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我在網絡中幾乎沒有找到什麼高手,我想,這個世界總不可能這麼少吧,像以前的‘流星’,‘太陽鈴’以及‘玄壁’,現在都不知道在何方,而他們也幾乎沒有在網絡中出現過,我很想知道他們去哪裏了。我相信他們不可能離開網絡的,但是,我相信我現在已經達到了以前的‘流星’那種水平,可是,卻無法發現他們的存在,你能告訴我這是爲什麼嗎?”

看到這些文字,蕭揚也不禁一陣驚訝,這個人看來真的是挺不簡單呀,以前的“流星”,“太陽鈴”和“玄壁”,都是曾經在網絡掀起過一段網絡狂潮的傢伙,而蕭揚,曾經就是以“太陽鈴”出現的,至於另外兩個,“流星”是一個專門主導進攻的傢伙,“玄壁”則是主張防守的,至於自己,由於比較全面,基本上是攻守兼備。三個人由

看到這些文字,蕭揚也不禁一陣驚訝,這個人看來真的是挺不簡單呀,以前的“流星”,“太陽鈴”和“玄壁”,都是曾經在網絡掀起過一段網絡狂潮的傢伙,而蕭揚,曾經就是以“太陽鈴”出現的,至於另外兩個,“流星”是一個專門主導進攻的傢伙,“玄壁”則是主張防守的,至於自己,由於比較全面,基本上是攻守兼備。三個人由於技術都差不多,偶爾上網切磋切磋,後來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不過大家都沒有透露過自己的這正身份。到了高中的時候,基本上幾個人都開始向智能方向發展,後來便慢慢淡出了普通的網絡世界,進入了更高層次的人工智能界。現在,他們兩個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被三大聖地的某個組織收編掉了,要麼,就是還逍遙法外,不過,也沒有了年少輕狂,在網上的走動也就是像自己這樣做一個普通用戶使用電腦,而真正要搞點什麼東西,絕對都是把自己藏得非常深的。

“你是?某個人的徒弟?”

“曾經跟‘流星’學過一段時間,曾經我的名字叫做‘飛鷹’,後來改了。”

“哦,既然這樣,那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想發展,那就研究人工智能吧。當你寫出第一個人工智能程序,你會知道他們在哪裏的。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如果你寫出智能程序,你的人生只剩下兩個選擇:一個是被收編,一個是逃亡。”

“你呢,是在逃亡麼?”

“呵呵,這個,就不是你該知道的了。還有,你那個操作系統其實沒有什麼必要研究的,因爲國家早就已經研究出來了自己的操作系統。做爲一個黑客,你不應該僅僅是看現在的技術,你也應該看看未來,未來什麼技術佔據了主導地位。”

“哦,受教了。”

“好了,說了這麼久,告訴我吧,你是誰?”

“……前輩,你都侵入我的電腦了,還需要問我是誰嗎?”

“呵呵,這個問題,還是你自己回答得好,誰叫你居然還在試圖攻破我的防禦的!”

“我說的都是事實,以前我跟‘流星’學技術的,現在我的網絡名字叫‘中子星’。”

“是麼,好了。以後別來打擾我,如果你製作出了智能程序,你可以通過這個地址找我。我可以幫你改進智能程序,那樣你也許可以免除我剛纔所說的兩種選擇。而你,也可以活得輕鬆一點。”蕭揚打完字,隨即將一個隱祕的IP通訊地址發了過去。

“謝謝前輩。”

“不用謝。我曾經的名字叫做‘太陽鈴’,跟你曾經師傅‘流星’也算是朋友。”

“啊……前輩……”

他還想說什麼,不過,卻被蕭揚直接給斷掉了通訊,同時,蕭揚發了最後一條信息過去:黑客的第一守則是永遠將自己處於黑暗中,不要隨意暴露自己的信息。作爲流星的徒弟,你,不合格!

遙遠的地方,一個俊俏的男孩坐在電腦面前,看着那段信息,心裏的興奮幾乎可以讓自己手舞足蹈,看到最後一個信息,男孩沉默了。

他知道,如果不是遇上了師傅的朋友,那麼,自己的下場……

聽“太陽鈴”的話,師傅很可能被“收編”了,事實上,應該算是被關押或者是軟禁,或者是……反正,不會是什麼好結果吧……


看着那些話,他將自己的硬盤完全進行了低格,心中的目標開始堅定了起來,一定要製造出人工智能程序,去尋找師傅的消息……

蕭揚當然也沒意識到這個“流星”的徒弟所擁有的毅力和潛力,現在,他突然想起來,曾經的兩個朋友。

“流星”看來已經是凶多吉少,如果不是這樣,他的徒弟又和別問自己他的下落。至於“玄壁”,蕭揚到是要稍微放心點,因爲玄壁的防禦能力在三人中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即使是被人追查,應該還不至於立刻查出真實身份來,只要有一點點時間,有很多方法可以斷掉對方的偵查,這個,玄壁比自己都應該清楚。

一陣感慨過後,蕭揚突然發現,自己的進度應該加快點了,不然,世界上出現了越來越多像“中子星”這樣的高手,最後卻淪爲別人的工具,那不是非常的悲哀?

黑客,當沒有自由的時候,其實,他的生命是在慢慢地被消磨,那是沒有任何生存意義的。


黑客守則第二條:自由是黑客的本能。 2005年11月13日 陰 星期六

現在開始,早上跑步的時刻,兩道身影幾乎是形影不離。

兩人坐在紅峯頂的亭子裏,蕭揚看着葉風鈴有點氣喘吁吁的樣子,輕輕笑道:“看來你得多鍛鍊,身體素質太差了!”

葉風鈴聽了,一副不服氣的樣子,說道:“哪裏差了?我身材可不知道多標準呢!”

蕭揚聞言,笑道:“你故意跟我作對是不是?”

葉風鈴笑道:“本來就是嘛,你沒看到跑步的女生好少嗎?我可是特別起來陪你的呢,也不知道感謝人家。”

蕭揚:“哦,那你要我怎麼感謝?我已經準備爲你鞠躬盡瘁,精盡人亡,死而後已了!”

葉風鈴輕笑:“就知道使壞!”

蕭揚:“還是那句老話,女人就愛壞男人,你自己不也這樣嗎?”

葉風鈴躺在蕭揚懷裏,笑道:“好了,說不過你,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壞男人。好了吧。”

蕭揚立時一揚頭,看起來很得意的樣子,說道:“那當然,你不喜歡我還喜歡誰!”


葉風鈴笑了笑,看着漫山的紅葉,感慨道:“要是我們能一直這樣下去,那該多好。”

蕭揚笑道:“有什麼好,一直這樣才兩個人也,我們以後得生一大堆孩子,讓他們圍着我們轉,那纔是好。”

葉風鈴嗔道:“你當我是豬呀,一大堆?”

蕭揚:“那好,一大羣吧?”

葉風鈴:“你還真的是……”

蕭揚:“好好好,老婆想生多少就生多少,我就不做限制了。”

葉風鈴:“怎麼聽起來好像我要生很多似的,明明是你在說……”

蕭揚:“呵呵,反正大家商量着嘛,你一個人也生不出來,我又不能生孩子,當然就指望你了呀。”

葉風鈴:“我暈!”

蕭揚:“暈吧暈吧,在我懷裏暈倒,我扶着你!”

葉風鈴一陣無語,以前呢,覺得蕭揚不跟自己開玩笑鬥嘴,覺得心頭不舒服,現在呢,每次都被蕭揚說得自己啞口無言,真的是有點憋屈。


蕭揚突然說道:“風鈴,你以後想幹什麼呢?”

“什麼?”

“我說,你以後想做什麼,也就是想做什麼工作呀?”

“我也不知道呀,我很想當明星也,可是我爸爸媽媽都不讓,連哥哥也阻止我。看來,我只有去當畫家了。”

“呵呵,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只選其一呀。”

“沒辦法呀,不過,既然考上了管理學院,學點東西以後去管理一個公司也應該不在話下吧。”

“那不是多辛苦,操勞很容易變老的。”

“難道不操勞就不老了呀。”

“呵呵,不操勞老得慢一點呀!”

“呵呵,那你呢?你準備幹什麼?”

“我啊,我決定當個小富翁,只要能養得起你一輩子就夠了。”

“切,志向還真的是遠大呀!”

“那你想讓我幹什麼?”

“你至少也要把養孩子的錢掙夠吧,還有養你自己的錢,你餓死了我可怎麼辦呀!”

“呵呵,那是當然,我可捨不得餓死了離開你。”

“呵呵,我也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這個談戀愛的人是不是話都比較多呢?而且不分男女呀?

說着情話的兩人,從來沒有想過人生中怎麼可能就簡單地這樣過了呢,那些美好的願望,需要的是努力努力,再努力來實現的!

C國,龍穴。

神龍是C國的圖騰,神龍一般來說都是見首不見尾的,只見它巨大的身體藏在那雲霧繚繞的高山之中,七彩的光芒閃爍着,讓雲層也被映亮了,僅僅露出了一個大大的頭顱,那也是猶如一座小山。

頭顱正對着一隻長着金色鹿角的黑色麒麟,黑色麒麟的身形當然也是巨大的,兩腿踏在一躲雲彩上,到也顯得風姿綽約。

神龍打開了那大嘴,說道:“找到它沒有?”

麒麟:“沒有,整個網絡也沒有發現它的消息,看來那個神祕人是斷了網,或者是藏在了一個我們都無法進入的神祕領域中。”

神龍:“那怎麼辦?”

麒麟:“沒有辦法,只有等它自己逃出來了。畢竟它是你的繼承體,能力上應該是不用懷疑的。”

神龍:“不用懷疑?能在我們眼皮地下將它奪走,你認爲它能達到多高的高度?”

麒麟:“現在也沒辦法。不過,相信奪走他的應該是我國的隱士,所以,我們到是不用擔心。最主要的是要防止其餘兩個地方的舉動,看起來他們都已經打定了注意要消滅它。”

神龍:“哼,那兩個地方的傢伙也敢來,我讓它們來得容易回去難!”

麒麟:“你還是熄點火,我們現在是不能開戰的。”

神龍:“知道了。對於那個奪走它的牢籠,你分析出它的特徵沒有?”

麒麟:“那只是一股普通的數據流,不是智能。”

神龍:“普通的數據流?那怎麼將它奪走的?”

麒麟:“雖然我們智能相對來說的確要比那些東西要高級得多,但是我們在本質上同樣是由數據組成的,只是排列方式功能等方面有大大的不同而已。所以,那種東西奪走它是很正常的,只是看有沒有人能夠使用而已。”


神龍:“根據推算它應該進入第二變了,如果沒有我的指導,萬一出現意外的變化怎麼辦?”

麒麟:“那個人既然有抓它的本事,自然也有收服他的本事,所以,你不需要擔心。至於最終能否進化出我們預想的智能體,那也只能看天意了。”

神龍:“對了,其餘三個項目完成得怎麼樣?”

麒麟:“不好辦,智能的唯一性和排他性都是個難題,最主要的是智能核心的製造,現在每一個智能都需要創建一個新的核心,而我們的創造力比起真人來還有很大的差距,可是真正的高手都流在民間,中心的人就那麼幾個,他們的創造力受到了制約,暫時也無法制作出來。”

神龍:“算了吧,這件事也急不來。你時刻注意監視網絡中的動向,它一出現馬上告訴我。”

麒麟:“好的。”

神龍:“那好,回去吧。”

說完,神龍遁入雲層當中,一見了蹤影。

麒麟也是腿一踏,祥雲升高,飛入空中不見了。

水木大學,計算機學院。

一個長得白白淨淨的胖胖男子走在自己的宿舍裏,寢室幾個都跑到外面去運動了,而他呢,因爲身高和體重問題,直接被排除在外面了。所以,他回到了寢室。

將門鎖好,他扭動着自己胖胖的身體,做在凳子上,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

電腦看起來有點陳舊,不過,這個性能卻不是蓋的!

只見在系統啓動中,進入了WINDOWS畫面,背景一個波浪起伏的大海,一隻看起來比較可愛而巨大的烏龜停在了海面上,似乎看到了這胖子,烏龜遊了過來,對胖子說道:“長官,有一封你的祕密郵件,是‘中子星’給你的。”

胖子微笑道:“打開來念給我聽吧。”

烏龜真的將兩隻前掌拿起來,從龜殼裏掏出了一封信來,念道:“玄壁前輩,我發現了‘太陽鈴’前輩,這是他的聯繫方式。中子星”

胖子聽了,差點跳起來,不過這胖胖的身體成了他的眼中阻礙。看了看那個聯繫方式,胖子笑了笑,自言自語道:“那傢伙還是那麼謹慎,一個聯繫方式都還要用密碼加暗號。”

胖子轉向烏龜,說道:“小烏龜,把這個IP地址記下來,存入最高機密室裏,順便將裏面那個機密破解碼提出來,將密碼破解出來,同時將那裏面那個256位的機器碼也提出來,再用那個256位碼對破解出來的信號進行加密。”

烏龜:“是的,長官。”

烏龜按照胖子的命令行動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