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得啊!了不得!這宋宗府果然非凡,竟然收藏了這麼多的好東西!」

接著,李浩然又大致的看了一下第二層的其他一百多樣東西,這些東西年代久遠,大部分都是殘破的,可這些物品件件非凡,僅是材質就足以稱的上是絕品。且大部分的器物之中,意義非凡,擁有極大的研究價值。「這就是你的本體?」不多時,李浩然來到了寶庫最深處,看著掛在牆壁上的一柄玉劍,輕聲問道。玉劍通體紅潤,如同岩漿

接著,李浩然又大致的看了一下第二層的其他一百多樣東西,這些東西年代久遠,大部分都是殘破的,可這些物品件件非凡,僅是材質就足以稱的上是絕品。

且大部分的器物之中,意義非凡,擁有極大的研究價值。

「這就是你的本體?」

不多時,李浩然來到了寶庫最深處,看著掛在牆壁上的一柄玉劍,輕聲問道。

玉劍通體紅潤,如同岩漿一般,劍身上篆刻「赤霄」二字。這兩個字大氣古樸,帶著一股霸氣。

小娃娃點頭說道:「這就是我的本體!」

「哇!原來你叫赤霄啊?這個名字可真是太土了,沒有我的名字好!赤霄,以後你就跟著我混了,嘟嘟姐姐會保護你的!」

胖嘟嘟笑顏如花的看著牆壁上的玉劍,眼神裡面滿是興奮和激動,她握緊了赤霄的手,笑嘻嘻的說著。 第二百九十章宗祠牌位

嗡!

赤霄劍從牆上取下,緊接著一道無形的力量嗡然一陣,化作了一道白光,被收入了赤霄劍內。

那火紅色的劍身之中,多了一些如同漁網一般的絲路,看起來詭異無比。

「嘻嘻!赤霄,走!我帶你去我家裡做客,我請你吃奶奶!」

胖嘟嘟見李浩然收了赤霄劍,一把拉住了赤霄,身形一閃,進入了封竅之內。

感受著封竅內兩個玩耍的小孩,李浩然淡淡笑著,看了眼手中的赤霄,順手一收,放入了封竅之中:「倒是一個不錯的藏品……」

說著,李浩然看著周圍的東西,抬手揮出洞玄神光,將整個寶庫第二層的東西盡數收取。

做完了這些,李浩然又覺得拿了東西不辭而別有些對不起這座寶庫的主人,手中光影一閃,正氣刀握在了手中,在牆壁上揮灑下了幾個字:「借寶庫一切所用,九天魔帝!」

留下了痕迹,李浩然身形一閃,從不遠處露出的一條階梯上,徑直走上了一層。

失去了赤霄的控制,整個寶庫內的禁制徹底失效,使得李浩然得以暢通無阻的走出了寶庫。

待他來到外面的假山前,正要按照原路返回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串腳步聲。

「快點!這一次機會難得,三皇子已經成功牽制住了宋宗府的高手,咱們幾個在得了這天地寶庫的那柄神劍,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一個蚊蠅之聲從院落門口傳來,聽的李浩然心神一動,轉身復又退入了假山之內的寶庫中。

待他剛剛進入寶庫,外面走來了兩個穿著宋宗府核心弟子衣服的青年,他們賊眉鼠眼的看著周圍,小心翼翼的拿著一枚令牌朝著假山這邊醒來。

顯然,夏洪知道這天地寶庫中藏的寶貝,這才派人前來偷取。

「沒有激髮禁制?看來三皇子給咱們的令牌還真管用!」

先前說話的聲音響起,接著走到假山前的兩人小心翼翼的踏入了假山內的一座門戶內。

「廢話少說,趕快拿東西!」

另外一個人終於憋不住,瞪了同伴一眼,快步繞過影壁。

兩人緩步走過影壁,看到了空曠的天地寶庫,不由愣在了那裡:「我去,咱們沒走錯地方吧?」

兩人中最善談的那一個忍不住沉聲說著。

「嘿嘿!你們來晚了一步!」

躲在影壁后的李浩然嘿嘿一笑,腳步一轉,如風一般,來到了兩人身後,手中正氣刀的刀背重重落在了兩人的後背上。

砰!砰!

頓時間,這兩個替夏洪奪寶的人,雙雙跪倒在地。

「縛仙索!」

接著,李浩然手中飛出了一條銀色的光芒,將兩個氣息紊亂,血氣震蕩的奪寶人捆了起來。

「大膽,你是誰?竟敢偷我們宋宗府的東西!」

那一個較為冷漠一些的人看著一步步走到他面前的李浩然,心神一震,厲聲吼道。

李浩然微微一笑,看著眼前的這個人,笑著問道:「說吧!夏洪都讓你們偷了些什麼?」

「什麼?你是試煉者,我為什麼從來沒有見過你?」

兩人聽了李浩然的話后,頓時一愣,看著李浩然沉聲問道,接著他們兩人的面色變得蒼白無比,心中思緒複雜。

李浩然依舊是笑著,看著身前的兩人,抬手伸入了他們的懷中,將藏在懷中的藏玉,還有掛在腰間的藏玉,總共十枚藏玉盡數拿到了手中:「我只問一句,他有什麼計劃?你們最好老實的回答,要不然唯有一死!想必你們也知道,被自己人殺死,那可是真的魂飛魄散了!」

「……」

兩人看著李浩然不由吸了口冷氣,他們點了點頭,那個冷漠一些的武者沉聲說道:「他要做一件天大的事情,獲得這個世界最大的一個好處!在這之前,他會想辦法,將整個世界陷入到和魔族無休止的戰鬥之中!」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好處?」

李浩然眉頭微微皺起,看著兩人接著問道。

兩人對視了一眼,雙雙嘆了口氣,搖頭說道:「我們不知道!」

啪噠!

「師姐,這裡的禁制怎麼不管用了,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吧?咱們快些進去看看吧!」

正在這個時候,假山之外傳來了一個如同百靈鳥般的聲音,不過聲音之中帶著一抹焦急和慌張,似乎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般。

聽到此話,李浩然眼神一變,抬手將身前的兩人砸暈過去,身形一閃,徑直飄上了影壁。

「發令箭,通知大理寺的人!咱們先進去看看,若有危險,我來殿後,你去找人!」

接著,另外一個聲音沉聲響起,話音落下,就有兩道倩影飄入到了天地寶庫之中。

躺在影壁上方的李浩然扭頭一看,赫然看到兩道身上環繞著彩色光芒的武宗沖入內中,這兩個女子國色天香,香氣縈繞,看她們行動之間的步法和站位可以看出,她們精通一套合擊之術。

「該死!」

兩女沖入天地寶庫,映入眼帘的先是一片空曠,接著就看到了被李浩然困住的那兩個人,她們面色陰沉,知道來晚了一步,手中的劍猛然一戳,刺在了那兩人的身上。

嗖!

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身形一動,如風一般的飄出了假山,他頭也沒有回的,朝著來時的路上走去。

「快!天地寶庫出事了!」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個的破空聲響起,接著一個急切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不好,來人了……」

李浩然眼神微微變化,抬手之間摸出了江萬里送給他的遁隱符,直接開啟了隱身功能,身形一步,悄然朝著假山後面走去。

嘩啦!

不多時,李浩然翻牆而過,來到了一處看起來頗為古老破舊的院落,在他翻牆的時候,腰間的破禁令牌微微一閃,似乎擋住了一股無形的力量般,讓李浩然安然落地。

對此,李浩然也只是有一點感覺,並未完全在意。

這一處院落裡面有一座古老如同廟宇一般的建築,在建筑前種著兩顆槐樹。

嗡!

「大膽!何方小賊,竟敢私闖宗祠,拿命來!」



待李浩然剛剛走到院落中,欲要進入那座廟宇一看的時候,廟宇門前的兩顆槐樹之內,忽然飛出了兩團光影,這兩團光影陰氣森森,才剛剛出現,就帶起了一團陰風,伸著慘敗的鬼爪朝著李浩然抓去。

「兩隻惡鬼,也敢攔你爺爺的路,真是不知死活!」

李浩然身上嗡然一動,浩然正氣盡數揮發,那兩隻惡鬼還未反應之時,就被這浩然陽剛之氣照射在了身上。

「啊……」

「饒命!還請大人饒命!」

……

兩隻惡鬼的身體正如火焰一般的燃燒著,浩然正氣將它們身上的陰氣點燃,過不了多久,它們兩個就會煙消雲散。


看著兩隻惡鬼的苦苦哀求,李浩然淡淡一笑,看著兩隻鬼問道:「有什麼好處?」

「有!這座廟裡面供奉著宋宗府的祖宗牌位,這些牌位都是用極好的材料鍛造而成,每一件拿出去都能夠製造一件地階兵器,裡面有宗譜一千六百四十五卷,譜寫宗譜的都是歷代名人大儒,拿出去能賣個數百萬元晶不在話下!」

「廟裡面還有一件息土神燈,燈台上燃著的火焰乃是天地靈火木葵真靈火,位列天下靈火第七位!且,廟裡面還有一根斷魂棍,此棍乃是宋宗府用來懲罰宗門強者的東西,打在身上不止是皮肉疼,還會傷到靈魂,最主要的是,這一根斷魂棍上印刻著一段佛門經文,此經文若是常念,能讓人開啟智慧,學的佛門那一套收集信仰的手段,凝聚出未來佛相!」

兩位惡鬼被燒得死去活來,他們也不敢隱瞞,猶如倒豆子一般的將整個廟宇內的一切寶物盡數說了出來。

聽著兩個惡鬼說的話,李浩然抬手一招,點燃惡鬼的浩然正氣又增加了一層,兩隻惡鬼頓時一顫,被燒得連站都站不起來了:「哼!你們兩個可惡的東西,裡面固有至寶,可禁制定厲害非常,你們非是要給我獻寶,竟是來害我,看我如何饒你們!」

「饒命啊!我們所言句句屬實!」

「是啊!此處院落外布置著迷蹤陣法,且還有一道極為強大的禁制保護!平日裡面,這座院落裡面,有一尊武君強者守護,今日若非是魔族入侵,你進來以後,和你說話的也不會是我們了!」

兩隻惡鬼在地上不斷的打著滾,他們身上的鬼氣正在一點點的消失,說道最後的時候,他們的聲音已經變得極為尖細。

嗡!

李浩然回手收取了大半,看著兩個惡鬼接著說道:「哼!這廟裡面的東西都是我的!不過,你們兩個若要真的活命,去將你們寄託的槐樹樹心給我拿出來!」

「大人,您這是要斷了我們的根基啊!」

兩隻惡鬼大口的喘息著,看著李浩然眼中閃過了一絲陰邪之光,高聲喊著。

李浩然冷哼一聲,抬手一抓,頓時將兩隻惡鬼抓在了手中,帶著惡鬼去了前方的廟宇:「現在可由不得你們!你們碰到我算是倒霉,若還想活著,就給我祝福我沒事,要不然我就活活燒死你們,讓你們不得超生!」。 第二百九十一章不死不休的仇

吱呀!

廟宇的門被李浩然打開,一股古老悠遠的氣息撲面而來,讓李浩然心神一震,緊接著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嚴肅的氣氛。

入眼的是一個如同階梯狀的牌位寶座,上面密密麻麻放著數萬個牌位。

在這些牌位和李浩然的中間,有一個放置祭品的長條案幾,案幾正中放著一個三腿的香爐,香爐上雲鶴騰飛,銘刻著一段長達六十多字的金文。

在香爐兩側分別放著八個果盤,八個點心,八盞長明燈,還有十六張泛黃色的符文,符文已經有了破損,可上面的蘊含的力量卻極為強橫。

長條案幾前放著三個蒲團,蒲團布滿了補丁,卻是乾淨無比。

在廟宇的另外一側,立著兩尊羅漢泥塑,泥塑的中間有一個書架,書架上面密密麻麻的放置著許多的書籍,顯然這些書籍就是兩隻惡鬼口中所言的宋宗府的宗譜。

在書架下面,供奉著一盞燈,此燈的燈台通體暗黃,表面密布著一層細密的裂紋,好似將要破碎了一般,可燈台上的火光,卻極為耀眼,且還帶著一股令人生機煥發的木之力。

在這盞燈的後面,有一個長約兩米的直棍,棍子上刻著密密麻麻的經文,隱約之間,似有陣陣佛音傳出,聽的人心生向佛之念。

兩隻惡鬼儘是遠遠的看著,就忍不住的顫抖個不停,它們的表情難堪無比,猙獰的鬼臉更為慎人。

「好!你們果然沒有騙我!」

李浩然在內中逛了一圈,滿意的點著頭,他並未一一拿起來觀看,抬手之間洞玄神光飛射而出,將宋宗府宗祠內的一切東西盡數收入了他的封竅之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