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鏘!」金戈交鳴,千戀皇目光寒徹。折返殺向釋芷心所在,無畏無懼。其中一個狼族強者一個不慎,瞬間受傷,圍魏救趙,另兩個妖族強者也不敢冒風險,直取釋芷心性命,轉身攻向千戀皇,卻怕被身後的『千戀皇』逮個正著。以三對一,再是戰起。遠處,赤蒙帶著寒徹笑意,宛如獵人望著獵物一般。他,志在必得。眼下,省

「錚!」「鏘!」金戈交鳴,千戀皇目光寒徹。

折返殺向釋芷心所在,無畏無懼。其中一個狼族強者一個不慎,瞬間受傷,圍魏救趙,另兩個妖族強者也不敢冒風險,直取釋芷心性命,轉身攻向千戀皇,卻怕被身後的『千戀皇』逮個正著。

以三對一,再是戰起。

遠處,赤蒙帶著寒徹笑意,宛如獵人望著獵物一般。

他,志在必得。

眼下,省他一分力氣,何樂而不為?

釋芷心必死的局,被千戀皇再一次解開,然卻使得本身便已岌岌可危的她,場面更是殘酷到極點。尤其是傷重的身體,根本抵擋不了三個妖族強者的圍擊,力量的極度消耗,加上魂之瀕臨枯竭,此刻千戀皇完全是憑藉意志在戰鬥。

「嘎嘎!」「桀桀桀桀!~」三個妖族強者目露邪光,卻是肆意玩弄著千戀皇。

一名狼族,一名蛇族,還有一名狐族的強者,儘是淫褻之輩,正所謂臭味相投便是如此。

赤蒙懸浮半空,遠遠而立,如看戲般俯瞰下方。

爪影漫天,撕裂著千戀皇的防禦,一身星甲早已是破碎,貼身的武服更是少了何止大半。冰肌雪膚,儘是鮮紅的血液流出,滾圓的胸口甚至露出大半,腰間的布條遮不住那春光,修長的大腿一道道血痕觸目慟心。

春光無限,將千戀皇完美的身材盡顯無疑。

然,她根本不會有半分羞澀,意識已是漸漸迷離,千戀皇幾乎是憑藉著本能作戰。

「對不起,千姐姐……」半躺在地上的釋芷心,雙淚落下,同樣是滿身血污,卻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她的模樣比千戀皇好不到哪裡去,破碎的星甲如半裸,絕妙身材半遮半掩反更顯誘人,然此刻釋芷心的心中除了愧疚和難怪再無其它。

若能救的千姐姐,無論付出再大代價她都願意。

但……

機會,已是越來越渺茫。



哧!哧!哧!

一擊,接著一擊。

鮮血飛濺,宛如被凌遲般。

千戀皇終歸是人,不是神,哪怕擁有再強的體質,再強的意志,都頂不住這如潮水般不斷的攻擊。

「轟!」重若千鈞的一爪襲出。

蓬!如斷線風箏般,將千戀皇重重轟殺。

氣息,近乎虛無。

千戀皇的身軀落在釋芷心前方,俏臉早已沒有血色,但卻仍顫動著身體想要站起來。眼中沒有半點清醒意識,完全憑藉著本能,釋芷心心如刀割,痛苦的恨不得自盡,卻沒有半點力氣。

「桀桀!~」「嘿嘿嘿!!!」三個妖族強者,眼中淫褻光芒毫不掩飾。

獸慾沸騰,只待了結兩女性命,他們便能滿足心頭慾火。對他們來說,猥褻和『征服』這種實力強大的異族強者,不止刺激,更是一種榮耀,無論身體還是心裡都能徹底滿足。

赤蒙雙手環胸,自不會阻止。

對他來說,這種事司空見慣,根本無所謂。

只要天階寶物拿到手,其餘的他們愛怎樣就怎樣,他管不著也懶得去管。

倏地——

「怦!怦!怦!」心跳狂然,赤蒙面色大變。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久違的感覺!

太久太久,他已經太久沒有過這樣的感覺。赤蒙微張嘴,面色震駭,腦海中霎時間浮現齣兒子的容貌,再浮現出妻子的容顏,過往美好的回憶一幕幕的出現,讓的他腦海一片轟然。

「穹兒……」赤蒙喃喃而道,眼神有些迷離。

倏然間異光灼射,赤蒙完全瞪大眼睛,臉上的震驚瞬時變成震怒,憤怒異常。

「吼!!」怒極咆哮,赤蒙緊握雙拳青筋暴露,天火猛的燃空而起。怒級的氣焰讓的三個妖族強者有些懵然,卻不知怎麼回事,互望一眼,為首狼族強者眼中寒光閃動,霎時——


「叱!」可怕寒光出現,直取那顫動著身體,已是漸漸站起的千戀皇。

動手!

這般攻擊,正常狀態下的千戀皇自然能輕而易舉的抵擋。

但眼下…除了不屈的意志,她再無其它。

前方寒光凌厲,僅僅剎那便能將千戀皇從人間送入黃泉!


然……

「轟!」一道驚人熾熱的光芒出現。

從千戀皇身後倏地出現,在她耳邊呼嘯而過,那是一隻火紅的雀鳥,高亢啼鳴,帶著濃郁的火之力量,如天劫般降臨。速度之快,根本沒有躲避的可能性,在狼族強者的利爪距離千戀皇喉嚨不到一米處,便是直接進入狼族強者腦海。

「蓬!」驚人炸裂。

腦漿崩裂,鮮血四濺,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而此刻,那利爪寒光距離千戀皇的喉嚨,僅僅不到十厘米,風刃甚至已經破開千戀皇僅有的防禦,血珠滴落而下。生命的殞落,僅僅只差十厘米,然這十厘米卻比無邊海域還要遠。

別說十厘米,就算再往前一厘米,甚至一毫米都是奢侈。

因為,林風來了。

… 人未到,攻擊先至。

早在遠處,林風便已是『看』見了前方危急的狀況。

朱雀襲的施展,是最快,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毫無防備的狼族強者,以為勝券在握,機心全除,結果卻死無葬身之地。無頭的屍體,讓的其身後不遠處狐族強者和蛇族強者完全驚呆,同樣讓的釋芷心呆住。

她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麼。

但卻莫名的砰然心動,有種熟悉而溫暖的感覺,冰冷的肌膚暖意陣陣。攻擊,極為可怕,遠比她所見過的任何一次攻擊都要強大,然偏偏她卻毫無懼色,感覺不到任何的『威脅』。

甚至,似曾相識。

「這是……」釋芷心美眸睜大,輕啟櫻唇。

而此刻——

叱!哧!狐族強者和蛇族強者目光寒徹,以最快速度發動攻擊,狙殺千戀皇和釋芷心。

他們並不笨,事實上狐族和蛇族在妖族之中,都算是相當的聰明,自知敵人又『援軍』到來,而且實力極強。眼下不管怎麼樣,必須先將重傷的這兩個人類先殺死,若不然後患無窮!

但……

他們,終歸晚了一步。

朱雀襲的施展,林風半刻未停留,疾馳而至。

「烀!~」火光粼粼,帶著驚人的氣息,林風剎然間便已是趕到。火焰率先接過千戀皇的那道攻擊,第八十重的重生之火帶著血鳳力量,以聖王級別的星源力驅動,防禦何等強大!

轟!狐族強者面色乍變,眼中充透駭然。

「林大哥!」釋芷心的眼眸完全亮起,眼中充透著喜悅淚水。

似曾相識的感覺,在此刻如謎題解開。一片明然。

心中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興奮。

對釋芷心來說,只要有林大哥在,沒有什麼解決不了,再沒有人能傷害得了千姐姐。望著那熟悉的黑色背影。感受著溫暖的力量,釋芷心的眼眶再一次濕潤。與之前所不同的是,這一次……

是喜極而泣。

然,前方一顆猙獰的蛇頭出現,帶著濃濃血腥,攻擊疾速刁鑽,直取咽喉。

正是那蛇族強者!

他的攻擊,與狐族強者同時出現,配合極為默契。各取一面,不分先後,儼然想讓林風顧此失彼。人類最重感情,倘若林風要同時救助兩女,那麼極有可能分身無暇,使的自身陷入危境。

但,他們失算了。

眼下的林風,遠比他們想像中要強的多。

「嘩!~」白光綻亮。在釋芷心前方,一道印有深刻刻紋的巨大光盾出現。直接將那蛇族強者的攻擊抵擋,並且在瞬間反擊!嘩!~異光十色,幻境如天般出現,對付魂之『弱』小的妖族來說,是殺招。

真實之盾!

那可是天之異寶的強大。

幻境力量的反擊,讓的蛇族強者始料不及。正是攻擊不成氣弱之時,眼前倏地一片幻影重重,如幽魂纏身。

蛇族強者,面色大變。

而此刻,剛被攻擊的重生之火瞬間已然反客為主。吞噬之火再現,力量的控制凝聚成釁火,宛如一道極致漩渦。以速度而反攻,以力量而出現,林風雙眸綻亮,帶著玄幻之色,「嘩!~」

幻境,夾雜釁火攻擊,直轟向狐族強者。

沒有花巧,是最直接,面對面的攻擊。釁火的力量,以奧秘血鳳,星座之道,凝聚星源力驅動。以絕對強橫的力量,將狐族強者的實力徹底壓制,面對面的攻擊,最直接的火焰吞噬籠罩。

「轟!~」眨眼,化為烏有。

吞噬之火,燃盡一切!

狐族強者的死,比狼族強者更乾脆,更簡單。


短短不到一秒便是魂飛魄散,甚至連慘叫聲和嘶吼聲都沒有,屍體更是灰飛煙滅。前一秒還盛氣傲人,下一秒卻已成孤魂野鬼。而在釋芷心之後,又是一道林風的身影殺出,槍意漫天遍野。

幻影重重,帶起一抹紫色金光。

「雲起。」林風目光冰冷,手中紫晶槍宛如死神的鐮刀出現。

哧!

無聲無影,一道白雲憑空的出現,輕飄而浮動。兩個林風的身影在這一刻重疊,凌厲盡致的槍意無可阻攔,如雲起霧開,破曉天明,一槍就是一槍,簡單而直接。

紫晶槍,直接從蛇族強者胸口刺出,星源力爆裂。

蓬!死亡葬身之地。

短短瞬間,那讓釋芷心和千戀皇陷入苦戰的三個妖族強者,全部陣亡!

嘩!~兩個林風身影重疊,如合而為一。

林風目光灼然,氣息蓬然,屹然而立,將兩女牢牢守護在後,不需要任何語言,以行動表明所有一切。只要有自己在,沒人能傷得了她們半分,除非——

跨過自己的屍體!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