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著血喂得差不多了.也就該做下一步了.

將漠狼扶著坐起來.背對著自己.隨意的用另一隻還好著得手在那隻被割得鮮血淋漓的傷口上抹了一下.那傷口就跟沒出現過一樣.瞬間不見.深吸了口氣.用著餘光最後在看了嫉妒一眼.雙手放在漠狼的背上.開始了最後一項.那就是..以命換命.以命換命.顧名思義就是將自己的生命力過度給別人.從而讓他人總有動力能夠繼續頑

將漠狼扶著坐起來.背對著自己.隨意的用另一隻還好著得手在那隻被割得鮮血淋漓的傷口上抹了一下.那傷口就跟沒出現過一樣.瞬間不見.

深吸了口氣.用著餘光最後在看了嫉妒一眼.雙手放在漠狼的背上.開始了最後一項.那就是..以命換命.

以命換命.顧名思義就是將自己的生命力過度給別人.從而讓他人總有動力能夠繼續頑強的活下去.

這種辦法.罪就用過.不過他所用的卻是最簡單的生命力.只是用以續命的手段罷了.而懶惰.可以說使用的終極版.

當然.這種辦法雖然可以復活人.同樣的危險程度也很大.付出的後果也很重……那就是.換命的人.會死.

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是的的確確的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性質的.

如果漠狼活了過來.那麼懶惰就會死.而如果漠狼還是沒有活過來.那麼……懶惰還是會死.因為生命力已經離開身體.不會再自己回去了.

而沒有了生命力.那麼懶惰的死亡就在所難免.所以說.這是以命換命.同等交換.

隨著體內生命力的流逝.懶惰原本就蒼白的臉變得更加蒼白了.甚至到了最後.竟然成為了那種近乎透明的錯覺.

懶惰微微皺起了眉頭.指尖顫抖.屬於魔族的自我意識強迫著他鬆開手.但是.他還是強忍著.不離開.因為一旦離開就前功盡棄了.雖然可能他不會死.但是大部分的生命力流逝讓他也活不了多少時間.


最後的最後.還是沒忍住又**看了一眼嫉妒.那雙黑色的眸子中已經充斥滿了血色的淚水……多想.多想替她擦拭.多想將她拉進懷中.抱著她告訴她不要哭.

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他真的已經沒有機會了.

安安靜靜的閉上眼睛.鼓起氣力將最後僅存的一丟丟生命力一舉推了出去..

大腦……霎時間一邊空白……眼前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摸不到……隨著那漆黑地天地.一點點的.一點點的沉寂……

已經.結束了啊.也不知道漠狼到底醒了沒有……有些可惜啊.可惜再也看不到嫉妒了.可惜再也無法活著了.可惜再也無法一邊兒睡覺.一邊兒偷偷的看著她了……

這一次.她應該再也不會忘記他了吧.這一次.她會將他記一輩子的吧.一定會的吧……

咚.

一聲悶響.懶惰倒在了地上.再也不會起來了.不是睡覺.也不是偽裝.而是真真正正的.死了……再也不會醒來了.

嫉妒.沒有吵.沒有鬧.安靜的嚇人.

她靜靜地坐在地上.微微張著嘴.看著那躺在地上.皮膚接近透明的人.

心.同樣的越來越沉.眸光也越來越暗淡.

懶惰.死了.不是說喜歡她嗎.她答應了.她答應了.真的.答應了……如果他能醒來.那麼她願意啊.不論做什麼都願意啊.

漠狼.漠狼……又是你.又是你.又是因為你.懶惰死了.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出現為什麼你要出現在我們的世界..

嫉妒怒了.怒火幾乎快要把她燒瘋了.她想.她想去做點什麼.比如說.殺了那個復活的漠狼..

血色.渲染了瞳孔.有那麼一瞬間.嫉妒的心底就只剩下了仇恨還有殺字.……然而.忽然之間她又清醒了……漠狼的命.是用懶惰的換來的啊……

如果她死了.那麼不就代表了她親手殺了懶惰嗎.這跟擾亂了所有人的漠狼又有什麼區別.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瞬間就消散了.嫉妒癱坐在地上抱頭痛哭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罪跟西亞.此刻正緊張的觀察著漠狼的動向.看著她.等待著奇迹的發生.

只不過.這個等待可能有點太久了……正當罪以為失敗了.西亞打算放棄了之後.突然之間那躺著的人發出了一聲呢喃.

那一聲呢喃猶如世間最動聽的聲音.罪的眼中立馬出現了光亮.然後幾步快速上前將地上的人抱起來.直直的盯著她.等待著她醒來的那一刻.

漠狼此刻腦海非常的迷糊……就像是一團漿糊.怎麼都捋不開.越來越糊塗.

睜開眼.被那突然之間得強光刺激的又閉上了眼睛.等著慢慢習慣了才又睜開.也看到了正看著自己的罪……

說實話.那眼神讓漠狼覺得很毛骨悚然.很嚇人……因為那種彷彿要吃了她的目光.讓她可以百分百的確定.他似乎很認真.

咳嗽了一下.默默地伸出手.「嗨.好久不見.罪.嗯..」

漠狼被罪一把抱了個滿懷.頭被埋在他的胸上氣兒都快要喘不過來了.

「漠狼.漠漠.太好了太好了.你沒事.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我好開心.我好開心……太好了……你沒死.」

罪笑了.一邊嘀咕著一邊笑著.笑容燦爛奪目.彷彿擁有了全世界.而.他也的確擁有了全世界.因為如今對於他來說漠狼就是他的全世界.

俗話說的好.有人歡喜有人愁.罪是高興了.而嫉妒呢.心情真的好嗎.並不……因為.漠狼醒來了.就代表著.懶惰真的已經沒有了可以挽回的辦法了.他是真的死了.因為她.因為總是非常任性的她……

哎強忍著身上的疼痛.從地上爬起來.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朝著漠狼挪過去.站到罪的面前.看著他懷中的那個人:「祝賀你啊.活過來了.還擁有了別人所不能擁有的一切.你.很開心嗎.你知道嗎.你的這條命.是懶惰用他的命換的……」

還處在迷茫階段的漠狼突然聽到這樣的話.往著嫉妒的身上看去.看了眼她的眼神.似乎不是再開玩笑.

眸光閃爍.眼神無比得複雜.回頭看向罪.無聲的詢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嫉妒會那麼說..

罪回以一個安心的笑容.摸了摸漠狼的頭安撫了一下.然後看向嫉妒.眼神瞬間變得冰冷:「嫉妒.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你.可要拿捏准了.懶惰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所以以後我希望不要再發生這種事情了.明白了嗎.」 明白了嗎.嫉妒.不明白啊……

可是.在怎麼不明白.也得說自己明白了.因為如今.她的命也是懶惰犧牲了自己換回來的……

對了.等等.既然漠狼都可以復活.為什麼懶惰不可以呢..

瞬間..嫉妒活了過來.她為什麼不試試懶惰的辦法呢.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生命力吧.把生命力全部都給了懶惰.那麼他就一定可以活過來.

嫉妒笑了.不管不顧的沖著躺在地上已經斷了呼吸的懶惰衝去.一手將他扶著坐起來雙手學著懶惰之前的模樣將雙手背放在他的背後.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全部的生命力直接往著裡面衝擊而去.

嫉妒動作快的罪還來不及阻止這一切.她就已經開始而且大半的生命力都送了出去……

皺起眉頭.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最終卻還是閉上了什麼話都沒有說.

如今.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懶惰.估計是喜歡嫉妒的吧……畢竟.當年他們二人接觸的時間也挺長的.懶惰發現了嫉妒的女子身份倒也不足為奇.只是可惜了.曾經郎有情妾無意.而如今卻一個一個的趕著給另一個送死.

漠狼看著嫉妒的作為.不知為何心狠狠地揪在了一起.疼的要命.

她想喊.想讓嫉妒停下了.但是她也清楚.估計是停不下來了.那種力量讓人覺得溫暖.但也充滿了決絕……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嫉妒估計要死吧.

……對了.死.她.不是死了嗎..怎麼又活過來了..難道說.懶惰之所以死了是因為她.因為救了她所以才.

猛的回頭.眼裡滿是對罪的控訴.「罪.別告訴我是懶惰救了我.別告訴我的命是懶惰用他的命換回來的.」

罪聽到漠狼的問話.微微收了收身.點了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說到:「是啊.是他用自己的命救了你.不過這也是他自願的.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好好接受著就是.」

話語說的輕巧.可是只有罪自己一人知道他心底在想著什麼.又在感慨傷感著什麼.

懶惰是他當年從一幫人手中帶出來的實驗品.他看著他長大.看著他慢慢有了自己的思想.看著他為他殺人.看著他所做的一切.可以說.七宗罪中的每一個人.都是他看著長大的.他的心又怎麼會不痛呢.

或許.他本就不適合當一個首領.總是會為一個人拋棄所有的觀念.失了自己的本心.忘記所有.


當清醒后.卻又會後悔.也會心痛.

說白了.不過是他自作自受罷了……如果可以. 重生八零小俏媳︰首長,請結婚 .回到最初相遇的時候.她是漠狼.我是央陽……呵.這樣也不行啊.魔族當初不是再等待著他的嗎.所以說.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真理.

漠狼也沉默了.同樣的她了解罪.他看起來淡然理所當然.然而他卻比誰都想的多.也比誰都難受.任誰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一切……

不過.算了.說到底.也是她的錯.如果那時候還沒有記憶的她不跟著嫉妒來的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吧……

深吸了口氣.拍了拍還抱著自己不肯撒手的罪:「放我下來吧.一切事情因我而起.我得做點什麼.不然我心底難安.」

罪一愣.做點什麼.喪失了生命力這種事情唯有生命力才可以補充.難道說漠狼要將自己的生命力給出去..這怎麼可以..來來回回的.不是回到了原點嗎..他會瘋的.

「不.不可以.你不可以過去.你會死的.我不想讓你死了..」罪嘶吼著.將懷中的人兒抱得越來越緊.彷彿恨不得將漠狼融入血肉.永生永世不分離.

漠狼被勒的喘不過氣兒來.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后.伸手推了推罪.柔聲安慰道:「放你的心.我不會有事的.既然有了生命力.我就不會那麼輕易的死去.怎麼說我曾經也是獸神.如果總是那麼容易死掉還怎麼混.我只是要過去.度給嫉妒一些.這樣最起碼她也可以活著.實在不行的話你可以在旁邊看著.如果不對勁了.你立馬拉開我不就好了.」

漠狼溫柔的話語與那真摯的眼神讓罪猶豫了.

「真的會沒有事情嗎.」

「嗯.絕對.你要相信我啊.總是不相信我的話.讓我怎麼放心得跟你過一輩子呢.」漠狼笑笑.不懂生色的給了罪一顆糖吃.

而被這顆糖明顯的給甜到的罪.果然就乖乖的點了點頭.同意了.不過在放下漠狼的時候.還是不放心的追問了一句.當然.得到了同樣的回答.

「這麼沒事.放心吧.頂多也就是會身體虛弱一點.但是有你在身邊.虛弱點又如何.」

「……嗯.」

所以說.有時候男人就得哄.哄高興了.什麼事情都會答應.哄不高興了.什麼事情都沒有門…真理.


嫉妒的身體已經不行了.本來就被罪來了透心涼還滴著血.而此刻又這樣的耗費生命力.那種感覺可止一個爽字可以形容的.

雙眼緊張無比的盯著面前懶惰的後背.等待著他有一絲一毫的動靜來證明她所做的一切是成功的.而不是白費力氣.

當她真正的這麼做之後.說真的嫉妒也就了解了這有多麼的難受.難受到幾乎想就這樣放棄了算了.

可是有些事情就是不行啊.如果她停了的話一切不都前功盡棄了嗎.所以說.不能停..

「我幫你.」

忽然.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而緊跟而來的是一雙手.貼上了她的後背.

源源不斷的生命力傳來.滋潤了她的身體但又加大了流逝的速度.不過有了人分擔后卻也輕鬆了不少.比剛才好多了.

內心感慨萬分.最終還是回過頭道了一聲謝:「謝謝你.漠狼……」

漠狼搖了搖頭表示不在意.沖著懶惰抬抬下巴示意道:「沒關係.注意懶惰.見他醒了的話就速度撒手.不然你也會死的.」

嫉妒嗯了一聲.內心是無比的複雜:「你為什麼要幫我……明明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讓你死你卻還想幫我.你……是不是傻.」

漠狼嘴角抽搐.特么的有這麼說人的嗎會不會說話啊這臭女人:「啊.是啊.你特想我死我知道啊.然而那跟我有啥關係.你想我死這不是沒死嗎.反倒是你.跟倒了大霉似得.看起來比我還慘.」

「噗嗤.說的也是啊.如今我才是最倒霉的那個.」嫉妒也笑了.她現在的情況不就是想吃人反被吃嘛.別人還好好的.自己還倒了大霉.

「好了.別多說了.速度吧.希望你和懶惰都可以好好的活著.畢竟我跟你們也算是比較熟的.」漠狼挑眉.自嘲了一下后就真的不想說話了.而嫉妒也似乎是瞭然了一樣.閉上了嘴巴安安靜靜的輸出.

一時間.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人再說話.也沒人再動作.

西亞與罪一起看著漠狼.漠狼幫著嫉妒.嫉妒復活懶惰……由此.形成了一道食物鏈.

時間一點點的進行著.然而實際上時間也並沒有過了多久.唯一讓人覺得有時間感的也只有那不斷流逝的生命力.

源源不斷地輸出.然而卻不知為何.懶惰的身體彷彿怎麼都不夠似得.進來就沉入了深底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

嫉妒急了.漠狼也皺起了眉頭.而罪更是已經準備好等待隨時拉開漠狼.

「不行了.懶惰的身體我完全填不滿.要不漠狼.你還是放手吧.我不想再害了你了.」嫉妒強撐著力氣說到.她不願意在害著漠狼死去了.太多次太多次她因為自己的私心非得讓她死.然而這麼久了.她不但沒有.還在幫助她.

「閉上你的嘴.我說了會幫你就會幫你.不要廢話.」漠狼怒斥.都到了這種地步了讓她停手怎麼都不可能了.而且.忙時她自己答應要幫的.那麼久一定不會半途而廢.

深吸氣.身體內的生命力再次加大力度.狠狠地往著嫉妒體內衝去.以求可以速度解決.

然而.當生命力出去后.漠狼就發現是她想的太多了.就這些生命力完全不夠……懶惰的身體.成了吞噬生命力的夢魔.


罪在一旁.想阻止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看著漠狼越來越蒼白的臉色.最終還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將手放在了她的背上.屬於罪強勁而又有力的生命力填充了漠狼的身體.然後又繼續過繼給嫉妒……

終於.有了人分擔后嫉妒輕鬆了許多.對於救活懶惰.信心也就更大了.

落單的西亞看著四個人都忙活了起來.嘴角抽抽了一下.不甘示弱的上前狠狠瞪了罪一眼將手同樣放在了漠狼的背上.

兩股不同的生命力進入一個人的體內.漠狼差點兒沒暈過去.不過.想到如今還在做的正事.咬牙忍了忍.閉上眼睛繼續干..

「唔……」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