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天劍準備發飆的時候,風鎮天則是笑著說道「現在可以幫你拔出來,但,從此以後,你就必須得聽我的。」

天劍,聽到風鎮天的話語,則是一愣,隨機,對風鎮天說道「做夢。」天劍是有自己的高傲的,這讓天劍如何能接受,風鎮天的要求?天劍沉浸了一會隨機對風鎮天說道「你能不能拔出來還是一回事那,為什麼要讓本尊先答應你?」風鎮天聽到后,詭異的一笑對天劍說道「激將法沒有用,而且你的激將法用的太爛了。」「哼。」天劍冷哼

天劍,聽到風鎮天的話語,則是一愣,隨機,對風鎮天說道「做夢。」

天劍是有自己的高傲的,這讓天劍如何能接受,風鎮天的要求?

天劍沉浸了一會隨機對風鎮天說道「你能不能拔出來還是一回事那,為什麼要讓本尊先答應你?」

風鎮天聽到后,詭異的一笑對天劍說道「激將法沒有用,而且你的激將法用的太爛了。」

「哼。」天劍冷哼一聲,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計策被識破了,使得他不知道還說什麼。

「如果你以後聽我的話,我可以把你拔出來。」風鎮天再次說道。事實上風鎮天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與剛才天劍的對話當中,風鎮天已經發現,這天劍是被別人給拔出來,然後才可以自由,應該是被什麼東西給封印了。

「你線拔出來在說。」天劍此時已經不是一口否定了,而是好像很有商量的與風鎮天說。

風鎮天聽后則是搖了搖頭「不行,必須如此。」

天劍想了半天,最後終於妥協了「好吧。」

但是,風鎮天卻沒有著急去拔,而是四處看了看,看看哪裡有封印,要比這天劍之魂都可以來回的遊走,但是本體卻無法移動,那就只有一個問題,就是擁有著一種封印,使得他無法將自己的本體釋放出來。

就在這時,風鎮天陡然看見這天劍的劍柄下方出現一座山的圖案,這圖案看似很不起眼,但是風鎮天卻詭異的一笑「準備好。」 第36章一號與妖女

「茵茵,你別錯怪你姐姐,她為容家做了什麼,爸爸都記在心裡!」看著兩個女兒的爭論,餐桌主位處的容正遠隨即開口平息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火。

顯然,這一局,容茵輸了。

容正遠選擇站在容胭這邊。

父親的一席話,讓容茵心裡很不是滋味,低著頭吃著自己餐盤裡的飯,還不忘怒火地瞪一眼對面的容胭。

而相反,容胭並沒有因為容正遠的話,有什麼愉悅的表情。

醫劍雙修 ,斂著細眉吃幾口小菜,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胭胭!」午餐進行到一半的時間,容正遠突然放下手裡的刀叉,看著低頭的容胭,喚她的名字。

每次聽到容正遠這般喚她的名字。

容胭就覺得,她一定會被吩咐做些什麼。

哪怕那些事情並不是她喜歡的,甚至是所厭惡的!

直覺告訴她,這次容正遠讓她回容家,一定是為了什麼事情。

被喚了名字,容胭禮貌地停下手裡的動作,表情認真地看向他:「爸,您有事兒?」

「上次讓你幫趙總的忙,事後趙總給我打了電話,他在電話里一直都在誇你,趙總說想當面謝謝你,你抽出時間,去見見趙總!」容正遠說這些時,依舊是一副慈父的樣子。

果然,被她猜中了!

容胭在心裡腹誹一句。

但是她知道,她沒有拒絕容正遠要求的理由,她明艷的臉上沒有一絲波動,乖巧地笑笑:「爸你放心吧,我會抽空和趙總見一面的!」

「我就說, 惡魔校草別纏我 !」一旁,扮演慈母角色的宋湘雲對於容胭的答覆,給了一記極為讚賞的目光,她疼愛似的往容胭餐盤裡多夾幾口菜:「多吃點兒!我覺得這個周末應該就不錯,趙總周末有空!」

「時間由你們定!」容胭聲音淡淡地應了一句。

容家的這頓飯,所有人吃的是各懷心思,有故意討好的,也有事不關己的,更有陰謀達成的……

午餐之後,容偉提出要送她,卻被容胭當著容正遠的面一口回絕。

容胭知道,容偉不會就這麼輕易的善罷甘休。


但是,此時她已經無暇顧及這麼多,只想快點離開容家這個地獄!

她匆匆在玄關處換了鞋子,扯過三腳架上的外套和手包,冷靜萬分地朝別墅前停放的白色Polo走去。

車子很快駛離容家大門,駛向寬闊的街道。

容胭趕回SenWell酒店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險些錯過上班的時間。

她看一眼腕上的手錶,疾步穿過酒店華麗的大廳,眼看電梯門就要關上,她眼明手快急忙衝上前,「等一下!」

電梯門突然再次打開,一抹熟悉的俊朗身形瞬間闖進她的視線!

江遇城?

「這位就是咱們SenWell新任的VIP客房經理,容胭!」程慕陽一臉帥氣地站在電梯的一側,他沉聲向江遇城身後站著的幾位酒店高層,介紹容胭。

「江總!」容胭禮貌的瑩唇淺笑,便抬步走進電梯。

電梯門關上,容胭站在距離電梯門最近的地方,旁邊就是西裝筆挺的冷峻身影,而後面則是酒店的各位高層領導。

幾個男人的目光此時全部落在容胭的身上。

打量的目光從她腳上的黑色高跟到白皙的小腿繼續向上……

早就聽說容胭進了SenWell的管理部門,今天第一次正面瞧見,果然是南城數一數二的美人兒,連背影都是這般性感嫵媚!

紅色的數字跳轉到辦公室的樓層,容胭毫不遲疑地邁開長腿走了出去。

留下一抹艷麗的背影,讓電梯里的眾人一時唏噓不已。

「聽說容經理上班第一天就收到了上百朵紅玫瑰!」

一往情深:總裁嬌寵99次 這樣的女人留在SenWell到底是福還是禍?」

「福禍我是不知道,但是漂亮卻是名副其實!容正遠收養了這樣一個養女,容家受益的很哪!」

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引來整個電梯里一陣笑意。

只是,長身而立的江遇城聞聲,深邃的眸子瞬間劃過一絲懾人的寒意……

SenWell的行政大樓里,容胭還沒到辦公區,整個格子間已經是異常熱鬧的景象。

「一號今天來了!」

「我從停車場經過的時候,也看見了!一號的司機開的是輛黑色賓利,車牌號也沒錯!」

「這一號剛接手咱們SenWell,出現在酒店的次數總共也不超過五次!」

「我上次去會議室里給程總送資料,偷偷瞥過一眼一號,簡直帥死了!」

「比雜誌封面上的還帥?」

「那還用說,看著那叫一賞心悅目!」

幾人談論的話,容胭多少聽進去一些。

可是,當她進入辦公區的時候,原本議論紛紛的談論聲突然戛然而止,大家紛紛低頭做自己的事情。

容胭剛進入辦公室,還沒來得及倒上一杯水,田冪就已經敲門而入。

「容經理,程總通知說今天晚上七點有一個公司會議,請各部門經理務必準時參加!」

「好,我知道了。」容胭淡淡回應一聲。

田冪點點頭,轉身就要離開辦公室。

容胭卻突然想到了什麼,急聲喊住她:「田助理!」

「容經理,您還有事要吩咐嗎?」田冪回身詢問。

容胭倚在真皮靠背上,略顯疲憊地將手臂撐在扶手處,她支著一張艷麗的臉蛋,揚眉問道:「剛才整個辦公室都在討論一號的事情,一號是誰?」

「這……」田冪戰戰兢兢地站著,有點不知道怎麼開口。

容胭卻沒有打算放棄的意思,細眉繼續冷艷一挑:「嗯?」

田冪低著腦袋,小聲答覆道:「是、是大家為了方便記憶,避免在客人面前說漏嘴,辦公室給各位酒店高層紛紛起了外號。程慕陽程總經理被稱為老大,江總被稱為一號!只要一說一號,大家就都知道是誰了!」

一號?

容胭在心裡細細咀嚼這兩個字眼。

忽然間,覺得江遇城的身影彷彿一下子就閃現在眼前。

筆挺修長的深色西裝裹覆在他身上,那張線條立體的英俊面龐,表情冷峻,只連外表都如此優秀的男人,哪一個女人能夠輕易逃得脫?

一號這個稱呼,倒是蠻貼合他的!

冷俊、迷人、掌控一切……

「容經理,如果沒事,那我先走了!」田冪慎重地抬頭去看她,恨不得快點逃離這個地方。

只是,容胭並沒有打算就這樣輕易放過她的意思。

她剛轉身,就聽見容胭帶著清淡音色的聲音傳過來:「那辦公室給我取的外號是什麼?」


田冪瞬間覺得自己被雷劈了一樣,肢體僵硬的猶如石化,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

她怎麼這麼命苦?

做完酒店的實習生,剛剛升為部門經理的助理,怎麼就遇見了容胭這號人物?

蒼天啊,她到底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

「田助理?」容胭望著她僵硬的背部線條,輕聲詢問。

「容經理……」田冪轉過身來,委屈的模樣溢於言表。

容胭一時明白了她的左右為難,她從椅子上挺直腰背,拿過桌上的一支鋼筆,漂亮的眸子凝視她:「放心,我不會把你供出去的,也不會告訴任何人是你說的,我只是有點好奇罷了!」

對於容胭的承諾,田冪不知道應不應該選擇相信她。

但是,她是小助理,而她是部門經理,也是自己的直屬上司。

她已經追問到這個地步,她也沒必要再遮遮掩掩。

下定決心一般,田冪低著腦袋不敢看她,聲音更是小的如同蚊蠅,「她們都喊您……喊您妖女……」

「妖女?」對於這個外號,容胭聽完神色一怔。

隨即,她便恢復恬淡的表情,對低頭膽怯的田冪道:「好了,沒事了,你先下去吧!」


田冪點點頭,飛快地逃離了辦公室。

……

夜晚七點,華燈初上。

SenWell國際酒店的長廊是通體的透明玻璃,皎潔的月光照過一扇扇玻璃落在長廊的紅色地毯上,前來開會的部門經理絡繹不絕地出了電梯,走進長廊。

眾人望向長廊的盡頭時,一抹俊挺的身影正站立在玻璃前,月光撒落在他肩膀上,泛出一道道迷人的光暈。

江遇城背對著會議大廳,好像在接聽電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