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了上官世家人第一代會長的監督,張沐心也算是大改革一番,公會裏會員依然還是大多數女性牧師,但限於實力和工作能力,並非所有牧師職業人物都可以加入成爲會員,而副會長的職位,也沒有在限於女性上任,男人也可以接管聖教館。

起初,作爲與一代會長共同搭建“聖教館”的牧師高手們反對這一改變,因爲,她們不太相信男人能夠掌管得住手底下的一羣女人,她們甚至覺得,男人是個好色的生物,萬一對女成員潛規則,或者哪位有野心的女人想借會長上位,那豈不是敗壞了“聖教館”的“聖教”兩個字,那時候的“聖教館”一定是變成一副烏煙瘴氣的模樣。面對

起初,作爲與一代會長共同搭建“聖教館”的牧師高手們反對這一改變,因爲,她們不太相信男人能夠掌管得住手底下的一羣女人,她們甚至覺得,男人是個好色的生物,萬一對女成員潛規則,或者哪位有野心的女人想借會長上位,那豈不是敗壞了“聖教館”的“聖教”兩個字,那時候的“聖教館”一定是變成一副烏煙瘴氣的模樣。

面對種種合理的解釋,以及公會內當初核心人員們的存在,張沐心覺得,在實戰過程中,男性牧師往往要比女性牧師更有擔當團隊隊長的能力,因爲在普遍結團打怪的小隊裏,會有一種情況,那就是牧師往往會被忽視,所以如果說,一個小隊裏,是能以牧師爲隊長,那麼牧師職業纔算是真正能夠得到重視,由牧師來指揮團戰,才能跟讓自己的隊員下意識的保護身爲隊長的牧師,而不會忽略了他。

最終,張沐心以她會長的名義和名譽的擔保,再三要求之下,幾位核心人員決定,讓男性牧師來當候選人可以,但是必須是足夠優秀,同時會長可以不限牧師這一職業,但“聖教館”必須還是代表着牧師的存在,而會長候選人,也可以從原本的一人,增加到五位候選人,其中,必須要有兩位女性牧師作爲候選人之一。


這些決定,都來源於當初張沐心與幾位核心初代成員的會議中,王欣然作爲一名出色的牧師人才,以擔任打風哮草原BOSS團隊的隊長,在他出色的指揮下,成功的戰績,也不容反對的人考慮是否支持會長張沐心的打算。

有了當初的開創,便有了如今林唐和上官爍成爲會長候選人的機會,不然,他們兩,以及王欣然,就是八輩子也不可能加入聖教館的會員陣營裏來了。

上官爍因爲是上官世家的背景,所以他成爲了“聖教館”會長候選人,也是多少有些合情合理,而林唐…… 第八十五章 各安心事

說到林唐,論背景,沒人知道他是個什麼背景,更準確的說,他是個沒背景的人,論長相,他雖然看上去是牲畜無害的那種,但還是比不上真正顏值的上官爍,以及溫文爾雅的王欣然,想比兩位後者,林唐看上去更是有些稚嫩了。

但是要說道論實力,那他可以說是足夠優秀了,瀟瀟作爲情報資料組的管事人,在分析到種種因素後,最終認爲,林唐的出色,讓王欣然看上他,實力是一部分,重要的還是他那稀有般存在的特別職業,審判者。

審判者的能力,瀟瀟沒有親眼見識過,但是林唐在風哮草原的戰績,可以證明一點,審判者這個職業雖屬牧師一類,但與真正的職業牧師截然相反,“審判者”似乎就是爲了讓牧師成爲真正強大的戰鬥力而存在。

審判者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說實話,就連這個名字,起初也是胡編亂造的林唐,也是不得而知,因爲這些都是審判之輪帶來的,與他本人其實無關。

即使林唐自己不覺得有多好奇審判之輪的效果,但是聽介紹後的女教官們,卻是好奇了,不過她們不知道審判之輪的存在,所以她們好奇林唐,審判者的光芒,會不會比另一牧師特殊職業,神聖天使,還要耀眼。

神聖天使我們都知道,除了強大的治癒能力和守護能力,還附帶有淨化和控制能力,可以說,就是高級牧師的翻倍版也不爲過,所以一向愛假想和鑽研的瀟瀟認爲,神聖天使能守護人類,那麼審判者會不會是如其名般,專門爲了懲戒惡人而存在的?

如果真是這樣, 好久不見,南先生 ,就更真實了,因爲懲戒了一個惡人,就意味着救贖了受其遭殃的衆多好人,畢竟,這個世界,強者爲大,就更需要一個獎罰分明的審判官了,不爲弱者的善良,也是要爲守護社會平衡而存在。

畢竟是假想,所以瀟瀟只當在私下與人探討的話題,在今日的會議上,就沒有宣佈出來了,介紹完二人,其他女教官們開始埋入深思了。

要是就職業而言,林唐的“審判者”可以與王欣然的“榮譽牧師”相媲美,更是比上官爍的“火系魔法師”,更適合擔任“聖教館”的代言人,要是論家族淵源,那上官爍就獨秀了,這更像是把原本上官家建立的組織,換了一種形式的,還給了上官家的後人。

另加兩位女性牧師,分別是與瀟瀟同在一個情報組的成員柳嬰,以及文化組的組長司馬璇兒,她們除了有着三年和七年的在職年齡,同時也都是“聖教館”初代時建功長老的直系親人。

也不能完全說她們都是靠背景混得資格的人,因爲她倆這麼多年也是在爲着“聖教館”打拼出屬於自己的一方支持,論業績,論出色,她們兩人也沒輸過誰,所以說,凡是“聖教館”的人,都不會想象她們是個靠後臺的人。

不管是無背景的林唐也好,還是有背景的上官爍也好,以及在“聖教館”經歷多年的其他三人也好,條件一對立,立馬就能明白,五個人都是平等的,所以沒有憐憫,沒有奉承,公平的競爭關係,將表示他們五人,誰能成爲認定的會長,誰就是最優秀的那位。

林唐雖然愛利,但不勢利,因爲他自己就很討厭勢利的人,想比於爭什麼會長,爭什麼高低,爭什麼地位,說實話,他更願意“重在參與”,如果最後還能夠得到點好處,那就太完美不過了,至於你死我活的無煙戰場,他更喜歡去像個遊戲一樣的去打打殺殺。

林唐沒有拒絕這次的會長候選人的資格,原因在於他現在就是個沒背景的人,沒有背景的人,就沒法迅速得到信服力,所以他需要這個在“聖教館”的職位。


有着這樣的想法,林唐瞬間就是站在了棄權旁觀者,而不是競爭者的角度,要說他個人對哪位競爭者比較看好的話,那就非王欣然莫屬了。

爲什麼會選擇王欣然呢?

其一,林唐對柳司馬二女並不瞭解,所以和自己一樣,排除在外,上官爍看似表面秀才,其實在林唐心目中,逗比形象越陷越深,而且論手拿穩重,實在也是遠不如王欣然,其二,王欣然雖然與其他四人公平競爭,但是他已經是作爲一名公會副會長了,張沐心這個女人,既然有心想改革,那王欣然就是她準備好的一枚關鍵棋子,豈能隨便丟棄,那還不枉費了多年栽培的苦心。

這場會議,每個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盤,在那默默地敲打着,包括張沐心。

雖然張沐心還在那裏一個接着一個,講述着會議的內容,但是,在沒有下任之前,她還是那個張會長,她需要做好這些職務上的責任,即使她是最會改變以往會長權利的人。

對於“聖教館”,只有在正確的時機,做着正確的事情,而不是保持古老迂腐的教化,那始終都成不了最先進的公會,只有最先進的公會,纔可以在歲月的風霜中,長挺的存留下去,如果張沐心做到了,那麼,她將有可能比初代會長,更具有影響力,同時也會成爲被廣爲人傳的那一任。

長達一個小時的會議,在衆人心裏想着心事裏,不知不覺聽到最後的一件事情,要是說前面繁瑣的都是開會必要的過程,那麼張沐心所說的最後一件事,纔是這次會議的開始。

“最近有外援情報人員傳來消息,東西方的新手村裏,有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勢力,他們自稱是‘天神教’,裏面的教衆,據說是出了奇的邪門,他們號稱不死之身,也曾憑藉一手馴服野獸的能力,得到了當地人的信服,如今那附近的新手村,紛紛都加入了他們的陣營,他們‘天神教’揚言,如果能安全地帶五名教衆進入風哮草原深處,獵殺到最強BOSS,並且平安而歸,那他們就是最強的牧師幫!”

“對此,你們有什麼看法?”張沐心詢問道。

這原本是件與“聖教館”無關的事情,但是張沐心既然在此時此刻,當着全體會員的面,說了出來,就說明,她想要爭“最強牧師幫”那個頭號! 第八十六章 雷霆一怒

事情是已經提出來了,林唐作爲其中的一份子,那就得考慮了,不然張沐心要是提問自己該咋辦。

林唐還在思索着這件事情裏,會有什麼因果關係的時候,接着就收到了張沐心的問候。

“林唐,你作爲本公會的形象大使之一,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辦。”這個大使的職位只有兩個人擔任上來,一個是林唐,另一個便是諾諾了。

這小妮子差不多有四天沒見面了,四天裏也沒想過來找林唐,起初還懷疑是不是張沐心,把她“糖衣捆綁”了,在通過王欣然那裏得到,諾諾並沒有被張沐心要挾,而是因爲她被張沐心安排上了。

現在的諾諾不知是什麼原因,同意了張沐心的安排,還很兢兢業業,就比如像今天這樣平常的會議,平時也是不來參加的,這就讓林唐誤會不滿了,於是跟王欣然道了道,笑着說他們虐待童工可是犯法的,而他林唐指不定哪天,會代表正義,來審判張沐心,這讓王欣然聽到後,也是笑了笑,道了句林兄幽默,顯然,他只當是句玩笑話。

而林唐真的是在開玩笑嗎?

答案是肯定的,林唐不傻,所以他覺得諾諾也不傻,對於這個小蘿莉,林唐早就把她當做是自己的小妹妹了,妹妹想做什麼,靠譜的哥哥,也是應該去理解她,像諾諾那種懂事性格的小女孩,比王欣然的妹妹王小雅,實在是單純了許多。

對於王小雅,林唐並不對她有多大的好感,而對於之前洞察之眼的事情,自今天早上,王欣然對林唐也是隻字未提,所以說,到底是王小雅自己沒有跟王欣然說過這件事也好,還是已經說過,王欣然並不理會妹妹的無理取鬧也好,什麼原因都與林唐無關,至於寶貝,還是那句話,憑自己本事拿到的,憑什麼要給。

而此時在會上,王欣然見到張沐心要提問林唐,自然也是不會幸災樂禍,他還沒有那麼不成熟,作爲早已把林唐看做自己人的他,正在想着如何幫自己的兄弟解決這個問題。

就在王欣然還沒想好對策的時候,林唐站了起來,說道:“既然會長指名問我,那我也不好推辭,我是這麼認爲的,那‘天神教’既然說是與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我有個想法!”上官爍突然站了起來說道。

“哦?說來聽聽。”張沐心原諒了上官爍這麼冒失的突然發言,臉上笑了笑,想聽他把話說完,而林唐見到上官爍這麼急切的打斷了他的話,詫異了一下,但還是安靜的坐了下來,這次,他想聽聽看,上官爍是有何高見。

嬌妻很甜:二爺,別太寵 :“我覺得,既然那‘天神教’說了去風哮草原帶五名教衆,那我們想讓‘天神教’這種邪教不再這麼大言不慚,我們乾脆利用教衆來瓦解他們……”

上官爍話還沒說完,張沐心卻嚴肅的說道:“任何時候,作爲一名‘聖教館’的人,都不可以對普通人動歪念,一旦被人暴露出來,將會成爲是公會的一大恥辱,明白嗎?”

張沐心其實是對那‘天神教’很感興趣,而不是非常厭惡,如果有機會,她還是挺想把這個教派拉攏到自己的陣營下,如果猜的沒錯的話,‘天神教’的種種跡象,肯定是與他們其中有人的特殊職業有關,而去風哮草原獵殺BOSS這一說話,怕不是空穴來潮,或許,他們手裏有着什麼特別的手段或者王牌也說不定。

上官爍的話,張沐心又是如何不知道,通過剛纔的話語裏,張沐心可以判斷,他這個人似乎有點快刀斬亂麻的個性,不管人家“天神教”是否真的是邪教,總之是要先除之而後快,藉此壟斷“聖教館”在所有新手村的地位。

這種不爲大局着想的人,張沐心可以把上官爍視爲莽夫了。


上官爍真的是那種頭腦發熱的人嗎?其實是當他見到林唐當大使也好,還是被張沐心看的有些重視也好,他認爲林唐像是跟王欣然一樣的被看好,他在想,如果可以得到會長的位子,他不屑於與林唐爲敵,哪怕之前是一起闖過難關的隊友。

這些都是上官爍心生嫉妒的表現,他嫉妒林唐在風哮草原時的耀眼,如今一同在“聖教館”,他還是比自己要高人一等的感覺,說白了,這是在不服,不服這個沒背景的林唐,還能像是天選之人一樣,不需多大努力,就能把好處手到擒來,風哮裏的事情就是個很明顯的例子。

“好了,這次的會議就這樣吧,林唐,上官爍,柳嬰,司馬璇兒,你們跟王欣然一同留下,其他人,散會!”張沐心特意留下了會長候選人的五位,看來是對此有什麼要說的話,其餘不是候選人的成員,也是迅速忙於自己該做的事情。

待幹部廳只剩下六個人的時候,沉寂了兩分鐘後,張沐心突然大發雷霆道:“王欣然!你是怎麼做副會長的!”

衆人皆是一臉懵逼,林唐更是鬱悶的心想,這是怎麼了,還以爲是讓五人留下,一同商量怎樣看待“天神教”的,這還沒有說出攻擊“天神教”的話,張沐心倒先攻擊了自己家的副會長心態了。

沒等衆人明白張沐心,這個莫須有的雷霆一怒,王欣然卻歉意的說道:“是是是,會長說的對,我有錯,我改!”

這下其他四人更糊塗了,原本以爲一向做事靠譜的王欣然也會犯錯,不說林唐,柳嬰和司馬璇兒是知道王欣然的靠譜性,她們都幾乎沒見過張沐心對她自己的王副會長髮過火來着,怎麼林唐和上官爍一來,王欣然就突然不受待見了?

其實,王欣然心裏是知道張沐心的用意,她是想稍**着自己,好指桑罵槐,自己跟了張沐心多年,會長是什麼性格,且不說別人,他王欣然難道還不知道嗎。

王欣然早已有了打算,如果下一任會長不是他自己,那麼他就盡心盡力的做好副會長,好好輔佐新任的會長,如果能成爲會長,他也是定會不辱使命。

就衝王欣然這點,就足以證明他是敬業的好男人,能有這麼一位副會長,實在是“聖教館”的一大慶幸。 第八十七章 小心我罩着你

一場看似讓旁人聽了驚險的對話,卻對於張沐心和王欣然來說,不過是一場玩笑的小鬧而已,其目的,某人能心裏明白就行了。

張沐心見衆人無心逗留了,覺得也該言歸正傳了,於是從她的會長椅子站了起來,說道:“其實,我把你們叫來,是想派個任務給你們,希望你們能組個五人小隊,一起去參加‘天神教’的一個選拔賽。”


“你的意思不會是,讓我們成爲‘天神教’的傑出教衆,然後跟他們的領頭深入風哮草原,打個BOSS回來吧?”林唐猜測道。

“不錯,我非常喜歡跟聰明人說話。”張沐心欣賞道。

“得了吧,大姐,這對我,還有我們,能有什麼好處?意義又何在?”林唐見自己說出真相了,直接把話敞開,就是想見識一下,張沐心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這也是我接下來,想要對你們說的,之所以選你們五人,相信不用我多說,你們也知道,我考慮了一下,既然選了你們五人作爲會長候選人,那麼總得讓你們在一個地方上展示一下,來看看誰比誰做的更出色,更適合,畢竟,會長的位子,就那麼一個。”張沐心想借此機會,來真正試煉一下五人的資格。

“除此之外,我總覺得‘天神教’不簡單,我甚至有種感覺,感覺他們是從風哮草原出來的。”張沐心袒露道。

“風哮草原裏面?你是說,風哮草原裏面有原住民不被我們所知道麼?”

上官爍心裏期待地說道,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他們上官家族的人,多半就是駐紮在了這些原住民的地盤上了,至於至今也沒有回來,想必是在計劃着什麼,而什麼被風哮草原深處裏的不明生物牽制住了,那就不太可能了,那可是一個大家族,就是逃,也能逃一個人回來,更何況,還有不少其他高手也進入這“是非之地”。

上官爍純屬是心裏期待,可王欣然卻不這麼認爲,因爲風哮草原深處,現在對他們來說,已經被定義爲“死亡之地”了,有去無回就是最好的證明,凡事都不可能沒有一點滴水不漏,一點音訊都沒有,只有死人才能,保守那個祕密長久下去。

不管怎樣,風哮草原深處的真相還是要去查的,但凡有點蛛絲馬跡,都能摸索得到,張沐心老道經驗多年,她的判斷,多少會有充分點的真憑依據,而王欣然不是不相信張沐心的判斷,只是風哮草原血腥多年,裏面的殘忍,在很早以前,就對他來說,是個抹不去的一點陰影,即使現在的風哮草原遠不如以前的兇險,恐懼終究還是隱藏在王欣然內心深處裏。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此時的林唐呢, 撩你上癮:國民男神你別跑 ,開始沉寂的思索了起來,嘴裏還在碎碎念道:“天神教?天神?神?”。

林唐的大腦在飛快的運轉的,他開始聯想起來,這個遊戲叫做“諸神遊戲”,現在又是突然出現了個“天神教”,這兩者會不會有什麼聯繫,而且根據剛纔得到的情報裏,“天神教”的使者們是不死之身,那麼,他們會不會是遊戲裏的bug呢?

林唐是瞭解“諸神遊戲”纔會這麼猜的,這款遊戲裏面真的是什麼都有可能,所以想必bug也是會有的,bug既是缺陷,也可以是份獎勵。

通常在遊戲裏面,如果有人發現並解決了一羣bug的話,不管是系統還是官方,都會獎勵那位修復補丁的人,所以說,“天神教”,林唐無論如何都是要去一趟了,運氣好點真是自己想的那樣的話,那跟遊戲系統就可以討價還價了,比如說,要系統提供自己如何去世界的盡頭,林唐心裏唸叨着這掛已經很久了。

心裏有了想法,林唐自然是馬上付出行動。

上官爍和王欣然等人還在就事討論着,張沐心眉頭緊皺,似乎在思索着什麼,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疑惑的看了一眼,只見林唐笑盈盈地說道:“會長,我願意去趟‘天神教’,你看,公會裏可有什麼裝備,能適合我的沒?”

“你想要什麼裝備?”張沐心眼裏充滿了新奇,追問道。

張沐心之所以好奇,是因爲之前自己說這件事的時候,林唐的反應便是讓她覺得,他肯定是不願意去的,雖然自己是會長,有強迫的權利,但有句話說得好,做官做事,都要以德服人,林唐纔來,先慣一下他,不着急展示會長權威,這就是優秀的好處。

ωwш⊕ttκá n⊕¢ o

現在林唐願意了,那做會長的,自然是該滿足的還是要滿足他,當然,這是指提供資源方面,這份心,張沐心倒不是因爲林唐優秀了,而是爲了諾諾,要是讓林唐有個三長兩短的意外,那諾諾這個小可愛豈不是要恨死她了。

“不行,不行,絕對不能答應!”張沐心想着想着,就把心裏的話,直接說出了口,臉上一副態度堅定的表情,突如其來的讓林唐很是一愣,而她拒絕的聲音,也是讓討論的人停止了說話,紛紛擡頭望向了張沐心。

“額……我還沒說要什麼裝備,你怎麼就不答應了……”林唐愣愣的說道。

看到衆人充滿不解的望着自己,張沐心眼瞳一縮,隨即表情恢復了模樣,鎮定的說道:“咳, 說吧,你是不是要全副武裝一遍。”

“哈哈,會長真識趣,我還以爲會長會不答應我呢。”林唐摸了摸後腦袋,就當剛纔是什麼小誤會,拋後腦而過。

“那行,會長,你讓欣然帶我去挑裝備好了,我今天下午,啊不,今天下午有事情,明天我就去鳥語村。”

雖然東西邊的新手村都入了“天神教”的掌控之下,但是鳥語村纔是“天神教”的根據地,要想去參加教衆選拔,擂臺自然也是安定在鳥語村了。

“既然林兄弟決定要去,作爲兄弟,我也理當真心陪伴纔是,算我一個。”王欣然平日裏,便是與林唐稱兄道弟,現在這番話,讓林唐看來,是真的把自己當兄弟了。

“你們三個呢?”張沐心問道。

“不用問,我都要去。”上官爍回答道。

“璇兒姐去我就去,我纔不要跟一羣大男人們在一塊呢,我要陪璇兒姐在一起。”柳嬰堅決道。

“放心會長,我去,就是上油鍋下火海,我也絕不後退。”司馬璇兒什麼都好,就是太過認真。

“沒人要你去做危險的事情,你們都小心點,那邊的治安不太好,大家要保護好自己。”張沐心囑咐道。

“啊?那麼恐怖的嗎,我能反悔麼?”柳嬰的俏皮,顯得她很是接地氣。

“二位姐姐請放心,在下會保護你們的。”王欣然謙謙君子屬性開啓,一股騎士主義感油然而生。

“那就有勞你啦!”柳嬰不客氣的說道,她跟王欣然都是同一會員,認識很久了,早已是朋友。

“我說王兄,你還是小心點比較好。”林唐的右胳膊在了王欣然的肩膀上,神祕的說道。

“謝謝林兄弟關心,一羣烏合之衆我還是應付的過來的。”王欣然回答道。

“不,你還沒聽懂我的意思,我話還沒說完,我是說你要小心我。”林唐搖了搖頭說道。

“小心你?兄弟,我不明白。”王欣然不解的問道。

“我的意思是,這次去‘天神教’,最要小心的,就是我了,因爲,我會罩着你。”林唐玩笑地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