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在那個時候,於風就感覺自己好像與這個世界脫軌了,這個世界變的不那麼熟悉,現在的年輕人竟然出現了這般妖孽的人物。

但是那時的情緒只是隱藏在自己的心中,當看到剛剛那人的強大之時,這種感覺立刻爆發了出來,他頓時產生了英雄遲暮的感覺。 當莫凡剛剛走出魔劍山的時候,天邊的肩頭出現了一片華光,看到那片華光,莫凡的嘴角出現了笑容,因爲那是劍源回來了。莫凡再次看到劍源的時候,劍源的情緒已經好 許多,因爲要到人類世界去

但是那時的情緒只是隱藏在自己的心中,當看到剛剛那人的強大之時,這種感覺立刻爆發了出來,他頓時產生了英雄遲暮的感覺。 當莫凡剛剛走出魔劍山的時候,天邊的肩頭出現了一片華光,看到那片華光,莫凡的嘴角出現了笑容,因爲那是劍源回來了。

莫凡再次看到劍源的時候,劍源的情緒已經好 許多,因爲要到人類世界去了,劍源現在也是一副人類的樣子。

那模樣看起來十七八歲的樣子,竟然比莫凡還要年輕幾分,而且因爲劍源的透明,他現在的樣子竟然顯得相當的水靈,就好像一個女孩子一般。

“現在好多了吧?現在走吧!”莫凡對劍源說道。

“恩,走吧,去見見你說的那個合適的人選!”劍源靈閃說道。

雖說靈閃現在的情緒好了許多,但是莫凡還是沒有多說話,因爲不大瞭解靈閃,萬一說了不對的話,要是讓其更加的傷心就不好了。

“對了,到時候別說出我的真實身份,就這樣好了!”靈閃在飛行的途中突然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他知道靈閃這是想要考察一番天亂,期望能夠達到他的要求吧,莫凡暗暗的祈禱道。

剛接近那座山脈之時,莫凡心中也是更加的激動起來,說起來他離開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也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還真有點想念他們。

命絕五人跟着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就很少,很少,這點讓莫凡多少有些慚愧,他們都是天才,本該綻放他們的光彩,可是自從跟着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們變的開始不起眼了。

對於一個天才來說,莫凡知道這是很難受的,這次回去莫凡一定要好好的注意一下,當然前提是能夠走出魔界,不然他們身上的氣息可是隱藏不了多少。

咻咻……

兩道破空聲出現在天空上,莫凡和靈閃飛速的移動着,終於他們回到了原來聚集的地方,現在再次回到這裏了。

“咦?竟然含有陣法,很不錯!”靈閃來到這裏之後,顯然是感覺了這裏的陣法,畢竟他可是跟隨真神的存在,那眼界自然是很高的,看什麼東西都要準一些。

“跟我走吧,我知道怎麼進去!”莫凡笑着說道。

靈閃的眼中薇薇的露出了不屑,但是也沒有反對莫凡,而是跟着莫凡走了進去。

金牌縣令 ,陣法變的複雜了很多,莫凡知道,這是命絕做出了改進,但是自己的那些步法應該是不會錯的,命絕知道自己要回來的。

雖有不管陣法的變化有多少,莫凡只要按照命絕交給自己的腳步前進就成。

當眼前的朦朧消失之時,莫凡他們也是來到了一個洞府內,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這個洞府也是越來越像樣子了,就好像一個真的家一般。

當莫凡出現在洞府內的時候,命絕就出現了,看到莫凡之後,他的臉上明顯出現了喜色,但是呢眉心處還是有些愁意。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莫凡來到命絕的面前說道,靈閃是個陌生人,沒有說什麼話,只是站在了一旁。

“天亂可能遇到了什麼麻煩?” 隨身空間之重生過去來種田 ,嚴肅的說道。

“怎麼回事?”莫凡問道。

他本來就是讓靈閃見天亂的,但是偏偏天亂竟然不在這裏,命絕可是命天殿的傳人,他一向都是很冷靜的,但是現在明顯出現了變化。

“我不知道,本來我算過,天亂這次出去應該是有驚無險的,但是前些天天象竟然出現了變化,我竟然算不到天亂的情況了!”命絕有些慌亂的說道。

這種事情出現的情況很少,即使他們的老祖他都能夠略微的算到些,可是天亂現在的情況卻是一點都算不到,除非特得到了什麼能夠掩蓋天際的寶物,或者被什麼強大的人干擾了天際。

不過顯然第一種情況出現的可能性很小,因爲天亂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回來了,要是第一種情況的話,這種事情如何也說不通。

但是要是第二種情況,那情況就真的不妙了,至少命絕知道的能夠干擾天機的,有自己一脈的老祖,而其他的老祖都是沒有這種能力,要是真的遇見了這麼一個人,那麼情況真的不妙了。

“天亂是怎麼出去的?魔界之人要是感覺到了你們身上的氣息,那還不滿世界的追殺你們?”莫凡也是有些擔心的說道。

“這個到不用太擔心,我還是能故掩蓋他的氣息的,只要不遇到太強大的敵人,天亂就不會使出絕招,而他的氣息也不會暴漏出去!”命絕說道,但是突然話鋒一轉,說道:“我現在擔心的就是天亂可能真的遇到了逆天的人物,因爲他的天機已經被掩蓋住了!”

莫凡聽到這裏也是有些焦急,這個時候靈閃走了上來,看向命絕說道:“你算算我吧!”

命絕雖然走就看到了這麼一個陌生人,但是因爲心中存在的事情,而這人是莫凡帶回來的,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當那人說話之時,命絕終於注意到了靈閃,當看到靈閃的時候,命絕的臉上頓時出現了驚駭之色。

因爲這人竟然給他朦朧的感覺,這怎麼可能?自己可是命天殿的傳人啊?於是命絕第一時間掐指算了起來,但是莫凡看到,名句的臉上竟然出現了冷汗。

噗……

命絕在掐算的時候,臉色變的潮紅起來,終於忍受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臉上的驚駭之色也是更加的濃郁,因爲自己連禁法都用上,但是沒有一點用處。

靈閃看到這個情況後,轉身看向了莫凡,說道:“那個天亂就是你給我選的人吧?他的天機被掩蓋是因爲我,看來那小子確實有點門道啊!”

聽到靈閃的話,莫凡和命絕都是放下了心,只要不是遇到什麼變態的強者,那麼天亂就應該不會有事,命絕之前不也是算過了,天亂是有驚無險,既然如此,現在他們又找到了干擾天亂天機的原因,那麼自然也就不必爲天亂擔心了。

“莫凡,這人是什麼來歷?是一個劍道高手吧?”命絕聽到靈閃的話後,對於他的身份也是做了一些猜測,無非就是一個強大的強者,而且還應該是用劍的高手,應該天亂最強的天賦就是劍術。


聽了命絕的話,又經過了靈閃的交代,莫凡模糊的說道:“差不多吧,他叫做靈閃,但是別告訴天亂,他還需要被考察一番,這是靈閃的交代。”


“知道了!”命絕顯然知道,這類強者自然沒有那麼簡單就來教導別人。

“對了,子天和神行都出去找天亂去了,不過我們約定,三天內回來,今天是第三天了!”命絕突然想起什麼說道。

“恩!”莫凡應道,然後想着裏面走去。

因爲命絕怕出什麼事情,所以讓白萱兒她們都住在最裏面,要是真的出現了什麼變故,這些實力比較弱的人野有時間離開。

當走進後面之時,莫凡的心明顯激動起來,不管之前有着什麼樣的情緒。

霸道也好,嗜殺也罷,當快要見到三女的時候,他有種迫切的感覺,有點不像是高手的風範,但是現在還管什麼風範不風範的。

莫凡的心情格外的好,一路都感覺自己的身子輕飄飄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當來到後面的時候,莫凡看到了紅綾,紅綾現在一身紅杉,亞麻色的頭髮簡單的紮在一塊,只見她手中一條銀鞭在周身飛舞着,就好像一隻美麗的蝴蝶在飄飄起舞。

知道的明白紅綾這時在練武,要是不知道了還真以爲紅綾是在跳舞,因爲那動作實在是太美了,一招一式都透漏着輕靈的美感。

啪啪啪……

輕微的掌聲突然想起,頓時讓飄飄起舞的紅綾聽了下來,當看到那掌聲的來源之時,紅綾頓時愣住了,然後眼角開始變的通紅起來,手中的銀鞭也是早早的落下,而主人竟然一無所知。

當紅綾停下來的時候,莫凡看到的是一個嬌憨的女孩,那女孩臉上香汗連連,緊身的衣衫顯得格外的陰氣逼人,而那通紅的雙目讓人看了就有種要呵護的衝動。

“我回來了!”莫凡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平靜的說道。

然而這平靜的聲音卻好像銀瓶乍破一般,頓時引起的巨大的響應,紅綾眼中含着的淚水終於落了下來,然後一下子衝到了莫凡的懷中,頓時哭泣起來。

莫凡將紅綾輕輕的攬住,自己確實太對不起她了,剛開始一直躲着,而相見沒有多少天卻又再次分離,讓她嚐到了生離死別的痛苦。

這裏的動靜自然引起了裏面人的注意,頓時三個倩影跑了出來,跑在前面的那兩個人,看到院中的人影,也是呆住了。

莫凡看向白萱兒,一身雪白的衣衫,宛如出塵的仙子,而綠瑩那靈動的眼睛也是讓莫凡心痛,那大眼睛中彷彿含有一肚子的苦水一般,一下子逸散了出來。

“我回來了!”莫凡看着二女再次的說道。 不知道命絕在洞府內做了什麼佈置,這本類應該黝黑的洞府竟然出現了淡淡的幽光,就彷彿夜下灑落的銀芒,令人的周身出現了夢幻般的色彩。

一襲白衣的白萱兒俏生生的立在那裏,本來在海底有魔女之稱的龍女,竟然顯然那樣的高貴,而這一切都是因爲對面那個人。

莫凡想起第一次見到白萱兒時的情況,那時自己剛剛到達異界,而正在自己抱怨之時,一個驚豔的面容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也是自己當時很蠢,竟然認爲那是一個單純的姑娘,要真是那樣一個女孩,又怎麼會來到茫茫的大海?

莫凡當時不知道,也沒有注意這些,自己當時就被白萱兒俘虜了,淡然僅僅是被她的嬌容,和那天真的面目。

之後,自己和他一塊進入了海底城市,那是一個夢幻般的城市,至今讓莫凡想起來都是有種浪漫的感覺,當走在那樣一個城市的時候,莫凡的心中是很祥和的,就好像自己在做夢,在和自己心愛的女孩在夢幻般的場景慢慢的行走着。

然後他們到了一個店鋪去吃飯,那時莫凡來到異界,根本就沒有什麼經驗,而白萱兒又是海族的公主,衣食無憂自然是不會缺衣少食,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錢這麼一回事。

於是莫凡尷尬了,想起第一次和美麗的女孩去吃飯竟然就遇到這樣一個情況,可是看到白萱兒那單純的不知所措的表情,莫凡頓時笑了,這個表情時真的很單純的表情。

就在那個時候,他們逃跑了,和女孩子得第一次飯局竟然就吃了霸王餐,但是他們很高興,很開始,一直跑過了好幾條的街道,他們以爲他們安全了,可是事實卻並不是如此。


打手來了,當時的莫凡手無縛雞之力,白萱兒雖然有強大的戰力,但是第一時間被自己壓在身下,自然是沒有了出手的機會,那次自己捱揍了,被揍的很慘,甚至昏迷了過去。

不過莫凡也很慶幸,要不是那次,自己恐怕還不會得到這個女孩的愛,之後,自己知道了她的魔女本性,可是一個女孩竟然爲了自己要改變自己的本性,這讓莫凡着實震撼了一番。

之後遇到了應該是紅綾,那時自己逃離藍鳴的追殺,然後來到了強盜山上,自己剛剛成爲三當家的,而紅綾竟然作爲強盜來敲山門,莫凡被破和紅綾一戰。

自己當時是什麼水平,可以說紅綾隻手就可以掐死自己,可是的逃命本事卻是相當的強悍,於是自己耍起了無賴。

但是這個是個執着的姑娘,彷彿遺傳了獸族的基因,這個時候竟然是一根死腦筋,一直追着自己不放,甚至還因此跌落山崖。

莫凡那時自己是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想要救下紅綾,但是卻雙雙跌落山崖,然後苦難就來臨了。

他們遇到了大地魔虎,按照他們的實力是打不過大地魔虎的,可是這個一根筋的傻妞竟然爲了自己身受了重創,那時自己感動了,於是第一次強勢的面對了危險。

自己一個找到了那隻大地魔虎,經過艱難的戰鬥,終於將那隻大地魔虎殺死,可是這纔是危險的開始,殺死了小魔虎,成年的魔虎殺來了,這是個自己根本無法抗衡的存在,於是自己只能引開這隻魔虎,畢竟它的目標是自己。

那次自己經歷了生死的戰鬥,魔虎的強大是那時的自己根本就無法想象的,強大,而且還能夠召喚林間的魔獸,那時一場災難,不僅是莫凡的災難,也是森林的災難。

全能道士 ,魔虎的體積太大了,而自己恰恰利用了這一點,躲到了一個山坳內,因此免於和魔虎正面對抗。

可是接踵而來的卻是成羣的魔獸,一個強大的氣息讓自己陷入了瘋狂,要是在平時自己根本不可能殺掉這些魔虎,可是那時自己已經失去了理智。

殺,殺,殺……

自己的腦海中只剩下了殺戮,現在想起來都是不知道當時是怎麼殺掉那些強大的魔獸的,不可否認有修羅傳承的本事,但是更多的卻是那樣一種信念,那種希望紅綾趕快逃開的信念,既然自己已經必死無疑了,那麼做的更好一些吧!

懷着這樣的念頭,自己創造了一個奇蹟,在那樣的情況下自己堅持下來了,生死之戰也是得到了紅綾的青睞。

可是那時自己心裏有着白萱兒的影子,自己又怎麼能夠再接受紅綾,於是自己逃走了,也正是在逃走的時候,自己遇到了綠瑩。

那時因爲卡昆的關係,自己要到天啓宗尋找一些草藥,在天啓宗的外邊自己遇到了綠瑩,那個一身綠衫,眼睛靈動的女孩。

那時綠瑩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竟然帶着自己回到了天啓宗,而且還沒有傷害自己,雖然綠瑩是說着要在揍自己一頓,可是這種事卻沒有發生,直到自己離開都沒有。

自己再次遇到綠瑩的時候,那時她已經回到了人類的國度,而自己作爲一個並賓客參加的綠瑩阻止的宴會,那時雙方都在算計着對方,而自己因爲不知道綠瑩的身份,自然是相當的被動。

自己被耍了,被當做兒戲耍了,當知道這些的事情,莫凡還將綠瑩狠狠的懲罰了一下,在那之後他們就在一起了。

可是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自己被卡爾斯打敗了,自己沒有能力保護她們,在那之後,她們認識自己已經死了。

在那個時候,白萱兒走了出來,她們三個也算是徹底了認識了,爲了實現自己當時的一句戲言,她們懷着悲痛的心情在支撐着自己,也支撐着對方。

還好,自己在最後回來了,也因此悲劇沒有發生了,他們終於能夠在一起了,消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他們都很珍惜對方,於是一刻不離的待在一起。

這是他們的約定,以後生死與共,不離不棄。

可是這次他們分開了,雖然僅僅之後一個月,可是那種相思之情卻好像達到極點的火山,一下子爆發了出來。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卻好像經歷了千世百世一般,這次比上次的分離跟難熬,那是認爲愛人已經死去,可是這次卻在擔憂。

沒一刻都在提心吊膽的,這樣的煎熬比心死還要難熬,一個月的時間卻將三女折磨的夠嗆,臉色都市憔悴了許多。

紅綾的臉色原本是偏向紅色的,但是現在,那種天然的紅色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慘白。

白萱兒原本明顯感覺到心靈是相當的喜悅的,就好像小孩子一般的活躍,可是現在,那顆心竟然變的那樣的疲憊,彷彿受到了莫大的煎熬。

綠瑩的眼睛是最讓莫凡喜歡的,那大大的眼睛是那樣的有神,彷彿會說話一般,每天都帶給自己活潑的氣息,可是現在,眼睛充滿了血絲,當莫凡看到這些的時候,那顆心頓時就碎了,疼,真的是好疼。

三個精靈般的女孩卻爲了自己這般的受苦,讓莫凡心中升起了濃濃的慚愧和愛意,一種從沒有過的悸動出現在心裏。

此刻,三女俏生生的立在自己的面前,而紅綾因見到衆人顯得相當的嬌羞,可就是不願離開自己。

此刻是幸福的,是甜蜜的,是自己最想要抓住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被外人看到又如何,況且也算不得什麼外人,自己就是不願離開。

白萱兒沒有因爲紅綾現在依偎着得懷抱而羨慕,而是看向了莫凡的眼睛,當看到那種愛意和思念之時,之前的一切都忘記了,這就是幸福,有人牽掛就是幸福,很簡單,就單純。

綠瑩看到莫凡,那靈動的眼睛頓時充滿了水霧,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顯得格外的惹人憐惜。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