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有事!你跟着幹什麼?”吳良微微一笑。

“劉偉說的對,你在這幹什麼啊?難道真的是看風景的!”張航也跑到吳良根本,賊眉鼠眼的道。“哎呀,你們真齷蹉!”吳良離開兩人幾步,順便做出一個怕怕的表情。“呵呵,不逗你了!說說你在這幹什麼啊,看你的樣子挺着急的!”劉偉微微一笑,伸手就摟着吳良的肩膀。“沒事,真的沒事,你們先走吧!”吳良有些着急,劉偉與

“劉偉說的對,你在這幹什麼啊?難道真的是看風景的!”張航也跑到吳良根本,賊眉鼠眼的道。

“哎呀,你們真齷蹉!”吳良離開兩人幾步,順便做出一個怕怕的表情。

“呵呵,不逗你了!說說你在這幹什麼啊,看你的樣子挺着急的!”劉偉微微一笑,伸手就摟着吳良的肩膀。

“沒事,真的沒事,你們先走吧!”吳良有些着急,劉偉與張航在這,他根本不好喝錢坤談事。

劉偉在不在這還好些,他就怕張航瞭解到他的一些事,他現在還沒有徹底的信任張航,雖然現在和張航很熟絡,但信任還是需要積累的。

“哦,那好吧,那我們先走了!”劉偉也看出吳良的着急,他於是對着吳良眨眨眼,就跑到張航的面前,摟着張航輕聲交談起來。

“張航,咱們還是走吧,這吳良現在不知道在搞什麼鬼,我想咱們還是不要在這礙事了吧!”劉偉說着把礙事兩字拉的很長,同時對着張航眨眨眼。

張航開始不明所以,當劉偉又眨了幾下眼睛,順便眼睛往學校裏瞟去,最後張航終於一拍大腿,對着劉偉露出一個男人都懂的表情:“你該不會是說吳良與美女有約吧!”

“咳咳!”劉偉乾咳兩聲,拉着張航就朝路邊走去,一邊走一邊笑談吳良的花邊。

“呼!”看着離開的兩人,吳良鬆口氣,他還真怕張航賴在這不走,不然今天就沒法遇見錢坤了。

放學了,吳良在門口等了很長時間,最後終於等到錢坤。

錢坤今天穿着一身寬鬆的衣服,而且衣服在風中來回擺動,很有點大家風範的樣子,並且他的身邊還有幾個同學左右跟隨。

吳良二話不說,對着正談笑風生的錢坤揮揮手,示意錢坤過來。

錢坤剛開始以爲吳良是在對別人揮手,根本就沒有在意他,最後他發現他無論走在哪裏,吳良都對他的方向揮手,這時他才明白,搞了半天,吳良是對自己揮手。

“啊!”明白一切,面來還風輕雲淡的錢坤,雙腿就開始打顫,並且腳步無力,根本就挪不動半分。

“坤哥你怎麼了!”一旁的一個同學發現了錢坤的變化,有些疑惑。


“沒,沒什麼,你們先走,我還有點事!”錢坤站直身體,假裝鎮定的揮揮手,示意幾人可以離開。

幾人見此也沒有說話,一個個快步的就走開了,他們都與錢坤認識,知道錢坤的脾氣,如果有些事不聽他的話,肯定會鬧出一些不愉快。

見幾人,離開錢坤又開始恢復全身打顫的情況,雖然他腳像是有萬斤重,但他還是打起十二份精神,慢慢的像吳良前進着。

吳良看的好笑,不知道錢坤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

其實也不過錢坤如此,因爲兩次打戰,錢坤都被吳良修理的十分慘,只從那次吳良連他老爸都打了之後,他在心裏發誓再也不想見到吳良這個煞星,同時也不敢在招惹吳良半分。

就這他那天回去之後,就遭到了父親的一頓毒打,父親嚴厲的警告過他,不準與吳良爲敵,如果吳良有事盡力幫助,而且還要向吳良示好。

錢坤一直想不通父親爲什麼如此,但他本來在心裏就已經把吳良打上危險的標籤,雖然以前他十分記恨吳良,但現在讓他說一句吳良的壞話, 都不敢。

“呵呵,你找我!”錢坤一步一挪的走到吳良面前,同時身體有些發虛,一種想要倒地的感覺席捲全身。

吳良擡頭看了一下天,天陰陰的不見一絲太陽,他不明白錢坤這全身發抖到底是爲什麼,不過這一切也擋不住他與錢坤交易的心情。

“咳咳!想和你談筆交易!”吳良乾咳兩聲,首先開口道。

“啊!”錢坤大叫一聲不明所以,最後壓制心中的不解,輕聲道:“你說,交易什麼?”

“呵呵,你爸的武館那些練武的,需不需要一些輔助的東西,比如可以強身健體,增加體魄的東西?”吳良微微一笑慢慢道。

“額,我們武館有這些東西啊,比如增加內力的野山參就是一種,還有各種增加內氣的藥材啊,都是不錯的東西?不知道你問這個幹什麼?”錢坤一愣,隨後又開始炫耀起來,在江都可以說他老爸的武館還真沒有人不知道。

“呵呵,我有一些好東西,想要賣給你們武館,就是價錢有些貴,不知道你們武館吃不吃得消!”微微一笑,其實他根本就不用對錢坤客氣,不過爲了賣掉進氣散,還是要微笑面對錢坤的。

“額,什麼東西?”錢坤開始一愣,隨後聽懂吳良的話,這時他來了興趣。

在他心裏吳良的武術不錯,一人打幾十人完全不成問題,特別是最近學校傳的沸沸揚揚,說吳良一個打幾百個手拿鋼管的人,又赤手空拳的打倒一百多拿着砍刀的人。

可以說這種戰績就算他老爸出手,都幹不出的,別說他老爸還敗在吳良的手中,而且他老爸找吳良麻煩的那天,還帶了不少武館的精英,就這樣還被吳良打的根本就沒有還手的餘地。

現在想想吳良的戰績,讓他又悔又怕的。

但今天聽吳良有交易,他的眼睛就亮了,在他心裏吳良已經算是江都第一高手了,想來第一高手拿出的東西,應該很不錯。

“呵呵!就是這個!”吳良拿出一粒進氣散,輕輕的遞向錢坤。

吳良伸出手,開始錢坤還沒有看見吳良手中的膠囊,但最後吳良的手伸到跟前,他才發現吳良手中的膠囊。

“這是?”錢坤有些不解,心裏有些奇怪。

“呵呵,這是進氣散,具有提高武者素質與身體強度的效果,並且在體內下降的厲害時,吃上一粒能快速的讓武者身體開始變得有活力!”吳良輕輕一笑,把進氣散扔給錢坤。

錢坤手忙腳亂的結果膠囊,膠囊很小,還沒有指甲蓋那麼大,他不知道吳良口中的進氣散是不是真有那樣的作用,他到時很想買下看看有沒有效果,但有怕吳良騙他。

“我可以試下啊?”錢坤小心翼翼道。

“呵呵,可以,不過這一粒藥四十萬,你要先付錢再試的!”吳良伸出手,意思很明顯,想試可以,不過要先拿錢。

“額!不是吧,一個藥丸要四十萬?”錢坤猛然一驚,差點把手中的膠囊給扔了。

“呵呵,這麼好的東西才四十萬,你都嫌貴了,我還嫌便宜了,再說東西貴不貴,你買回家試下不就行了?”吳良撇撇嘴,他感覺錢坤像是沒有見過世面一樣。

“這東西好是好,就是太貴了吧!”錢坤搖搖頭,他還是有些不相信吳良說的話。

“好吧,你不信我,我也不多勸你,你回去和你爸商量下,再說吧!”吳良擺擺手,他不想和錢坤繼續糾纏下去,因爲他真的,錢坤回去和他老爸商量後,他老爸一定會讓他先買一個的,只要到時他老爸嚐到甜頭,那麼賣丹藥也算打下一個好的開頭了。

“誒,不是!”錢坤很想挽留吳良,但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不多說了,你回去商量了再說!”吳良揮揮手,在路邊攔下一輛出租屋。

看着吳良進入出租屋,錢坤感覺自己今天做錯事了,他想起他老爸交代的話,讓他一定和吳良拉好關係,並且儘量幫助吳良。

但看今天,想來和吳良鬧出了不愉快。

他嘆口氣搖搖頭,在門口找到自己的車,快速向家裏駛去,他想既然剛纔沒有和吳良交好,那麼回去之後,讓老爸買上一粒進氣散,說不定還能和吳良拉上關係。

“唉,手裏的錢不多了!”下來出租車,吳良默默的計算着手裏的錢。

“小智現在有多少錢了?”吳良捏着小智道。

“主人,現在十萬多點!”小智道。


“哦,這幾天居然賺了這麼多,這玩遊戲,比練丹還要賺錢!”吳良點點頭,感覺煉丹就是燒錢,只賠錢不賺錢,如果不辦法賣出一些丹藥,那麼以後想要煉丹,都要緊巴巴的過了。

“主人,不要灰心,只要你煉的那些膏藥與進氣散賣的出去,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錢進賬!”小智安慰道。


“恩!”吳良點點頭,收起小智。

他想想,小智說的話沒錯,而且明天就會得到一個好點的答案。 嘆口氣,吳良吃點飯,然後閉上眼睛進入修煉之中。

此時修煉已經接近尾聲,只要再努力一下修煉就能上升到三層。

吳良運轉聚寶決,他的全身上下就像是磁鐵一般,不斷的吸取周圍的遊離的能量,那些能量就是靈氣與寶氣。

空氣中的能量多而龐雜,並且有很多種顏色的能量,吳良知道這些能量就是各種屬性的能量。

能量分爲金木水火土,還有各種變異的能量,如風雷電暗光之類的。

這些能量都是練氣師能量的來源,修爲的提升與補充都需要這些能量。

當然練氣師修煉也是分屬性的,各種功法的不同吸收的能量屬性也不同,不過這些都於吳良來說都不重要。

聚寶決就是有這樣一個特效,無論什麼能量只要被吸收的能量,全部都是一種屬性,而且每當使用出來時,就可以隨便轉換屬性。

“呼!”吳良保守精神,一點點的將他周圍的能量吸進身體之中,然後化作寶氣,最後形成顆粒。

一點點的,提升修爲的最後一點能量也慢慢的聚集到一起,慢慢的補充那個沒有完成的能量顆粒。

“再來一點點!”吳良快速運轉聚寶決,這一刻他十分興奮,因爲只要再過一會,最後一顆能量就能形成,那麼到時就是突破聚寶決第三層的時候。

“就在這一刻!”經過不斷的吸收,最後一顆能量形成,吳良雙眼一眯,雙手不斷掐訣,九九八十一顆能量,慢慢的以一種玄妙的規律旋轉着。

每一顆能量顆粒都是寶氣的凝結,那麼這些顆粒就是精華,就是寶氣的壓縮,寶氣的一種形態。

八十一顆顆粒,以一種微妙的形勢旋轉,一種捉摸不透,微不可查的氣息旋轉着,所有的顆粒都在不斷的撞擊,不斷的融合。

開始是兩顆顆粒融合,融合就是三顆,慢慢的更多的顆粒加入了融合大軍,吳良知道這是晉升聚寶決第三層的關鍵時刻,只要這些顆粒凝聚到時就會形成粘稠的氣團。

所有的顆粒在碰撞中融化,吳良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原子反應堆,一股股強大的能量不停的在身體中激盪,不停在身體百骸之中流動,最後一點點的滋潤着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就在吳良感到自己身體中的細胞,有那麼一絲舒爽的感覺的時刻,他突然發現不知何時流動的能量,慢慢的向腦海聚集,他的腦海就像無底洞一般,不斷的吸收着這些能量,凡是被吸收的能量全部都消失不見。

眼見着所有的顆粒,慢慢的融合成一個粘稠的氣團,並且不停的有能量從氣團中飛出,融合進入四肢百骸之中,最後剩下的能量一股腦的進入腦海之中。

吳良知道,這一刻算是一種更加好的能量循環,以前的那種循環只能單方面的爲丹田與身體提供能量,那麼現在就不同,氣團現在可以爲身體與丹田還有腦海提供能量。

只要能給腦海提供能量,那麼三層就算是達到了,而且腦子的開發度也會提升,側面的意思說,只要達到第三層,吳良就擁有了初步的神識。

雖然開始神識不是很強,但經過積累,神識也會達到一個很高的層次。

“啊!”吳良大吼一聲,最後一顆顆粒被融化,最後在身體之中走過一個循環,至此,所以的能量顆粒都形成了氣團。

說是氣團其實也是有些牽強,因爲這些氣團是黏糊狀的。

不過氣團的能量可是顆粒的成百上前倍。

氣團與顆粒不能同日而語。

“額!好舒服啊?”當所有的顆粒都融合在一起,吳良突然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靈活了許多,而且也清明瞭許多,特別是在房角一隻螞蟻奮力的拖動着食物時,吳良能清晰的看到聽到,螞蟻的每一個動作與每一個聲音。

“額,這是神識嗎?”吳良閉着眼睛,仔細觀察這螞蟻,螞蟻的全身上下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並且連螞蟻腿上的倒刺他d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有神識吳良並不意外,在修爲突破之前,他就知道了,到了三層必定有神識,神識就是三層的特徵。

“呵呵!”吳良仔細的感受着神識,神識其實就是精神的一種延伸,精神凝聚成絲就是神識的體現。

“這隻小螞蟻還挺有趣的!”吳良仔細觀察着螞蟻,螞蟻還在奮力的拉動着食物,可惜的是沒有看見螞蟻的揹着食物的那一幕。

吳良感覺很有趣,閉着眼睛走到螞蟻身邊,然後伸出雙指捻起螞蟻的食物,放在螞蟻的背上,螞蟻的食物突然消失不見,螞蟻有些驚慌失措,然後螞蟻搖動着頭上的兩根天線,不停的在原地打轉。

“笨蛋!”吳良捻起螞蟻,然後把連一粒米十分之一大都沒有的食物,放在螞蟻的背上。

螞蟻不知道爲什麼不舉着食物,在食物放在螞蟻是身上時,螞蟻很顯然有些驚慌失措,並且慌不擇路的就要逃跑。

吳良微微一笑,一隻腳擋在螞蟻的路上。

螞蟻的路被擋住,然後就選着左邊的路走,吳良又把腳放在螞蟻的前面,螞蟻又重新找條路走,來回幾次,吳良玩的很開心。

不過沒有玩多久,吳良算是瞭解道神識的好處。

“放你一馬吧!”吳良鬆開腳,拍拍手,然後他控制神識使勁向四周擴散而去。

他想看看神識能延伸多長的距離,最後經過推斷,神識現在只能在十米範圍內活動,不過這已經不錯了,只要修爲還能上升,那麼神識範圍還將擴大。

“呵呵!”吳良微微一笑睜開眼,然後看了一下全身上下。

他發現自己的身上有些黑色的污漬,並且還有很多的汗水,這就是修爲提升帶來的好處,他看了一眼,然後就把找了幾件衣服,到樓下洗漱了一下。

洗漱完畢,吳良心中的興奮減少幾分,他捏捏拳頭,只要修爲再上一層,寶靈就會出現,到時他有很多問題要問寶靈。

“還是先煉製百變換膚丹吧!”吳良把衣服洗乾淨,掛在外面,然後在房間一指,一個青鼎就出現在房間之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