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買了三張海盜船的票,等着現在上面的人下來好排隊上。小江雪看到這麼多玩的,興奮得眉開眼笑,拉着兩個人的手躍躍欲試。

等到他們上的時候才真正的感覺到剛纔上面那一羣人的瘋狂尖叫不是故意作態。隨着海盜船的擺動幅度逐漸的加大,當向後擺動的時候,眼前的景色急速掠過,幾乎所有人都扯破喉嚨的大喊,好把心突然懸空的感覺釋放一下。大小兩個美女的尖叫聲簡直要刺破耳膜,江雪的大眼睛還睜着,可是廖莎莎已經死死的閉上了一對美目,只是臉色

等到他們上的時候才真正的感覺到剛纔上面那一羣人的瘋狂尖叫不是故意作態。隨着海盜船的擺動幅度逐漸的加大,當向後擺動的時候,眼前的景色急速掠過,幾乎所有人都扯破喉嚨的大喊,好把心突然懸空的感覺釋放一下。大小兩個美女的尖叫聲簡直要刺破耳膜,江雪的大眼睛還睜着,可是廖莎莎已經死死的閉上了一對美目,只是臉色卻是一樣紅豔欲滴。

從海盜船上下來後廖莎莎的腿就開始發軟,要是她以前打死也不會來玩的遊戲,簡直是在給自己找罪受。不過在石青的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居然也能夠有了一點矜持,沒有了像小孩一樣的隨意和放縱的灑脫。

在小江雪的一再要求下,三個人經歷了海盜船、過山車、無敵風火輪等幾個遊戲,體驗了各種各樣的失重感覺,石青身邊的大小兩個美女也放開了喉嚨體會那種瞬間的顫慄。

到了最後居然兩個人全部失去了站起來的力量,是石青一個個的從風火輪上抱下來的。小江雪還好一點,可是廖莎莎再苗條也是一個大人,短時間的抱一下還是能夠接受的,要是一直抱着,可就有點承受不住了。又不能在人家的遊戲設施邊上耽誤別人遊戲,於是石青抱着小江雪,扶着快要把整個身子掛在自己身上的廖莎莎,走向一邊的空地上的夏天時搭建的冷飲攤。

在一系列緊張刺激的遊戲下,石青都來不及回味就被這兩個女孩兒給打敗了。小江雪是說什麼也不肯走一步,而廖大小姐也就是不邁步。弄得石青是哭笑不得。

現在的天氣還沒有說特別的冷,不過也過不了多長時間也就該封園了,人也就沒有夏天的時候那麼多,進入冬休期以後在遊樂園的北山上將會開放滑雪場,聽說也是遊樂園的一個大型旅遊景點。

只是現在的石青也夠引人注目的,不僅僅是他的連揹帶抱的弄了兩個人,而是兩個如此漂亮的大小美女。幾乎所有的男人投向他的目光都是羨慕的眼神,可是隻有他自己清楚,這是一件多麼難過的事。

一手託着小江雪的後背,一手摟着她兩條腿打橫抱在胸前。她老老實實的一動不動還好說,而廖莎莎帶給石青的就是一種折磨了。

兩隻胳膊摟着他的脖子整個人趴在石青的背上,遊戲之後的疲勞使她也不顧及前胸的柔軟在他寬闊的後背上壓得變了形,拖着腳步被石青帶着前行。

雖然不像夏天時候穿的那麼少,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附在後面的廖莎莎給他帶來的誘惑。呼吸中熱氣就吹在他的脖頸上,石青覺得血氣上行,有點像喝醉酒了一樣的頭腦發脹,一種腎上腺激素的分泌讓他不知道哪裏來的力量用遍全身。

曖昧的姿勢走了二百多米,到了觀光電瓶車的站點,把兩個都放上去之後,石青把自己也狠狠的摔了上去。

出了遊樂園打車回去,雖然一直也搞不懂廖莎莎爲啥有車不開寧願騎單車,但是石青也從來沒有問過。

車一直開到新店去,接了吳翠蘭返回小店。

小店的交易量隨着王富貴的廠子規模擴大也上升的很快,把價格定得很公道的小店客源不但在這段時間沒有流失,反而更加的多了起來。魏雪在吳翠蘭去小店的這段時間表現的不錯,把店裏的事情處理的井井有條。看到石青三人帶着小雪回來,她也收拾東西把帳目交給廖莎莎,打算要下班了。

廖大小姐今天沒有像往常一樣見到賬本就兩眼放光,而是無精打采的接過來就繃在胸前,把高跟鞋直接甩到茶几邊上,一下子就把自己窩到沙發上了。眼睛半睜半閉,還哼哼唧唧,好像生病了一樣。

小孩子的精力就是旺盛,開始的時候比廖莎莎好像還萎靡的小雪這時已經活蹦亂跳的了。跑回她和吳翠蘭的屋子裏拿出一大包廖莎莎昨天給她買的薯片,讓石青幫助打開後,小手舉着一片薯片纏着石青非要他吃。

可廖莎莎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嫉妒心理,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躺在牀上睡覺。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拎着賬本,回房休息去了。

回到寢室還是隻有一個陳海在留守,鐵樹和馬強都去會情人了,劉海則閒着無聊的跑到師大去看看能不能有機會劃拉到一個共度良宵的人。

寢室裏不供應熱水,這個時候已經無法再像夏天一樣的沖涼了。拿起自己的洗浴用品,石青打算到管院的浴室去解決一下個人衛生的問題,順便在買點信紙給藍雪蓮寫封信,雖然天天都打電話,但是寫信依然是情侶之間表達愛意的最好工具。

半路上遇到了鐵樹,出乎意料的是他今天沒有和盧敏膩歪在一塊,不過聽說他們最近錢花的有點過了,正在想辦法打工賺點錢。只是鐵樹的知識並不能像石青一樣的每個小時賺100塊,又不願意拉下臉來去發宣傳單,所以要找的工作也就是什麼跑點業務之類的,沒有保障的很。

“你幹嘛去老大?”

“沒事,就在這轉轉,你去洗澡?”

“是,外面跑了一天了,有點累,洗個熱水澡解解乏。”來到鐵樹身邊,“你去不去?我還有澡票。”管院的浴池是對外開放的,只不過學生每個月有兩張免費的澡票。其他的就要再花錢買了。

其實鐵樹是沒有錢了,正在這裏想辦法,考慮在向誰借一點。也是向他這樣動不動就出去開房的夥計要是能夠花纔怪。

不過鐵樹不知道石青在外面做什麼,只是平時見他花錢也是很謹慎的,以爲他也不富裕,所以就沒有向他開口,自己也好多天沒有洗澡了,聽石青這麼說也就和他一起去了。

“老大,你想過以後做什麼沒有?” 悟空日記,師傅你大膽地往前走 ,石青問鐵樹。

“還能做什麼?等盧敏畢業再說吧,現在什麼活也不好乾。實在不行就回老家,家裏還有一個小商店,最少能保證個溫飽。”

“老大,我借你點錢,你去學開車怎麼樣?不管怎麼說也是有一門手藝。”衝乾淨身上的泡沫,開始往頭上擦洗髮水。

“也行啊,我還真的挺喜歡開車的,你不說我都想不起來這碼事,實在混不好,還可以開個出租車什麼的。”鐵樹眼前一亮。

“那行,就這麼說定了,一會我給你去取錢。”

“你有那些錢嗎?”學個車票最少要3000塊錢,鐵樹沒有想到現在石青還有這麼多錢,一般的學生都是要到放假的時候基本上就兜裏空空。

“呵呵,還有,放心,夠用的。”石青朝鐵樹一笑。

石青知道鐵樹是不好意思說借錢的事情的,所以就變個方式來幫他,再說,要是鐵樹這麼一直混下去的話,還真的不知道盧敏還能不能一直這麼跟着他,畢竟現實這社會是殘酷的,單純的愛情是不能填飽肚子的。而且自己開店的時候不方便請哥幾個一起過去,一直瞞着他們也有點不好意思。

出了浴池,石青來到銀行的櫃員機上提出5000塊錢給鐵樹,鐵樹有點感動的拍着石青的肩膀,“老三,你放心,我賺了錢一定立刻還你。”

“沒事,我不着急用,你就先用着吧。”石青就怕這樣的,說什麼都可以,一說到感情的事情就有點害怕人對自己太好。 12月24號是聖誕節前夜,這些年來不知道怎麼回事,越來越多的人重視起外國的節日,尤其是大學生們更是情意相投的人之間表達愛意的時刻。也有爲數不少的女孩在這一夜成爲了女人。

石青的新店就是選擇在這一天開業,這回沒有避諱寢室的人,而是早早的就通知了大家,大家也配合的在前一天就送上了開業的禮物——每人一張彩票。

這個彩票據說是經過周密的計算,最少也是能夠中上5元錢的,只不過買這張就要十幾塊錢了,是劉海的主意,主要是要個好彩頭。

其中鐵樹還更加的積極,到街上買了一幅平時人家開業時候的對聯,上聯是:“買賣興隆通四海,”下聯配,“財源茂盛達三江。”橫批是開業大吉。

本來自己想親自動手寫來着,不過看是鐵樹送的,就沒再費事。開業這一天請來了一家婚慶禮儀公司幫助協調整個場面,顯得隆重又奢華。

外面是一個展臺,上面有演員在唱歌跳舞的吸引觀衆,下面有工作人員發放宣傳資料。還沒有開門迎客的時候,門上的牌匾上蒙着紅綢子,櫥窗上也掛上了大紅布。

時間到八點零八分,禮炮齊鳴,5000塊錢打造的電子自動感應門開門營業,門上和櫥窗的紅布都被拉掉,顯示出真容。

湛藍的牌匾上書寫着石青自己題的字,“淘淘小店”筆法剛勁有利,字跡飄逸。

櫥窗是用高三米,長八米的大型POP海報作爲櫥窗的背景,正好面向商城的停車場。

畫面是上一棟掛着淘淘店招牌的建築物在後方,白色的鵝卵石鋪就的小路從店門口彎延出來,石塊壘的路肩兩邊是修剪整齊的綠地,一個手拎幾個印有淘淘標誌手袋的美女挎着一個滿面春風的型男向畫面外走來,笑臉如花,目光帶着喜悅和滿足,前面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縱情飛跑,在左上角藍天上飄着的白雲的上有六個粉紅色的卡通字:“你今天淘了嗎”。後面還有一個白雲幻化成的問號。


費勁石青心力的海報緊緊的抓住來到商場購物的人的眼球。

進到裏面也讓人眼前一亮,大廳裏設橫三豎二T型服裝展示架,每個排列都有一個模特的模型;在靠西一邊要隔出來兩個10平大小的單間作爲男女更衣室,每個更衣室裏面三個小隔斷,以供客人的私密空間,每個單間內設十二平米的落地牆鏡,和一個立式洗手檯;後廚一些竈臺全部扒掉,抽油煙機沒有用處也卸下來,清出一塊場地做員工休息室,買了一臺自動咖啡機和兩臺飲料機放到原來竈臺的位置;原來吧檯的位置加了一溜紅、黃、藍、紫排列隔開的半圓形轉椅,給顧客提供休息和喝飲品的地方;在臨街的地方設一個大型的櫥窗,把設計好的大型POP海報作爲櫥窗的背景,前面立幾個模特的模型。燈光改造一下,加了一些彩燈,可以營造出暖色調;鋪上了橘色的複合地板。

在開業的前幾天,高寶林和李維達就把共20000件秋冬款衣服發了過來,由新店先挑選,挑選剩下的有殘次的衣服就運到小店去。

無殘次和殘次品的比率大約爲1:25。也就是說石青新店的第一批貨才800件左右。八十幾平方米的空間給800多件衣服充足的展示空間。石青把價格定在正常售價的50%左右。銷售總額在100萬左右。也就是說算上淘出來扔到小店的將近20000件衣服平均每件衣服增值一倍!

不過,這也僅僅是這兩個廠子幾天的產能挑出來的好一點的產品。據他們電話裏說馬上下一批也就在今天下午能夠到達省城。

假期促銷是最近幾年來興起的,但是很多的廠家商家都是靠廣告來宣傳,很少具備成型的現場宣傳策劃能力,也很少的人想到這一點。石青敏銳的覺察到要想一下子打開淘淘小店的知名度和美譽度就要有大的促銷政策和服務,於是選擇在這一天開業。開業前還到水晶坊購買了十條價格在2000元左右的水晶項鍊作爲消費者的抽獎的獎品。

選擇三件價格定在千元以上的衣服作爲活動的獎品,在開業活動的時候,由禮儀主持和觀衆互動的時候,被選上臺的人用四個或五個號碼排列出一個數字,和已經標出的衣服正確價格一樣,就將免費獲贈一套。即使沒有做出正確的排列也可以以三折的優惠價格將衣服買走。

在這一天和情侶逛街的人不在少數,有錢的來天意商城購物的更是不計其數。淘淘小店的開張吸引了很多來這裏消費的人足夠的眼球,但從石青擺出的架勢就是世界知名品牌的**店一樣,而且裏面真的是經銷世界各大品牌的服裝,價格更是其他的店,或者國外**店所不能比擬的。

別看有錢的人吃好的穿好的,但是又是名牌真品,有能省錢的地方他們還是很關注的,這就造成了淘淘小店一開業就人滿爲患。

外面抽獎的人山人海,裏面選購的舉步維艱。中國人多的現實和愛聚堆的習慣讓店裏的營業額直線上升,在中午的時候就已經有幾排衣架上出現了大面積的空白。

更衣室的小隔斷外更是排着隊的等候,有的更是等不及了就在更衣間裏面就換了起來,反正都是分男女單間也不怕走光。


購買了衣服的消費者在外面的活動現場等候抽獎,不時有人發出驚喜。不單是有水晶項鍊,還有一些精緻的腕錶、高檔的打火機、精美的化妝盒等等。

到最後店裏的衣服幾乎是全空了,就連下午剛到,在小店裏趕着挑選的一批送來也所剩無幾。還有一些顧客沒有選擇到適合自己的衣服,但是擁有優先購買權的就給打了白條子,答應下次補貨的時候一定給留下。

鐵樹等人看見眼前的搶購風波吃驚的合不攏嘴,雖然他們看見結帳的大都是用刷卡的,但是碰上有一個用現金的就睜大眼睛,看着那秀麗可愛的小收銀員數着一沓厚厚的鈔票。都知道,今天的石青是賺爆了。

還真是這樣,最後盤點一下,一共是賣出了462件衣服,總營業額是四十二萬八千六百多塊錢。去掉婚慶禮儀的6000塊,促銷禮品的40000塊,服裝的成本只能算9000元不算房租和工資竟然達到了373,600元。也就是說只要像這樣的日子在再持續兩天天的時間,石青就邁入百萬富翁的行列。

當天晚上石青和寢室的哥們還有兩個店的所有人以及編外人員廖莎莎和小江雪一起到柳城的煜皇大酒店吃了一頓慶功酒,慶賀淘淘的開業大吉。

得到消息的柳城帶着秋風和二虎也來捧場,還埋怨石青沒有提前告訴他,使他沒有準備禮物。

當大家喝到最高興的時候,服務員推着一個七層高的上面點了21根五彩蠟燭的蛋糕走了進來,包間裏的音響適時的想起了生日快樂歌。

石青這時才起身宣佈這是廖莎莎的21歲生日,大家都站起來手打着節拍,跟着音樂一起哼唱起來。

廖莎莎不知道石青是怎麼知道的自己生日,感動之餘覺得自己還真的沒有白白幫助這個傢伙,只是在許了願之後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那個笑嘻嘻的正在唱着生日快樂歌的大男孩時,心裏好像突然涌入了很多不一樣的情愫…… 一個事物的興盛必然面臨着模仿者的出現,只是石青沒有想到的是來的是這麼快,這麼的來勢洶洶。

淘淘小店剛剛開業不到半個月的時候,從海昌街小店傳來一個不是太好的消息,海昌街小店的產品有滯銷現象出現了。 情深意動:席先生,別來無恙 。現在貨物堆積在小店,淘淘小店的挑選之後的貨也在小店放着,原來的暢銷導致沒有想到租個倉庫,結果現在店裏的貨堆積如山,連下腳的地方都費勁。爲了這事,廖莎莎已經和石青抱怨好幾回了。

吳翠蘭從新店開張就一直忙着這邊的事,只有晚上纔回去小店,開始幾天沒有看見魏雪也就沒當一回事,不過隨着一個星期的這種情況讓她感覺不對勁。於是就給原來的老客戶打電話問是怎麼一回事才瞭解現在的情況有多嚴重。

石青沉思着,都忘記了手裏的煙要燒到手指了。吳翠蘭、魏雪和胡成軍就在一邊坐着,看石青怎麼決定下面的事。

“**,明天你去租一個倉庫,面積要大點的。吳姐,你從淘淘給王富貴撥過去100萬讓他週轉,別讓廣州的廠子出現資金的問題。魏雪,明天你幫我聯繫一下鬧海市場的攤位,不管位置怎麼樣,有空的就租下來。”轉頭看向沙發上抱着小江雪的廖莎莎,“賬上還有多少錢?”

現在廖莎莎已經是石青店裏的財政大臣了,所有的賬目都是她一個人在打理,也不知道是她天生對數字敏感還是怎麼一回事,每天的賬目也只是耗費一個小時也就搞定了。也不用請什麼會計了,小廖老師比會計都專業。

“小店最近一個月共銷售了三百三十四萬六千四百元,加上原來的盈餘七十五萬三千二和從淘淘撥過來的八十萬,今天早上給王富貴打了八十二萬。加上還給高寶林和李維達四百萬的貨款,一共是賬上還有兩萬不到,應該能夠他們兩天材料的消耗量。淘淘現在資金還是比較充足,除了聖誕節的兩天和元旦一天營業額都超過三十萬以上,其他的時間都是維持在十五萬左右。一共的營業額是二百六十二萬五千四百元,除去已經發生的各項開支三十二萬元,撥給小店八十萬,你提走了六十萬,現在還剩下八十萬五千四百元。”知道石青現在是遇到事情了,廖莎莎也很讓大家意外的沒有就石青提走錢的事情不願意,很配合的清晰報出現在財務狀況。

“嗯,”石青點點頭,“我們現在的存貨有多少?”

“存貨一共三十四萬九千件,進貨的總價值是四百六十三萬,按照正常的售出價格是四百九十七萬九千元。但是我們還欠高寶林和李維達各一百多萬的貨款。”魏雪在一邊接道。

“也就是說我們還是足夠支撐廣州王富貴那邊的廠子正常運營兩天的。至於高寶林和李維達他們不用擔心,我一會給他們打個電話。還好,發現的不是太晚,給了我們一個緩衝的機會。我爭取在短時間內找到問題的結症所在。”站起身,剛纔的深沉不見絲毫,“好了,這麼晚了,下班。今天請大家去吃頓好的。”

“我們去留香閣吧……”廖莎莎的話剛一出口就被大家的怒視扼殺了。

“我想吃肯德基。”小江雪弱弱的聲音,很怕大家不高興。

“好,就給你買肯德基。”石青拉起她的小手,“告訴我,你想吃肯德基的什麼?”

“我想吃漢堡和雞翅膀。”看石青支持她,立刻變得歡快起來。

“那就給你買漢堡和雞翅膀。讓你吃個夠。”

廖莎莎撇撇嘴,心裏想着還真是不一樣,自己說去留香閣他也沒有說幫自己買,江雪一說就給買。只是由於自己和江雪相差的年齡問題也就沒有好意思說出口。

第二天早上石青就來到吳翠蘭打聽到的那個和自己競爭的僅僅隔了兩條街的通達批發店,店外不能說是人聲鼎沸,也算得上是熱鬧非凡。許多見到過石青的攤主就紛紛的躲開,不是別的原因而是因爲畢竟原來從石青那裏進貨的時候沒少去拍馬屁,打溜鬚,現在換地方了,見到的時候難免有點尷尬。


石青也不在意那幾個攤販的反應,該看就看,也沒有什麼好扭捏的。

通過這麼長的時間接觸服裝,石青也不能完全是外行了,通過料子和手工也大約能夠猜出成本是多少錢。按照石青看到的料子來說,這個店是一定不賺錢的,甚至是不少賠。對方這樣做的目的明顯就是想依靠自己的強大實力把自己拖垮,然後自己一家獨大。那個時候就是他自己來訂價了。

其實石青不知道,對方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想和石青硬拼價格,但是通過對石青的貨物質量與價格來分析他們是不可能做到和石青一樣的低。誰叫他們沒有一個王富貴一樣的支柱那,於是無奈之下也就只好想出這麼一個辦法,擠垮石青的小店,然後自己定價。

只是這些攤販也是想不清楚,要是都u去石青那進貨倒是可以暫時多得一點,可是一旦石青真的頂不住的時候,也就是他們要付出更多的代價的時刻。

轉了一圈,心裏有數了,也就回小店去了。

廖莎莎上課未回,沒有人陪的小江雪就顯得很無聊了。石青的到來,她顯然很高興,只是知道青哥哥是要有正事去做也就不再纏着他,自己找一本漫畫書看了。

石青剛到一會,吳翠蘭就從銀行給王富貴轉賬回來了,見他來了就把早上的情況和石青說了一下。

一早胡成軍就找到一個大倉庫,原來是一個物流公司的存放貨物的地方。面積很大,要的價格也很高,由於根本就用不了於是就要走,可是對方怕生意黃了,就把他叫住了,問他能夠出多少錢。

別看胡成軍老實,可是心裏的道可是不小,於是就告訴對方要500平就足夠了,他們還可以把其餘的地方租給別人來用。本來不善言談的他最後竟然以很低的價格就租下來地方了。說到胡成軍的時候吳翠蘭面臉的笑意,好像他把事做得漂亮就是在表揚她一樣。

石青心裏明白倆人日漸密切的關係,也不點破,就笑着點頭。

不一會胡成軍就回來了,把情況又給石青描述一邊,就開始往小貨上面搬貨,直接運到租來的倉庫去。

下午魏雪也回來了,鬧海市場雖然有幾千個攤位,可還是不容易租到的。不過還是有一些地角不是很好的要出兌,打聽一上午還是找到了3個要出兌的攤位,並電話聯繫了,達成初步的意向。

“好,現在我們的事情就不是簡單的在這裏等了,我們要主動出擊,到鬧海市場的攤位上去,他們現在的出貨價格就是要賠錢的,我們不和他們爭一時的長短,現在把客戶羣體鎖定外來上貨的商人身上。不過一定會比以前辛苦一點,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吳姐,你再去人才中介去招幾個在鬧海市場攤位上買貨的小姑娘,人品第一,其他的過得去就行。我們的價格優勢不是別人能夠比的了的,誰要是想和我們再爭那可就真的沒有路走了。”

可不是嘛,石青在廣州的拿貨的價格就比別人低,現在他居然殺入市場自己搞對外地的批發,顯然價格是他手裏的利器。如果有人知道他在鬧海市場上的放貨價格,銷售的火爆不會比剛開業的時候差,而那些從通達進貨的商販更會叫苦不迭,總不能原價進原價出吧?要不然攤位費一年都七八萬塊,要是再僱一個人又得加上一個人工資。可是要不原價賣的話就得眼睜睜的等石青的攤位把貨清空,天知道他有多少貨,本來就是搞對攤位批發的,現在更是囤積了爲數不少的服裝,大家羨慕的看着小貨一次次的往攤位上滿載而來,空載而歸。也不知道小店老闆這位活祖宗什麼時候能夠把貨清乾淨…… 聞月湘是一個高傲的女人,貌美如花又身爲皓月集團的總裁的千金,從小生活在富足之中,很少有人能夠被她正眼看待的。大學畢業以後沒有進她爸爸的公司而是要自己找個事情做,恰好有一次來鬧海市場玩的時候發現石青的小店門口聚集了許多的人,好奇的一問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也就對這小店感了興趣。

以她家的財力是不難摸清楚這裏面的利潤情況的,於是就很大膽的看點進貨了。只是有一點讓她沒有留神的是,她的進貨價格要高於石青的進貨價3塊多錢,這還是對方看在她爸爸的面子上照顧她。

事情已經做下了,更何況和她爸爸因爲這件事鬧得不怎麼愉快,又被停了零用,也就少了一點回旋的餘地,只能背水一戰了。

她的店面要大於石青的小店,倉庫的存儲能力也不錯,所以開始的時候就進了近百萬的服裝作爲庫存。

只是在聯繫客戶的時候店裏的業務碰了壁,有比他們便宜的產品爲什麼還要去她那進貨那,那不是商人的作風。

在瞭解了石青的發貨價格的時候她還以爲是對方故意壓低價格讓她不好過,於是一咬牙,以平均低於進貨價格5元的售價打入市場,她打算用自己的百萬庫存產品壓得石青喘不過來氣就自然會來找自己,那個時候自己就可以或是收購,或是聯合。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會是佔據主動的。但是往往事情的發展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眼見着石青的小店就要關門大吉,石青卻避重就輕的把目標放到鬧海市場,閃身躲開她的攻擊,小店的貨又開始暢銷了,生意是風生水起,而且周圍的其他商販也被搞得叫苦不迭,哀怨昇天。石青在短時間之內竟然回籠了資金。而且她的貨往外放的越多賠的也就越多,這麼十來天下來,倉庫已經快要見底了,不過錢也賠了十幾萬。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