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一衆大臣齊聲稱是。

“朕知道,軍中的蒼元帥變相的參政,你們可能有所不滿……“說到這,一頓,龍晨江聲音驟然變冷,“但朕卻不希望聽到你們的不滿。”聞言,看到皇上陰冷眼神掃來,一衆官員皆是冷汗直冒,低垂下頭,將想說的話想告的狀也都憋回了肚子裏。又冊封出新一批的官員,對朝堂大致的整理了一番,龍晨江正想來個拂袖而去……“皇上,

“朕知道,軍中的蒼元帥變相的參政,你們可能有所不滿……“

說到這,一頓,龍晨江聲音驟然變冷,“但朕卻不希望聽到你們的不滿。”

聞言,看到皇上陰冷眼神掃來,一衆官員皆是冷汗直冒,低垂下頭,將想說的話想告的狀也都憋回了肚子裏。

又冊封出新一批的官員,對朝堂大致的整理了一番,龍晨江正想來個拂袖而去……

“皇上,邊關的軍情信。”一旁一個行色匆匆的小太監來手捧一封書信來報。

“哦?”

接過信件,龍晨江已特殊的手法撕開,只見其上,除了落款書名之外,只有幾個血字,“邊關告急,懇求皇上速速出兵!”

“怎麼會這樣,據探子所報,敵軍至少還有四十天才會壓境……”

來不及多想,龍晨江神色一肅,“召天下兵馬大元帥蒼炎覲見!”

……

大軍將要啓程,蒼炎孤身一人回到傾天學院,將羞羞與敏兒、小白直接裝入亞空間中,不敢耽擱,回到軍訓場,火速舉行完出征誓師大會,正式出兵。

二十天後,大軍日夜兼程以最快速行進,蒼炎也沒理會沿途的各城各鎮的父母官相送,直接帶軍趕到了齊秋邊境處。

拒虎關,時至傍晚,冷月如鉤。

血腥的戰場正在蔓延。

“兄弟們,敵方守關只有不到二十萬軍,我們卻有着百萬雄師,火速攻破拒虎關,揮軍傾天城!”

秋國一位大將興奮的大吼一聲,一刀下去斬掉一位大齊士兵的腦袋。

秋兵頓時如同打了雞血一般,奮力殺敵。

齊國軍營。

“將軍,兄弟們死守二十幾天了,只剩下十萬人不到,朝廷大軍何時纔到啊?”

一位副將面色焦急的向一旁的守關大將軍付元義詢問道。


“書信中已經表明了軍情緊急,皇上就算當時派軍,也要一個月左右才能夠到,恐怕我們還要死守十天左右。”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易守難攻,但奈何敵軍人數龐大,足有己方軍的五倍還要多,能夠再堅持五天就已經是極限了,到那時,己方大軍仍然沒有殺到,他也只有選擇棄城,退守清寧關,雖然拒虎城會被敵方佔領,但也是無奈的事情,因爲到那時己方軍剩下的士兵,恐怕連五萬人都不到。

要說這付元義,雖然不是齊國的十大猛將之一,但能夠成爲將軍,也不是一般的人,所看的也自然較遠。

兩山之間,拒虎關就像一隻極度虛弱的攔路虎,幾十米的破舊城牆,其上是一些施放靈力阻擋敵人進攻的靈力兵,但由於長時間作戰,一個個臉色枯黃,體力不支,其搖搖晃晃的道樣子,看得一衆秋國軍隊自信心大漲。

“兄弟們,那幫靈力者也快不行了,我們衝啊!”

呼喝着,這對於百萬軍來說比較狹窄的關口,此刻搖搖欲墜,就彷彿城牆也要頃刻間倒塌。

“換靈力軍作戰,上!”

隨着秋將一聲令下,普通步兵讓路,成千上萬的靈力兵衝到前方。

轟隆隆!

小規模的雷電轟炸而起,將拒虎關城牆轟的磚土滿天。

“快,土系靈力者加固!”

隨着命令,齊國的土系靈力者開始施放土系靈力支撐着城牆。

“弓箭手!”

普通的弓箭手,一排又一排的出現在城牆上,爲的就是以射箭擾亂對方靈力兵的同時,又能擋住一些攻擊,令得己方的靈力者喘口氣,說白了也就是相當於死士了,要知道,他們既然敢於站在城牆上,與守城的靈力兵一起,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突然,詭異的氣息憑空而起,令得城牆上的大齊士兵毛骨悚然。

無聲無息,一個接一個的倒下,看着身邊的同伴根本就沒受到攻擊,毫無預兆的就死去了,雖然士兵們不怕死,但這種詭異的場面,仍然將他們駭的夠嗆。

轟隆隆!咔擦!

又是響雷落下,已經無一活人防守的城牆頓時崩塌,連帶着城牆以內不斷增兵的大齊軍也壓死了一片。

慘叫聲迴盪而起,緊接着就是秋軍的殺聲震天。

“殺——”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這次卻不是雷鳴聲,而是類似於雷鳴般震耳欲聾的馬蹄與步兵的進攻腳步。

見城門已破,付元義萬念俱灰,“完了,沒想到敵軍的戰力如此強,本以爲再熬一段時間,我們就可以安然無恙的退守清寧關,”

“將軍,我們跟他們拼了!”

副將們皆拔出腰間佩刀望向他,眼神中盡是堅定。


“好,反正靈力兵的兄弟們都已經陣亡,我們想退都退不了,跟他們拼了!”

叮!

佩刀拔出,付元義當先,一往無前的衝向敵軍。

“殺——”

喊殺聲連天,僅剩的八萬大軍,皆是抱了死志,緊隨着將軍的腳步。

就在齊軍徹底的淹沒在秋軍的百萬雄師中。

嗡——

長鳴的劍吟聲直衝九霄,緊接着……

“殺——”

隨着這一聲大吼響起,百萬軍的響聲緊隨而至,那喊殺聲連天,其氣勢,震得秋國大軍人心惶惶。

聞聲,付元義大喜,舉起佩刀大喊道:“兄弟們,是我們的主力軍殺到了,讓我們打頭陣,助元帥將秋**殺回去!”

八萬士兵大喜過望, 我的霸氣女神總裁

很快,後方的主力軍將他們納入,衝向敵軍。

“不好!”

秋軍大後方,秋國元帥大驚,深知想要佔領拒虎城是不可能了。

因爲拒虎關地勢險要,本就是易守難攻,齊軍只有二十萬軍時就能硬抗他們二十幾天,現在可是百萬雄師,繼續打下去,只會源源不斷的損失兵力,如此下來,沒有成果,得不償失。

想到關鍵處,秋國元帥秋清城,當機立斷,傳令撤軍。

齊軍一方。

看到敵軍鳴笛收兵,蒼炎也適時下令撤軍。


“元帥,現在正是我軍氣勢高漲之時,爲何要撤呀?”

何虎看着敵軍從容撤逃,急不可耐的朝蒼炎問道。

蒼炎並沒有多做解釋,只是四個字,“窮寇莫追!”

他也想乘勝追擊,可是他有所顧忌,敵軍中還存在着魂力大軍,在沒有準備妥當之前,萬萬不能葬送了一衆將士的性命。

拒虎關城門已毀,不得已,土系的靈力兵修復城門,而蒼炎等一衆軍中高層聚在臨時搭建起的帥帳中。

蒼炎望着軍事地圖負手而立,“付將軍,你對敵方元帥瞭解多少?”

聞言,一衆將軍也都豎起了耳朵,付元義急忙細細道來。

秋國元帥,名爲秋清城,乃是與秋國太子一母同胞的弟弟,同時也是秋國皇帝特封的鎮南王,從小熟讀兵法,剛二十歲出頭,就已經能征善戰,實屬秋國皇帝最鍾愛一子。

“鎮南王?”

一衆將軍沉默,蒼炎思考着,“秋國皇室之人,必然是魂力者,魂力大軍也就很可能是這位元帥直接掌控。”

正當此時……

“快,擒住他們!”

“殺——”

“……”

帥帳之外,傳來了喊殺聲,蒼炎與衆將一驚,急忙出門查看。

一小兵來報,“啓稟元帥,軍中出現了敵國靈力兵奸細,正在屠戮我軍中兄弟。”

奸細?

這個詞語在軍中可是忌諱莫深,一衆將軍皆是大怒。

只見不少身着齊國軍服的靈力兵甚至是弓箭兵,正在攻擊向他們包圍而來的士兵。

一旁的付元義突然驚叫出聲,牙疵欲裂。

“大膽,你們在幹什麼,還不住手!”

誰料,他憤怒的喊話,對於那些“奸細”根本就沒用。

付元義剛要衝上前去,卻是被蒼炎攔住。

“元帥,這些奸細還是早些除去爲妙。”

一旁的寧一飛開口道,語氣中盡是擔憂。

南宮嘉怡等其餘將軍也不例外,要知道,奸細的存在,就意味着,己軍的情報在往出泄露。

“不要聲張!”

蒼炎喝斥一聲,看向一衆將軍,“你們留在這裏。”

言罷,不顧將軍們疑惑,他傾天步法運起,幾步進入戰局中。

嗖!

一箭射來,蒼炎兩根手指將其夾住。

“吼!”

四周響起嘶吼聲,正是自“奸細”們口中發出,周圍的士兵皆是恐懼,但是看到元帥進入了奸細們的包圍圈,一個個也顧不得其他了,拼命的衝上來。

“你們退下!”

不得已,蒼炎魔王之威透體而出,喝退周圍的士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分類