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可是合道期的無上強者,自己可是天生媚骨,大商第一美人。

以這個色痞的性格,肯定會天天沒完沒了的幹個不停。自己真能撐得住嗎?稍微思索了一下,蘇妲己心中有點遲疑。應該能!“二……”蘇妲己思緒萬千,但陸川可沒有囉嗦的打算。就跟他說的那樣,要麼死,要麼當奴隸,沒有第三種選擇。魂咒抽離了蘇妲己的命魂,能夠讓她生不如死。但這個老妖精可不是一般人,等修爲恢復之後拼着

以這個色痞的性格,肯定會天天沒完沒了的幹個不停。


自己真能撐得住嗎?


稍微思索了一下,蘇妲己心中有點遲疑。

應該能!

“二……”

蘇妲己思緒萬千,但陸川可沒有囉嗦的打算。

就跟他說的那樣,要麼死,要麼當奴隸,沒有第三種選擇。

魂咒抽離了蘇妲己的命魂,能夠讓她生不如死。

但這個老妖精可不是一般人,等修爲恢復之後拼着命絕對有殺了陸川的實力。

雖然君子劍能保護他,但陸川可不想因爲她浪費了這個寶貴的機會。

因此,陸川不是說着玩的,真的會殺了蘇妲己。

“一……”

陸川冷哼一聲,“看樣子你是選擇死了,那我就成全你。”

“等等,我願意!只要你能放我出去,我就答應做你的奴隸。”

聽到陸川冰冷的話,蘇妲己猛地醒悟過來。


與其立刻死亡,她打算相信陸川一次。

就算陸川是騙她的,那麼以後再死也不遲。

“很好,你會慶幸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發誓吧!”

陸川點點頭,對蘇妲己說道 。 這個世界跟前世不同,是不能隨便發誓的。

老天爺就在上面看着,要是有修士敢違背誓言,那麼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普通人沒事,修士一般也不會有事,要不然的話那些喜歡吹牛屄的可是倒了大黴了。

但如果用自己的靈魂、修爲等關乎到身家性命的東西發誓,那麼百分百會出問題。

wWW●Tтkan●C〇

“我以真靈起誓,只要眼前之人能夠解開我身上的枷鎖,帶我從鹿臺裏面出去,我就認他爲主。此生此世,永不背叛。若有違背,便讓我灰飛煙滅!”

蘇妲己的誓言很誠懇,沒有任何貓膩在裏面。

聽到她的話,陸川很滿意的點點頭,之後將“什麼鎖都能打開的鑰匙”取了出來。

雖然名字叫鑰匙,但這玩意跟一般的鑰匙沒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一個巴掌大小的球,上面無數流光閃爍,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漂亮的霓虹燈。

“這是什麼 ?”

看着陸川手裏面的鑰匙,蘇妲己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喜色。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她卻清晰地感知到陸川將鑰匙掏出來的瞬間,纏繞在身上的枷鎖竟然鬆動了很多。

“這是我爸爸給我的 ,能夠解開世界上所有的鎖。”

陸川伸手一揮,什麼鎖都能打開的鑰匙便緩緩飛起。

下一瞬,無數璀璨的光華綻放,將整個大殿都照的亮如白晝。

“啊……”

舒爽的叫聲從蘇妲己口中傳出,就見一個個靈氣所化的鎖鏈慢慢顯現,之後又迅速崩碎成漫天光點 。

隨着身上鎖鏈的不斷崩碎,一股恐怖的氣息猛地從蘇妲己身上升起。

化神中期……

化神後期……

煉神初期……

煉神中期……

……

蘇妲己的修爲一路飆升,一直提升到煉神後期才終於結束。

她被困了太久,能立刻恢復到這種地步已經非常不錯了。

想要達到曾經合道期的修爲,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做到。

“我……我真的自由了……”

感受着靈魂和身體上的枷鎖消失,蘇妲己怔怔的站在那裏,兩行清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嗚嗚嗚……我真的自由了……”

嚶嚶哭聲響起,蘇妲己喜極而泣。

被囚禁了足足兩千年,她終於自由了。

哭聲持續了足足半盞茶的功夫,等蘇妲己再次看向陸川的時候,目光完全變了。

怨憤、激動、感激、羞怒,還有一絲懼怕。

千言萬語,在此刻只剩下了一句話。

“多謝主人搭救!”

蘇妲己盈盈一拜,奶花顫動間,讓他差點忍不住再次提槍上陣。

似乎是看出了陸川的反應,蘇妲己渾身一抖,下意識的就往後退了兩步。

之前幹了足足七天七夜,這才休息了不到一天,還想來?

“不用害怕,跟我說說這裏是什麼情況吧。”

陸川嘆了口氣,這老妖精實在太誘人了。

蘇妲己害怕陸川沒完沒了,陸川也害怕自己會沉迷進去。


畢竟一干七天太可怕了,想想都感覺腰子疼。

“這裏是鹿臺,當年牧野之戰前夕,大王將我帶來這裏休息。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鎖住了。身上所有的力量全都降到了低谷,無法離開這裏,也沒有人能進到這裏。就這樣持續了足足兩千多年,直到主人出現。”

說到這裏,蘇妲己似乎想起了兩千多年前的種種,眼圈又紅了起來。

“好了,別哭了。跟我混,以後絕對不會再讓你受委屈了。”

陸川嘆了口氣,伸手將蘇妲己摟進了懷裏面。

兩人身無片縷,這一摟又出問題了。

一句廢話都沒說,在蘇妲己驚恐的眼神中,陸川再次開啓了瘋狂耕地模式。

不過這一次的情況好很多,陸川很溫柔,蘇妲己抗拒了一小會便開始迎合,之後更是唱起了動人的歌。

差不多半個時辰之後,陸川從空戒裏面取出兩身衣服。

不僅蘇妲己怕了,陸川也有點怕了。

照這樣下去,啥都別幹了,都在這裏待着吧。

陸川可是個有原則有追求的人,怎麼可能一直沉迷女色。

因此,陸川決定將蘇妲己完美的身體掩蓋起來,免得自己再起反應。

“鹿臺是用來享樂的,裏面自然有大王的寢宮。只是過去了兩千多年,不知道成了什麼樣子。”

蘇妲己嘆了口氣,帶着陸川往寢宮的位置走去。


跟在蘇妲己後面,陸川仔細觀察着周圍的景物。

“就是這裏了。”

蘇妲己在牆上按了一下,石壁立刻向着兩邊移動,露出了一條長長的甬道。

邁步走進去,牆上掛着的幾幅畫立刻引起了陸川的注意。

天裂開了,兩個男人仰頭看向天空,滿臉都是狂熱的表情。

一本書從天空的裂縫中降落,男人將書拿在手裏面翻閱。之後,又有一棵樹從裂縫中降落下來。

兩個男人都沒有搭理那棵樹,而是貪婪的翻看着書中的內容。

那棵樹落地之後便開始生根發芽,並慢慢結出了很多果子。

隨着果子的生長,整片大地逐漸開始衰敗。

所有的植物都死了,所有的河流都乾涸了。

沒有了植物,很多食草動物相繼死亡。沒有食草動物和水源,食肉動物也撐不下去。

整片大地陷入荒蕪之中,但那棵從天而降的樹卻生長的越發茂盛。

果子越長越大,竟然像蟲子一般長出了腳,長出了頭顱。

這種蟲子有人頭大小,渾身黝黑光亮,就像是一顆被打磨了的煤球。

有個人餓極了,摘下一顆果實吃下去,立刻便有了極爲強大的力量。

於是,數不清的人開始爭搶這種果實,爲此甚至瘋狂殺戮 。

等到那兩個翻閱書籍的男人發現時,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到處都是流淌的鮮血。

兩個人醒悟過來,一個人以生命爲代價對這棵樹和上面的果實種下了詛咒,另一個人則是開始屠戮這些吞噬了果實的人。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吞食果實的人死傷殆盡,而那棵巨大茂盛的也縮小到了差不多十米的高度。

並且不僅如此,樹上結的果子也小了很多,更是出現了一條猩紅的血線。 稍微思索了一嚇,陸川差不多理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雖然可能不太準確,但也差不了太多。

那本從天而降的書應該是祖龍皇季所說的直指大道的無上功法《缺一真法》,那棵樹應該是血紋巨樹。

兩個男人是商朝的兩代君王,帝乙和帝辛。果實是血紋魔蟲,背上的紅色血線則是帝乙的詛咒。

帝乙和帝辛父子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將《缺一真法》接引到這個世界,可沒想到過程太激烈,空間屏障被撕裂,血紋巨樹也一起降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