可將軍向來廉潔,又是武將,俸祿就那麼多,還有一大家子要養活,我又怎能管將軍要銀子?」

「這麼說,你透露消息還是為了將軍著想咯?」慕歌簡直要被柏寒氣暈了,「你怕是不知道,將軍府並非是從蕭將軍這一代才有的吧,蕭家世代武將……」

「我知道啊!」柏寒眨眨眼,「這跟蕭將軍清廉有什麼關係嗎?」 第258章繞不過去了是嗎

「當然有啊!世代傳承下來的豪門大戶,你覺得將軍府像是缺銀子的地方嗎?毫不客氣的說,他長公主也不過就是這一朝公主而已,她府上的底蘊遠比不過世代傳承的將軍府!」

柏寒這下真的驚呆了,他做為草根出身的武將,還真不了解這些所謂的豪門大戶有怎樣的底蘊啊!「我……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倒是知道什麼?」慕歌沒好氣道。

柏寒居然很認真的想了下有些羞愧道,「我當時知道國公夫人她們衝上將軍府打人,這事就算京中百姓流傳不開,但在朝臣中是瞞不住的,將軍帶我們打了那些公子哥后,只要不傻的就都知道是將軍乾的,我想著既然早晚那些人都會知道,提前告知駙馬爺也沒什麼問題,誰知道……」

「誰知道你前腳告密,後腳就有人趁機添亂了!」慕歌簡直不知道該如何來說柏寒了,說他背叛爹爹吧,那還真沒有,畢竟為了爹爹最疼愛的女兒,他可以連老母親和小妹都不顧了,可說他忠心吧,他畢竟真的是添亂了。

「我知道這件事是我對不起將軍,事發當日我就去找將軍把一切全盤托出,也把從駙馬爺那裡得來的銀子全都交了出來……」柏寒愧疚道。

慕歌微微訝異,還有這一茬呢?她倒還真不知道,「蕭將軍收你銀子了?」

「沒有……」柏寒猶豫了下搖頭。

慕歌聽出來不對來,「怎麼?還有別的?」

當國巫夫 ……我若說,將軍不僅沒收我銀子,還帶著我去了長公主府,找駙馬爺又多要了十萬兩,可會損將軍威名?」柏寒糾結道。

「???」

慕歌噗的一聲差點沒笑出來!爹爹這麼給力的嗎?

不愧是我爹!

「能說說看蕭將軍是如何要的嗎?駙馬能那麼老實的給銀子?」慕歌現在特想知道自家老爹的光輝事迹。

「將軍就直接開口,說既然要接濟我這屬下,便一步到位吧,一萬兩銀子夠做什麼?起碼不得再加十萬兩?」柏寒學著蕭連城的語氣,說完后還搔搔頭一臉的不解,「說實話,我一直都不太明白,將軍為何能這麼直接的開口要,駙馬爺二話不說立馬就給了?十萬兩對長公主府來說可算大數目?」

柏寒剛聽了慕歌的科普,有點不敢亂判斷了。

「當然算,長公主可沒財富,全靠皇帝賞賜和固定的例銀,駙馬俸祿更是有限,十萬兩雖不至於傷筋動骨,但也足夠他么肉疼上一陣子了!」難怪靈素長公主當日在賞鳶會上針對自己,慕歌暗自嘀咕一句,又看向柏寒,「駙馬當時沒給你好臉色吧?」

柏寒震驚的看著慕歌,「你怎麼知道?駙馬爺不僅沒給我好臉色,那目光簡直想要活剝了我……」

可不是要活剝了你,任誰也不敢相信,昨天剛收了銀子,今日就不顧一切全盤托出,一下就給人駙馬供出來了,按理說你收了銀子就有了把柄,就該跟他是一條船了啊,誰會想到你丫如此耿直的還敢翻船啊!


「將軍直接張口要銀子,便是在警告駙馬,這事要麼給銀子完事,要麼撕扯到底,他駙馬除了公主之外可沒靠山,更不像將軍那般兵權在手,又受皇上器重,要是讓那些個朝臣知道斷人家少爺腳筋是駙馬著人下的手,憑她長公主可保不住駙馬的!」慕歌見柏寒求知若渴的望著自己,便難得好心的給他解釋了下。

「原來如此!」柏寒頓時恍然。

「那麼將軍被殺那夜屋中還有何人?」慕歌語氣幾乎瞬間變得冰涼。

「……不然咱們還是嘮點別的吧,將軍練兵的姿態可瀟洒神勇了,公子你想知道不?」柏寒小心翼翼的問道。

慕歌眼睛一亮,「是嗎?」

柏寒眼睛也亮了,「是啊是啊……」

「既然如此……那麼將軍被殺那夜屋中還有何人?」


「???」

既然個鬼如此啊?就繞不過去了是嗎?

「公子非要知曉嗎?」柏寒嘆了口氣。

慕歌冷笑道,「不然我給你劈個叉知曉?」

「……」說話就這麼噎人的嗎? 誰給生活上了鎖 ,柏寒幽幽開口,「公子可知神武衛?」

「自然,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御林軍主外圍,神武衛主內殿,這在京中無人不知吧?」更何況,無歡便是被神武衛追殺不甚受傷的,自己又豈能不知?

「神武衛中又分黑羽衛銀羽衛與金羽衛,黑羽衛便是普通神武衛,銀羽衛則高上一級,每位皇族後裔都會有十名銀羽衛守護,而金羽衛則更高級萬中得一,每屆神武衛只能訓練出八名金羽衛,專門負責守護皇上!這些公子不知吧?」事關皇族秘辛,即便在自己家中柏寒依舊聲音壓得很低。

「所以那夜將軍府的書房內除了那殺了將軍的黑衣人之外,還有金羽衛!你不說便是因不敢透露皇族秘辛?」慕歌雖是疑問,然而語氣卻甚是篤定。

柏寒搖頭,「公子所料不錯,那夜房中還有四名金羽衛,然在下不願說出並非是懼怕龍顏震怒,而是那四位金羽衛本就是皇上秘密派來協助將軍大人的,將軍之死與他們無干係,柏寒沒有必要透出皇上身邊還有此等負責守護的秘衛!而且這種事情,想來皇上也是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這些公子今日聽了,過後便忘記最好……」

「你放心,我已經發過誓不會對外透露分毫!」慕歌知曉柏寒再三囑咐的確也是好心,語氣便也軟了兩分。

「那就好!」柏寒安心了。

「是什麼重要的事情,竟需要皇上出動金羽衛來協助將軍?」慕歌又問。

柏寒再次鬧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