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歸墟境強者也是要有尊嚴的,叫他們狗奴總歸不好聽,所以江沉把他們升級爲車伕了。

諸神領域裏有廚子丫鬟鏟屎官,那麼現實世界中的這三個傢伙,就暫且任命他們爲車伕吧。咱神州的武者,怎麼也比諸天萬界的那些半吊子武者強。此刻,北羽世家的武者也不是傻子,他們當然不會去和歸墟境強者拼命,轉而攻擊江沉的馬車……結果被徐小魚的陣法困住了。現在攻擊這三個歸墟境強者的是北羽世家麾下的軍陣,十座戰陣

諸神領域裏有廚子丫鬟鏟屎官,那麼現實世界中的這三個傢伙,就暫且任命他們爲車伕吧。

咱神州的武者,怎麼也比諸天萬界的那些半吊子武者強。

此刻,北羽世家的武者也不是傻子,他們當然不會去和歸墟境強者拼命,轉而攻擊江沉的馬車……結果被徐小魚的陣法困住了。

現在攻擊這三個歸墟境強者的是北羽世家麾下的軍陣,十座戰陣法相已經臨頭。

神羽山莊之中,諸多隱藏陣法也在這一刻爆發,三人的身體如同灌了鉛一樣,體內真氣運轉的速度都慢了十倍。

三人的力量,瞬間就被壓制下去。

這十座戰陣一旦落下,三個車伕必然必然屍骨無存。

縱然北羽世家中沒有歸墟境強者,但憑藉千年世家的底蘊,可不是區區三個歸墟境武者就能撼動的。

熊霸天從馬車裏探出頭來,順手丟出了一道銘文通法。

瞬間,這道銘文通法一分爲三,如同三道靈蛇一般鑽進三大車伕的體內。

下一刻,三個車伕如同打了雞血一樣,身上的真氣瞬間爆發,直接轟開了困住他們的陣法。

然後三人仰天長嘯,三道凜冽的劍氣朝着天空直直的劈去。

轟——

轟——

轟——

幾乎就在同一個瞬間,三道劍氣擊中了十座戰陣法相。

“無鋒劍宗!”

北羽凌終於認出這三人劍法神通的來歷,他忍不住怒聲喝道:“堂堂無鋒劍宗的歸墟境長老,竟然成爲逍遙王府的走狗!”

神州大地東方,諸多武道宗門之中,以無鋒劍宗爲尊!

此刻,無論是誰都無法理解……這三位無鋒劍宗的長老,怎麼就成了逍遙王府的打手了。

得到熊霸天銘文通法的加持,三人的力量已經達到一個極致,幾乎要突破歸墟境這個界限。

三人聯手一擊,更是達到了萬象境的節點。

轟——

下一個瞬間,這十座軍中戰陣凝化而成的法相,如同糖葫蘆一樣,被這三道劍氣串成一串,就在半空中爆開。

戰陣被摧毀,凝結戰陣的軍武齊齊噴出一口鮮血,受到反噬。


“北羽凌!!”

黑大怒吼一聲,道:“今日,你的胳膊腿,本車伕扭定了!”

“至於你的丹田,就交給咱家小主子來踩!”

江沉把他們升職爲車伕,這三人當然聽在耳中,也都心存感激。

畢竟他們三個都吃了鎖心丹,早已失去了作爲人的尊嚴。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聽到黑大的叫囂,北羽凌怒髮衝冠,怒不可遏,不斷髮號施令,指揮北羽世家的武者對這三大強者圍追堵截,而他自己,則是十分誠實的向後退了好幾步。

戰陣被破,北羽世家的軍隊也都萎靡不振,被黑大三人聯手衝開陣勢。

此刻,這神羽山莊之中到處都是殘垣斷壁,幾乎成爲一片廢墟。

歸墟境強者放開手腳廝殺,那種破壞力絕對可以用毀天滅地四個字來形容。上一次在神羽拍賣場的時候,僅僅是神海境和丹海境武者動手,就震塌了整個建築。

神羽山莊之中也有陣法守護,但是這些陣法在徐小魚這個陣法至尊面前,和紙糊的差不多,等同於沒有。

現在,雖然神羽山莊被夷爲平地,可是偏偏北羽世家之中一個人也沒死。

這纔是讓他們最爲鬱悶的。

江沉不殺人,事後北羽世家和人皇司馬御就拿他沒轍。

北羽凌已經料想到江沉是因何而來……爲逍遙王報仇!

逍遙王重傷,除了人皇在背後統籌之外,就是北羽世家操刀了。再聯想到這段時間逍遙王抗旨不尊,拒不進宮面聖,恐怕逍遙王已經知曉其中真相。

此行,若江沉殺人,那麼司馬御必然會順勢而爲,格殺江沉,株連整個逍遙王府。

但是現在,江沉不殺人,只是將北羽世家武者的胳膊腿扭斷,雖然也能治罪,但卻罪不至死……這件事若是要追究下去,直接就會追到逍遙王重傷的真相。

現在人皇登基不滿一年,根基淺薄……逍遙王在大御軍民中的威望依舊如日中天,若是被人知道大御棟樑逍遙王是被人皇迫害,定然會激起民憤,甚至引發兵變。

有些事情,是不能擺到檯面上的。

江鴻歌還是大御的逍遙王,江沉還是逍遙王的世子。

今日只要神羽山莊沒死人,江沉就可以大搖大擺的來,再大搖大擺的走。

誰也奈何不得他。

當然,若是現在北羽世家有本事拿下江沉,那就兩說了。

可是眼下這三個車伕,好似吃了春.藥一樣,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恐怖的爆發力,橫衝直撞下,瞬息之間就破開軍隊的阻攔,殺到北羽凌近前。

江沉此行的目標很明確,廢掉北羽世家的新一任家主!

家主殺手這個稱號,他要定了!

所以三個車伕也堅定不移的貫徹江沉的計劃。

……

“大膽狂徒!找死!”

隨着一聲怒斥,北羽世家十二尊神海境巔峯的元老聯手出現,瞬息之間,強大的氣場便將這一方區域籠罩,本來緊張到極致北羽世家武者,在這一刻也鬆了一口氣。


這十二未神海境巔峯的元老,纔是北羽世家強大的倚仗。而在他們的身上,也都閃爍着各色光華,顯然都身懷重寶而來。

“要不要將這十二個老傢伙都廢了!廢了他們,北羽世家就完了!”

江沉的眼睛裏也閃過一抹瘋狂,這十二尊神海境巔峯的元老,便是北羽世家的柱石,若是將這十二根柱石打斷了,就等同於斷了北羽世家的脊樑,偌大一個千年世家,怕是會一夜坍塌。

“沒那麼簡單。”

徐小魚搖了搖頭,道:“以我對北羽世家的瞭解,這十二個老傢伙都是老謀深算之輩,他們絕對不會同時出現的……現在顯然是被人當了炮灰!”

“北羽世家之中,還有一尊厲害的人物!”

“北羽蒼穹!”

徐小魚和熊霸天同時說出了這個名字。

“北羽蒼穹?”

江沉眉頭一皺,“原來是他!是了,那一日因爲司馬臨攪局,被他逃了!”

北羽蒼穹,隱藏在神羽拍賣行中的神海境巔峯的強者。

那尊被丹田吃掉的鼎,就是從他的手裏搶來的。

“此人不簡單,當初腦公你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其徹底擊殺……而且當初他並未在神羽山莊之中。”

徐小魚語氣凝重道。

北羽蒼穹是北羽世家一尊隱藏的強者,他一直坐鎮神羽拍賣行,後世的江沉殺他的時候,也是在神羽拍賣行。


現在,北羽蒼穹迴歸神羽山莊如龍回大海一樣。

而且,現在他也必然要重掌北羽世家大權,這十二個神海境巔峯的元老,便是他的絆腳石。

這一次,北羽蒼穹想借助江沉之手,毀掉這十二個絆腳石。

這既是借刀殺人,也是一石二鳥之計。

當然,這十二尊元老也都老謀深算之輩,若在平時又豈會輕易出手……只是那暗中的北羽蒼穹不知道做了什麼,將他們逼了出來而已。

熊霸天和徐小魚兩人,立刻就想通其中關鍵,熊霸天趕忙說道:“這十二個老傢伙絕對不能傷!否則那北羽蒼穹必然會暗中下手,將他們弄死,然後把黑鍋丟給咱們!”

“這十二人一死,無論死於誰手,司馬御也有藉口對咱們出手了。”

人皇司馬御,纔是熊霸天她們最爲忌憚的人物。

若是沒有司馬御的話,她們這些個少年神王哪裏會這般束手束腳,誰敢招惹江沉,直接抹去就是。

司馬御是人皇,他必須維護王朝律法,人間秩序,要的是民心和人間正統,不會明目張膽的大開殺戒。

他要殺人,必須要有正當的理由和藉口。

“黑大,別傷到他們了!”

熊霸天以神力傳音。

黑大三人聯手的戰力,已經無限逼近萬象。

武道萬象,神通萬象,這是一個與歸墟境截然不同的境界,神海境武者,哪怕是手持天階寶器的神海境武者,也不是萬象境強者的對手。

黑大三人也不是傻子,作爲無鋒劍宗的長老,他們的眼睫毛都是空的,以他們對北羽世家的瞭解,這十二大元老在衝出來的一瞬間,他們就料想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借刀殺人?不借。

也不看看本車伕們是誰家的刀。

當下,三個車伕身體一錯,十分輕易的就讓過了十二尊元老的狙擊,繼續朝着北羽凌殺了過來,順帶又扭斷了幾個北羽世家強者的胳膊腿。

北羽凌傻眼了。

江沉這次來,難道不是爲了給逍遙王報仇的嗎?

現在他已經將這十二位元老送到他們的面前了,這三個車伕竟然就這樣繞過去了?

家主只是臉面,而這十二個元老,纔是北羽世家的根基。

“別管他們三個,拿下江沉!”

十二尊元老相互對視一眼之後,就朝着江沉的馬車殺了過去。

轟——

可就在這十二個元老剛剛靠近馬車的時候,土黃色的光華閃過,一座大陣化作山嶽,重重的將這十二人壓在了山下。

順便,整個神羽山莊,也發出一陣顫抖。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