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爸甩了兩下腦袋,意識總算恢復過來。心中驚慌,快步退到張媽旁邊,也不管被綁著的蒙展附了。

這小子果然很能打,得虧剛才自己反應快,要不然都被砍死了…… 「老公,你怎麼樣?」張媽死死盯著唐宋,關切的低聲詢問。 張爸微微搖頭,冷哼道:「小子,看來你是鐵了心要跟我們過不去。我警告你,我老張認識的人不少,到時候會讓你死得很慘。」 「是么?」唐宋雙眼眯成一條線,「這麼說,你是個老

這小子果然很能打,得虧剛才自己反應快,要不然都被砍死了……

「老公,你怎麼樣?」張媽死死盯著唐宋,關切的低聲詢問。

張爸微微搖頭,冷哼道:「小子,看來你是鐵了心要跟我們過不去。我警告你,我老張認識的人不少,到時候會讓你死得很慘。」

「是么?」唐宋雙眼眯成一條線,「這麼說,你是個老炮?這些年,干過不少傷天害理的事吧。」

「跟你沒關係。」張爸綳著臉色,「再不答應,別怪我不客氣……」

咻!

話音剛落,一陣寒風吹襲。張爸只覺一道寒光從旁邊飛過,整個人瞬間涼了一下。

緊隨其後,噗的什麼東西噴到他臉上,熱乎乎的。再然後才是張媽啊的驚叫,還有老太太的驚呼。

是菜刀!

扭頭一看,張爸心都涼了。菜刀正好飛過張媽的手,竟然將整個手臂給切下來,鮮血不要錢的噴涌,嚇得老太太都暈過去了。

「啊,我的手,啊……」張媽驚恐的大叫,臉色慘白往後靠到牆上,相當慘烈。

張爸腦子靈光一閃,沒有過去安撫妻子,而是彎腰想要撿起地上的水果刀。然而,剛彎下腰,忽然發覺跟前有人站著,脖子上被鋒利的東西輕輕刺了一下。很冰涼,讓他不得不停下來。

緊隨其後,唐宋鬼魅一般的聲音飄蕩進入他的耳朵:「你說,我切下你的頭,你會死嗎?」

張爸就彎著腰一動不敢動,心都沒了跳動。真的搞不懂,這小子怎麼會這麼快……

「啊,我跟你拼啦!」

張媽絕對是個狠角色,完全不顧右手沒了,抓起菜刀就朝著唐宋撲過去,菜刀兇猛劈砍而出。

唐宋忽然側身躲避,菜刀一時沒控制住,竟然朝著張爸的後背砍下去。

噗嗤!

聲音相當清脆,就跟賣豬肉砍骨頭一樣。鋒利的菜刀直接砍在張爸的後背上,竟然沒入一大半!

這下張媽呆了,張爸也傻了。

夫妻倆驚愕的相互對望,周遭空氣瞬間凝固,場面相當尷尬。

啪啪!

唐宋在旁邊歡快的鼓掌:「精彩,哈哈,自己人砍死自己人,不愧是模範夫妻!」

張爸終於感覺疼痛,瞪大了眼的慢慢倒下,雙眼直勾勾盯著妻子。打死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被自己心愛的老婆砍死……

獃獃的看著倒在地上抽搐的丈夫,張媽腦子一片空白。她的手臂依舊在噴血,可這會兒已經沒什麼知覺了。

足足有十秒鐘,眼看著張爸都已經開始吐血,兩眼已經漸漸失去生機,張媽才稍稍回過神來。顫抖的蹲下:「老……老公?」

「想不死都難,」唐宋撇著嘴,「一刀砍在脊椎上,而且看樣子是直接把脊椎砍斷。呵,不得不說,你力氣真大。」

「啊,老公!」張媽尖銳大叫,憤然轉頭憎恨盯著唐宋,雙眼都綠了,「我要殺了你!」

說著竟然將張爸後背上的菜刀拔出來,看得唐宋差點沒吐血。本來還有點希望能救,這下好了,必死無疑!

正當唐宋準備躲避,忽然見到張爸伸出手抓住張媽的腿。張媽一個沒控制住,身子失去平衡的往前撲,然後……

噗嗤!

這下更加尷尬,菜刀正好插入她的心窩!

趴在地上,張媽一動不動,不可思議的扭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怎麼也不會想到,居然會是這樣死!

看著夫妻倆悲慘的樣子,唐宋嘴角抽搐,鬱悶的苦笑:「這算啥,報應么?」

哭瞎,他都還沒動手,兩人就死了。難道是自己氣場太強,干擾他們的腦電波,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自殺了?

蒙展附也是懵逼了,沒看到精彩的打鬥,就看到他們夫妻倆在自相殘殺,砍得相當帶勁! 看了看地上的兩個死人,又看了看懵逼的蒙展附,唐宋尷尬得說不出話來。劇情不應該是這樣安排的,他還想著把他們抽一頓就好,沒想到他們竟然互砍到死為止!

不愧是模範夫妻,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這樣的愛情,完美!

抽搐著嘴角,唐宋尷尬低聲道:「那個,你自己挪過去拿手機然後報警,就當我沒來過。至於外面那個,你就說他想不開想自殺。」

說罷,唐宋趕緊開溜。這麼尷尬的場面,太侮辱他的智商,不適合他這樣的高手出現……

蒙展附回了神,著實苦笑不得。這都什麼事,本來還擔心唐宋聽不出其中的意思,不會過來幫忙。誰知道人是來了,忙倒是沒幫上,反而這幫人自己先死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天道輪迴?

不帶回頭,唐宋跑出小區,開著車子趕緊開溜。太尷尬了,還沒動手就死光光,這是對他智商的羞辱!

臨近凌晨十二點,唐宋回到小區。車燈照耀下,卻見一對四十來歲的夫妻站在保安亭旁邊焦急的來回踱步。

唐宋本來也沒太在意,可當他的車子停靠過去,保安走過來,他不得不拉下車窗。

湊上前,保安低聲道:「唐先生,他們說是雲華高中學生的家長,來找您。」

唐宋微微皺眉,這麼晚還來找自己,莫不是出了什麼大事?當下,邊推門下車邊輕聲喊著:「我就是唐校醫,找我有事嗎?」

兩人聽到叫喊喜上眉梢,趕忙快步走過來。兩人年紀不大,但顯得挺憔悴,看樣子應該文化水平不高。

等兩人靠近,唐宋發現他們的雙手都比較粗糙,看樣子應該是在工地上做事。勤苦的勞動人民,怎麼會這麼晚來找自己?

「唐校醫,實在對不起,這麼晚了還來找你。」中年人滿是歉意,同時又顯得很焦急,「我們也是沒辦法,多方打聽,只能來找你。」

總裁的貓咪妻 唐宋抿著微笑:「沒事,還沒請教兩位是?」

「哦哦,我是楚凡的爸爸,這是他媽媽。楚凡,高二一班的,不知道你認不認識?」楚爸爸問道。

哭瞎,雲華高中那麼多學生,他怎麼可能每個人都認識。

保持著微笑,唐宋點點頭:「怎麼了,這麼晚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

「楚凡那小子……哎。」楚爸爸苦澀的嘆了口氣,鬱悶的解釋起來,「他偷了別人的東西,現在被人家按著呢。要我們過去贖人,要不然就報警。 如嬌似妻 我們對這方面真不太懂,聽他們說,你對那些黑社會什麼的比較了解,所以……」

唐宋更是糊塗了:「黑社會?」

楚媽媽點頭附和:「是啊,開電玩城的,肯定是黑社會。那種地方,怎麼可能有什麼好人。」

電玩城裡偷東西?該不會是,偷電玩幣吧?

頭皮發麻,唐宋尬笑著:「能說得仔細一點嗎?我好像,不太懂。」

夫妻倆驚愕對方了一眼,楚爸爸深吸了口氣重新解釋:「楚凡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迷上了電玩,我們也是剛剛才知道。對方打電話過來說,他偷了很多遊戲幣,還有一些貴重的東西和錢,要我們拿錢過去贖人。」

媽蛋,玩個電玩還能玩到這個地步?

只聽楚爸爸繼續苦笑道:「我混工地的,他媽媽是清潔工,我們平常也沒什麼閑錢。唐校醫,你懂他們,所以我想讓你帶我們去。」

仔細打量了一眼兩人,態度倒是很真誠,而且非常焦急,並沒有任何虛假。看得出來,他們是真擔心被坑,又擔心兒子。

沒有多想,唐宋微微點頭:「行,走吧,我帶你們過去。」

「不用,我們有車。」楚爸爸指著外邊一輛略顯破舊的小電驢,「就在豐華街那個電玩城,好像叫什麼玩家,我也不懂。」

唐宋本想說坐自己的車過去,可轉念又想對方等下還需要回去,索性就忍下來了。

讓楚爸爸他們先走,唐宋慢悠悠的跟在後面。

楚凡,這個學生還真一點印象都沒有。可以肯定,不是尖子生,也不是那些重點照顧對象,應該屬於平庸之輩。

本來這種事輪不到唐宋來管,可對方既然大半夜來找自己,他也不好拒絕。更何況,楚爸爸兩人看起來真的很老實,十足的辛勤之人……

不多會便到了電玩城門口,都已經十二點多,四周的商鋪都已經關門,只有電玩城還開著門,但也顯得比較暗淡。

「就是這。」楚爸爸顯得有些緊張,順手還按住胸口,估計裡邊是錢包。

唐宋沒說什麼,走在前邊。電玩城裡大部分遊戲已經關掉,不過還有一些人往來。

原來裡邊還有一個不大的房間,應該是老虎機之類,一幫男女圍著。在那個房間的門口旁邊還有幾台推幣機,三個青年按著一個少年坐在那兒。

「楚凡!」楚媽媽在後邊驚叫,想要衝過去,楚爸爸卻拉住她。

唐宋停下腳步,回頭沖著夫妻倆微微一笑:「你們先坐在這邊等一下,我過去交涉。放心,沒什麼大事。」

楚爸爸想了想還是點頭:「唐校醫,你問問他們要多少錢,盡量不要報警。要不然,對他以後不好。」

想得倒是周全,一旦報警,確實是個污點。只是在不在乎,又是另一回事……

面色平靜的走到推幣機旁邊,唐宋先打量了一眼楚凡。戴著眼鏡,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還挺斯文。

旁邊穿著黑色T恤的三十來歲青年站起來:「朋友,你是來贖人的吧?」

唐宋和氣點頭:「是的,給你們添麻煩了。」

青年略顯鬱悶:「這事確實無奈,我也不想這樣,不過這小子真有點……他偷了不少,給我造成的損失也不少,所以我得叫你來,希望理解。哦對了,我是這裡的店長,你要是不嫌棄就叫一聲王總。」

看得出來,對方也確實不想惹事。唐宋客氣介紹了一下,幾人便拉著椅子坐下來。

楚凡從頭到尾都低著頭不敢看唐宋,顯得很畏懼。

「我能大概了解一下,你損失多少?」唐宋輕聲問道。

王總猶豫了一下,沖著後邊一個青年挑頭。那青年心領神會,解釋道:「他偷偷給自己的卡里充了一萬塊買幣,然後拿了兩個新手機,他說賣了,估計錢也是充進來了……」

沒等說完,王總擺了擺手:「其他就算了,畢竟他拿的錢都是投進來,也是花在遊戲上。最主要就是這兩個新手機,其他都還好說。」

唐宋聽著真是萬馬奔騰,凝視著楚凡,不得不佩服這小子。特么玩個電玩都能擼幾萬塊,厲害炸了…… 肥屍穩穩的蹲在地下,不時用粗壯的拳頭敲一下地面,發出轟轟聲響。

蕭克天做了個手勢道:“把人帶上吧。”

接着小紅三人被人帶到了這裏,看見兩隻形象猙獰的血屍,兩個姑娘發出恐懼的尖叫,小孩則嚇的哇哇大哭。

他們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這間屋子裏真正可怕的並不是血屍,而是人。

三人隨後圍在我身邊,包括李佳霖在內各各面如土色。

我儘量讓自己顯得鎮定道:“二公子,你爲何要如此對我?”

他點點頭“唔”了一聲,道:“你打敗兩具血屍,就會得到一切答案。”

“是嗎?可我怎麼知道你不會殺死我?”

“手機裏的炸彈只是爲了證明你有殺死吳鐵男的能力,難道我會傻到用一顆炸彈去對付擁有四重元力境的孝龍尉?咱們之間的協議並未失效,辦完這件事,先前對你的承諾會一一兌現的。”

說罷他身後站着的人走到我面前,從五官說普通至極,屬於丟進人堆就找不出來的角色。

但就是這張臉,此刻卻略顯高傲的道:“你的任務並不複雜,殺死兩隻血屍,以你的能力對付它們自然不成問題,但還是要提醒你一句,這件事必須做成,否則就算你還留着性命,一樣得死。”說罷便退回蕭克天身後。

“你以爲元力四重境的高手就能對付這兩頭血屍之王了?你過於高估手下的能力了,就像上次一樣。”三角眼語帶譏諷道。

“或許吧,但結果沒出來之前,說啥都是廢話,何不耐心點?”蕭克天冷冷道。

這時進來數名手持油桶的人,將油桶裏的油全部倒入游泳池內,很快底部聚集起淺淺一層金黃色的油。

這是什麼意思?

剛有這個念頭,眼鏡便笑眯眯的對解釋道:“考慮到你的能力確實強過血屍,所以爲了保證這個遊戲的平衡性,就得給你增加適當難度。”

“遊戲?你們這是在玩遊戲?”我心內的怒火頓時滔天而起。

“提醒你一點,大戰在即情緒波動過大可不是好事,所以平心靜氣,將你所有的憤怒都轉移到兩隻血屍身上纔有獲勝的可能。”

“如果我拒絕成爲被你們遊戲的一員呢?”我咬着牙道。

“那只有死路一條了,不光是你,包括他們四個人在內。”眼鏡笑眯眯的說出了這句話。

見我氣的都快成拔火罐了,他上前按住我肩膀道:“咱們都得接受現實,認清自己與別人的差距,有時候咱們這種人就是別人手裏的玩具,這和當棋子是一個道理。”

我存心要他好看,運起四重元力,透過肩膀朝他手逼去。

如果能力稍差,他的手都有可能被我炸成碎片,這就叫活該,誰讓你說這些屁話。

然而體內真元力還沒“破口而出”,我猛然感到眼鏡手上傳來一陣巨大的壓力,這股力量強大到四重元力境根本無法抵抗的程度,我身體被壓的就要朝一邊歪去,然而這股力量瞬間便消失了。

眼鏡撤回了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但以元力而言,他的能力遠在我之上,至少是五重元力境的強者,正面對抗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別浪費時間了,開始吧。”三角眼皺眉道。

“友情建議,你最好脫了鞋子再下去,否則更滑。”眼鏡道。

我明白自己毫無退路,今天這個玩具是當定了。

只聽脫了鞋襪跳入游泳池裏,結果剛落地就摔了一跤。

只聽三角眼發出哈哈笑聲道:“老二,看樣子你已經輸了一半。”

蕭克天則陰陰的看着我沒有絲毫動靜。

勉強站起來,只覺得腳下滑溜異常,根本無法移動,而肥屍則穩穩的立在我對面,肥碩的肚皮頂在地下,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沒有立刻發動攻擊。

而侏儒跳下血屍背後,這頭強壯的屍王一聲尖叫,嘴巴里細長的舌頭嗖呼吐出,貼在房頂上將它身體拖起,屍王將一隻手插入房頂水泥板,身子傾斜,嘴巴里的舌頭對準我****而出。

我下意識的退步躲避,沒想到雙腳一動就打了滑,頓時摔了個四腳朝天。

雖然這對我並不構成傷害,但模樣極其狼狽,隨即那條血紅色的舌頭便纏住我的腳腕將我拖離地面。拖上屋頂,巨大的指甲衝我劈面劃下。

這是在作死的節奏,我運起真元力準備攻擊時,只見屍王指甲劃過自己舌頭,長舌割斷後我失去支撐,頓時往下跌落。

天花板與游泳池的高度至少有數十米,跌落後我雙腳根本無法站穩,狠狠摔倒在地,差點沒把我五臟六腑從嘴巴里摔出來。

這一跤摔得我七暈八素,但我只能強撐着翻身坐起,這時肥屍邁動雙腿,轟轟而響朝我走來。

由於它肥碩的肚皮頂在地面,相當於第三條腿,所以此地雖然滑不丟手,但對於它卻沒有絲毫影響。

誰說胖沒好處,至少現在它就比我佔優勢。

肥屍不急不慢的走到不斷掙扎卻根本無法站穩的我面前,舉起大如飯鉢的拳頭,狠狠一下掄在我臉上。

腦子一懵,我騰身而起筆直飛出了游泳池中,然而背部剛剛着地,腳腕又是一緊,被肥屍的舌頭纏住拖了回去。

百忙之中擡頭看了一眼,只見肥屍拖着兩個******的胸部骨骼已經張開,巨大的胸腔內部猶如大水缸一般,剛纔被它吞入肚腹內的行屍已經被消化一空。

盛世毒妃帶球跑 我一招刻天指出手,血屍似乎能感受到撲面而至的攻擊力,骨骼立刻合上,只聽轟的一聲,它胸膛的肥肉被戰氣震得四下亂串,就像跳起了甩奶舞。

雖然沒受到致命傷害,但肥屍整個上半身還是被震得向後仰去,我也顧不上噁心,雙手在地下一撐,借力使力整個人飛速朝肥屍肚皮衝去。

只覺得脖子一緊,又被一條舌頭纏住,將我朝相反方向拽去。

兩隻屍王同時反方向用力,我身體頓時繃直成爲一條線,勒的氣都無法喘出。 尋思了一下,唐宋輕聲問道:「王總,我能冒昧問一下,你這什麼時候關門?」

王總一怔,不太明白他為什麼忽然這麼問:「你是說停止營業?我這通宵,畢竟後邊這些……」

唐宋心領神會:「那你看這樣,我給你五萬,你讓他繼續玩。哦忘了問,他平時都玩什麼?」

「額,你這……」王總有點懵,楚凡也是驚愕的抬起頭來,幾個青年都是一臉懵逼。

本來還想著要錢比較難,對方竟然大大方方的給,而且還直接給五萬?!

好一會王總才反應過來,指著身後的推幣機苦笑:「就這,這個東西叫超級馬戲團,推幣機的一種。他在這玩了大概有半個多月,基本上只要有時間就來。」

這個更牛叉,一個推幣機都能玩出幾萬塊!

唐宋依舊顯得很和善:「那行,我先給你五萬,你看看除去你的損失,還能有多少給他玩。等玩完了,如果還需要,我繼續找你。」

王總實在看不懂了,猶豫了一下還是低聲道:「我實話跟你說,這個東西其實賺不了,因為用的是遊戲幣,遊戲幣又不能退……」

「沒事,你給他就行。」唐宋不以為意,微眯著眼盯著楚凡,顯得有些意味深長。

不是想玩嗎?讓你玩個夠!

見他這麼說,王總也不好說什麼,只能答應。真是納悶了,這小子家裡這麼有錢,怎麼還用得著偷?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