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吞嚥了口唾沫,問,“你不是今早的航班走嗎?怎麼會還在這裏,是航班有什麼意外了嗎?”

昨天有下人們在詢問他整理行李的事情,她是有聽說他今天早晨的航班離開,現在他還出現在這裏,她第一個想到的可能是,誤了航班或者是航班有什麼意外出現。 “不是。”路邵恆搖頭,晃了晃翹着的腿,慢慢的說,“我給取消了。” “啊?”她呆住,沒有理解。 “先不走了。”他說了句。 “爲什麼

昨天有下人們在詢問他整理行李的事情,她是有聽說他今天早晨的航班離開,現在他還出現在這裏,她第一個想到的可能是,誤了航班或者是航班有什麼意外出現。

“不是。”路邵恆搖頭,晃了晃翹着的腿,慢慢的說,“我給取消了。”

“啊?”她呆住,沒有理解。

“先不走了。”他說了句。

“爲什麼?”路惜珺不解的問。

他那裏屬於紀律最嚴苛的地方,也是最講究紀律性……

“等你開學再走。”路邵恆淡淡的扯脣。

聞言,她眨了眨巴眼睛,腦袋一時短路。

“過來,坐這兒。”路邵恆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看着女孩子順從的走過來坐到他身邊,圓圓的小臉上卻還是一副困惑表情的樣子,他揚起嘴角劃開了一抹弧度。

擡手覆在了她的腦袋上,感覺到心中有着前所未有的軟,“想多陪你些時間。” 我擔心我再不積極一點有人要把我老婆拐跑了

陸司堯這個名字,慕彥沉是從商譽那兒聽到的,因爲在他去法國之前,這個人還沒有出現在他們的生活當中。

而慕彥沉從商譽那兒得到的跟這個陸司堯的名字相關聯的信息是——雲汐從國外回來的一位朋友,寧城陸家陸遠的外甥,以及,這一次幫忙找到商譽並送到醫院去的人。

手機鈴聲還在響着,慕彥沉看着屏幕上的名字,腦海掃過這些。

再然後,就停了旆。

他放回桌面上,去抽屜拿了煙盒跟打火機。

才起身,那鈴聲又響了起來,這一次,他走過去拿起,看到是同一個號碼,按下了接聽鍵。

“汐——”那邊響起一道男聲。

慕彥沉說:“你好,我是她丈夫。窠”

那邊明顯頓了一下,然後笑着說:“慕先生?你好。”

相比剛剛叫的那一聲“汐”語調瞬間冷了很多。

“請問你哪位,找她有事?”慕彥沉同樣是客氣疏離的語氣,當自己什麼不知道,不知道他陸司堯是何人。

“我是她一個剛回國的朋友,之前一起吃飯,曾聽她提起過慕先生你,幸會。”

慕彥沉沒說話。

那邊似一聲輕笑,又說:“打擾了,還煩請慕先生轉告雲汐,我曾給她來過電`話,再見。”

星辰武神 然後,那邊就先掛了。

正這時,從廚房回來的雲汐剛好進來,就看到他握着她的手機立在牀邊。

“怎麼?”她走過來,疑惑問。身邊還跟着小尾巴雲童宇。

慕彥沉轉身,看着她,又低頭掃了眼雲童宇。

雲汐意識到什麼,低身對雲童宇說:“童童先到書房去畫會兒畫,等會做好了吃的姑姑來叫童童。”

雲童宇乖乖地點個頭:“那姑姑快點喲——”然後就轉身自己走出去了。

慕彥沉把手機遞迴給她,說:“你的朋友給你打電`話了,還讓我轉告你,他曾來電。”

雲汐接了手機,他就轉身往露臺外去。

雲汐站在原地,看了下手機的通話記錄,最近的一個,是幾分鐘之前,陸司堯打來的,更早一點,有他的一個未接來電。

擡頭,她看到玻璃門外,慕彥沉在露臺欄杆邊打着了火機點了根菸。

把手機放回桌上,她跟着走了出去。

風向正是往門口這邊,空氣中就雜夾着煙的味道,雲汐不大能聞,下意識就微微皺了眉眯着眼。

而慕彥沉還倚着護欄,目光望着遠處,手裏夾着煙。

她走過去,在他身後輕聲說:“怎麼了?”

“你進去吧,別讓煙燻着你。”他沒轉頭,聲音卻傳來。

雲汐當然沒走,試探着問:“你該不會……是生氣了吧?”

夾着煙的手指湊近脣邊,他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口薄霧,似還帶着一道嘆息。

兩指一鬆,還剩半截的香菸掉落到地上,他的鞋子踩上去,碾滅,轉回身。

面前的她正微仰着頭望着他,似乎想要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他擡手,捏上她的臉蛋:“你這個朋友,讓我心情不大爽。”

雲汐笑了,他肯說話,就還是好的。

“你想多了,他就是我一個在國外認識的朋友而已,以前……嗯,以前我們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交集,接觸比較多,後來我回國就沒怎麼聯繫了,直到這次他回國,我們意外重逢。”

雲汐儘量簡潔明了地解釋。

“曾經有一段接觸比較多?嗯?”某人抓住了這個重點,眯着眼睛看她。

“不是你想的那樣啦,哎呀,那事情一下子我還真是跟你解釋不清,總之你別亂想——我會好好跟你解釋的。”雲汐說。

雲童宇一個人在書房,她有點不放心,此刻不能放着他一個人呆着太久。

“我的事你都知道了,那就應該知道我從五年前就對你——你還擔心什麼。”她嘟囔道。

這樣的話無疑是安慰了慕彥沉的心,畢竟自己在她心裏已經存在五年,想一想,還是挺得意的。

深深地凝着她,好一會,他才說:“嗯,姑且相信你。”

“什麼姑且相信——”

她正說着,餘光一掃,看到露臺那邊通書房的後門有個小小的腦袋,一看,正是雲童宇。

雲童宇看到自己被發現了,趕緊溜了回去。

慕彥沉也跟着轉身看了眼,說:“咱們晚上再好好說。”

好像話是沒錯的,但雲汐聽着這個“晚上再好好說”……加上他滿含深意的眼神,她突然就覺得有點怕怕地……

……

雲汐陪着雲童宇在外廳看動畫片,慕彥沉自個兒在書房繼續處理公事。

商譽現在躺在醫院,他交代下去的事,就由別的屬下去完成。

而商譽車上行車記錄儀的內容,他自己反覆看了很多遍。



醫院

自那天岑信之在辦公室暈倒後被送到醫院,慕悅然總會出現在那兒,曾跟雲汐一起去探望過,也跟同學們一起去探望過。

有時候岑津不在,徐如在,而有的時候剛好,他就在病房中。

比如這一次。

今天週末,慕悅然跟班上的同學來的,好幾個同學,都是班裏的代表,拎着慰問品。

岑津招呼大家坐,慕悅然自然而然就幫着他招呼。

病房裏一下子人有點多,她就默默走出了病房外去站着。

岑津也讓出位置給來探班的學生講話,走出了病房外。

“悅然,最近謝謝你,常來看我爸。有你們的探望,他很開心,真的。”

重生最强海盜 慕悅然轉身,看着他:“這是應該的。”

“我爸明天就出院了,我說讓他多休息兩天,他就是不肯聽——”

“是啊,應該多休息一陣子的。”慕悅然聽到這話,贊同他的意見。

“沒辦法,我跟我媽都拗不過他。”岑津無奈地笑着搖搖頭:“所以,這次他回去上課,我有點擔心——”

“你放心,我會多注意的,平時我就喜歡往岑教授的辦公室跑,天天也有他的課,知道他有高血壓,我以後會多注意着點兒。”慕悅然說。

岑津感激地點頭:“謝謝,我先謝謝你。”

“別這麼說,教授的身體好了,我們才能學到更多的知識啊,這個可不是爲了你。”慕悅然移開目光看向別處。

岑津看着她,感覺好像她相比以前似乎變了點,卻說不上來——

說完了這件事,兩人間一時無話,沉默下來就稍顯尷尬。

“那個,我進去看看。”慕悅然先邁步往病房走回去了。

岑津轉身,從窗口看着裏面被學生圍着的老爸,自豪自己的老爸得到學生的愛戴,而同時作爲兒子,爲了他的身體,還是會有些擔憂……



從醫院回來,慕悅然回了家。

週末是肯定要回家一趟的,再加上聽說哥哥從法國出差回來了。

知道慕彥沉還在書房忙的時候,慕悅然沒有去打擾他,而是到外廳去跟雲汐還有雲童宇一起。

不久,慕彥沉也過來了,慕悅然轉頭就問:“哥,這次去法國有沒有給我帶禮物啊?”

我真沒想出名啊 “多大了,還要禮物。”慕彥沉從她身邊經過,往裏面去。

雖這麼說,可是,他再走出來的時候,手裏還是多了一個小袋子,遞給慕悅然:“喏。”

“我就知道哥哥對我最好了。”

慕悅然笑嘻嘻地接了,迫不及待地打開來看。

精緻的小紙袋裏是一個盒子,盒子裏是一瓶精緻小巧的香水。

不需要擰開就聞到了那清淡的香氣。

“好香——”雲童宇湊過來嗅着鼻子,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只知道很香。

慕悅然笑了,這禮物她是滿意的,說了句“謝謝哥”然後扭頭對雲童宇的臉蛋親了一下:“小鬼靈精,你也知道香啊。以後等童童長大了,也可以送這個給女生哦。”

法國有名的一樣,就是香水,而且慕悅然已經上大學了,這個她有時候還能用上。

雲汐笑了,慕悅然又問:“汐姐,我哥給你買什麼了?”肯定比給她的還好,慕悅然心想。

“他?什麼都沒給我啊——”

“嗯,今天一早回來不就已經給了?”又從身邊經過的慕彥沉悠悠道。

“今天早上你哪有——”

雲汐話到一半頓住,突然意識到他指的是什麼,可慕悅然跟雲童宇都還在,她怎麼好意思說,只能暗暗瞪了他一眼。

若說起來,他回來之後給她的,就是一場讓她精疲力盡的情事——

雲汐這樣說到一半打住不說的模樣,讓慕悅然更好奇了:“汐姐,到底是什麼嘛,讓我看看——”

“童童也要看!”

連雲童宇也來湊熱鬧,雲汐的臉色很不自然。

還好,始作俑者這時候開口了。

慕彥沉:“我把自己送給了她,你們要看就看我好了。”

雲汐以爲他會拯救她,沒想到說了這麼一句讓人浮想聯翩的話。

幸好,面前的慕悅然還算純潔,沒有多想,哼了一聲說不相信就不再問了,而云童宇更是什麼都不懂。

等到一起吃了晚飯將雲童宇送回去,慕彥沉帶着雲汐去兜兜風。

所謂的兜風是不能真的兜風了,這樣的天,慕彥沉載着她看看寧城的夜景,黑色的賓利車穿梭在寧城霓虹閃爍的繁華街道,還是會引起不少人側目。

“今天剛回來就一直在忙,你不累?”雲汐轉頭問他,此刻他開車帶她看夜景。

“我擔心,我再不積極一點,有人要把我老婆拐跑了。”手握方向盤看路況的某人幽幽道。

這一提,雲汐想起了下午陸司堯的來電,她一直沒有回過去,總覺得,如果他真的有什麼事,會主動再給她打來的,而她不想慕彥沉因此不開心,她在乎他的心情。

“慕總,什麼時候對自己那麼沒信心啊?”她開玩笑道。

“從認識你的那一天開始。”某人回答得很快。

雲汐一時無言。

她跟慕彥沉極少出來逛夜景,一個是以前他的腿還傷着,後來是因爲發生了太多事。

慕彥沉擰開了電臺。

“……剛剛這一位聽衆要給相戀相愛十幾年的妻子點一首小柯的《遙望》,因爲今天正是他們當初大學相遇的紀念日,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聽這首曾代表一代人青春的經典歌曲……”

電臺dj的聲音漸漸變小,音樂響起,伴着夜風,聽這樣的歌,很有感覺。

“在一起十幾年了,還記得相識的紀念日,真難得……”雲汐頭輕輕靠着車窗說。

慕彥沉沒說話,將車在一個廣場邊停下,拿過操縱檯上的手機,修長手指按動,像是在發送短信。

雲汐也不催他,這樣的相處時光,她喜歡。

不一會,一曲終了,電臺dj輕緩動聽的聲音說:“剛剛我們的短信平臺收到一條短信,嗯……來自一位署名m的先生,他說要給自己的妻子點一首……”

雲汐正要仔細聽,兜裏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拿出來看,上面顯示的名字——陸司堯。

因爲自己本身算得坦蕩蕩,雲汐沒有避諱,也不想讓慕彥沉誤會,她直接就在車裏接了。

慕彥沉沒說話,搖下了車窗,頓時,帶着涼意的晚飯吹拂入車內。

而他一直望着窗外的方向,遠處有音樂噴泉,還有老人跟孩子。

雲汐接了,應答了幾句,突然捂着手機,轉頭對身邊的慕彥沉問:“……那個,陸司堯說想請我們過去坐坐,他現在在一家私人俱樂部,好像就是你曾說過的你以前也會跟宋梓睿常去的那一家。”

她問得有點小心翼翼,陸司堯的話她傳達,但是不知道慕彥沉會是個什麼態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