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刻鐘過去了,宇文天的丹田中又發出了「轟」的一聲,真氣開始運轉周身。

先天七重天之境!龐大的能量,讓宇文天連升兩個小境界。這是預料之中,要是將這些天自己吸收的能量給鄭飛雲,估計此時已經是接近蛻凡境了。宇文天的突破,所需能量不是一般的多。他的經脈的寬度,是普通人的數倍或者十幾倍,當然所需頗多了。突破到先天七重天之境后,宇文天的丹田並未停止運轉,這裡有這麼多的能量源,不

先天七重天之境!

龐大的能量,讓宇文天連升兩個小境界。這是預料之中,要是將這些天自己吸收的能量給鄭飛雲,估計此時已經是接近蛻凡境了。

宇文天的突破,所需能量不是一般的多。他的經脈的寬度,是普通人的數倍或者十幾倍,當然所需頗多了。

突破到先天七重天之境后,宇文天的丹田並未停止運轉,這裡有這麼多的能量源,不吸收浪費,而且,宇文天平時壓製得太強,此時丹田的需求更加強烈,自然不會浪費這麼多能量。

他索性放開來,連神秘黑珠都調動起來,吸收這麼多的能量。

池中的千年石筍乳已經被吸收殆盡,周圍的天地靈氣也被大量地吸進丹田。

一天過去了,洞中的靈氣波動才慢慢平息下來,宇文天丹田中的真氣也漸漸趨於穩定。他停止修鍊,洗去身上的血跡,跳上池邊。稍運真氣,便蒸幹了褲子和鞋子上的水,然後拿出了上身的衣衫,傳了起來。

此刻的宇文天,已經是先天七重天之境的中後期,真氣渾厚無比,不過神識的增長不怎麼多。

畢竟,他現在的神識,堪比化真,覆蓋範圍達百里,增長個一二十里,自然是感覺甚微。

宇文天看向山洞之外,自己剛才從水池中跳出的一瞬間,氣息外放,金剛魔猿已經覺察到了,他得出去會會這個新朋友。

金剛魔猿感覺到強大的生命氣息,它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存在,上次被宇文天身後的法相嚇跑,此刻還是驚魂未定,打算就此退走。

可是瞬間,它便看到從洞內出來了一個人類,隨即大怒,狂吼起來。它想到應該是這個人類盜取了自己的靈物,並不是什麼神佛之類的。

宇文天看到金剛魔猿,眼睛里閃過一絲興奮,隨即消逝。若是自己在先天六重天之境,金剛魔猿會是一個非常好的磨練對手,可是自己已經是先天七重天之境了,金剛魔猿顯然已經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不過,自己可以將境界壓制到先天六重天之境,來與之一戰,穩固自己的實力。

想到便做,瞬間將自己的境界壓制到先天六重天之境,宇文天不作停留,立即沖向朝自己狂奔而來的金剛魔猿。

宇文天沒有施展任何武技,也沒有用真氣,全部都是基礎的拳腳技巧加自身的力量,恍若一個小型的妖獸一樣,與金剛魔猿戰在一起。

嘭!

哐!

……

兩者對打了近半個時辰,宇文天並未出全力,便可與之戰個不相上下。

金剛魔猿是越戰越懼,宇文天卻是越戰越興奮,一個時辰過去了,兩者終於停了下來,金剛魔猿退到谷中自己的洞府里,而宇文天則是回到了自己突破的山洞裡。

剛才的一番戰鬥,他頗有心得,得回去思考一番。反正這金剛魔猿一直在此,他可以經常去找它戰鬥,提升實戰技巧和經驗。

回到山洞,宇文天便開始打坐,進入了佛家所說的「三昧」狀態。

所謂三昧,即屏除雜念,心不散亂,專註一境。意思是止息雜念,使心神平靜,是佛家的重要修行方法。其有一般和特殊兩層含義:它可以指通常的集中思慮的能力,或者指修習所得的,發展了的集中力。從而,它也就變成了可以使禪定者進入更高境界並完全改變生命狀態的神秘力量。

宇文天的打坐修行,最先是宇文家的打坐之法,後來學習了七十二般絕技之後,便採納佛宗的打坐修鍊之法。三昧是最好的打坐之法,瞬間可以進入心神合一的狀態。也是很容易進入漸悟和頓悟之中。

此刻,他的金剛不壞體神功已經進入小成境界,自打吸收了千年石筍乳之後,自身的**強大了不少,雷神霸體訣也是有了明顯的進步。


不過,修鍊到雷神霸體訣的的第一個階段,就是需要有龍象之力。他的體內現在有了一絲龍力,可以以此為根源,轉化自身的其它力量,可是這象力,卻不好領悟。除非是自己獲得某種機緣,得到遠古猛獁象的意思神力,加以感悟。

自己的降龍伏象功,最終也是需要到龍象之力,才可算有所成。而且,每次將降龍伏象功和《雜阿含經》一起參悟的時候,總是感覺,其中蘊含了另外一種強大的功法。

雖然自己的悟性很高,又有神秘黑珠和菩提樹幫助,可依舊無法參透一絲訊息。或許是自己的實力還不夠吧,又或者是自己的悟性不夠。

宇文天不會糾結在此,既然無法參透,便先放一放,將容易懂的功法加深一下。

有了《雜阿含經》的幫助,宇文天可以將多種功法武技融會貫通,包括雷神霸體訣和龍皇滅殺拳。他目前最大的殺招是金剛獅子吼,而降龍伏象功是金剛獅子吼的基礎,他必須要將降龍伏象功參透,練至小成境界,以後保命時方可無礙。

宇文天盤坐在地,運轉降龍伏象功,同時也運轉雜阿含功,漸漸的,其身後顯出了龍象虛影和佛陀法相,金光閃閃,莊嚴萬分。

!! 一天過去了,宇文天還在三昧的境界之中,他身後的法相也是漸漸發生了變化,從最初了三丈到五丈,再到現今的八丈,而且影像越來越凝實,氣勢越來越強大。

漸漸的,兩天過去了,宇文天恢復正常狀態,吐出一口濁氣,站起身來,向著洞外走去。

他要在找金剛魔猿練練手,對方天生的戰鬥天賦,帶給他很多靈感,可以完善自身的戰鬥缺陷。

「小朱,跟我去會會那個大傢伙!」宇文天將小朱從空間戒指里叫了出來。

「就那隻小猴子?」小朱顯然是個坐不住的主,喜歡湊熱鬧,「走,揍扁它,然後烤著吃!」

聽到小朱的話,宇文天的額頭不禁冒出了黑線,到底誰才是小猴子?

「哎,宇文天,你說我是把它一次性給吃光呢,還是留點,下次再吃?」小朱忽然很是糾結問道。

「隨你吧!」宇文天無語了,這小傢伙就知道吃,「小朱,你怎麼只知道吃你也不學學其它的妖獸,自個出去捕殺武者或妖獸,強大自己!」

「我要是強大了,就得自己去捕殺妖獸!那很麻煩!」小朱誠懇地看著宇文天,道:「現在有你,我一睡醒,就有肉吃,那對方便!」

「呃!你這麼懶!」宇文天瞪大了眼睛,這小傢伙簡直反了,竟然與人類無異,還無端生出了許多人類的壞毛病。


「這是懶嗎?我不懂!」小朱搖著小腦袋道。

「你是神獸,一定要勤於修鍊,以後若是有什麼麻煩,你可以幫得到我,知道嗎?」宇文天輕撫著小傢伙的腦袋,鄭重地道。

「你那麼厲害,會有麻煩嗎?」小朱撓著小腦袋,不解地問道。


「我現在很弱小,經常在逃亡!你難道忘記了,你就救過我兩次!」


「哦!」小朱點了點頭,「我只要睡覺,就會變強的!」

「光睡覺不行的,平時也要實戰練習,才會更強!」宇文天將小朱架在肩膀上,「就像我,經常在生死歷練,才會比許多同境界的武者要強!如果整天打坐修鍊的話,實力不會有多大進步的。」

「嗯,那我以後也幫你去殺妖獸吧!」小朱埋頭想了一下,隨即高興地道。

「嗯,以後我們兩個一起抗敵,就像上次偷攝空草那樣配合!」

宇文天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問道:「你要不要修鍊什麼功法武技,我有很多的,你隨便挑?」

「不用的,我不能修鍊人類的法門,我天生就有修鍊的法門存於腦海,隨著境界等級的升高,記憶會一點點復甦,血脈里的功法武技都會出現!」小朱解釋道。

「血脈功法武技?這麼神奇?」宇文天不禁訝然。


「嗯,神獸天生就有的,很厲害的,你要不要練?」小朱睜著大眼睛,稚嫩的聲音問道。

「呃!不用了,我估計練不了,若是以後有需要,在像你討要!」宇文天連忙拒絕,既然神獸不能修鍊人類的法門,那麼人類也不一定可以修鍊神獸的法門,況且自己的武技功法夠多了,暫時不需要。

「到了!」

一會兒,宇文天便到了金剛魔猿的洞府,止步洞口,宇文天直接對著洞內大吼一聲,稍加真氣,片刻之後,金剛魔猿也是回應吼叫一聲,奔了出來。

「吼!」

看著眼前的人類,它可是憤怒萬分,想也不想,直接沖了過來。

「你在一旁看著,我來就行!」宇文天將小朱放了下來,自己獨戰金剛魔猿。

金剛魔猿看到了小朱,黑色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疑惑,它可是感覺到了那種強烈的血脈威壓。不過,這麼高等的存在,怎麼會跟這個人類混在一起,它很是不解。

小朱看著金剛魔猿,未顯絲毫害怕,直接退在一旁,躺在石頭上,嘴裡咬著半塊靈果,看著宇文天與金剛魔猿的戰鬥。

這次宇文天還是沒有用真氣和武技,也是壓制了境界與金剛魔猿戰鬥。

這次的戰鬥持續了兩個時辰,並不是金剛魔猿的戰力提升了,而是宇文天可以將自己的戰力壓制了,要想獲取更多的領悟,就必須多參與戰鬥。

金剛魔猿是一個很好的陪練對象,自己千萬不可錯過。

兩個時辰后,宇文天精神奕奕,而金剛魔猿顯然是疲憊不堪,挨了不少宇文天的拳頭。

宇文天似有所悟,立刻回到自己修鍊的山洞,金剛魔猿也逃回自己的洞府,不過小朱卻跟著魔猿去了,宇文天已是沉浸在漸悟之中,竟然忘記了小朱。

一連三天過去了,宇文天還在三昧的境界中修鍊著,直到第四天才醒轉過來。

「糟糕!小朱有危險!」一醒過來,宇文天似乎是忘記做什麼事了,只是瞬間,便記起了小朱。

自己幾天前由於頗有感悟,竟然忘記了小朱,這下麻煩了,會不會被金剛魔猿給殺掉了。

他的心裡莫名地出現了一絲慌亂。

小朱跟自己這麼久了,與自己的關係最為親密,甚於兄弟之情,若是金剛魔猿膽敢傷害小朱,他發誓,會將其碎屍萬段,以後若遇魔猿一族,殺無赦!

走了幾步,宇文天突然停了下來。自己剛才的情緒波動很大,心態不穩。似乎瞬間被殺念所侵,心神有瞬間的失守。

穩定下心境之後,他才開始走出了山洞。

小朱非常聰明,速度又快,再加上血脈的威嚴,金剛魔猿應該不會奈何到它。

「小朱!小朱!」只是出了山洞后,便感覺不到兩者的氣息,即便是神識也勘察不到,似乎不在山谷里。

宇文天此時不禁心急了,怎麼兩獸都不在呢?

他開始朝著出口奔去,只不過剛走了幾步,便看到金剛魔猿慢慢地走了進來,頭頂著一片大大的葉子,像個帽子一樣,懷抱著許多的低階靈果,小朱坐在魔猿的肩膀上,口裡咬著半個紅彤彤的果子,嘴角的哈喇子拉出了一條長線。

看到此景,宇文天懸著的心便放了下來,同時也是詫異萬分,想不到這小傢伙這麼快就與金剛魔猿大成一片了,看這情況,似乎還頗受待見。

看到宇文天,金剛魔猿似乎有些害怕,不過小朱就不一樣了,「嗖」的一下,從金剛魔猿的肩膀上跳下來,直接奔向宇文天。

「宇文天,這個果子很甜,給你!」小爪子托起一個紅彤彤的完好的果子,遞向宇文天,而嘴裡的半個果子卻還沒有咽下去,含糊不清地說道。

「你們怎麼回事?」宇文天笑著接過果子,在衣衫上擦了幾下,便大口咬了起來。

這果子確實香甜無比,入口即化,滿口生津。此果名為紅玉果,是一種一階靈果,有祛除疾病,延年益壽的功效。

「那天你跟小金大戰之後,我便跟它去了洞府!打算殺了吃肉的,不過它似乎很怕我,不敢惹我,還給我靈果吃!我就放過它了!」小朱指著金剛魔猿說道。

「小金?」宇文天驚異不已,沒想到小朱竟然給這大傢伙起了個這麼乖的名字,「這是你給它起的名字?」

「嗯!我看它的毛髮是金色的,就給它起名為小金,怎麼樣,好聽吧!」小朱得意地笑著。

「不錯,這名字很好!你很聰明!」宇文天摸了一下小朱的小腦袋,誇道。

「你這幾天都在修鍊,我無聊之極,便去找它玩,它還帶我去找靈果吃!好多好多的果子啊,好好吃啊!」小朱的哈喇子有流了下來,眼睛里冒著星星,「宇文天,我要將果子全部摘了,慢慢吃!」

「呃!好吧,隨你!」宇文天無奈地應道。

「宇文天,你以後不殺小金好不好,我們不吃它的肉了,它給我果子吃,它對我很好!」小朱突然抓著宇文天的袖子,搖著說道。

「好!聽你的,我們以後不殺它了!」宇文天也是無語,小傢伙很善良,他也是很感動,況且,他也沒打算殺金剛魔猿。

「太好了,小金,宇文天不殺你了,這下你放心了!」聽到宇文天的回應后,小朱興奮異常,瞬間跑到金剛魔猿面前,跳著喊道。

金剛魔猿似乎明白了什麼事,也是興奮地吼叫起來,頭頂的樹葉掉了下來,懷中的靈果也是掉在地上,歡快地跳著。

確實,對於宇文天這個恐怖的傢伙,金剛魔猿還是很害怕的,誰知道會不會殺掉自己,自己估計逃不了。況且,這裡是自己的家,自己不捨得離開。

看著眼前兩隻生靈,宇文天心裡莫名的感動。這便是動物之間的單純的友誼,不似人類那般複雜。

金剛魔猿跳了幾下停了下來,然後抓起一堆靈果,慢慢地走向宇文天,遞了過來,嘴裡「哼哼」地叫著。

宇文天雖然不懂它說什麼,但是對它所表達的意思還是理解了,拿出了一個儲物袋,將靈果接了過來。

「多謝了!」

宇文天對著金剛魔猿拱手道,隨即便走向小朱,將地上的靈果全部都裝在儲物袋裡,然後將其綁在小朱的胳膊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