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挑戰賽雖好.可我卻沒那個本事啊……」許濤悵然一嘆.隨即又憂又愁的道.

見狀.青風戰神卻還不減笑意.說道:「你要對自己有信心.現在的你贏不了劍典劍王.可不代表以後的你也贏不了.」聞言.許濤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些.他道:「可這都快一年的時間了.大家的靈魂也快要進入輪迴.我已經沒有時間再追逐劍王的腳步……」「你朋友們靈魂的情況我也順便調查過了.現在離他們進入輪迴還有十天左右

見狀.青風戰神卻還不減笑意.說道:「你要對自己有信心.現在的你贏不了劍典劍王.可不代表以後的你也贏不了.」


聞言.許濤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些.他道:「可這都快一年的時間了.大家的靈魂也快要進入輪迴.我已經沒有時間再追逐劍王的腳步……」

「你朋友們靈魂的情況我也順便調查過了.現在離他們進入輪迴還有十天左右的時間.只要你願意.也還有再見他們的希望.」

「那劍典挑戰賽什麼時候開始.」許濤連忙問道.

青風戰神略微思量了一下.就道:「這要由劍典淘汰賽的進度而定.因為決賽所需的時間是固定的.不過挑戰賽離現在最晚也是十天左右的時間.」

「十天時間……我能如何呢.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有太高建樹的.」許濤隨即失落的道.

「十天時間確實不夠你提升自己到足夠的實力.但有了一個陣法就不一樣.」青風戰神有些得意似的道.

聞言.許濤不禁追問道:「什麼陣法.」

隨即.卻是一旁被此震驚得瞠目結舌的段子楚揭露答案.道:「戰神大人.你說的莫不是『界外遊離時空陣』.」

青風戰神得意一笑.道:「沒錯.這也正是我這幾天為許濤準備的事情.」

說完.青風戰神就忽的飛回他出現時的湖面上的空間.

「師父.什麼是界外遊離時空陣.」青風戰神離開后.許濤就只好向段子楚求教.

可這時.平淡如段子楚.也顯得激動不已.他的聲音明顯有些微顫了.說道:「界外遊離時空陣是能夠影響時間和空間的陣法.它主要的功效就是讓陣中人處在扭曲的界外時空.」

「會怎麼樣.」

段子楚繼續解說道:「如果你成為這個陣法的陣中人.那麼你在界外時空所度過的長久歲月.對三界來說或許只過了眨眼時間……」

聞言.許濤不禁倒吸一口冷氣.扭曲時間和空間的事情他也曾幻象過.可卻沒想到竟真實存在.

隨即.湖面上的青風戰神卻笑道:「我準備的這個時空陣沒那麼誇張.神界一天的時間.在裡面或許只是短短一月罷了.」

短短一月.許濤聽了不禁心頭一震.如果真如青風戰神所說.那讓他進入界外遊離時空陣的界外時空修鍊的話.豈不是可以修鍊十月之久……

十個月的時間.若都讓許濤刻苦修鍊.他有自信挑戰劍典劍王.

一想便知.許濤一年前還是一位元陽之力幾乎泄空的培元學士.可一年後他就成為了能夠施展神通的玄陽法師.這差距宛如天隔.

所以.再給許濤十個月.他未嘗不能再創造一個奇迹.

「快過來吧.許濤.時空陣是布在空間隧道中的.我這就帶你進去.」青風戰神隨即提醒許濤道.

聞言.許濤的心情早已變得火熱.這時空陣正是他的救星.

「來了.」許濤甚至都顧不得和段子楚道別.刷的一躍飛起.就到了青風戰神身邊.

隨後.青風戰神便帶著許濤在隨即又泛起的空間漣漪中消失不見.進入空間隧道……

茫茫六界外.無盡混沌的世界中.

一尊佛祖在似乎是這世界中央的位置禪定.他散發著有如求道問劍尊者相的法門世界般宏大無盡的光輝.

佛祖光輝照耀著混沌世界.讓聚集在這裡的諸天仙神.尊者佛羅都感覺格外的柔和與祥靜.

這些大能仙人們散落在這混沌世界內.其中多數卻是小聚在一起.似在論理著道之玄機.

而在世界一角.一位身著赤金袈裟的猴臉佛尊像在等候什麼一樣.直盯著面前的空間看去.

猴臉尊者有些性急.他等候時.有意無意的就會抓耳撓腮.一幅急不可耐的樣子.

忽然.猴臉佛尊面前的空間裂開了一條空間裂痕.其中紫黑色的混沌旋轉.一位仙人隨即從中出現.

這仙人頭帶銀絲頂冠.身穿一套烏袍銀甲.他的氣勢與氣度.都是青風戰神遙遠不及的.最為奇異的是.仙人眉心有一金紋.好似他的第三隻眼睛一般.

「嘿.二郎小聖.佛祖召喚.你也敢這般怠慢.是不是多年沒吃俺老孫的棒子.就渾身不自在了.」猴臉佛祖見那銀甲仙人出現.不禁嬉皮一笑.而後卻又怒斥道.

聞言.銀甲仙人也不惱怒.反倒陪笑道:「你這猴頭.既已遁入佛祖門下.還敢這般嬉鬧無禮.」

「俺老孫自在慣了.你們所謂的什麼禮數又太麻煩……」猴臉佛祖嬉皮笑道:「誒.話又說回來.你這次怎麼這麼晚才來.連三清老頭們都比你快了.」

「處理一些事情.故此晚了些時辰.在仙界當差可不比你們佛界.許多大小事宜都得親自理會.」銀甲仙人似在苦惱.笑道.

「誒嘿嘿.啊哈哈.既然你這麼抱怨.不如也拜入佛門得了.我斗戰勝佛願意收你做個看門的佛徒.保管你清閑自在.」猴臉佛尊此時笑得不亦樂乎.甚至還毛手毛腳的歡悅跳動著.道.

聞言.銀甲仙人不禁怒上心頭.罵道:「不識抬舉的潑猴.又不正經.當初就該讓佛祖把你一直壓著.不放出來才好.」

聽這般.猴臉佛尊才停止嬉鬧.變得肅然幾分.道:「都過去的事了.提它做什麼.走.過去瞧瞧.佛祖或許要開始運轉了……」


說著.猴臉佛尊就一把拉住銀甲仙人的手.忽的化作兩抹流光.飛向世界中央的至高佛祖…… 佛祖如來金身如山.屹立在這混沌世界的中央.彷彿他會永恆存在一般.任何東西都影響不到他一絲一毫.

等到佛祖廣邀的最後一位仙人也到達時.他才顫動金口.如是說道:「諸天仙神.尊者羅漢悉數來此.」

佛祖之音不如雷鳴.卻又如風流傳.在這世界中的大能者們都能聽見他所說的話.

隨即.從這世界各方.一位位天界仙人都化作流光.忽的飛向佛祖.對他作揖.

佛祖慧眼流轉.卻發現了一些端倪.於是便開口說道:「三清上仙……」

聞言.已來到佛祖身旁的三位天尊悄然浮動.出現在佛祖面前.

「佛祖.有禮了……」三位天尊作揖.微微屈身道.

佛祖見狀.也只微微點頭.道:「還禮……玉帝何時能來.」

現在在佛祖面前的.乃是仙界道法最為高深的三位天尊.他們分別是原始天尊.道德天尊.和靈寶天尊.

原始天尊出前一步.拱手對佛祖道:「玉帝並未受邀.所以沒有貿然前來.」

「哎.玉帝在浩劫中永失法力.不能參演變相實是可惜.可他做為仙.冥兩界的主宰.也該來此共睹未來變數才是啊……」

這時.道德天尊也上前一步.道:「佛祖放心.玉帝已命我等演法結束后速速回去.未來變數.他都會悉知.」

「嗯……」佛祖略顯平淡道.

忽即.兩抹流光莽撞的衝到佛祖面前.細看去.原是那斗戰勝佛與顯聖真君.

斗戰勝佛一張猴臉時常嬉笑.他來到佛祖面前也不作揖.大大咧咧的拉住了道德天尊的手.笑道:「你這老官.多年不見可曾想我.玉帝哥哥不來.是不是怕俺老孫讓他下不來台.嗯.」

見是這潑猴.道德天尊不禁面色一沉.隨即卻又勉強一笑.道:「大聖多年不見還是未改本色.玉帝他日理萬機不能來此.怎說得就像是怕你一樣.」

「既然不怕.那為何不來.」斗戰勝佛強詞奪理.道.

「猴子.你不要太猖狂了.」隨即.卻是顯聖真君一把拉開斗戰勝佛的手.並怒斥道.

斗戰勝佛當即就反抓顯聖真君.嬉皮笑道:「誒.二郎小聖.你急什麼.我又沒有問你.何必如此動怒.」

顯聖真君貴為仙界天神.可不想與斗戰勝佛糾纏.他隨即正想說些什麼.卻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

「悟空.不得無禮……」至高無上的佛祖忽即說道.

聞言.那斗戰勝佛才鬆開抓住顯聖真君的手.並嘿嘿一笑.對佛祖點頭道:「是.是.是.俺老孫遵命.」

見狀.三位天尊和顯聖真君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些……

「既然參演變相的各位仙家已經到齊.那事不宜遲.我們就開始吧……」佛祖隨即又對眾仙人說道.

「遵法旨……」眾仙人中.許多歸屬佛界的菩薩羅漢都應答道.也包括那桀驁不馴的斗戰勝佛.

隨後.佛祖如來伸出遮天之手.發出似能扭轉乾坤般的浩然力量.對這混沌世界中的眾仙人籠罩而去.

浩然力量所過之處.隨即天昏地暗的影障席捲而來.這黑色的影障本該是邪異之物.但由佛祖發出卻是顯得聖潔無比.

而當浩然力量和影障都籠罩眾仙人後.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散落在佛祖周圍的眾仙人們忽的都化作一點點光輝.光輝閃爍.遊離浮動.它們似乎都沒有了自主.

閃爍的光輝中.又以四方神界的四大主宰.南神劍帝.東神金帝.西神青帝.和北神白帝所化的尤為明亮.

不輸四位神帝的.還有那佛界鼎鼎有名的三大菩薩.文殊.普賢.與觀世音.而在仙界眾人中.被譽為「三清上仙」的原始.道德.靈寶三位天尊也能與其纓鋒.

除了這些三界公認的至上仙人以外.就數那西天佛界的斗戰勝佛和道家仙界的顯聖真君別具一格……

眼看得眾仙人都化作了光輝.佛祖如來才微微點頭.隨即又慧眼大開.凝神觀看向影障籠罩之下的點點光輝.

忽即.點點光輝都以極緩的節奏隱動起來.宛如夜天繁星.它們正是在演繹奧妙無窮的星辰變相.

佛祖觀想.星辰萬象.此為「九天星辰變相」.

預測神通.天道違願.這是逆天的法術.可稀疏測得三界未來之事……

另一邊.段府湖面上的空間隧道中.

許濤一經青風戰神帶到銀色漩渦樣的空間隧道中后.就看到其中奇異的一幕.

這空間隧道中.有一空間行舟似的東西靜靜懸浮著.那是一擺環形的檯面.中央是縷空的.

環形檯面光看賣相就很不一般.其上不僅有許多銀色的紋路密布.更有奇特的力量從中隱隱散發出來.就是精神力卓越如許濤.一看到這些銀色紋路都不禁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而在環形檯面之上.還有八個硬實的蒲團似的東西.現在蒲團上正盤腿坐著八位氣度不凡的老者.他們都是一樣的裝束.金紋銀袍.


見青風戰神帶著許濤到來.八位老者中有一位看起來最是和藹的老者便笑道:「這少年就是紫雲戰神的傳人.當真是氣度不凡.」

許濤只穿一身簡樸的黑袍.那有什麼氣度可言.這老者無非是想阿諛奉承幾句.以博青風戰神高興.

聞言.青風戰神也只輕笑一聲.道:「堯真人說笑了.事不宜遲還是趕快布陣吧.」

「呵呵.」堯真人隨即又笑了笑.道:「你莫當我是奉承於你.這少年的氣度.不顯於體表.而深埋於靈魂之中……實在妙哉……」

聽這般.青風戰神不禁眉頭一皺.隨即看向許濤.良久后也微微點頭.

許濤在一旁也聽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也只好陪笑道:「老真人寥贊了.」

這堯真人不僅和藹.似還有些嘮叨.他隨即又道:「我從不說假話.就算是善意的謊言我也不會說.你如此年紀就開了靈竅.就算浩大如神界也顯有人及.冥冥之中你的氣宇乃至勢度都會有所變化.不過.這怕是得很久以後才會明顯起來……」

「……老朽真希望以後有幸一睹你的風采.」

聽了堯真人這番話.許濤也不禁陷入沉思.

「呵呵.」堯真人又笑道:「還是趕快開始布陣吧.恕我多言了.」

聞言.許濤才驚醒.這時在他身旁的青風戰神也趕緊喝道:「布陣.」

命令下達.八位老者隨即都變得十分肅然.他們體內醞釀已久的法力也終於傾注而出.

許濤看到.八位老者都做出了同樣一個動作.雙手前推.五指大張.旋即.在老者們的掌前.都快速凝成出現了一團奇異的能量.

這八團能量都是顯得頗為奇異的銀色.牛頭大小.表面又如海波翻騰.妙不可言.

「天時禪.界行疏.遊離六界.」

八位老者在凝出能量團后.一個個的面色又都變得凝重無比.而後.他們就一齊喊出這令許濤心頭一熱的口訣.


隨即.八位老者同時屏息.由他們體內都有無形龐大的能量迸發出來.

空間隧道里是沒有外界自然中的一切波動的.但眼見得這一幕的許濤卻感覺正有勁風不斷扑打向自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