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你個——”

宋雪眠差點標調符號大爆發,樓道外正好走進來一個街坊鄰居,宋雪眠趕緊低下頭,渾身一緊,頭上方就傳來幽幽的調侃聲:“偷/漢子呢,擡起頭。”宋雪眠生氣又不敢發作的樣子烙印在江湛北的眸子裏,只能用好玩有趣來形容,所以他倒是輕快朗聲的笑得暢快。“很好笑麼?”宋雪眠擡頭瞪他,男人點點頭表示,“有點……”宋雪眠

宋雪眠差點標調符號大爆發,樓道外正好走進來一個街坊鄰居,宋雪眠趕緊低下頭,渾身一緊,頭上方就傳來幽幽的調侃聲:

“偷/漢子呢,擡起頭。”

宋雪眠生氣又不敢發作的樣子烙印在江湛北的眸子裏,只能用好玩有趣來形容,所以他倒是輕快朗聲的笑得暢快。

“很好笑麼?”

宋雪眠擡頭瞪他,男人點點頭表示,“有點……”

宋雪眠只聽到血壓瞬間漲停板的聲音——

這男人今天不是吃錯藥了,就一定是忘記吃藥了,嘴皮子磨得賊溜,分明就是準備好了來找她麻煩的!

“按電梯啊。”

江湛北面無表情地催促宋雪眠,宋雪眠看他挑眉的動作就心煩,“我幹嘛要聽你的?”

“你自己不是說很聽我的話麼?”

“你——”

“別忘了我是你的上司,身爲下屬,遵守照辦是你的本分。”

江湛北氣場強大。

宋雪眠真的氣得心臟都在嘣嘣嘣的亂跳:“江先生,現在是下班時間,

tang你不是我的上司。”

“那比起上司的身份,你更喜歡我是‘你男/人’的身份?”

狹隘的走道口,他們的位置正好處在陰暗的樓梯下。

三角形的死角裏,江湛北魁梧又挺拔的身軀一下子逼過來,就把宋雪眠困死在他雙臂的黑暗中,那股子氣勢奪人的壓迫感是無法形容的。

他們身體靠得太近,他想對她做什麼都可以。

宋雪眠緊張得兩手握住江湛北的雙臂,掐着他使勁用力:“江湛北,你別亂來……”

她怕他。

就是剛纔罵他,惱他,衝他吼,都抵不過他正經下來時的這股氣場。

宋雪眠有些委屈,努着小嘴,他總是這麼欺負。

明明他們什麼關係也沒有了,他憑什麼還這麼欺負她……

“眼眶紅什麼,我可不會哄你。”

就是光線闇然,江湛北視覺敏銳,特別是注意宋雪眠的時候,她微小的表情變化,他都能看得出來。

眼底分明有着對她獨有的寵溺,臉色卻冷得無情。

那聲音太薄情無意。

宋雪眠想到倉庫那晚,她守在他身邊,爲他擔心,爲他焦急,最後卻換來他的一句“別再讓我看到你。”

心就揪得很痛。

他憑什麼再讓她爲他痛,憑什麼?

紅樓一夢黛玉歸來 “誰稀罕!”

宋雪眠生氣的推開江湛北,她跑到電梯前按下電梯跑了進去,江湛北伸手攔住關起來的電梯門,跟着進來。

宋雪眠知道,這個男人要是想跟她回家,她根本就阻止不了。

她把身體塞在角落裏,警告他:“江湛北,你別以爲你可以對我爲所欲爲。”

江湛北瞅着正前方合起來的電梯門,上面倒映着女人一臉防備,一臉嫌惡看着他的樣子,“你以爲我想對你做什麼?”

迫人的眼神對準過來,好像看透了宋雪眠眼中,以爲他想要強/制和她發/生關係的念頭。

薄脣不屑地勾起一抹冷笑:“我是有/婦之夫,我有需要,我妻子會滿/足我的需/求,不勞你操心。”

宋雪眠心口一抽。

混蛋!

他做盡過分的事,甚至強硬闖進她家,卻還反過來笑話她是她“奢望”太多了?!

宋雪眠咬着脣:“清楚自己是有婦之夫就好,爲什麼還要跑來我家?”

“因爲我要確認一件事!”

“確認什麼事?”

電梯叮咚一聲,江湛北伸手過來,有些粗魯地握住宋雪眠的手腕,拽着她走到公寓門口,她還是像之前一樣把後備鑰匙藏在牛奶箱上面。

笨女人,說了她多少次了,還幹那麼危險的事。

江湛北輕而易舉就摸到了鑰匙,打開門,恨不得立刻把後備鑰匙給折斷了。

他就這麼闖進她的公寓。

宋雪眠被他拖在後面,使勁拍打着他桎梏住她手腕的手掌,“江湛北,你鬆開,你弄疼我了。”

江湛北掃了眼女孩兒白皙的手腕上愣是被他扼出了一條紅痕,甩開手,什麼也不說就徑直朝着——

那不是浴/室的方向?!

宋雪眠嚇了一跳,她的驗/孕棒還扔在垃圾桶裏沒有扔掉——

“江湛北,你找什麼呢?!”

男人推開浴/室的門,竟然徑直找上了馬桶邊的

垃圾桶,那雙高貴的手竟然一點都不嫌髒的伸/進裏/面,檢出那只驗/孕棒……

感謝13913863602的2顆鑽石,淺陌520的月票,帝魂的月票!

第二更!推薦貓貓完結文:《舊愛的祕密,前夫離婚吧!》 夏冰傾通知季修自己要來上班,意外地在電話裏聽出來他的聲音異常的興奮。

“不是吧,老師,你就這麼想我?我要回來上班難得聽見你這麼高興!”夏冰傾忍不住調侃道。

她雖然已經畢業多年,但是看到季修還是忍不住的按照以前的習慣叫他老師,她的確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

“我不是因爲你回來才高興,你在不在都一個樣,我高興是因爲終於可以研究那幾具古屍了。”季修冷淡的說。

“什麼?!那幾具屍體你還沒有開始研究?!還沒有動嗎?”夏冰傾興奮的說。

“沒有沒有,都給你留着呢,這麼寶貴的研究機會,自然是等着你回來。”季修嘆一口氣,雖說自己的老婆也是法醫學系的學生,但是解剖古屍這種事,如果告訴她,她說不定還會嫌自己變態。

夏冰傾一聽說這個好消息,激動得更是什麼都懶得準備了,就想馬上開車過去,原本她還想化一個美美的妝再過去的。

到了法醫學系最大的解剖教室,果然已經有很多同學在那裏等着了,看着裝備齊全的夏冰傾,季修朝她點點頭示意了一下。

隨着時間的推移,圍觀的學生越來越多,甚至有很多系裏的老師都過來參觀,一時間這間原本就很大的解剖教室裏擠滿了人,熱鬧非凡。

到了九點鐘,季修終於準時開始了,他首先給在場的同學們講了一段開場白:

“很榮幸,我們有幸得到了一批古代的屍體,並且獲得了研究資格。這在我們學校建校以來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現在我們將其中的一具拿出來,和在場的同學們一起研究一下……”

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得津津有味,就連平時最調皮搗蛋的學生都一板一眼認認真真的做着筆記。

夏冰傾就在一旁協助季修,看着他神情嚴肅認真的拿着刀將屍體的表皮慢慢劃開,就像在進行一種神聖的儀式一樣。

同時,他的嘴裏還介紹着:“爲了保持屍體的完好,古代人死後入殮之前首先要進行沐浴,首先要用香湯沐浴屍體,再用酒擦洗。這種習俗起源很早,早在東周時期就已經存在了,浴屍活動一般選在招魂之禮進行完畢之後,分爲各個部的不同人員進行實施……”

“招魂之禮?”夏冰傾打斷道:“古代人死了之後都要招魂的嗎?怎麼招啊……”

季修就像一本活的百科全書一樣爲她解釋道:“客死在他鄉的魂魄,找不到歸途。這個魂魄就會像他的屍體一樣停留在異鄉,受着無窮無盡的悽苦。他也不能享受後人的奉祀、食物的供養和經文的超度。這個孤魂就會成爲一個最悲慘的餓鬼,永遠輪迴於異地,長久地漂泊,沒有投胎轉生的希望。除非他的家人替他招魂,使他聽到那企望着他的聲音,他才能夠循着聲音歸來。”

“所以說其實這個招魂就是他們自己求個心理安慰?”夏冰傾問道。

“對,可以這麼理解。”

他們倆這麼一問一答,臺下的學生都認真聽着,心裏面只感嘆着季修教授實在是太厲害了,隨便一個問題他就能回答得朗朗上口。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季修爲了今天的課,從十幾天之前就開始準備了。

“招魂儀式的舉行,必須選擇一個相當的日子。到了那天,喪家就在門前樹起招魂幡,或者掛上魂帛。有的地方親屬還要登上屋頂呼喊招魂,讓死者的靈魂回家來。據說這是遊牧民族的遺風,在草原上,如果看到哪座帳篷前立起了大幡,就知道哪家死了人,大家就都來弔唁,幫助料理喪事。後來這成了古代人普遍的喪葬習俗。”

在場的其他教授和老師們都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這些知識雖然他們也知道一點點,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像季修一樣隨隨便便就是這麼一大串話。

而且句句還說得這麼到位。

怪不得他年紀輕輕就當上了法醫學系的教授,就以他這個模樣,稍微穿得嫩一點,說他是研究生,別人也是會相信的。

夏冰傾看着周圍老師和學生們贊同的眼神,自己的心裏也充滿了驕傲,一是爲這個對自己恩情最重的老師感到高興,而是爲自己的姐妹找到這麼優秀的男人感到開心。

解剖課結束之後,她試圖跟季修說些什麼來打破自己的尷尬。

畢竟是她自己太慫不敢請假,所以慕月森幫她請了假,本來她以爲自己頂多回去一個星期,沒想到這一回去就是大半個月。

她還記得以前蕭茵上課遲到幾分鐘,季修就垮着個臉,就好像誰欠他五百萬一樣,這回她無故請假半個多月,而且還是讓別人幫忙請的,這大概已經是十惡不赦的罪行了吧。

“呵呵呵呵教授,那個……好久不見啊……”夏冰傾苦笑。

“玩得還好嗎?”季修隨意的問道。

可是這句話在夏冰傾的腦海裏就已經開始過分解讀,變成了一句事關生死的問話。

她要是說自己玩的好,工作期間她隨意請假就算了,她居然還恬不知恥的說自己玩得很好很開心。她不敢保證季修聽了這話會不會當場把她炒魷魚。

可她要是回答玩的不好,那就更說不通了,利用上班的時間跑去玩,玩得不好還玩了大半個月,這不是變相的表明自己是想被炒魷魚了麼!

季修見她一會兒皺着眉,一會兒噘着嘴,問了一句:“怎麼,這個問題很難嗎?我看你很痛苦的樣子。”

“啊沒有沒有,我玩得……有時候開心,有時候挺不開心的……都怪慕月森!非要我一直留在那裏,我要回來工作他還跟我急!他這種態度簡直是不端正,是吧教授!”夏冰傾狗腿子似的說道。

季修這回臉上終於有了一點笑意:“你呀,以後別跟蕭茵一起玩了,越來越像她,偷奸耍滑倒是一套一套的。”

夏冰傾:“……”

完了,這個月工資肯定泡湯了,她欲哭無淚的顫抖了一下嘴脣……還我錢來…… “再不離開我不介意親自送你,加上這句話,你還滿意嗎?”還敢這樣看着他的女人,遲玄抱着雙臂,凍人的視線一直圍繞着肖亞斯。

“我跟小暖告別,你就別管了。小暖,這次離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你自己保重,不要讓自己被某些壞蛋給欺負了。”

“放心吧,不會的。”

肖亞斯一步三回頭地朝轎車走去,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大地忽然顫抖了一下。

蘇遇暖身形一晃,被遲玄給扶住了,“怎麼了?不舒服?”

超級修羅系統 誰都還沒有感受到不對勁,蘇遇暖搖搖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覺,好像剛剛是大地在顫動。”

話音剛落,一陣強烈的震感襲來,緊接着便是喧鬧的人聲,“快逃啊!地震啦!”

本來已經準備離開的肖亞斯立即奔到蘇遇暖身邊,和遲玄一起護着她往空地上跑。

“遲玄,明佑和越越還在樓上啊!”蘇遇暖一邊跟遲玄往空地上跑,一邊回頭張望。

“他們一定能跑下來的,你放心!”遲玄的話音剛落,他們居住的那棟小樓,便轟然倒塌,可是並沒有看到牧明佑和蘇越出來。

三人同時被震驚在原地,蘇遇暖大叫一聲,就要衝上去,被遲玄死死抱住。

“快,去前面廣場!”肖亞斯幫助遲玄一起,擡着蘇遇暖往中央廣場跑去。

蘇遇暖尖聲哭喊着,建築物已經倒塌,可是牧明佑和蘇越都還沒有出來。

將她放到安全地帶,遲玄才放開蘇遇暖,“小暖,你在這裏待着,我去找找他們兩個!”

及時再不喜歡牧明佑,可是他對蘇遇暖有恩,還有蘇越,她是徐承亦的老婆。衝着這些,遲玄就不可以見死不救。

“你小心點!”蘇遇暖擔憂遲玄,也擔憂牧明佑和蘇越,只能祈求他們都可以平安歸來。

越來越多的人往這邊涌來,到處都是尖叫聲,與建築物倒塌的轟隆聲。

在天災面前,人總是這麼的渺小,這麼的愛莫能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客戶四不管是牧明佑和蘇越,還是遲玄,他們誰都沒有出現,蘇遇暖心中的不安終於達到了最大值。

“不行!我要去找他們!我要去遲玄!”蘇遇暖驚慌失措,推開肖亞斯就往建築物聚集地跑。

“小暖,你別去,我去找好不好?”那邊實在太過危險,他不可以讓蘇遇暖有任何閃失。

蘇遇暖搖搖頭,正式因爲,所以她才要去找遲玄,這樣遲玄才不會是一個人,至於肖亞斯,她已經不想再連累了。

“你就在這裏等我,我一個人可以的!”


“要去就一起去!”兩個人總好過她一個人,肖亞斯一咬牙,脫下身上的外套,頂在兩人頭上,然後朝着住處跑去。

忙着逃難的人太多,蘇遇暖從來不知道,原來這個小鎮上住着這麼多的人。

越靠近原來的住所,人就越多,肖亞斯乾脆扔掉了外套,將蘇遇暖護在了身前,達成是灰塵瀰漫,根本就看不清方向。

“遲玄!遲玄你在哪裏!”蘇遇暖扯開喉嚨大叫這樣是找人最直接的方式了。

可是迴應她的除了嘈雜還是嘈雜,根本就沒有多大的效果。

當兩人終於找到原先那棟大樓的時候,正好看見牧明佑和蘇越攙扶着一瘸一拐的遲玄朝這邊走來。

“遲玄!”蘇遇暖大叫一聲,不顧一切地衝過去,根本就沒有看到從天而降的花盆。

“小暖小心!”肖亞斯迅速地衝過去,在花盆砸下來的上一秒,及時護住了蘇遇暖。

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尤其是遲玄,他的腿在就牧明佑和蘇越的時候,被房樑給砸傷了,根本就不可能前去救蘇遇暖。

誤嫁豪門:離婚進行時 花盆直接砸在了肖亞斯的肩膀上,瞬間碎裂開來。

蘇遇暖被抱在他的懷裏,那一瞬間,似乎聽到了骨裂的聲音。

“我們先離開這裏!”肖亞斯衝着那邊還愣着的三個人喊道,然後他擁着蘇遇暖,又按原路返回中央廣場。

當幾個人終於到達中央廣場的時候,肖亞斯淺藍色的襯衫已經被鮮血染滿了大半。

“肖亞斯,你怎麼樣!”蘇遇暖看着大片的血漬,嚇壞了。

失血有點多,肖亞斯原本就白,現在更白了,“不過是小傷,流的血多了點而已。去看看遲玄吧。”

蘇遇暖這才衝到遲玄面前,“玄,讓我看看。”說着就要去撩開遲玄的褲管。

遲玄知道自己的傷口有多嚇人,連忙阻止蘇遇暖的手,“老婆別看,我的也是小傷,沒什麼好看的。”

“你手給我走開!”蘇遇暖吼了一句,遲玄這才放開自己的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