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釁龍家威嚴?!

屠殺龍家子弟?!李傑仰頭,驚懼地望着身前這個高大雄偉的身影……他感覺,自己面對的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尊神魔……一尊足矣俯視整個江南市,甚至整個南水州的無上神魔!…………得知張德水傷勢穩定後,堯風便準備離開。醫院門口,小女孩望着身旁的高大男子……不知爲何,對方身上總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孤獨……彷彿與這

屠殺龍家子弟?!

李傑仰頭,驚懼地望着身前這個高大雄偉的身影……

他感覺,自己面對的不再是一個人……

而是一尊神魔……

一尊足矣俯視整個江南市,甚至整個南水州的無上神魔!

……

……

得知張德水傷勢穩定後,堯風便準備離開。

醫院門口,小女孩望着身旁的高大男子……

不知爲何,對方身上總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孤獨……

彷彿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那個…大老虎……”

女孩似乎不再那麼害怕對方,仰頭道:“爲什麼大家都那麼怕你?”

堯風轉身,見對方清澈眼神,微微一笑:“那你爲什麼怕我?”

“我、我纔不怕你!”

小女孩鼻子一蹙,嘟起小嘴。

雖是這麼說,她心中卻有些沒底氣。

尤其是看到對方如小山一般高大的身軀,自己的個頭還不到對方的腰部。

嘟。

一聲車鳴,的士已經開來。

女孩會意,立馬小跑過去。

微風吹過,女孩髮絲輕輕飄蕩……

好像幾根風箏線,在拉扯着某人的心靈。

堯風望着女孩奔跑的背影,眼色微柔。

彷彿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和小女孩一樣,無憂無慮地跑着。

而義父便如自己一般,站在不遠處微笑……

看着,看着……

堯風便朦朧了眼,上揚了脣……

義父。

小風長大了,你看到了嗎?

……

女孩腳步一頓,仿若愣神。

隨即驀然回首,對視兩人。

那一刻……

堯風瞳孔微顫,脣口輕張。

似乎見到了自己,又看到了義父……

女孩揮手,上車離去。

堯風伸臂,似要挽留。


他雙眼失神,面色微慌……

彷彿自己在剛纔穿越到了過去,與義父交換了身體……

義父說:小風,別走……

……

車內。

靈田農女小當家 ,面色茫然……

不知爲何。

那一剎那……

好像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悲慟……

……

樹欲靜而風不止。

子欲養而親不待。

義父……

你爲何丟下我一人。

堯風站立,仰頭閉眼。

一股哀愁……

從眼角流出,又隨秋風離去。

這個世界。

終究只剩他一個人。

……

堯風回神,欲轉身離去。

卻見一女子,慌忙走來。

“你是……”

堯風詫異,不確定道:“張玲玲?”

女子轉頭,愣了半會,蹙眉道:“堯風?”

女子一身高檔職場套裝,昂貴首飾星星點綴,一看便知是來自富貴家庭的千金。

不過她最近心情並不好……

自從自己父親執意維護盛卓部分土地產業後,便受到龍家打壓排擠。

就連自己創立的公司都被龍家勢力壓制,讓她每日焦頭爛額。

這讓她從心底便開始不喜這個…許久未見的堯風。

“是我。”

堯風微笑。

想不到曾經跟在自己屁股後玩耍的小女生,現已是亭亭玉立。

諸天萬界最強大反派 你怎麼在這?”

張玲玲面色疑惑,隨即想到什麼,立馬眯眼道:“是你送我爸來的醫院?”

堯風點頭:“龍家之人帶人鬧事,砸了土地署……”

“果然如此!”

不等對方說完,張玲玲面色一沉,冷聲打斷:“若不是我爸爲了那南江莊園,也不至於和龍家鬧到這般地步!”


“想不到你還有臉來見我爸!”

堯風神色微詫,剛欲解釋,便聽到一熟悉女聲。

“張小姐,還請注意你的言辭。”

一高挑女子颯爽走來,正是趕來接堯風的紫荊。

從言語中得知對方是土地署女兒,紫荊即使不喜對方對待先生的態度,也只好耐住性子解釋。

“這次土地署鬧事,是龍二姐,爲的是西區開發一事……”

紫荊正視對方,不卑不亢:“跟先生的南江莊園毫無關係,你不瞭解事實請不要隨意指責!”

“先生?”


聽得對方的稱呼,張玲玲上下打量了眼這中途趕來的女子。

見對方嫵媚五官和凹凸身材,她不由心生一絲嫉妒。

她嗤笑:“堯風你真是長本事了,怎麼,這是你老婆?”

“張小姐,我是先生屬下,還請不要亂說!”紫荊微驚,連忙蹙眉解釋。

她雖有仰慕堯風的心思,但終究隔着一層薄膜。

被人當堯風的面這般戲說,即使是她,也不禁有些羞怒。

“呵,女屬下?”


張玲玲笑得愈發輕蔑。

她看得出,這女人對堯風有意思。

再加上這屬下身份,指不定兩人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張玲玲自認猜得八九不離十,看對方的眼神變得玩味,神色更是不屑。

這讓紫荊心中逐漸不滿,雙目深處浮現一絲慍怒。

“我不知道堯風許諾過你什麼,不過他都回來了,你還緊緊跟着他,呵呵……”

張玲玲湊近輕笑,眼中卻閃過一絲鄙夷:“怎麼,部隊裏也這麼亂?”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