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鬥氣對於殺手來說有時候是累贅,因爲鬥氣散發的光彩會暴露他們,當一個殺手使用鬥氣時,並不算可怕,可怕的是他們不使用鬥氣,因爲那意味着,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月光變得更加的明亮,那是賓達劍光的反射,而賓達的身影在這刺眼的一瞬間,竟然消失不見,莫凡慢慢的踱着腳步,身子不時的轉動着,應對着任何角度的攻擊。賓達的耐性莫凡很早就體驗過了,那是一條有耐心的毒蛇,這樣的一條毒蛇纔是最可怕的,毒有時候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條不知道會怎麼行動的毒蛇。噌……一道破空的劍聲響

月光變得更加的明亮,那是賓達劍光的反射,而賓達的身影在這刺眼的一瞬間,竟然消失不見,莫凡慢慢的踱着腳步,身子不時的轉動着,應對着任何角度的攻擊。

賓達的耐性莫凡很早就體驗過了,那是一條有耐心的毒蛇,這樣的一條毒蛇纔是最可怕的,毒有時候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條不知道會怎麼行動的毒蛇。

噌……

一道破空的劍聲響過,而在這個混亂的場面下,那聲音並不大,可是莫凡還是聽到了,金箍棒平握手中,猛然的,莫凡一個迴轉身,一道紅芒閃過,莫凡的棒子也是砸到了那劍尖之上,雖然阻擋住了攻擊,可是賓達的身影,莫凡卻是不曾看見。

莫凡可以肯定,剛剛賓達的身影確實在自己的背後,可是自己轉身的瞬間,他竟然能夠消失不見。而更讓莫凡擔憂的是,他剛剛竟然沒有感覺到那股殺氣。

對殺氣的敏銳一直是自己的優勢,可是此刻竟然感覺不到。他知道並不是沒有,而是自己置身殺戮之氣的漩渦中,而對手將自己的殺氣控制的很好,濃烈的殺氣遮擋了賓達的那一絲殺氣。

莫凡的心有些沉重, 盛世寵婚:顧少,別來無恙 ,那下次呢?他知道殺手是有可能不發出聲響的,剛剛賓達只是爲了增加威力,那麼下次他還會這樣做嗎?

缺失了對殺氣的感知,莫凡沒有把握能夠擋得住賓達的攻擊,也許那攻擊威力可能不強,可是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莫凡遲早會被打敗。然而莫凡也不能放棄殺戮之氣的增幅,那樣的他毫無還手之力。


“只能賭一把了,即使讓他知道了自己的祕密,也要把他永遠的留下!”莫凡暗暗的下定了決心。

周圍依舊很是嘈雜,可是莫凡的耳邊確實顯得格外的安靜,他靜靜的聽着周圍的動靜,而賓達隱藏的也確實很好。

噗……

一個刀影從莫凡的背後劃過,當莫凡感覺到時,賓達的身影已經再次消失。

背火辣辣的,而莫凡的心越發的緊張,那賓達果然這樣攻擊了,可是莫凡不敢讓自己的傷口癒合,那樣自己的計劃就沒法實施了。

噗,噗,噗……

莫凡身上的傷口原來越多,鮮血不停的滴落,在這樣下去,莫凡遲早因爲失血過多而死去。

“必須製造破綻,讓他對自己下重手,只要他的身子暴露出來,我就一定能將他殺了!”莫凡暗暗握緊了手中的金箍棒,身邊的漩渦慢慢變小。

賓達隱藏在暗處,他一直在注視着莫凡,莫凡的情況他都看到了,可是他還是沒有輕易出手,他是個謹慎的殺手。

噗……

這次的傷口竟然出現在莫凡的肩膀上,莫凡知道,這是對方在試探自己了,自己必須變現的遲鈍一下,只要一瞬間,只要有一瞬間的停頓,他就可以殺了賓達。

肩膀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莫凡不敢輕易出手,他的機會也只有一次。那賓達的單子果然也是大了起來,傷口已經慢慢的前移,莫凡的腹部都是捱了一刀。

中那一刀時,莫凡看到了一個影子,可是他不敢出手,他沒有把握,於是他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擊,他知道自己的機會就要到了。

果然,那賓達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雖然攻擊的部位都是腹部以下,可是他畢竟已經卡是攻擊莫凡的前身了。

莫凡此刻已經是個血人了,幸好他早將戰圈巧妙的轉移到了亞諾他們的盲區,不然不僅他的計劃會失敗,自己的兄弟也會死亡。

“來了!”莫凡的眼睛已經有些模糊了,那是失血過多的症狀,可是他的精神卻是沒有一絲的放鬆,他看到了,看到了那黝黑的充滿力度的一刀。 噗……

那一刀直入莫凡的心臟,可是莫凡真的無力在躲避了,劍尖刺破了心臟,賓達的笑臉慢慢的浮現在莫凡的面前。

“小老弟,我贏了!”賓達拔出短劍,看着莫凡搖搖欲墜的身子,說道。他不相信有人被刺破心臟還不死,所以他很得意,這是自己的又一傑作。

“呵呵,老哥啊,有些時候,奇蹟是會發生的,比如,現在……”莫凡的臉上也是露出笑容,看的賓達眉頭一皺。


“心臟刺破,你能說這麼多的話就已經是奇蹟了!”賓達說道,可是臉上的笑容卻是沒有了。

“呵呵,老哥啊,你在害怕,你看你的笑容都沒有了!”莫凡笑容更盛。

“別打什麼心理戰術了,你已經沒救了!”說着,賓達竟然再次出手,那一劍直中莫凡的喉嚨。

看到莫凡的喉嚨也被刺破,賓達心中的那份不安下降不少。可是就在這時,他心中的危機竟然大盛,眼前一道紅芒閃過,自己竟然不能動彈了。

“這是?無定風波?”賓達驚呼。

賓達是海族人,自然知道海族出名的紋器之技,這無定風波他相當的熟悉,可是他不解,他不明白眼前這人都已經死了,怎麼還能夠發出攻擊?不過接下來,他就看到了這一生最詭異的一件事。

那已經“死亡”的莫凡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他的手中,卻是拿起了自己的短劍。

“難道剛纔的一切都是幻覺?不對,他身上的衣服確實是自己的傑作!”賓達以爲剛剛自己陷入了對方的幻境,可是看到莫凡身上的衣服,他知道剛剛那一切都是真的。

“我知道你的疑惑,我是不死之身,剛剛的一切都只是爲了迷惑你。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莫凡說完,短劍扎入了賓達的喉嚨,莫凡不相信對方有自己的能力,於是轉身離開。

亞諾他們早就急了,不過亞諾還是比較冷靜的,他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說不定還會讓自己的大哥被動,所以你一直拉着卡昆,旁邊的安娜姐妹也是不停的勸阻着。

看到莫凡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高興壞了,雖然自己大哥身上的衣服很是破碎,可是畢竟是安全的,而且看到什麼傷口。

“安娜、安妮。我答應你們的事都已經做到了,現在我們就走吧?”莫凡看着安娜和安妮說道,說實話,他並不是很信任她們,因爲安布里不是什麼大人物,這兩個小丫頭還隱瞞着什麼?

“莫凡大哥,戰鬥都還沒有結束,我們就這樣走了?”安娜說道。

“這已經沒有我們什麼事了?我們的目的只是人族城市,這已經是人族的範圍了!”莫凡說道。

“哦,我們去準備一下!” 蜜戰100天,總裁太欺人

“不用準備什麼了?也不看看這是什麼環境,哪有時間?卡昆應該知道你們有什麼東西,我先對你們離開!”莫凡說完就來到安娜和安妮的面前,同時看向卡昆,說道:“三弟,你先準備好他們的東西,一會我來接你們!”

“哦,大哥!”卡昆說道。莫凡見卡昆答應,拉起安妮和安娜施展血遁離開。

光華落下,莫凡他們的身影出現在平原之上,莫凡看着安娜,說道:“我不知道你剛剛丟下的是什麼東西?我也不想知道?我相信那些人找不到我們的!”

莫凡的話讓安娜和安妮臉色發白,看向莫凡的眼神也是有些閃躲,剛剛她們確實是想要通知什麼人來着,可是看到莫凡的血遁後,她們知道,這些都是沒用的。

“希望你們不要傷害我的三弟,不然你們會後悔的!”莫凡說完,身形便是消失不見。

來到營地,莫凡看到只有亞諾一個人,看來卡昆還在收拾東西,於是莫凡走向了亞諾,還好那些人的目標都只是強者,亞諾他們都是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大哥,剛剛那兩個女人有問題?”亞諾見莫凡回來了之後,問道。

“恩,別在三弟的面前提起!”莫凡輕聲的說道。

“那大哥就不怕那兩個女人走掉了?現在可沒人看着她們?”亞諾知道莫凡擔心什麼,也是低下聲音。

“沒事,走掉更好,省的傷害咱們三弟!”莫凡毫不在意。

“那大哥咱們一會找個不同的方向走掉,三弟問起來,就說是她們自己走了!”亞諾出主意道。

“哎,我原先也在考慮,咱三弟太老實了,要是那兩個女人真騙咱們三弟,三弟肯定受不了,可是,三弟的幸福,哪怕有一點的希望,我都想爲他爭取一番!”莫凡堅定的說道。

亞諾看着自己的大哥,他感覺自己沒有跟錯人,他也知道,那兩個女人也許會給大家帶來大的困擾,可是爲了兄弟,他還是在承擔着這份賭注。

“大哥,準備好了!”卡昆高興的走了出來,莫凡他們也是走了上去。

“三弟,你喜歡那兩個姑娘嗎?”亞諾突然說道,這令莫凡都是有些意外,不過並沒有阻止,也是看向了卡昆,他知道,這是亞諾在給自己一次抉擇的機會。

卡昆聽到亞諾的話,招牌性的撓了撓頭,臉色變得大紅,兩米二的漢子,有些扭捏的說道:“安娜和安妮挺好的啊!”

亞諾沒有在問什麼,向莫凡點了點頭,於是莫凡拉起兩人,施展血遁離開。或許上一次莫凡帶着他們兩個還有些困難,可是莫凡的成長是急速的,尤其經過剛剛那濃烈的殺戮之氣的洗禮,他甚至覺得自己有進階的跡象。

紅芒閃過,莫凡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平原之上,讓莫凡有些遺憾的是,那安娜和安妮並沒有離開,可是看到卡昆高興的樣子,莫凡也沒有再多想什麼,只是提醒自己多多注意這兩個人。


經過這多長時間的折騰,天已經有些微微放亮,莫凡他們沒有在休息什麼,而是朝着離這最近的人族城市前進,天色徹底放亮的時候,莫凡他們終於看到了一座城池,丹陽城。 丹陽城自然是以丹藥聞名,走到這裏的大街上,莫凡他們明顯感覺到了濃濃的丹香,這種味道光是聞着,都讓人全身毛孔感到舒暢。

“大哥,我們接下來去哪裏?”亞諾問道。

“先不急,咱們先買張地圖,然後再說!”莫凡看着周圍的貨物,隨意的說道。

“丹陽酒家!今天我們就在這裏休息了,先大睡一覺,我早都瞌睡了!”畢竟莫凡的神經可是繃緊了一晚上,在加上與賓達的戰鬥,莫凡早就累的不行了。

因爲是早上,吃放的人並不多,可以說極少,莫凡猜測,那些吃飯的估計也是在這住宿的人。

“喂,你們聽說了嗎?卡爾斯家族竟然練出了還魂丹,只要有着一口氣,就是能夠救回來的神藥啊!”

“是啊,比天香續命散還要神奇的丹藥啊!”

“卡爾斯家族不愧是丹藥世家,不過傑貝爾家族也不錯,他那行軍丹一直是丹陽城的標誌物啊!”

“恩,也是,那還魂丹不能大量生產,可是行軍丹的數量還算不錯!”

莫凡靜靜的聽着這些消息,不過這些和他都沒有多大的關係,所以他也沒有在注意。

吃過飯後,莫凡直接就去休息了,而亞諾早就不知道跑哪裏去了,卡昆陪着安娜和安妮出去逛去了。對於這點,莫凡相信那兩個姐妹應該不會傷害卡昆,所以也沒有阻止什麼。

莫凡這一覺睡的相當的踏實,一直睡到大中午,不過讓莫凡奇怪的是,都到吃飯的時間了,可是竟然沒有一個人回來,莫凡以爲他們都忘記時間了,再說都這麼大的人了,也不會餓着自己,所以自己點了飯菜,就開始吃了起來。

然而,莫凡剛剛開始吃飯,亞諾就是跑了進來,讓莫凡皺眉的是,亞諾身上竟然有鮮血,不過莫凡也是看出來,那不是他自己的。

“亞諾,發生了什麼事?”亞諾回來後,抓起茶壺就灌了起來,莫凡有些焦急。

“大哥,快,快點救安妮他們,他們受傷了?”亞諾喘了一口氣後,說道。

“亞諾,三弟呢?三弟沒事吧?”莫凡擔心起卡昆來,畢竟他對於安娜和安妮還是有些不信任的。

“大哥,別說廢話了,三弟沒事,你快點跟我走!”亞諾說着,拉起莫凡就是往外走去。

一路上,莫凡也是知道,亞諾在街上想買些刻錄液體所需要的東西,碰到了卡昆他們,然後他們就一起逛了起來,誰知道竟然出現殺手,安娜替卡昆擋了一刀,而安妮正在和那人戰鬥。

讓莫凡微微吃驚的是,那安妮竟然是武王級別的強者,自己都是沒有看出來,不過聽到這裏,莫凡也是對她們放下心來。

一會,莫凡就是看到了那場面戰圈中,卡昆和安妮相互依靠着,將安娜保護在內,在他們的外圍,竟然圍着八個人,而且竟然有兩個武王,其中一個還是高階武王。


地面上已經倒下了兩具屍體,莫凡可以看出,那是卡昆狼牙棒的傑作,而卡昆的胳膊也是軟軟的耷拉着,很明顯受了傷。

莫凡看到這裏,立刻就怒了,竟然敢動自己的兄弟,戰圈內的人全身警戒的看着對方,然而突然升起的殺戮之氣,卻是將他們嚇了一條,那殺氣太是狂暴了。

“大哥?”卡昆看到了莫凡,於是有些高興得叫道,在他心裏,自己大哥就是萬能的。

唰……

在卡昆說話的瞬間,一根紅色闖入戰圈,那紅芒攜帶着驚人的氣勢衝向那高階武王。

轟……

紅芒並沒有砸向那武王的身體,在他的身前突然下陷,在地面上砸出了一個碩大的深坑,頓時塵土飛揚。

“不好!”那武王突然喝道。然而一切都晚了,當灰塵落下,那深坑中只有一根棒子,而他們面前的人影卻都是消失不見。

城外,一道紅芒閃過,莫凡和卡昆他們的身影悄然出現。

“大哥,你沒事吧?”卡昆知道自己大哥帶着這麼多人,負荷太重,有些擔憂的說道。

“沒事!”莫凡硬是將口中的鮮血吞下,繼續說道:“三弟,你們留在這裏,我去給你們報仇!”

說完,不等卡昆反應過來,莫凡的身子再次消失不見。

那羣殺手還在原地,時間過的太短,他們還沒有從那份懊悔中反應過來,可是突然,一道紅芒閃過,而身前的棒子也是突兀的飛了出去。莫凡手握金箍棒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殺氣騰騰。

十個人又怎麼樣?武王又如何?傷害了自己的兄弟,這羣人該死!

莫凡冷冷的看着對手,就好像看着一羣死人一般,他很生氣,比自己受傷還要生氣。他剛剛注意到了,安娜的傷勢相當的嚴重,這攻擊本來是衝着自己兄弟來的啊,這簡直就是要自己兄弟的命!

殺戮之氣的升騰,讓對方感覺到了危機,雖然對方的實力感覺並不強,可是即使是武王強者也有着危險的感覺。

“你們,都要死!”莫凡雙眼發紅,發出來的聲音都是有些嘶啞,手中金箍棒彷彿感應到自己主人的心意,在莫凡的手中不停的顫動着。

嗡……

不知道哪裏來的聲音,可是那羣殺手吃驚的發現,自己全身的殺氣竟然提不起來,這對於一個殺手來說是多麼的致命,沒有殺氣,自己全身的戰力都將發揮不出來,甚至連攻擊的慾望都是沒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